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我交易生涯中的最艰难时光

2016/11/25 18:32:26      点击:

许多交易者跟我说,他们目前挺艰难的,问我有没有艰难的时光。最艰难的时候啊,太长了,太煎熬了,真是不想回忆,我也不愿意给别人提及,毕竟是一个深深的伤痛。

我大学毕业后,在部委机关上班,但我这个人总觉得自命不凡,也有点恃才傲物,所以从小,都不愿意拍马屁,也不愿意迎合谁,比较刚直,自然也不怎么受老师、领导们的待见,直白了,就是不会来事。在机关上班,外人眼里是很光鲜的,我也是当年乡里第一个在北京上名牌大学的人,身上带着家族很高的荣耀。通常来讲,在部委老老实实上班,四五十岁,怎么也能混个处级干部。

我上班半年后,就已经厌倦了机关的人事关系、内斗、站队,还受排挤,我来自农村,没有关系,干活多,还不受重用,不容易展现我的才能,就开始加入了交易的阵营,希望能开通一个赚钱外快的渠道,赚到了钱,就不屑单位上的晋升、人脉等复杂关系。

刚入交易时,就有前辈对我说,这行不好做,劝我放弃,但我年少轻狂,总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非常自信地加入了人肉大战。开始,很谨慎,就入了2000元左右,涨我就进多,跌了就跟空,赚了500就走,和许多人一样,新手比较冲,运气好,结果一个月,我当时竟然赚了5000,赚了两倍,我两三个月的工资,当时真以为自己就是神,懊悔自己进入晚了,另外也懊恼自己本金太少。就又加入了自己的所有工资,总共1.5万,后来半年,我盈盈亏亏,亏亏盈盈,把赚到的钱又亏进去了,本金还倒亏5000元,那个心疼啊,因为我家穷啊,农村贫民户,父母一年的种地收入可能也就两千左右吧,当时农民真的很苦,我初中时也只有过年才能穿个新衣服,一个月才可能吃到一顿带鸡蛋的饭,平时做饭,大部分时候都吃咸菜,不炒菜,省油、省菜。

我不服输,我想扳回损失,我不想承认我不行,因为我从小就没屈服过,没投降过,性格倔强,当时也一直没明白为何会输,总是觉得心态不好,都怪自己的心态,觉得只要调整下心态,肯定能大赚。我又把我的工资加入进去,总共,凑够1万块,中间回到本,赚回损失,但很快又吐了回去,总之,反反复复,半年下来,损失不仅没扳回,又倒贴了好像是六七千吧,总共下来,亏了1万左右,当时,真的想到,甚至要发誓,只要一旦回本,赚回损失,我就不再踏入交易,远离市场了,这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1999年“5.19”行情爆发,股市想吃了药一样,一路拔涨,看的心痒,当时期货做的很不顺,就想转到股票市场,但是我的本金消耗殆尽,不服输,我就给当时的一个同学借钱,我这个人很要面子,很少去给别人张口,但当时实在没办法了,我记得当时这个朋友,给我介绍女朋友,其实在单位,大妈们,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也不少,但我实在穷,没有什么自信,而且见了面后,发现无论长的,还是学历什么的,都不咋样,而且还有点歧视,觉得我是农村的,乡下,能找在大城市的姑娘,已经是烧高香了,所以见了两个之后,我就再也不见了,想等自己日后出人头地了,先事业后婚姻。当时这个朋友想把正在上大学的表妹给我介绍,我想借钱,不好拒绝,就见了见,印象还不错,然后见完之后,就问我如何,我说想买房,当时我同学可高兴了,又认为我操之过急了,我说买了房子,就稳定了,当时北三环的房子才3000多一平,现在都已经八万一平了。问我借多少,我想既然买房嘛,如果借一万,那他也不信啊,那就借五万吧,当时首付也就十万,我同学由于在外企上班,工资高,而且和我关系不错,又看在表妹的份上,就答应了,第三天就打了5万。然后我赶紧冲入股市,当时正好赶上了股市行情,我记得当时格力电器一直大涨,就买了格力电器,一个星期后就赚了三万多,本是回来了,但是我过于高估自己了,认为股票的钱要远比期货好赚,以前亏都是期货亏的,以后就在股票里赚,后来股市一直震荡,在下半年的时候,反而大幅下跌,赚的钱,出了一万的盈利之外,其他全被套了,浮动亏损50%。但我实在不想割肉,听别人说,股票只要不走,都能涨回来了,我干脆就不管了,但那段时间,我很消沉,没有心思工作,整日惦记着股票何时解套,所以朋友给我介绍的女孩子,我都没心思,见了面,脸上笑不起来,阴沉,见了两三次后,估计她可能认为我不满意,或者认为我性格不好,就没再联系了。幸好当时朋友一直没问我买房没,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到。2000年后,股市又步入了上涨,等到本扳回来后,就走了一部分,然后又留了一部分在股市,结果股市上涨速度惊人,到2000年底,我竟然赚了10万,我在期货上,也小有建树,当时赚了好像有三万左右吧,我就把钱还给了朋友,说房子先等等吧。

