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军事、哲学与期货交易策略

2014/3/25 19:31:46      点击:
前言

期货交易是由多方、空方两大阵营组成,双方相互对立、相互依存,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是一对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在一定时期,多方处于主导地位,在另一阶段空方又转为主要方面,由此产生了复杂多变的行情走势。
军事中敌对双方的抗争,演变与期货交易过程有相似之处,其中的作战原则和思想对交易具有普遍的指导作用。如此,本文从军事、哲学、市场等多角度审视和探讨期货交易,从而使投资者对操作策略和思维方法有全新的认识。

一、知已知彼

“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已,一胜一负;一知彼不知已,每战必殆”。这是古今军事家所奉行的圣律,只有深悟此理,方能做到主观愿望与客观变化相统一,达到解决战争的目的。

期货交易中的知已、知彼的内涵是什么?又如何帮助分析和决策?

简单地就说:知已就是指资金的风险管理;知彼指市场分析,通过它来把握客观市场变化、发展的内在规律性东西。

期货交易中资金管理与市场分析的等同性,就有如知已知彼两方面在战争中同等重要性一样。任何交易者如果不知道资金管理的重要和不懂得资金管理,那么就失去了交易成功的前题,就不可能长期在期货市场中生存,懂得这个道理,投资者需要做好三方面工作:
① 合理规化手中的资金;
② 控制风险,限制可能的损失;
③ 处理好休息与交易关系。

我们知道在军事战略中有以一当十,以弱胜强之说;在期货中亦存在以小博大的表面形式;但在具体的军事行动中,往往集中优势兵力,调集十倍于敌,五倍于敌或三倍于敌的力量将敌歼灭。但如果敌对双方力量对比相当、条件相当,那胜负将很难预知。同样,在期货交易中,如果我们动用全部保证金交易,甚至超额动用,那么其结果无异于赌博,这是一锤子买卖的交易、二锤子、三锤子过后,这类人注定要失败。然而,我们毕竟希望能够长期在期货市场中生存,并且获取赢利,因此每次交易所动用的资金占总体保证金的十分之一、五分之一或三分之一,从而避免因决策失误而丧失自己的生力军。

“胜败乃兵家之常事”。百战百胜的将军是人间神话。任何决策者不可能完全做到主观判断和客观事实相一致,很好地做到是极少数优秀的战将,而通常能够大体做到就已经不错了。因此,在交易决策中,就应该面对失败,承认失败,不要被失败所打倒。懂得这个道理,在每次交易中就要限制可能发生的损失,确定一个亏损额度作为决策失误的衡量标准,即所谓的停损点。

休息对于作战部队,对于期货交易人员都是必要的。一方面,商品市场通常有一半时间处于无趋势状态,没有实际的投机价值,这时所要做的是耐心等待,捕捉打破这种较为平静市面的内在动力,而不是过早地处于这种胶质状态的市场中,以免滋生急躁、迷茫等不良情绪;另一方面,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其中的道理再明显不过了,总之,休息有利于对交易成败的思索,有利于交易心理的平衡,有利于寻找良好的战机。

真正的做到知已,不但要抓住以上主要方面,还处理好交易中方方面面的问题,将风险意识渗透于决策的每个环节中,并系统地加以研究和实施,才能够保护自己,壮大自己。

〔知彼〕

研究战争的发展规律,了解对方的军力布置,以及双方力量的演变等,从而制定相应的作战方案,达到军事上知彼的目的,在期货交易中,通过分析客观市场找出其运动的规律性、方向性,则为知彼的范畴。

期货市场由多空双方两个矛盾组成,其价格运动的轨迹一般呈三种方式表现:当多方处于主导地位时,行情进入上升趋势;当空方力量为主要方面时,卖盘积极,形成下降趋势;当多空双方力量处于均衡状态时,价格在合理的区域内波动。这三种形态的组合、延伸、转化反映了客观市场多空双方内在力量的演变,从而形成了期货市场中千姿百态的价格图形。

从统计的角度说,我们可以把市场当成是仅仅由多头和空头两个投资者组成。所有交易的参与者只是其中的一员。那么,在一段上升的行势中,多头战胜了空头从而获得一份投机收益,如果你是多头中的一份子那就有可能取得应得的那份收益,如果你是空头,就必然丧失一份投资;在一下降趋势中,情况则与之相反。从这简单的分析中得到一个结论:只有追随趋势才能帮助你赢钱,隐藏在波动噪声中的趋势线才是投资者成功的奥秘。因此,期货交易重要的一点是善于捕捉市场内的发展动力及方向,这要求决策者应有全局的眼光,善于抓住影响市场变化的主要矛盾。

