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石勇:交易中无论赔赚,都不能感情用事

2014/7/7 14:42:04      点击:
刚开始参加工作,石勇在天津的一家连锁超市做主管。由于大学时的专业是财务管理,他对市场经济和投资理财很感兴趣,尤其是在当时没有其他投资渠道的情况下,他对股市有着浓厚的兴趣和爱好。

炒股如何才能挣钱?工作之余,他经常买些专业类报纸和杂志进行学习研究。到了1998年,家里稍为富余,手里有了闲钱,年仅26岁的他便开始一边当职工一边当股民。

初入股市,和很多投资者最初接触股票时一样,石勇对股市几乎一无所知,但股市的乐趣,使他对相关的知识如饥似渴。为了提高自己,工作之余,石勇主动拜师,虚心向一些专业投资人士求教,当他看到一些“技术流”的老师,熟练成功的操作,获得可观的收益后,也由此萌生了成为大师的梦想。为摸索投机市场的规律和状态,他在实际的交易过程中,写了许多交易笔记,也常常参加讲座和培训,钻研了很多关于股市操作的书籍。

“那时候炒股,家人还很反对,总是小心翼翼怕赔了,每次小有收获时候,股市有点风吹草动就很紧张。”石勇说,1999年,他买了清华同方、东大阿尔派、东方明珠这些高科技概念股。每遇到庄家洗盘他就急着跑,所以没有大的斩获。而后,他恰恰又在高位追进了清华同方,随着大盘的快速杀跌,就被套住了。

“当时我并不明白止损的重要性,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账户资金缩水了一多半。” 石勇说,恐惧之下,他被动砍仓。然而就在当年年底,清华同方股票稳住了阵脚,2000年年初连续拉板,一举创出新高。就这样,他渐渐对股市有了感觉,炒股也有了些收益。

真正让石勇走上稳定盈利之路,已经是2005年以后了。那时他读了《大作手回忆录》,这本书对利弗莫尔一生的介绍,让他对真正的交易道路深有感悟,也对他以后的交易风格影响深远。这个阶段石勇开始明白,投资和投机的成功从来都没有所谓的“绝招”,做交易并不难,真正难的是要战胜自己,让自己的心灵强大到能够抵制贪婪和恐惧的侵蚀,在交易中做到自律和知行合一。

石勇下定决心要做个真正的投资赢家,在投机策略上做减法,简化出一套不能再简单的进出规则,然后逼着自己严格执行。他把股市按照大盘的状态分为春夏秋冬,秋冬季节不建仓,春夏之际辛勤劳作。在择时、选股和止盈止损三方面也为自己定下要求:一是只在大盘三金叉才进场(5日和10日均线金叉、量的5日和10日均线金叉、MACD金叉),达不到条件时,一分钱也不进;二是只做强势板块的强势股;三是严格执行3%的止损和5%移动止盈,绝不含糊犹豫。

刚开始实践这个规则时,石勇还是会有些心理斗争,偶尔败给了自己的侥幸心理,现实就会狠狠地给他点颜色瞧瞧。就这样经过一次一次地尝试,石勇逐渐将自己逼上基本实现知行合一的状态。2005年之后,他在股票上的盈利便逐渐步入稳定期;到了2008年,他已经很少出现损失,2009年就赚了2倍多;除了2010年没有大的斩获外,基本每年都能实现较好盈利;到2011年,他便正式踏上了全职投资人的道路。

2从股市到期市实现华丽转身

随着股票操作收益步入稳定,石勇对投资的信心大增。可是,自2009年开始,股市转入漫漫熊市,石勇就将目光投向了期货市场。

古人云,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而心不得正,意志也难以坚定。据石勇回忆,当时的贪婪和恐惧仿佛是一只迅速膨胀的野兽,把他想要坚持的自律和知行合一吞噬得一干二净。赚钱最多时,不到两个月,他就以100万元挣到了200万元。然而,其后短短一周里,大幅亏损迎面而来,200万元资金亏得只剩60万元,他被这个市场“打得满地找牙”。在此之后,石勇静下心来痛定思痛,发现自己太过低估了高杠杆市场的强大威力,也意识到自己修身的功夫根本没练好。

