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刘杰:交易与赌博的异同何在

2014/4/9 9:07:16      点击:
交易与赌博在某些方面是非常相似的,比如二者都尝试在一个相对短的周期里创造收益,但又都不创造新增社会财富。如果我是一个鞋匠,在努力制成一双别人可以穿的鞋子后,我就通过新创造社会财富而获得了收入。如果我是一个交易员或者赌徒,我可能获得收益,但这些收益并不是社会新增的财富。有些市场研究专家认为交易员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流动性,这也是有价值的,与“新增社会财富”本质无异。但是因为交易和赌博都包含了财富的转移但不创造新财富,二者都饱受质疑,尤其是交易和赌博的结果是非常不确定的。社会通常更加认可鞋匠的努力,因为他创造出的财富会让其他人认为有价值,有利他性。

由于交易和赌博本质上都具有随机性,不可预测,因此常被理解为偏负面。通常我们认为做实业可预测性较强一些,鄙视那些喜欢冒风险的人。然而现实中许多成功的商人也是非常依赖运气的。实业人群通过不懈的努力和时间的投入来降低自己经营的不确定性,但不要忽视,交易员和赌徒在成功之前往往也需要丰富的积淀。

在一开始,无论是从事交易还是赌博,都是因为参与者的资金超出了自己的生活所需。这一点倒是与实业投资相同。现实社会中,人们往往认为实业投资的周期较长,一笔好的投资可能需要好几年才开始看到效益,而且创造出新的社会财富,因此对长期的实业投资家有一种内生性的尊重。但是交易或者赌博则会因“快速致富”的光环而不受待见。事实上,一个职业交易者或者赌徒的财富往往不是迅速积累起来的,也是随着时间持续累计获得的。

现代社会的发展允许部分个体迅速集中超额的财力资本,不至于很快在投机性的交易或者赌博中消耗殆尽,正因为如此,交易或赌博名誉不太好,因为其他人往往不具备这么使用资本的条件。由于目前没有完善的平均分配社会财富的方法,交易和赌博本身并不能被标上邪恶的标签。没有人会反对退休基金投资股票市场,资本被累积起来后必须要有个管理的途径。

成功的交易员或者赌徒通常是很熟练的,而且花费了很多年的时间才深谙此道的。这里的成功是指稳定的持续盈利而不是一锤子买卖。社会尊重需要高技术含量的工种,成功的交易者或者“赌王”往往声名远扬,而失败的参与者仅仅是被认为一个又一个的败者。

为了提高胜算,交易和赌博都见证了无穷无尽的数理技术的发展。它们对于数学技术的运用可以促进我们对自然事件的理解,本质上这也是一种社会财富的创造,不过这种技术的发明者往往会被尊重,而实践这些技术的人却不然。举个例子,发明B-S定理的两位教授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而每天在用这个模型的期权投资者却被认定为普普通通的投资者。

上面说了这么多交易和赌博的相似点,那不同点在哪里?

赌博比交易更加自给自足。因为赌博是个单纯的游戏,有自身的特定规则,不受外界事件的干预。交易则更容易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技术派投资者的输入因素可能只有价格图表和技术指标,但绝大多数投资者还是必须关注全球事件的最新动态。包括:经济数据,突发国际事件,自然或人为因素,其他相关市场投资者的行为及心理等。无论是基本面投资者还是技术面投资者,都认识到需要尝试去利用他们所在特定市场里的相关信息。这么说来,交易者比拉斯维加斯的21点玩家与外界和世界经济的发展有着更强的联系,因此前者更接地气。

交易者往往认为他们自己比赌徒更有技术含量,更科学,因为他们会运用更复杂的公式和算法来追逐效益。但这一点对于擅长计算概率的部分职业扑克玩家来说或许并不成立。同样许多交易者认为他们有别于赌博的特点在于更保守的资金管理方式,一个成熟的交易员是不会置自己于“一战定胜负”的绝境之中的,虽然历史上有过“伦敦鲸”事件。但我听一些职业扑克玩家谈过管理筹码的复杂性,可以说,无论交易和赌博,若想成功,都是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

尽管交易和赌博在本质上都是随机的,或者是有概率的,但是公众往往认为运气在赌博中起到的作用要远大于交易。但是,真的是这样吗?那么数学家Ed Thorpe完全掌握21点游戏的概率是怎么回事?Thorpe在1950年用IBM电脑运行了数以万亿计的实例以求完全将此游戏模型化。华尔街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开发了大量的高频交易算法是个很好的案例,人们正在交易上投入大量的智力成本。最终这些投入都会遍布每个交易者和赌徒头上,因此为了成功,可以说交易者和赌徒在投入上做到了不分伯仲。

交易和赌博的区别可能来自于二者的实际参数。交易中你的对手是来自广阔的市场,而赌博则是在特定场所中,其对手也是特定的。这也造成了赌博中可能蕴含了更多的情绪效应。

综上所述,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与其他活动一样,交易与赌博的区别在个人自身。有的交易员比赌徒要严肃许多,但业余赌博玩家的数量可能又要多于没有经验的新投资者。赌博的形式可能相对更随意,你可以轻轻松松在家里的桌子上和朋友们玩21点,但职业交易员群体里明显有更多的人是在靠投资来谋生,或许这就是二者唯一的真正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