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期货高手故事】私募高手自述:我曾经爆仓的日子

2014/9/22 15:05:41      点击:
人物介绍:严卫华

网名:dot.山人,浙江丽水人,现居杭州,浙江量化投资学会会长,杭州兰冠投资投资总监,曾任广江投资投资总监。18年股票交易经验,11年期货交易经验,国内程序化交易和对冲基金领域的实践者和开拓者,目前国内程序化交易最顶尖高手之一。任广江投资公司投资总监期间曾将管理的600万账户资金一年之内达到2146万,从事量化投资后,管理的多个账户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连续三年获得50%-80%的投资回报。


大家看我不像一个老人,但确实我做交易的时间有18年了。最早我接触金融市场不是期货,是从股票开始,这个渊源可以从我上大一的时候开始讲起,我是在华南理工大学上学的,学的专业是无机材料,是工科的。

大一我还在军训的时候,一个大四的大师兄来我们班上收集了所有人的身份证,他当时骗我们说是拿身份证帮我们办什么手续,事后我们才知道,他拿我们的身份证是去深圳那连夜排队摇新股认购证,就这么一个人,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的那次活动,我们甲乙2个班给他收集了几十张身份证,我听说他那次去深圳排了两天两夜的队,最后他个人赚了3万多块钱。

当时我就很吃惊,才发现原来还有股票这一回事。不过当时只是说觉得很好奇,并没有真正地开户,真正地开户是在我读第二个学位的时候,当时那个年代,我学的工科往往就是去企业工厂那边,我觉得这个不适合我,所以我又多选了一个另外的学位,是理学士。

当时是读文的工商管理学院,然后这个学院里面给我印象深刻,而且对我今后的人生有一定影响有2个老师,其中有一个老师是给我们上经济法和合同法的,这个老师是非常“不务正业”的,他谈到专业很简练,他告诉你怎么谈生意,然后合同怎么签,几个要点,就讲完了。

他大部分时间给我讲传统国学,当时我大开眼界,因为从小受的教育是没有这方面内容的,最多也是一个片段,他对南怀瑾这个人推崇备至,南老先生在那个年代其实还是小众市场不出名的一个人,但是我们老师当时就对他推崇备至,然后建议我们买他的一系列书。

当时南怀瑾老先生还在香港那边,我的老师跟他还有接触,所以他给我们谈这些东西,跟我们聊这些东西,我们就觉得非常好奇,这是个新的领域。这样对我来说,以后的投资路上有误导也有后来的一些帮助,这是一个老师。

第二个老师是我们学院的院长,大家都知道厉以宁教授是北大管理学院的院长,大家可能很少知道厉氏三兄弟里面的老二是叫厉以京,他当时是我们的院长,他同时也讲市场经济学和国际金融,他在学术上的研究实际上并不会比他哥差,都是非常资深的,只不过他的知名度没那么高,他讲国际金融刚好是在1995年的时候,他当时讲的国际金融让我们在另外一个领域里面又开了眼界。

当时谈到美国有各种各样的金融工具,期货、股票、期权等等,甚至那个年代已经说起天气也可以买卖,所以当时觉得非常的新鲜。刚好我们听了那个课的时候,厉教授鼓励我们实践,就是让我们去炒股票。

在那个年代是非常大胆的,所以我在1995年的2月,个人开了一个股票户,当时国内的金融市场发生了一件非常有历史性的事情,也就是跟现在的国债期货有关的,当时管金生跟国家的政策博弈,他看空国债市场,他把宝全部押在这个上面了,管金生曾今是一个风云人物,结果他的公司在国债期货的战役上面从前期的盈利到最后倒欠60个亿。

到5月份的时候,是我正式进入股市,进行第一次的短线交易的时候,那个时候是这样,管金生出事了,但是国债期货还在交易,我记得是5月18号,国家正式宣布国债期货停止,无限期的,去年9月份国债期货重新上市了,18年1个轮回,也就是管金生他当时判了17年。

我那时候开始做股票,我第一次的股票就赚了一点钱,初尝甜头,也就是我正式地踏入金融市场的开端。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2002年一直做股票,当时我自己有4种盈利模式,让我赚到我人生的第一桶金100多万,然后我又会告诉人家我赚的100多万又全部吐回给了市场。

我的四种盈利模式,第一种非常简单,在那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某种有效的盈利模式它是存在的,那就是打新股,那时候打新股说实在就是白捡钱,有些时候如果时间安排得好,一周可以打一次,第四天第五天解冻,五天一个轮回,当时回报率差不多能够达到1%-1.5%,大家想一想,这是完全无风险的一个市场,白给你的机会,不过那个年代大家心都比现在要大,就这么一个策略:打新股,我记得当时我刚毕业,就申购古越龙山,一只股票我一下子中1000,就能赚2万多,当时是觉得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我边上班边玩金融交易,觉得很不错,比我自己的工资还要赚得多。

第二个盈利模式是叫做跟着股市名人做,当时我以很便宜的价格订了一份投资内参,办内参的这个人叫李克华,我不知道大伙儿听没听说过,是一个北京操盘手,这是一种名人效应的赚钱手段,怎么说呢?就是我利用这些名人,首先他会给我们收费的会员告诉你我会推荐什么股票,什么什么原因,我们第一个时间知道,他再通过他的影响力通过他的渠道,再把他的内参公布,这是第二个盈利模式,也是十拿七八稳的,比较容易也能赚钱,他不是用自己的资金推动,他完全就是名人效应。

