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高琳琳:追逐与被追逐 不能忘记自己的节奏

2014/10/23 15:06:05      点击:
美好是一种执念,有人坚持,有人随意。有很多事,在你还不懂得其中的深意之前已成旧事。不管你是否察觉,生命一直在前进,速度的遥控器握在我们手中。

市场的速度、城市的节奏、人们的步履、思考的快慢,我不清楚我们是《小时代》里描绘的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但是显然我们生活在最快的时代,以至于我觉得整个上海都弥漫着一种紧张却早已习惯的步调。

业余我会去游泳,二十多度的天气下水还是需要一些勇气,池里的水迫不及待地进入每一个打开的细胞,耸耸肩,猛地把头埋进水里,于是进入了另外一个自我空间。一般来说,工作日下班后来这里游泳的人不多,偶尔也会碰上专业的游泳队在此训练。口哨声,击水声,很快淹没了人群声,打破了久违的静谧。

游泳的时候我可以忘记盘面、忘记财富、忘记身后一连串的必须,而只专注于当前。可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当整个游泳池里只有我一个人和游泳队也在时,我的游泳速率发生了很大的差异,有一次差点因忘记了自己的节奏而溺水,人就是这样在未察觉中被别人影响着。

当我一个人在泳池中,我游得很慢,全当是放松和锻炼,全身伸展,舒心而自在,我按照自己的速度,以最自我的方式放飞自己。而游泳队在的时候,虽然他们和我不在一列中游,但水声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拍打的频率,口哨明明白白地催促着速度,我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乱而缺少章法……直到我感觉自己在下沉。

交易当中,其实我们也是易受影响的。群体压力(group pressure)会使得我们的操作趋于协同。群体压力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人的内心都有孤独的不确定感,需要得到群体认可;二是群体行为为个体行为提供了参照,表现在交易层面上可能是对后势判断的一致性;三是群体给予个体的归属感和同一性使得个体直觉性地认为交易风险降至最低。广而言之,从社会功能的发挥、城市文化的传承来说,个体行为的一致性确实能导致极端行为的减少、社会风险的降低。但如果你师从太多,又资质平平,往往会在基本面、技术面、交易心理学等各个流派中左右摇摆、举棋不定。最终沉入交易的汪洋大潮之中,迷失自我。

不管是追逐或是被追逐,我们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节奏,一旦忘了,心乱了,则一招输,满盘输,一步错,步步错,莫道当年勇,曲终人尽散。

我在高校念金融时,曾经问一位同窗挚友,一年后书读完了,你想做什么?他沉思了一会说:“我想换一份工作。”我接着问:“然后呢?”他说想建立一个家庭。我继续问:“再接着呢?”他反问我:“你什么时候最快乐?”“知道我什么时候最快乐吗?”我说,大概旅行的时候比较快乐。他说每天晚上夜深,一天的喧哗回归宁静,当他独处的时候,他会翻一本他想看却常常没有时间看的书,这时候他最快乐。他说真正让人快乐的东西都很廉价。我会心一笑,我说我懂。百世繁华一朝都,谁非过客?很多人都明白price,不明白的是value。这不是什么伟大的情操或者理想,只是一个人的简简单单和朴朴素素。

人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处境,没有人了解你成长的苦涩,不知道你心怀顽强的勇气,不懂你有着安宁柔软的灵魂,所以,更没有人可以替你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