2001年,单位正好评升职,当时我最有可能评为副科级,但由于当时领导老找我的岔,老给我穿小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骂我,评级的时候,别人送礼,我懒得给他送,也就没评上,由于2000年的盈利,让我过于高估了自己,认为我可以自由了,可以全职做交易了,我一直喜欢自由,加上领导们没一个喜欢我,我看不到仕途,像李白一样厌恶了世俗,所以我就辞职了,在当时的情况下,辞掉万人敬仰的那么好的工作,需要多大的勇气,但我不爱走寻常路,一直都不爱走寻常路,要走看不到前面路的路,我辞职了,没敢告诉父母。

2001年,已经能够个人电脑下单了,我买了个二手电脑,自己租了房子,准备开始自己的全职交易生涯,也算作自己的创业,但是命运多舛,正当我满怀希望、信心杀入的时候,股市正好步入了大熊市,我的十万本金,留下1万,作为我自己的日常开支,还有部分是每个月给父母汇500,我父母身体不太好,让他们少劳动。9万本金,不到一个月,就浮亏了3万,7月30日那天股市跌幅超过5%,一天就亏了1万。当时我想,股市可能会重复2000年的走势,我先扛着吧,早晚会上涨,结果股市一直跌,浮亏不断加大,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日像一个月一样漫长,9月11日那天,美国“9.11”爆发,我想可能会影响到国内,股市还要跌,而且会有利于战略大宗商品铜,对铜、橡胶应该是大利多,股市等过一段时间,在更低的位置接回来,于是流血砍掉了股票,亏了5万,只剩下了4万,砍股票的时候,我的手打了几次哆嗦,好几次下手,都下不去手,看到绿油油的5万亏损,我扇了自己嘴巴,扇的非常恨,扇完左脸几巴掌,接着扇右脸几巴掌,非常响,好像隔壁老王都能听见,我扇完之后,脸都一直隐隐作痛,脸皮像硬了一样,就好像软软的豆腐块,在冰箱冻了一下变硬了,几天之后,一摸脸,脸还痛,可见当时下的手有多重,我打自己,是要给自己警告,不能再亏了,这是底限了,要记住这次教训。

我从股市里砍出了4万,再加上近1万,全部去多铜,因为我看到美国总统不断发言,要给予恐怖主义严重的打击,也看到“9.11”事件的严重性,死了几千人,认为肯定会打仗,历史上除了珍珠港事件,美国都没这么被欺负过,铜、原油等战略品必然会有大涨,重仓,满怀信心去做多,心想一把全部把亏损捞回来,才能解我的心痛。结果很快,铜不断下跌,不断创新低,跌幅较大,我的近5万本金,快没了,期货公司不断给我打电话,要追加保证金,否则平仓,我相信铜下跌是暂时的,是洗盘,于是分别从几个朋友那里,不断两万两万的借钱,总共借了好像六七万,补保证金,以保证不被强平,结果行情好像故意和我作对,不断下跌。那段时间内,我连吃饭的钱都不够了,以前是泡面,改成了吃馒头,就着老干妈,一天四五个馒头,连着吃了两个月,房租也是交不起了,一直往后推;晚上也是睡不着觉,通宵盯着外盘,外盘涨一点,我满怀希望,认为要见底了,而再继续创新低,我的身体就会颤抖,发颤。抽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天一包,抽两元5的烟。整日想着,要是爆仓了怎么办?怎么去还同学们的钱?我还怎么有脸去面对他们?怎么有脸面对我的父母、乡里人?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还不得被周围人嘲笑死,有时开着窗户,望着下面的霓虹灯,望着下面的车流,我就想往下跳,不自由自主,想跳,觉得活的太难了,太艰辛了,为何我的命运如此多踹。

