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高手故事】老白:名利场中的修行者

2014/12/12 20:40:27      点击:
历史长廊中永存着这么一副画面:京城中,一位白姓公子进宫贺岁,一段时间后,一位满清格格下嫁于此位白姓公子……几个世纪过去了,在当初的京城,如今的首都北京,一位汉族女子嫁给了他们的后代,孕育了另外一位白姓男子,他就是今天我们所讲的主角:白洪志,江湖俗称老白。

“我们家就是满、汉的名族大融合,我现在是汉族的”,不仅是老白家,老白也是一个走南闯北的人物,北京出生,武汉读大学,工作去了深圳,后来娶了位上海太太,现在算是作为“新上海人”定居在上海了。

“1996年,我在外企工作, 在那儿我接触到了外汇金融、外汇结算,然后就误打误撞地接触了金融市场一直到现在,”当提到如何去做主持人的时候,他说:“当初我去东方财经做嘉宾,有一个主持人临时请假了,他们就让我顶了一天,当初想着就是代替一下,没想到也误打误撞地,一代替就这样几年代替下来了。”

“做主持和做嘉宾是不一样的,刚开始我一上就是直播,蛮紧张的。做主持是尽量让嘉宾说观点,主持人自己是没有观点的,他需要更多地配合嘉宾讲出他们的观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变成我不能讲自己的观点了。刚开始我很难受,动不动要讲自己的观点,也经常讲错话,前言不搭后语,”老白说:“我也看不到观众的反馈,我想大家应该都会包容一下我吧,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都是非专业的。”老白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貌似没有什么事情能惊扰他内心的平静,而实际情况正如他所说的,大家都很包容、支持他。曾经有一次期货冠军付爱民的朋友圈里就发布了一条风趣的状态:“老白,你一上上下下,同学们都笑喷了。”配图是他用手机拍的《夜盘大战》的屏幕。
“从做交易的角度,我蛮感谢这几年做主持的经历,这让我有机会接触了好几百位分析师、精英人士,从中也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在无意当中,‘被迫’熟悉了全市场的各种关系,”老白说:“中国的金融市场,虽然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但还是处在婴幼儿时期,目前的金融从业者赶上了历史上最好的时刻。对于盘面交易,我觉得市场里面没有绝对的多和空,没有绝对的对和措,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我们去包容接纳,然后有自己的观点,交易是自己的事情。”

“股票投资、期货投资、贵金属投资、外盘投资,我觉得这四个领域在未来中国都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因为中国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们的财富,无论是国家还是民间,都有巨大的增长,大家都在寻找新的投资渠道,这是其一。其二是未来资产会面临证券化和债券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金融市场大发展的过程。第三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背景,在这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不是一句口号,而是需要一定的要素市场支持,比如说股票市场,国债市场,也包括商品,贵金属,外盘(外汇、国外的资本市场、国外的衍生品指数)等各要素市场。”

老白认为短期内发展比较快的是股市和商品市场。“对期货行业的发展,比如说目前最火的资管业务,或者是很多投资类公司的进入,这都会给这个市场带来新鲜的血液和新的交易思路,以及更宽的经营渠道。外盘投资是我们走出去的重要战场,它将以某种方式被纳入到中国整体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创新当中。”所以他认为这四个领域的发展前景都很巨大,只是时间和节奏方面会有先后的差别。

不久前,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很多行业里的朋友们转发了一条很奇特的消息:粗大事了!白洪志隆重代言银家汇!对于贵金属交易上,老白认为贵金属投资未来会伴随人民币国际化而有巨大的发展。“贵金属投资,以黄金为例,根本就是为人民币国际化进行的最终背书。未来中国央行对于黄金的增持是大趋势,我们可以从自贸区的数千吨容量的金库看到中国对于黄金的巨大需求。而‘藏金于民’也不仅仅是句口号,而是人民币国际信用的坚实基础,”老白说:“对于贵金属交易,以黄金为例,只要把握住其本质,即投资者对于风险的对冲——避险因素是否上升。贵金属投资的核心就是观察市场的避险情绪有没有上升。”

