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欧洲股神安东尼·波顿的选股经

2016/10/25 21:05:39      点击: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家、素有“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有句名言,“成功的捷径是与成功者为伍”。向成功者学习是成功的捷径,向成功的投资人学习,而且向尽可能多的杰出投资专家学习,则是投资成功的捷径。

被称为“欧洲股神”的安东尼?波顿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我们学习的投资专家和楷模。

本期私木合伙人【私塾】栏目,带来的便是这位投资专家所著的《安东尼?波顿教你选股》,也是投资者必读的经典著作。

安东尼·波顿在剑桥大学拿到工程学学位后,开始了在伦敦城的职业生涯。1979年,29岁的他被国际基金管理集团富达(Fidelity)聘用为其第一批以伦敦为基地的投资经理之一,这一举措证明是其作为投资经理的职业生涯取得长期成功的开始。如果你足够聪明,在富达特别情形(Fidelity Special Situations)1979年发起成立时投资1 000英镑,你现在的投资价值将超过1 000英镑的120倍。你的初始投资今天的价值超过只是跟踪同一时期(切记,这一时期也是现代历史上持有股票最好的时期之一)英国股票市场指数投资回报的4倍。超过250 000人投资该基金。到2006年,就在宣布波顿最终退休计划前,基金发展到超过60亿英镑的规模,是其发起成立时的2 000倍。

基金的表现用复合收益率衡量,为每年略微超过20%,持续时间超过25年,这一纪录可与美国基金管理同行中表现最佳的几人媲美,如沃伦?巴菲特、彼得?林奇(Peter Lynch)和约翰?邓普顿(John Templeton)等。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面临着基金规模的急剧增加,他的表现仍然在整个时期持续强劲。从1985-2002年的17年间,波顿也运营一只专门投资欧洲股票的基金,也已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回报持续超过所有的同行。

波顿在英国和欧洲市场取得的持久和稳定的回报,还没有其他的职业投资者能够达到这一纪录。一个明显的问题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其投资方法,我们就不得不提及让其声誉斐然的富达特别情形基金。在富达特别情形基金的招募说明书中对波顿投资方法的描述为:“经理认为‘特殊情形’公司的价值与其净资产、股息收益或未来每股收益相比具有吸引力,但是还有一些其他的特殊因素将会对其股票价格产生积极的影响。”

符合“特殊情形”定义的公司的类型如下:(1)拥有复苏潜力的公司。(2)有强劲增长潜力的公司。(3)资产价值没有被普遍认识到的公司。(4)产品有特定的细分市场,且有良好的收益潜力的公司。(5)可能成为并购对象的公司。(6)管理层正在重组和/或更换的公司。(7)经纪公司没有普遍研究的公司。

不难看出,构成特殊情形的定义经常是非常宽泛的,这也意味着它包括很多不同的类型。如果目标是和波顿一样积极地追求资本成长,对你买入的股票的种类进行太多的限制,并放弃潜在的赚钱机会是毫无意义的。波顿的投资风格就是坚持价值投资。波顿“可能关注那些投资者不追捧的或与一般公认的估值指标相比被低估,且他相信投资者对其的情绪在中期会改善的公司”。简言之,就是为了获得比其他人更好的投资业绩,你不得不做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事。或者用他的话说:“如果你想战胜其他人,你不得不持有与其他人不同的股票。如果你想战胜市场,正如每个人对你的期望的那样,你一定不能持有市场本身。你当然也不应该持有市场,做大量的交易,因为交易成本将会让你付出代价。你不得不与众不同。”就他个人而言,这促使他首先选择小盘股而不是大盘股。随后选择那些因多种原因不受喜爱和欢迎,但是在近期到中期预期会发生积极变化的公司。

投资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没有一名成功的职业投资者不曾从许多陷阱中汲取教训。在负责特别情形基金的26年中,安东尼?波顿有充足的时间思考成为一名成功的选股人所必需的要素。下面是他从自己的经验中汲取的教训。

了解企业的特许经营权及其特征。企业的素质和可持续性千差万别。了解企业——它如何赚钱,以及它的竞争地位——是重要的。就像沃伦?巴菲特一样,波顿的理想是找到拥有能够维持企业很多年的有价值的特许经营权的企业。

了解驱动企业的关键变量。明确影响公司表现的关键变量,尤其是那些它们不能控制的变量,如汇率、利率和税收的变化对理解一只股票的动态是非常重要的。波顿心目中的理想企业是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控制自己的命运的企业。

喜欢简单而不是复杂的公司。如果一家企业非常复杂,就很难看出其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也许需要专家来发现问题。产生现金流的能力是非常吸引人的特点:事实上,波顿最喜欢的股票都具有这个特点。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需要很多资本支出来维持运营的公司比那些不需要支出的公司缺乏吸引力。