终于爆仓了,再也借不到钱了,而且也不想借了,随天吧,终于爆仓了,差点穿仓,坐以待毙,好像就知道自己要被爆一样,被爆前的折磨,太难受,如同一个罪犯杀了人一样,整日东躲西藏,想睡睡不着,时刻如惊弓之鸟,当看到被爆仓的那一刻,我的耳朵嗡嗡地叫,好像鞭炮噼噼啪啪响后,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竟然傻傻地楞了半个小时吧。而就在那晚上,我却满满地睡了一觉,却没有做什么噩梦,睡醒了之后,取出账户中剩余的仅仅1000多元,到了面馆,给自己买了四个炒菜,一口一口咬下,就好像一个杀人犯被杀头之前,要狠狠地吃饱一样,每一口,似乎都很缓慢,似乎是带血的馒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吃饱后,又去理发店理了发,买了件衣服,不知道为何要买衣服,就像一个游魂一样,匆匆拿了一个衣服,就走,还被店员追了出来,竟然忘给钱了,或许想,自己平时那么节省节约,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买,如此的节约,竟短短的时间内,亏了十多万,节俭干什么,有什么意义?似乎很嘲笑自己,想骂自己,已经骂不起来了。就在爆仓了第三日,铜却见了历史大底,至今都未能跌破这个底,可笑可笑。

祸不单行,房租欠了两个月,也交不起房租了,房东就不让我住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住下去,我身上只剩不到1000了,我还要东山再起,还要生活,所以就把电脑和一些生活品,留给房东,算作补所欠房租吧。我记得那天晚上,正好就是光棍节,我不想找我同学,怎么找?他们问起来,我怎么回答,毕竟借了他们钱,已经让我很痛苦了。我就自己一个人,走在北京霓虹灯下的路上,一直走,走累了,就坐下来,我那时满脑子,都是失败,失败,我是一个从小就要强的人,从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而那天晚上,我孤身一个人,想想自己四五年来的奋斗,想想从小一直不断努力学习的人,想想曾经是家族骄傲的人,如今竟然混到这种地步?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存款,也没有女友,没有了一切,可笑可笑,可可笑。那天晚上风不小,我却感觉不到冷,看到身边过往的车辆,看到里面做着回家的人,突然感觉他们真的幸福,他们有家回,也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孤独,就是北漂一个,也曾想到从桥上跳下去,一死百了,试了试,不敢,自己怕死,害怕第二日一个很难看的尸体被众人观望、指指点点,那天晚上,走累了,就在公主坟坐了一个晚上,最后竟然睡着了。

这就是我交易中最痛苦的一段经历,身体瘦了20斤,我不愿意向别人提起,不想揭这个伤疤,在后来的四五年中,都会不断在我的噩梦中重现。想想,那几年虽然自己一直很努力,读了不少书,整日晚上复盘,但是没有上道,还是水平不行。那几年,扇自己的嘴巴是正常的,20天左右,就会扇一次脸,来回扇。

不怕困难的人多了,但是一次次失望还能坚持下去的太少了,盘面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东西,能让我坚持的就是这市场,能让我很积极的思考,能让我愿意付出我的青春和努力。

一个人总会有拐点,在达到波谷后,就开始了缓慢的上升,2002年,我的人生又步入了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