当说到行业里的畸形现象,他说:“其实各个行业都会有,金融市场比较明显,因为金融市场有杠杆,这放大了人类的恐惧和贪婪,恐惧和贪婪其实是一个东西,一体两面。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从业者更需要自律,这个市场是一个很好的成长的地方,但如果没有自律,那这个市场也更容易堕落,所以在这里修行很必要,所谓‘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言行’。”
 
“一切都是修行,每一个起心动念、行住坐卧、或动或静、或主持或评论,交易中盈利或亏损、得意或失意,其实这一切都是修行,只是在于我们有没有觉察。交易也是一样,交易中有没有很好的执行,有没有觉察自己的贪念起来等,时时处处都需要觉察自己在交易中对恐惧过度的回避或者对利润过多的追求。”每次见老白,他都是一身纯色麻布衣、一个普通的双肩包、眼神清澈,老白没有太多锋芒,他总是那么平易近人。在我为老白和沈良一一斟上茶后,一滴茶水留在了桌面上,而水滴的不远处摊着一份《七禾高端访谈稿》,他不动声色地用手轻轻抹去了那滴茶水,然后继续说:“背着双肩包是因为我觉得我还是小学生,还处在描红阶段,而麻布衣是因为想把这种穿着方式形成一种文化,成为一种时尚,对传递传统文化有帮助,如果有人说‘装’,也不用太在意自己的所谓的一些名节。”

对于南老(南怀瑾),老白一直对他推崇备至,《追踪资金流——金银交易的趋势判断》这本书的扉页就是这么一句话“谨以本书献给南公怀瑾先生,感恩您的教诲,永远怀念您……”他说:“我写这本书最初的想法,以及写完之后唯一想到的就是南怀瑾先生。我觉得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上,南老师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承前启后、延续中华民族的慧命,以及承接中国文化断层的角色。以金融投资市场为例,我们目前分析市场的方法都是采用西方的理论,无论是基本面还是技术面,金融理论、经济理论以及货币政策都源自西方。但西方的理论有严重的漏洞,每过几十年,西方世界就会发生金融危机,重新进行一次洗牌,也就是说,这个程序本身有许多bug(错误),而这些bug没有被解决,当然会定期不定期爆发危机,导致金融系统屡屡被迫关机重启。”他说:“中国其实完全可以先继承老祖宗的智慧再发扬光大,而不用一味地跟在西方人的屁股后面跑。我还有包括千千万万南老师的粉丝都会有这样的感受,那就是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直接或间接受到他的教诲,我们感恩并永远怀念他。”

在修行上,老白透露,只要时间容许,他会早上花一个半小时,晚上一个小时做功课,每天坚持打坐,“我还是蛮幸运的,因为我的时间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他透露4年前的某日,他突然就觉得不想吃肉了,自那以后,他没有主动吃过肉。“除了谋生以外,看书是我花时间最多的。”老白透露他平时看古书比较多,最近上午他会看《管子》,下午晚上有时间会看《纲鉴易知录》。“管子是孔子最佩服的人,《管子》是千百年来第一奇书,几乎涵盖了千百年来所有文化,书里提到了货币政策和金融政策,这对我们做交易有很大的帮助,而《纲鉴易知录》让我觉得太阳底下无什么新鲜事了,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历史上曾经都发生过,我们只是在重复发生而已,这样对自己心灵有一个疗愈的过程。”

【后记】 “2014年是我追名逐利的一年,2015年也会是,通过在名利场中的历练,我来看看名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身败名裂也好,功成名就也好。”当听到老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内心对他的敬佩又提升了几份。非大有不可以大无!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不怕,怕就怕一个“觉”字,对自己起心动念的“觉”,交易中对情绪,比如“贪婪”、“恐惧”、“怨恨”的“觉”或者“观”,这些经历对于他来说是对境练心,而每次练心后的体悟,我只能借用佛经里面的一句话“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不是不能说,而是说出来就不是那个意思了。作为一名以交易为生的主持人,老白表示在交易上的时间和主持的时间还是有所冲突,2015年他的时间需要做一个调整,而对于开始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的修行人,来自外界的更大的诱惑、压力及本身的无始以来的习气,他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做到“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呢?对此,我送上深深的祝福,愿他怀着一颗“觉”心,在红尘中好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