在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的一次公益课上,石勇接触到程序化交易。那时程序化交易在国内几乎没什么知名度,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丁鹏博士对程序化交易相比于市场传统交易方式优势的介绍,对他仿佛雷霆般震撼。随着对程序化交易的接触越多,石勇越觉得未来国内投机市场上,程序化交易必然会成为主流。于是,在国内程序化交易还处于萌芽阶段的2010年,他就毅然决然的联系合伙人一起组建公司,前后投入约300万元资金,放手展开程序化交易的技术研发和操作,大举进入期货市场,踏上“宽客”之路。

在这期间,他有过盈利也有过回撤。由于石勇性格相对谨慎,所以初期最大的回撤单也只有3万—5万元。据石勇回忆,那时是刚开始做程序化交易,对多策略的理解不深,忽视了不同机理的模型搭配,导致账户最大回撤超出了20%。但是经过两年的磕磕碰碰,他在程序化交易发展道路上的投入已初见成效。他在摸索和积累中找到了多品种、多策略、多周期的策略模型开发理念,也意识到坚决执行程序的重要性。

程序化交易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也帮助他克服人性弱点,使他能够较好、较容易地遵从自己既定的交易系统。石勇认为,相比于西方国家,中国的量化投资的发展空间还很广阔。他相信,在流动性充足、品种丰富的市场中,追求控制风险,能做到严格执行资金管理,坚持多品种、多策略、多周期的组合化程序化交易,才能游刃有余地管理好财富。

就这样,石勇借助程序化交易完成了他从股市到期市的华丽转身,成为期市佼佼者中的一员。

3寻找规律性秘诀走出逆境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石勇每一次被市场“绊倒”之后,即便“摔得鼻青脸肿”,仍能安下心来观察市场,回望自己走过的路,耐着性子寻求本末先后,找出市场的规律性,总结自己的失误。

从股市交易中的自律和知行合一,到期市程序化交易所获得的巨大成功。石勇的诀窍就是,在屡败屡战中,寻找并总结出规律性的东西,且按照这个规律行事。

石勇感慨道,自己最初屡败屡战,失败的教训比成功的经验多很多。这期间他总结出很多不能做的事,而后还要克制住自己,对定下的规则坚决不违背,只有这样,之前的辛勤耕耘才不至于功亏一篑。然而事实上,这种人性弱点真的鲜有人能完全克服,所以这个市场转瞬即逝的“明星”比比皆是,但成为像巴菲特、彼得林奇这样稳定长久的“恒星”却难能可贵。

“成功只需向内求,无需向外求。”石勇说,在波澜瞬息的行情中要做到镇静不躁、周详思考,找出交易规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在找到这些规律之后,苦心坚持、克服自身人性弱点的艰难,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如今大部分人心浮躁,要做到不断自省自修,确实是条鲜有人能坚持的道路。

谈起自己的期货道路,石勇说,期货投资和人生投资一样,有所成就就必然有所花费,而且成功不仅需要劳动不间断地投入,也需要深入了解应该投入的方向。他在不断完善自己团队资金管理体系的同时,也密切关注市场中各品种的趋势发展变化,花费时间心思谨慎挑选最具趋势潜力和波动潜力的品种操作。石勇把这种操作形象地比喻为“虔诚而敬畏地跟随市场的脚步”。

通过这些年的实战,他感悟良多。他认为投资股市、期市,应该时时怀有一颗平常心,市场给多少就拿多少,对收益无需刻意强求。他以这种修行的心态参与期货市场,为实现心目中的财富和灵魂的自由而努力。石勇说,做股票、做期货,到最后比的是交易者的格局—一个人的眼界和心胸。外在立身,内在立心。立身更多是对物质条件的追求和满足,而立心是深入思考自己内心,了解自己的心智模式,这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起着宏观构架的作用。

“人处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看问题难免有局限性,以长远的眼光从高处看,很多事的轻重缓急就变得清晰明了,解决起来就能忙而不乱,高效完成。时间守恒是客观的,一个人要想抓住更多的机遇,就不能计较生活中的繁琐之事,而做投资、做投机也不例外。”石勇感叹道。

如今,期货和股票市场都已成了石勇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他对这个市场怀有的特别热情,将他和市场上其他很多参与者区分开来。为了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成为未来市场上的“隐形冠军”,他默默地耕耘着。

石勇感悟说,交易最终会走向两条路,一个是人性,一个是机械化。他从自己的经历出发,提醒和他一样的交易者,交易中无论赔赚,都不能感情用事,避免交易缺乏纪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