在理论界有一种学说称之为随机行走理论,认为行情无趋势可言,无规可循,是一种不可测的随机噪声。这种观点过分地夸大的局部性、微观性的价格随机波动,否定价格变化过程中的过去,现在及将来的相关性,我认为关于客观市场变化的合理看法是规律性与随机性的统一体,具有可测与不可测双重特性。

当市场中多空双方力量发生了实质性变化后,主次矛盾的地位就随之发生了转化,就形成了市场的预部和底部,这时期,双方力量由不平衡到平衡,再发展到新的不平衡。由于多空力量消长变化甚为复杂,很难预测,因此在这些时期做交易实为不明智举动,试图在不可测因素较大的波动中寻求明确的判断,这本身就是错误,更何况多空双方力量发生转化并不一定形成市场的顶部或底部而仅仅是暂时性调整而已。

在期货交易中通常有两种市场分析方法:基础分析法和技术分析法,两者从不同的角度来预测市场的发展趋势。基础分析通过供求关系去探求市场的本质,着眼于原因;而技术分析则研究价位波动的本身来预测行情的走向,其着眼于现象,两者可谓相辅相成,各有特点,决策者应综合地利用它们。我认为基础分析的精粹在于从纷繁的影响供求关系的事物中找出主要矛盾方面,而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市场种种传言,大户动向等次要矛盾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够把握市场发展的全局。但仅有这些对具体的操作仍然是不行的,应该借助于技术分析,对商品价格实际走势的分析。在这里做个简单的比喻:基础分析好比是一部影片的主题与背景,技术分析则是电影中的人文景观和具体的表现形式。所以,任何走极端地坚持只用基础分析法或只用技术分析法是不可取的和片面的。

二、运动战

期货交易的总体方针是运动战,还是阵地战?我们的回答是:运动战。这完全是由期货市场的特性所决定的。

由于期货交易具有以小博大的杠杆特点,期货市场具有流动性好,成交量大等特点,是一种众多交易者参与的开放性系统;任何投资者,有些甚至自认为是大户者面对期货市场都是弱小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自我的弱小和客观市场的强大,决定着期货战略方针只能是运动战。

所以,当决策与市场的内在发展方向一致时,你站在强者一边并乘势取得了胜利;当判断与市场趋势相反时,你与强者对抗,从而显得不堪一击,这时就不能不服输,不能执迷不悟地坚持“阵地战”,甚至继续投入大量的资金企图自救。

在国内期货市场中,总是有些大户喜欢以主宰市场的面孔出现,一旦这些操作者的决策与市场原本发展的方向相反,那么交易对这些大户而言,就变成是一场攻坚战,消耗性战争,甚至以逼仓的姿态出现,这种无市场基础和群众跟风的恶战、阵地战,这种有违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做法很可能在将来成为这些大户毁灭性后果的重要原因。

运动战的中心思想用军事家毛泽东的一句话来概括:“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在期货交易中包含了两层意思:①始终保持与市场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尽可能地扩大已有的赢利。这样才能够站在强者一边,从而由弱者变为强者,由战略上的劣势转为战术上的优势。②及时止损。由于决策者的主观认识不可能与客观市场的变化始终相一致,所以“打不赢就走”,只有“走”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走为上策,同时“走”也是为下次在运动中“打”创造积极的条件。

运动战多少带有游击性质,但不是游击战。除了场内交易员可做抢帽子交易外,短线操作在通常情况下是不赞成采取的。作为决策者如果没有明确的方向,既做多又做空,很容易把思路搞混,迷失交易方向,有如身在庐山却不识庐山真面目。从另一角度说,市场变化具有规律性,又有随机性,由于短线操作加大了随机不可测的因素,而顺势操作则增加了可测性减少了随机性,所以期货交易应以中线为主,长期交易为辅。这就要求决策者站在全局的角度,把握当前市场变化的主要方向,着手吃尽一波行情,而不是抢个反弹和回调等蝇头小利。军事中讲究打歼灭战,讲究“打伤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就是同样的道理。

三、由此产生的战略战术

正确的判断来自于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认识来自对自我及市场的客观分析,而正确的分析有赖于正确的处理市场全局与局部的关系,由此形成期货交易的战略战术。

简单地说,期货交易战略就是研究市场发展全局性问题。通过市场分析把握影响市场格局的主要矛盾,从而达到预测市场波动的主要趋势。战术则是研究当前价格变化局部性问题,依此寻求较好的交易时机。

战略问题较好解决,有助于交易大方向的明确,有助于使复杂的行情变化变得简单,有助于操作者的信心得以坚定。

市场行情不外乎有三种方式:上升趋势、下降趋势和无趋势状态。对此有了正确的认识,我们就知道在交易中应该持有什么方向的仓位和不应该持有什么样的头寸。这就是任何操作者必需要做的一件事情。根据追随趋趋的操作原则,具体的战略思想可如下表述:

