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内蒙古牧民刘福厚的期货故事

2014/8/12 15:27:11      点击:
上周末,在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学院主办的一个期货论坛上,证券时报记者再次见到了刘福厚。他作为特别嘉宾给数百位学员授课,同台还有《一个农民的亿万传奇》的主人公傅海棠。刘福厚开玩笑说,如果大家把傅海棠称作“期货农民”,那么自己就是一个彻底的“期货牧民”。

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刘福厚,生性豪迈,如今在期货市场腾挪万亿资金,闲暇还养了十多匹马,习惯开盘前、收盘后在自家牧场上骑马散步。他说年龄大了,害怕摔着,每次都骑一匹云南矮脚马,以便能静静地思考市场趋势。

2011年,记者曾在鄂尔多斯与刘福厚有过一面之缘。当时,记者正在当地采访房地产和民间借贷,鄂市本地商人眼中,刘福厚算得上是另类,别人做的几件事情他都不参与,不炒房、不开矿、不对外放高利贷、也不跟银行贷款,大家只知道他埋头做一些农产品生意和期货交易。

从他那里,记者没聊出什么值得关心的话题,唯一印象是他在仓库囤积小麦和做空钢材期货。然而三年过去,随着煤炭价格一路走低,失去现金流支撑的鄂尔多斯房地产和民间借贷纷纷坍塌,不少富豪跌落神坛。刘福厚不但躲过一劫,还在期货上面净赚了2个多亿,这让他在当地和国内期货界一举成名。

万老师炒期货的故事

影响了刘福厚

1962年出生的刘福厚,学的是林业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林业局工作,直到1996年下海经商。最初他做钢材和粮食配送,在只有几十万人口的鄂尔多斯,生意规模很难说做得有多大。然而2008年一篇新闻报道却意外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时有个文章,讲的是武汉一个姓万的女教师炒豆油从5万做到2000万,自那时起,我便开始关注期货。”这次见面,刘福厚向记者聊起了他做期货的经历,让人不禁莞尔的是,这篇报道的作者恰巧是记者的一个同事。另外,万老师炒期货故事结局也更富有戏剧性,她在一周时间里从2000万又亏回6万,最后被期货公司强行平仓。不过,已成为业界饭桌上谈资的万老师炒期货故事,深深地影响了刘福厚。

2008年中旬,刘福厚拿出辛苦积累的两三千万元钱,一头扎进期货市场,但不巧赶上国际金融危机突然爆发,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亏了1680万,损失大半。“那时我还是做生意的思维,只知道先买货,后卖货,不习惯期货的做空交易。”刘福厚说。

但性格坚毅、不愿服输的他并没有因此退出市场,而是停下来反思,为什么会亏,到底期货赚钱的方法是怎么样的。刘福厚花了几个月时间想明白很多问题后,建立起一套研究和交易体系。2009年他重新入场,当年就扭亏为盈,后面越做越顺,每年实现盈利。

2012年开始,他在业界崭露头角,参加和讯瑞达杯百万元大奖赛,取得第三名的成绩,2013年和讯网首届全国期货大赛中以盈利3000万左右获收益金额第二名。到今年2月,他在期货上的累计净盈利已超过2亿元。

“想”的功夫占90%以上

“总结下来,期货盈利其实就要做到先知先觉,这就必须在基本面研究上狠下功夫。” 刘福厚说,比如开仓交易之前,应该想的是这笔交易的合理性,想明白这笔交易实现盈利的理由和方法,而开仓之后,则应该反过来多想这笔交易的不合理性。另外,当盈利时,考虑开仓时的依据是否发生变化?当亏损时,这笔交易又错在哪里。“想着做,做着想,‘想’的功夫要占到90%以上。”

刘福厚做过生意,不仅对数字和行业运行状况特别敏锐,对国情、政策也有很好的理解。去年底,他预测到了这轮棉花国储政策调整导致的暴跌行情。有意思的是,刘福厚特意在会场上还把当时录的一段视频播放给大家,以证明他不是马后炮,草原人质朴的品质显露无遗。

刘福厚分析,农产品收储政策在初期也许是合理的,但随着时间推移,就体现了它的不合理性。这种不合理的政策扭曲价格,发出错误的市场信号,当负面能量积累到极限时,最终政策会面临调整,把价格归还市场来做决定。

刘福厚在2万元左右的价位狠狠地做空了棉花,到目前期货棉价格已跌到1.4万元/吨。他认为未来棉价还有进一步下跌空间,周期也会比较长,棉价真正能走出低谷,至少要三年以上的时间。另外,由于收储政策的不合理,还导致了我国有800多万吨菜油、1亿多吨玉米、2000多万吨稻谷的库存需要投向市场,这样对将来的期货盘面要形成沉重的打压。

上个世纪60年代年出生的他,并没有完全迈过数字鸿沟,除了简单浏览网上新闻外,电脑使用并不顺溜,期货下单都需要助手们帮忙,他习惯性地站在后面指挥。为了这次授课,他和助手前前后后忙活了几周准备,把投资思想提炼在几十页的课件上。

面对数百位学员,刘福厚拿着讲稿以作报告的风格,介绍了他的期货研究和交易体系,字里行间,还穿透着那个年代人特别爱用的唯物辩证法表述字眼。比如,“事物”、“范畴”、“合理性”、“运行规律”等等。给人感觉是,他不是一个简单的期货价格跟随者,似乎是站在一个更高的哲学层面观察并参与市场。但讲台下,大家听得聚精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