第三种盈利模式是跟庄干,那个阶段还有种做法,是打庄,打庄无非就是这样,有三波人跟着他做,第一波人就是他自己内部核心的资金,当时我是跟着北京的一个以投资咨询顾问方式,他们自己首先会用2、3天建仓,然后在第4、第5天,一般来说是第5天的下午,通知第二层的,也就是我们,差不多他的一次推荐,我要花7000块钱,我就会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建完仓,我们买进去之后,第二天国内几家主流的周六周日发布的报纸一定会有他的专版,就是两个豆腐块这么大的专版,他就会推荐什么什么股票好,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非常刺激,怎么说呢?其实这个在国外是一个非法的模式,但是非常刺激,它往往就是一个急冲冲的电话,往往就是在星期五下午2点40分左右,你赶快买多少多少,我记得我最后做的一个股票:600321,是2000年的7月7号,当时就是周五的下午,我们第二批会员买进去,周一一个涨停,周二一个涨停,连续到周四还有一个涨停,周五迅速地高开,摸到了涨停的位置,迅速地开始一个巨幅的上下影的K线,当时的坐庄行为,是一个有效率的盈利模式。

第四个模式是我自己总结的,叫做股票候鸟,做股票候鸟,因为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我们的金融市场这样一个体系,特别是股票,到目前为止实际上还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结构,不管是制度建设还是一些交易规则,我认为都还是不成熟,做股票一方面你只能做多,做多才能赚钱,第二方面你是要T+1,所以我总结出来就只能做候鸟,就是说在市场有明显的政策、资金影响情况下,它每年一定都会有,哪怕是在熊市,也有那么一波行情,就是市场一旦活跃起来,就会有各路神仙资金在里面倒腾一些个股,制造一些比较容易赚钱的短线的机会,这是我自己总结的盈利模式。

但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巨转,在200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A股进入了漫长的5年熊市,当时我已经积累了大概100多万,除了我自己的薪水,大部分钱都是我在股票市场上赚来的,我当时觉得还是小有成就感,在那个年代,有个百来万的资金,能够玩一玩,也就是在2002年开始,当时打新股收益率已经降低了,然后二级市场也没有太多的行情,候鸟呢,没有行情就不做,然后就去做200开头的国债回购,也没啥意思,反正就是资金闲着,有点利息也可以。那时候就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有个朋友鼓动我,期货市场你为什么不玩,你玩的多的是股票市场,那你玩玩期货啊,期货每天都有机会,做多做空,T+0,你想怎么玩都行。我想想也对啊,虽然我以前听过期货市场的负面新闻,但我想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股票,应该没啥问题,然后我就开始做期货了。

说来也奇怪,股票做得挺顺,但是我一做期货就是不顺,怎么做怎么不顺,股票的四种盈利模式在期货中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完全不同的市场,要有新的盈利模式,我当时放一部分钱,怎么玩都是亏的,而且往往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脚,不断地小亏、小亏、小亏,积累起来也挺可观的,亏了我不少钱,我都有些浮躁有些急了,我就不信我就没有一次做好的?!

之后就戏剧性的悲剧出现了,2003年的时候,也就是我做期货差不多一年多的时候,当时人很浮躁,股市还是在继续走熊,我当时是做豆粕,前面的模式都没盈利,豆粕老是对着我干,已经涨了30%应该回调了吧?我当时已经有部分仓位了,我觉得浮亏就扛一下,没问题,然后我就继续加仓,我有点急,想把钱赶快赚回来,所以我场外资金又调进来,在已经有30%的涨幅的情况下,从2000点涨到2600点左右,我又加仓,鬼使神差地我全部满仓,可能人在某些特定状态下会体现出极大的非理性,你可能一辈子必须得经历这么一个过程,我觉得是人性使然吧,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是那种状态,我一满仓,好了,临近收盘的时候,本来涨停板打开了,我觉得这波我应该能够赚到,结果继续封死涨停,我当时想还是有一丝侥幸:应该不会继续上涨吧?!没想到,第二天一个涨停,第三天一个涨停,第四天,当时应该是涨幅扩大到6%,头两天我根本不敢看盘,我整个人很麻木,我当时还跟朋友在广东佛山那边办了一个合资厂,我那边工作,这边我电脑都不打开了,第三天还是收到一个电话,就是说严卫华你这个账户现在穿仓了,你还欠我们多少钱,我当时欲哭无泪,自己这样一个不理性不成熟的操作,把我前面积累的100多万几乎全部还给未知的人,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赚了我的钱,就是这样的一个历程。

似乎人都是有这种心理,我不知道是理性还是非理性,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都有这股劲,我那时候开始想这100多万我迟早要赚回来的,我一定要从市场里面赚回来,其实我真正开始研究期货,研究资金管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前面总结股票市场我认为只是我三分之一的经历,真正在我成熟起来时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吃了大亏,开始理解金融市场不是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我开始学习资金管理、策略,然后我就开始经历了痛苦的错误的学习阶段。

投资生涯的这次爆仓,让我深深感悟到: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才是交易的生存之本!任何没有完整的资金管理体系的交易者都是不成熟的,哪怕他之前取得了多么辉煌的业绩,最终都是会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