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为什么牛逼的交易者都只喜欢说“没用的”理念?

2017-05-04 19:49:14      点击:
之前在知乎上,有个提问,说为什么貌似高级的交易者只喜欢说理念,不喜欢说技术。似乎对此有质疑,因为所谓高级,未必就真高级。可能是装的。这让我很不安。说理念的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装,哈哈。

不可否认的是,在交易的初期,我们都是从技术入手的,想要找到一个好方法。慢慢地,吃了很多亏,发现不行,进而去思考,发现根本就没有好方法。

为什么没有呢?

首先要定义,什么是好方法。那很简单,就是要准。不准,怎么算好?准了,才放心。才处处占据先机,掌握主动。进来就赚,赚够就走,走了再进,进了还赚。高手风范。

但是市场是无常的,不确定乃是根本属性。所以,追求准,是不现实的。

另外,市场是充分博弈的地方,任何方法一旦真的特别好,高胜率,高盈亏比,高频率,高资金承载,那么,他会吃掉整个市场的,会抽干所有钱。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对不对,真的那样了,市场就崩了。到目前为止,市场还没以那种原因崩过。

再者,市场很像自然界,自然界是个生态组织,各个生物是相互克制的。我们看海洋,说是鲸鱼无敌了,看看草原,说是狮子无敌了。他们没有天敌,那又如何,无限制繁衍扩张了嘛?不能,还是有制约,这个制约就来自于他的无敌。何解?因为他无敌,所以食物不够他吃,如果他吃掉所有食物,就会饿死。即便是无敌的他,也是常常在饥饿的边缘挣扎。每天睁开眼就为吃饭忙活。所以,即便有好方法,一定有某种限制,限制会削减他的好,令其不够完美。

还有,就是大家都知道,如果一个策略,所有人都知道好,都用,那么没有了对手盘,那就失效了。正所谓天下都知道美了,就没有了丑,没有丑作为对手盘,美也就不存在了。

因此,追求好方法,是没用的,是错误的道路。

那,本质是向外求。我们要做的,是扪心自问,向内求。成功的秘诀不在外部,而是在自己的心里。所以,理念越科学、系统、完整,有哲学、数学、物理学的支撑,那自然是好的。但这还不够,还要有亲切感,是不是?要把理念用自己的话说出来,变成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

怎么融合呢?跟什么融合呢?首先,每个人的脑子都不是空的。都是有记忆的,在历史的经历中存了记忆,并形成了习惯性反应模式,也就是思维定式。

首先,要看看,自己的思维定式是不是符合理念。如果不符合,要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逆着推导,看看是在哪里出了问题。出了问题,就解决问题呗。

都理顺了思路,这是第一步。也就是,先别说健身,先把历史遗留的毛病治了。

接下来,要反复在实践中,把理念从虚变成实,用交易技术、交易系统、交易策略的形式,表达出来。理念是个鬼魂,我们得给他穿上假体。让他能动。否则他就总是神神叨叨的,在娘胎里(头脑),出不来(实践)。

这个过程,可能会出现惯性反应模式,跟新的体系不符合,自己跟自己打架,左右互搏,交易者会感到左右为难。

那么这是一个站队的过程。每次矛盾时,都要做选择,是站理念,还是站本能?我们可以从大脑生理的角度去解释这个现象。就是说,习惯是有生理基础的,大脑里的神经元链接,越使用,就越粗壮,信息就优先从这儿跑,而越跑,就更加粗壮。用我朋友的比喻,就是有了高速,信息就不走下道。

正所谓,君子忧道不忧贫,君子谋道不谋食。就是要有一种超脱的精神,要风度不要温度,坚持贯彻理念,要破这个门槛,等真正通过坚持理念指导下的系统、策略,赚了一次大钱。就会放心了。就发自内心相信了。

所以,不谈理念,能行吗?理念不是谈一谈的问题,是时时刻刻都在的。每一笔单子,每一次决策,都是理念的体现。甚至离开盘面了,做人也是理念的体现,说话办事儿,是不是斤斤计较,是不是思虑幽深,是不是赌性十足,都是能见理念的。

说到孔夫子的一段话,跟理念有点关系,就拿来分享。

子曰,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
十五岁立志做交易,到三十岁,终于把自己的理念、技术、资金管理、策略、心态等整个理论体系、框架建立起来了。算是登门入室了。

这还不够。整体可能没问题了,局部的细节可能还是困扰。这些困扰能以小见大,说明磨合的还不够好。就好比宝剑已经有了,但是锋刃细节处还待处理。于是继续实践,积累经验,到40岁,基本没有迷惑了,所有能发生困扰的问题,都找到适合自己的答案了。做起来舒心。不用深思熟虑,瞻前顾后。

五十知天命。也就是知道了,人打不过天,人的命运既要靠个人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该咋做就咋做,问心无愧,不为结果而烦恼。放开了期待,活的轻松了。单纯地执行过程,不担心单笔结果,反正总体结局不会孬。

人的一生中取得多少成就,不可能不考虑运气的因素,哪怕天天遵守趋势系统,但是连着3年震荡行情,估计人也是要玩完了,如果真的摊上了,那也是倒霉。是不是?不过,倒霉归倒霉,自己却没什么可以懊悔的。因为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儿,心安理得,问心无愧。这就是命吧。

如果要死了,会懊悔自己因为没有抓住某次违法犯罪的机会狠狠赚一笔吗,还是为自己能心安理得地闭眼辞世而感到欣慰呢?如果达到这种心境了,遵守系统就没啥放不下的了。

六十耳顺,就是改变不了别人说什么,却可以改变自己的耳朵,改变自己听了东西以后的反应。改变不了行情,但是,无论行情怎么变,也都能接受了。我们不再努力地“会做人”去积累世间的赞美,因为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经过耳朵这个过滤器的深加工后,都是中性的信息。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是咋回事儿,不用别人说。

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不是无心,也不是无欲,更不是没规矩。而是心中欲望和规矩,是一致的,欲望符合规矩,不需要为了遵守规矩而克制欲望。规矩只有在人不想遵守的情况下,才称得上是规矩,比如说法律,如果一个人从来都遵纪守法,就不会被判有罪。法律、审判、罪,都是针对不守法的人。一个健康的社会,好人不该怕警察,怕检察院。同理,一颗成熟的心,也不会抗拒规矩,规矩都内化了。

做交易,也是要经历这几个步骤。

我觉得,讲理念没什么不好。讲理念的人,也有几个层次。第一是讲不出来。第二是讲的冠冕堂皇,但是内里的逻辑性没有。第三是有点逻辑,头头是道,但是没跟实践挂钩,看不到可落实性。不要见了讲理念就烦,能把理念说清楚,其实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