直接听取管理层的意见。坦率和不夸大其词是要寻找的关键管理层特征。就波顿的经验来看,二手信息经常不如一手信息。过去这些年他会见了很多不同行业的几百家公司,他最看重的是听到对企业坦率和平衡的评价。这意味着既包括优点也包括缺点(所有的企业都有优缺点)。他喜欢不做过多承诺但是持续给出稍高于他们承诺的表现的经理。最需要警惕的是那些夸夸其谈的人,他们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承诺。

以任何成本躲避“狡猾的”管理层。波顿一度认为,一家看上去发展强劲的企业的动力甚至可以弥补其善于欺骗世人的管理层的缺陷。但是投资了几家事后“爆炸”的企业后,他完全不去碰那些无职业道德或顶风运营的企业。波顿认识到,即便有公司治理检查和外部会计师,企业高管还是有太多的方法来蒙蔽投资者的眼睛。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说,首席执行官在公众场合误导其他人,最终会在私下场合误导他自己。

比大众预知早并提前两步行动。努力明确如今正在被忽略的并在未来会再次引发人们兴趣的股票。股票市场不会看得非常远,因此有点像下棋,看得比其他人更远一点通常会取得优势。

了解资产负债表风险。如果选股人不得不只汲取一个教训,这个教训将不得不排在是所有的教训列表的顶端。如果投资是限制下跌和避免灾难,那么承担资产负债表风险时就要睁大眼睛。资产负债表风险是隐藏在波顿最糟糕的投资背后的最常见的因素。就他的经验来看,大多数分析师很少评估这一风险,很多分析师甚至根本不分析资产负债表。除了各种形式的负债,人们必须能够分析养老基金赤字和评价几乎没有转换可能性的可赎回的可转换优先股。这两者都具有许多和常规负债一样的特征。

从尽可能多的来源中寻找投资建议。波顿喜欢从自己认为对特定公司或行业非常了解的来源寻找很多投资建议。他选择的范围越大,找到盈利股票的机会就越多。最明显的来源经常不是最好的。他特别喜欢大多数机构没有广泛使用的来源。

密切观察公司内部人的交易。没有一个指标是绝对可靠的,但是公司董事的交易是一个有价值的证实或证伪工具,尤其是其寻找进行多次交易的情况下。一般来说,买入比卖出更重要,一些董事比其他人有更好的记录。

定期重复检验你的投资主题。投资管理就是关于建立对一次投资机会的确信,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反复检验这种确信程度,特别是当新消息出现时。对感觉的确信程度是重要的,应该得到支持。然而,确信不能发展成为固执。如果证据出现了变化,因此一个人的观点也应该随之发生变化。在任何时候,你都应该能够用几句话总结你持有一家公司股票的原因。

忘记股票的买入价。你买入股票的价格是完全不相关的,只是在心理上非常重要。如果形势发生变化,要毫不犹豫进行止损。

分析过去的表现一般是浪费时间。如果生命就是不停地犯错并从中汲取教训,股票市场也一样。然而,投资行为评估,详细分析一名基金经理相对于指数或基准在哪只股票或哪个行业下赌注已经非常流行。但是,它主要是事后分析,不会告诉你关于未来的任何东西。

关注绝对估值。在股市非常繁荣时,投资者需要某种现状分析来防止他们被骗买入某只股票。在这种情况下看绝对估值会有所帮助。波顿喜欢买入的股票在接下来的2年内市盈率处于个位数,或者其自由现金流的收益超过了当前利率。如果你只看股票之间相互比较的相对估值,将会误入歧途。

使用技术分析作为额外的指标。波顿认为技术分析有助于制定决策的框架。它是帮助决定买入多大头寸的因素之一。波顿将其作为证实或证伪因素。因此如果技术分析支持基本面分析,他会准备买入更多的头寸。如果技术分析不支持基本面分析,他会买入较小的头寸。如果技术形势恶化,他也会再次检验其基本面判断,以确认没有错过重要的信息。

避免市场择时和对大的宏观形势下注。波顿买入他相信有竞争优势的股票。持续进行市场择时很难。当他在努力在一个行业的两只基本面都有吸引力的股票选择其中一只时,会加入宏观经济的因素,后者就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成为反向投资者。如果投资感觉非常舒服,也许你已经迟了。努力以不同于大众的方式投资。在股票价格上涨时避免过度看多。当几乎每个人都对前景呈谨慎态度时,他们也许是错的,形势正在变得更好。同样,当几乎没有人担忧时,就是该谨慎小心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