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2016/4/26 22:36:43      点击:

中国人和犹太人有过不少历史交集。最著名的一次,恐怕是二战时候,上海收留过大量犹太难民。

为此,以色列和中国的关系一直不错。卖不应该卖的军事产品,销售世界先进水平的农业技术,让中国节省了很多摸索实践。这几年,以色列的风险投资行业,更是吸引了大量中国VC、PE行业的人去朝圣,朋友圈里定期有人刷,仿佛真找到了流蜜流奶的好地儿。

不过,也有犹太人对中国一直不待见。乔治·索罗斯。

说句不客气的,索罗斯先生,和他的量子基金(或者最近的家族办公室吧),已经活得够久了。

他其实不算一个聪明的人,因为即使是伦敦经济学院这样的普通学府,他也考了三次。而且,学习的是哲学,一个毕业后肯定要转换行业的专业。

索罗斯第一个老婆是个德国人,不,说是德国后裔更准确。两人有三个儿子,一家人曾住在可以俯视中央公园的上流公寓套间里。不过,索家长脾气可不好,且对老婆儿子非常苛刻、吝啬。

最后,离婚。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第一人妻子安娜莉

1983年,53岁的索罗斯和比他小25岁的苏珊结婚。当时牧师程序化地问这位富豪:你是否愿意把你的所有财产和您年青妻子共同分享?索罗斯迟疑了,站在那半天默然不语。新娘苏珊也不说话,估计没想到犹太人这德性。为了缓解牧师的尴尬,索罗斯私人律师走过去,俯在其耳边说:没事,这承诺是给上帝的,没有世俗法律效力。

于是,索罗斯才说:同意。呵呵,这样的婚姻,能有什么好下场。

又离婚了。这老东西没有任何收敛,投资风生水起,于是找性伙伴也根本不停。当男人有钱了,似乎一定会去找大量女士上床来证明其能力。什么小提琴家简妮弗·斯柏林、前俄罗斯小姐安娜·马罗娃、甚至连约旦王太后努尔·侯赛因都跟他传过绯闻。霍霍,据说还包括一位中国电影明星,一位中国女主持人。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第二任妻子苏珊

老东西,皮肤都褶皱成那样了,还折腾。我宁愿选择相信根本没中国姑娘这事儿。

索罗斯的性伙伴中,最有意思是巴西肥皂剧明星费雷埃尔,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真的非常漂亮,不信,你去谷歌搜下。身材也很不错。分手后,演员姑娘向索罗斯索赔5000万美元,以保障未来生活。基于索罗斯的财力,这价格非常公平,毕竟,两个人是生活在一起的,可不是一次性交易。

但这位著名的吝啬犹太人,就是不给钱。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第三任女朋友巴西肥皂剧明星费雷埃尔

两人最后对薄公堂。怒不可遏的肥皂剧明星,在堂上慢慢接近索罗斯,然后奋起一巴掌,当场打飞这位金融大鳄的助听器。根据观众描述,被打后的索罗斯捂着脸,步步后退,眼睛只是看着地板,一言不语。显然,对冲大鳄,这次没做好风险防控措施,亏了。

没完呢。2013年,83岁的索罗斯第三次大婚,迎娶了42岁日裔女友多美子·博尔顿。博尔顿毕业于迈阿密大学,MBA,在一家医疗机构任顾问。相差足足40多岁,活生生的一段等待死亡的交易婚姻。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第三任妻子日裔女友多美子·博尔顿

不过,这位“年青”的老婆可能打错了算盘。索罗斯也许能活到120岁。而且,据说,好的性生活,有助于男性延年益寿,所以,她应该怎么做,大家心知肚明。

好,说完了,该说说索罗斯和中国的爱恨情仇了。

其实,除了中国绯闻,只有仇恨吧。

97年,索罗斯认为中国大陆不太可能救济香港,因此,一个高估的港币和一个高估币值下的远东小经济体,是个很好的进攻对象。

干。英国都弄趴下过,何况英国的殖民地。

错了。他和老虎基金等一伙豺狼们,最终失败了。可能也谈不上失败,只是没达到目的而已。这和美军在韩战中不算失败,是一个道理。

不过,这个仇,犹太人恐怕不会忘了。他对老婆、孩子、性伙伴尚且如此吝啬,又怎么会忘记输在香港的几亿美金?