①在上升趋势中,交易者应持有多头头寸,由于多头与市场的运动同方向,因而处于优势。不应持有空头部位,由于空头与市场对抗,而处于劣势。
②在下降趋势中,应持有空头头寸,由于空头与市场同向,而变得强大,不应持有多头,因为多头与市场对抗而显得脆弱。
③在无趋势行情中,操作者要么保留原有的持仓、要么退场观望或休息。

以上交易策略集中体现了军事中“避强就虚”的思想,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期货的交易战略:宏观顺势操作。

全局性问题的解决,交易的主要方向也就随之确定,这时选择战机和怎样进场、出场就显得尤为重要,这就是交易战术问题。

多空双方局部环境下力量的对比、分析是战机选择的关键,在这里我们引用军事家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十六字方针来作为期货交易战术思想的具体表达:“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对于这十六个字用交易术语可以做如下展开:

在上升趋势中,所谓“敌进我退”指空方力量增强,行情向下调整,操作者此时要么退场观望,要么持仓等待。但不宜新单入场,这是由于价格向下调整尽管大多属多头获利回吐和散空入场,但有时亦非常凶悍,所以交易时应尽量避开不可迎面击之。“敌驻我扰”表示空方受到了多头的阻击,多空双方在这一带展开了力量相当的拉锯战,行情可能因此回到原有的上升趋势中,为避免怡误战机,操作者可先投入一部分资金。“敌疲我打”指多方积极迎战,而空方力量显示不足时,操作者可通过盘面分析有节制地全面打击。“敌退我追”属空方全线败退。大量新多积极介入,但在里“追”对于操作者而言并不是简单的追击,而是指尽可能地持仓以便最大限度地获取利润。

在下降趋势中,行情反弹属多头反击,操作者要么退场,要么持仓观望。当多头受到空方有效阻击时,操作者可先介入一部分新空作为试探;当空头积极打压而多头显示疲软时,操作者新空可全面介入直至多头彻底溃败。

其实,这种战术思想源于军事中“避其精锐、击其惰归”的原则,同时也体现了哲学中“圆”的思维方式。也就是任何操作者应借助于市场的内在力量,而不是与之对抗,在处理全局与局部,主趋势与次趋势的关系中所采用的这种战术可用“微观逆势操作”来概括。

期货交易中的顺势、逆势两者具有辩证的关系。交易对主趋势是顺势,但对次趋势则为逆势;反之亦然。而主趋势与次趋势本身在不同的时空领域亦具有相对性、可变性。这取决于决策者所站的角度和其操作策略。通过本章节的综合论述,对于期货交易的总体战略战术可用简单的八个字概括,这就是“宏观顺势,微观逆势。”

四、策划中人的因素

期货交易成败的关键因素在于人,在于决策者的主观判断是否与客观市场的内在发展方向相一致,在于当交易不利时能否果断出场,在于交易计划的实施能否有效进行。总体而言,战略策划较多地取决于决策者本人的智慧和正确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战术的实施则体现了操作者的胆略、经验以及技术水平。

军事计划的产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期货交易亦是如此,策划者首先考虑三个方面:①计划的实施是否顺应市场本身的发展方向,②操作者是否能得到众多市场人士的认同和追从,③计划本身是否超越国家政策、经济环境及交易所规则的许可范围。在做好知已、知彼的基础上,正确地处理市场发展的全局与局部的关系、处理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与次要因素的关系、处理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关系、处理主观认识与客观事实的关系、处理多方力量与空方力量对比的关系、处理市场的内在动力与大户操盘方向的关系等等。总之,策划应从战略着眼,战术着手,力争打“歼灭战”。当然,其结果都会得到市场的验证。一般而言,战略方向一旦确定,在实施的过程中不会轻易改变,除非发现原判断与市场方向发生重大背离或市场已发生质的变化;相对战术方面则有可能经常变动,它随着市场行情的发展不断修正,以适应目前市场变化的需要。因此,计划实施表现为战略的相对稳定和战术的易变性。毛泽东曾说过“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所有的军事原则、策略的根本出发点来自于这样一种基础思想:保护自己,消灭敌人。期货亦是如此,投资者应试图设计具有优良胜算概率的风险控制与交易决策系统,使之损失较小利润最大化,攻防兼备才够得上完整的作战体系。主观与客观相统一,是所有投资者追求的最高境界,然而只有极少数智勇双全的优秀战将才能很好地做到,良好的思维方法才是联结这一主客观的枢纽,通过它来把握客观市场发展的内在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