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钱志杰拿获利博收益的重仓交易者

2015/4/6 21:00:07      点击:
初入股市赶上好时机,转战期货市场依然顺风顺水,这让年轻气盛的钱志杰认为自己可以在残酷的金融市场纵横驰骋,但后来的多次大起大落,让这个刚过而立之年的80后明白,自己的积淀还不够深。

作为重仓交易者,钱志杰认为,虽然重仓机会总是千载难逢,但好的节点需要等待,而等待的前提是潜心钻研,自己还需要在这个市场中再磨炼几年。

成败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作为主观趋势交易者,钱志杰认为自己的性格有点像林广茂。“我的交易风格是,如果看中一次把握较大的行情,建仓后我会不断加仓,直到顶部为止。”钱志杰说。

这从钱志杰2014年“期货实战排排网”的交易曲线中可以看出,他一共把握住了三次大的行情,后两次行情让他印象深刻。

2014年7月,在股市重振雄风之时,股指期货一星期内大涨百分之十几。钱志杰在这次行情中赚了近1000万元,同时也让他完成了资金的原始积累—管理资金规模达到2200万元。然而,交易一直顺利的钱志杰,11月突遇央行降息。“我当时是做空的,降息直接导致我的交易出现20%的回撤。”那时候钱志杰刚把自己的资金规模扩大到5000万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降息风波,钱志杰果断选择止损并找准反切入点。“犹豫一下就会损失惨重。交割结束后,我发现方向看错,便立刻由做空转向做多,第三天就找到机会加仓进去了。”钱志杰说,交易者无法规避市场系统性风险,只有冷静面对。

及时扭转方向让钱志杰在接下来的股指跌停中大赚了一把,账户也创出了净利润的新高。12月10日,钱志杰的账户净利润达到1642万元,净值增长率为2.74,收益率高达105.94%。“12月9日股指跌停,我是做多的,当天中石油、中石化大涨,我就把多单卖掉顺利出逃了。而在顺利出逃后,剩下的单子却出现了较大波动。”钱志杰坦诚地说,连续工作11个月,他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到达极限,于是索性全部平仓,出国旅游了。

谈及交易理念,钱志杰表示,自己属于看准了就重仓的那一类,“开始时我的仓位较重,但止损不大,方向对了就不断加仓,如果有回撤,就先把回撤打回来,然后再做。”在钱志杰看来,选择好的节点才能将重仓风险降到最低,“我一般会在主力合约切换的时候建仓,资金基本会占70%多,不太会用大资金做短线。方向看错时会立即止损”。

事实上,钱志杰选择的是拿获利来博重仓。“我一般在盈利10%—20%的时候,抓住博大的机会。”在钱志杰看来,赚多赚少是市场给的,而赔多少是自己能决定的。不过,钱志杰也表示,经常重仓是有问题的,因为重仓的机会千载难逢。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要想少湿鞋就少在河边走。

交易需回归到期货本质

钱志杰的这种交易习惯与他的性格和成长环境是分不开的。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成长于改革开放大环境下,钱志杰的思想非常开放。“我十几岁在电视上看到股票新闻时就非常感兴趣,加上我们浙江资本氛围浓厚,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我就开始自己做交易了。”话语间,钱志杰难掩对这个行业的热爱。

幸运地是,在进入股市的那一年,钱志杰赶上了牛市的最后一波行情,第二年就开始盈利。不过,2010年在察觉到股市进入萧条后,钱志杰在朋友地引领下果断杀入期货市场。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初入期市的前两年,钱志杰一直都很顺利。这也让他产生了“期货非常简单”的错觉,加上期货的高杠杆诱惑,20多岁的钱志杰开始飘飘然了,“我那时候认为自己非常厉害,赚钱也不是问题,过了一段吃喝玩乐的日子”。

然而,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正悄悄涌动。29岁那年,钱志杰迎来了期货交易中的第一次低点:从朋友那里拿来的1000万元爆仓爆掉了。“这次教训太惨烈,我当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女儿也才一岁,日子非常难过。”当时的钱志杰内心非常煎熬,但出于对行业的热爱以及年轻人独具的重新再来的勇气,他并未因此放弃,而是选择认真反省。“这次经历让我对期货这个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我开始明白,技术分析都是表面现象,做交易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期货的本质上来。”钱志杰说。

那么,什么是期货的本质?

在钱志杰看来,它就是一个贸易,一个合约的履行。“交易的时候要奔着主力合约切换。虽然最终大部分都没有主力合约切换,但操盘手在做交易的时候却要抱着主力合约切换的心态思考问题,才能把内在的方向判断正确。”

此外,这次经历让钱志杰明白了稳健盈利才能长期发展,而稳健盈利的关键则是做好风控。钱志杰说:“第一要把风险控制在20%以内,没亏钱的时候仓位可以重一些,到后来哪怕做一手小麦,也不能让它赔在20%以下;第二要不断学习盈利能力,不同行情需要不同策略,等自己经历各种行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后,识别行情的能力强了,盈利机会自然就会多起来。”

不断寻找自己的交易模式

虽然钱志杰承认自己比较激进,但他也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交易模式。

2014年12月,期货行情出现的较大波动让钱志杰至今耿耿于怀。钱志杰说:“在12月9日,我的回撤比较大,股指一天最少波动一百多个点。系统性风险无法避免也无可厚非,但当时的大回撤,是我主观上出了问题。”

钱志杰向期货日报记者坦言,自己的心态还不够好,个人操盘手做交易容易受主观情绪干扰,“尤其是在精力达到极限的时候。好比打篮球,你既要当教练又要当球员,难免会出现问题”。钱志杰认为,如果有专门的风控人员和设备,量化之后就不会出现超出预期之外的风险,这也让钱志杰决定扩充2015年的交易配置。

在与期货日报记者的交谈中,钱志杰提到最多的词是反思,其实在期货市场经历过大涨大跌的钱志杰一直在不断地总结和反思,“我做期货的时间毕竟不长,目前只能算是入门,还需要在市场上继续磨炼”。

在钱志杰看来,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水平,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实际上,2013年之后,钱志杰便专心研究股指期货这一个品种,其他品种都很少涉及。在他看来,商品单个品种容量比较小。“一旦资金做上去,我就没办法在这个商品里容纳,又得去研究另外一个品种,这对个人投资者非常不利。而金融期货整个体系具有连接性,从这个体系延伸出去,其他品种也能做到精细化。”钱志杰如是说。

伴随着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度进一步提高,钱志杰的视野也更开阔。钱志杰表示,他把股指研究透之后,还会去做外汇期货、国债期货、股指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交易时间之外,我看了大量与金融相关的国外书籍,边看边研究股市、外汇等金融衍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