于是,索罗斯到处,到处,到处散布中国经济的“谣言”。并且暗示全球所有的对冲基金应该联合起来,做空和中国的一切东西:股票,债券,房产。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就这几天,他还在说,正在做空亚洲,如果中国垮掉,他会获益。

别说,天天唱狼来了,这套路很有用。索罗斯把中国本币国际化和高水平改革开放的计划,打得节节倒退。

原本,中国普通人可以指望在未来几年,干点宽松换汇、自由交易、舒畅投资。现在,没戏了。或者说,很难了。

这么多年,中国改革开放很少因为某个外国人倒退,但是,索罗斯就有这能耐。他的言论,让货币当局恐惧,他让大陆居民不安,他让人内心的“恶”充分释放。这种恶,足以激发所有贪婪的大陆人做空本币、股票和本国经济。巴菲特曾说,从没有人因为做空祖国而获利。对中国人,那可不好说。别说私人了,大量国企、央企的海外分支机构,现在都尽量把外汇留在境外,因为担心贬值。你说,不少共和国长子们,也这个德性,难道仅仅是因为恐惧吗?

国际上,索罗斯就是“中国恐惧论”或“中国坍塌论”的主要激发者。平时,他躲在黑暗中,号称不再打理他人财产,只做慈善。必要时,譬如批评中国的声浪低了,他就亲自出马,告诉世界中国真的快完了,这条龙快喷不出火了,杀死它,龙鳞归我。

一般而言,言论可以是自由的,没错。不过,当言论自由伤害到国家重大利益,这种自由就得付出代价。别说这言论是五毛,搁哪个国家都得这么干。中东封建社会,古巴社会主义,法国资本主义,美帝国主义,一个样。

而经济上,一旦做空中国成功,万众踩踏,储备耗尽,66万亿GDP的中国会迎来超级地震,倒霉的,可是99%的普通人。

索罗斯不是普通的经济学家,他对中国当下政治体制抱有深刻敌意。一般的经济学者,无论是大陆的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个别成员,还是民间自媒体,很多只是说说爽嘴而已;而索罗斯的见解,直接与经济炸弹紧密联系,是几十亿美金的炸弹,以及他能影响的数千亿美金炸弹。

言论| 要不和乔治·索罗斯彻底了结一次

钱学森,比得上五个师;索罗斯,比得上一百个福特号航空母舰编队。

中国经济的治理,当然有自己的问题。不过,绝不是用索罗斯式样的休克疗法或者放血疗法。而且,中国改革开放数十年的成果,有目共睹,这不需要既得利益者或者未得利益者的投票,成功就是成功。如果谁想动用各种力量,来打垮这成果,99%的人,不会答应。

金融就是战争,而且会造成损失规模更大。中国应该学习俄罗斯,直接了当的与敌人搏斗,而不是让什么新闻发言人天天照本宣科,那样能显示什么,汉语的力量吗?

对待索罗斯和他的金融帝国,也许可以组织一个金融小组,摸清其架构、投资、仓位、借贷等各种情况,合理合法组织资金和他做一个彻底了断。他的资金,,来自智慧,没有错;但也可以说,建立在无数家庭的分崩离析上。他也许是合法的利用了规则,但是,这种规则有时是带血的。那年,只要香港被干掉,几百人上吊投海,上百万人朝不保夕,是起码的,是可以想象的。这不算违规,反正西方金融世界中,尔虞我诈是常事。

索罗斯挣了钱,不也成立基金会,去搞垮那些他看不上的国家吗。好,得有股力量也去搞垮你。

这次,要彻底打垮这个犹太人的基金,拔掉他扩音器的电线。让他年青40多岁的亚裔夫人告诉他,什么是亚洲人的力量和决心。

别忘了,他已经86岁了,很快,谁也无法惩罚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