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我不是针对谁,在我眼里所有散户都是待宰的羔羊

2017/2/13 19:44:27      点击:

我一直纳闷,为什么有些人,一起喝个茶,熏香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沐浴更衣!

装个逼而尔,要不要装得这么逼真?

直到大年初六,我才发现,喝茶之前沐浴更衣,也不全是为了装逼,真相竟然是!

「01」

初六日,宜,会亲友,订盟;忌,嫁娶。

一个姓赖的基金负责人,我习惯性叫他老赖,一大早召唤我,说晚上带我去喝茶涨涨见识,当然顺带也让我帮他吹吹,什么是互联网金融。

如果不是老赖提前告诉我是去喝茶,我真以为他带我去桑拿,沐浴更衣不说,还要换上一次性衣服,连条自己的裤衩也不准穿,这不是桑拿的流程吗?

流程走完之后,然后才是领班领着我们去了茶室。

为什么是领班领着我们去?那是因为,又是一个私人会所,必须是会员提前预约才能准入。

然后,我就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老卢,传说中的四大神油之一的中地沟油老总,股票代码600XXX。

老赖和卢总一见面就扯家常,显得很熟的样子,那情形甚至让我怀疑,他俩向上数三代是一家,又或者他俩一起嫖过。

我完全没顾及他俩扯了些什么家常,因为,泡茶的妹子很漂亮!

妹子有多漂亮?这么说吧,第一次和她对视一眼,我就觉得我们已经认识了五百年,妹子的漂亮,在于亲和力爆表。

妹子不仅亲和力强,还肌如凝脂,吹弹可破,尤其深V下的双峰,青筋若隐若现,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一荡一荡,活脱脱两只熟透了的水蜜桃啊,我擦!

妹子冲我微微一笑,笑容中带三分羞涩,三分成熟,三分无邪,三分妩媚。笑得我心中轻轻一荡,然后就有一种冲上前,抓住她的胸,哦,不对,应该是抓住她的手,诉说五百年衷肠的冲动。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两个大男人,这会儿,我估计我已因猥亵少女罪,蹲局子里去了。

喝个茶而尔,不准穿裤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找这么漂亮的妹子泡茶,还让不让人活了?

「02」

老赖说,老卢,2017年,我们打算做个局。

话题终于转到正题上了。

卢总举起茶杯,淡淡说,说说你的方案。

老赖说,咱们合作多年,我就直说了,中地沟油从48块阴跌至目前8块,并且在8块的左右的位置已经振荡了好几年,经过我们的评估,是时候做个局了。

我们的计划是,2017年上半年,花半年的时间洗盘吸筹,下半年快速拉升,最高拉升至32块左右,然后再花几个月的时间出货。

这个过程,我们需要卢总方面配合,上半年,需要贵方在会计做账方面,将公司前两季度做成亏损,同时适时推出一些利空消息。

第三季度,需要贵公司推出一些利多消息,第四季度,在会计方面,尽量实现账面盈利。

作为回报,我方允许贵公司高层在8块左右买入,下半年24块左右卖出公司二级市场股票,但总买入资金量不能超过2亿,至于公司高层如何分配额度,我方不过问。

也就是说,2017年,允许贵方相关人员最大套现4亿现金。

老赖还没说完,我感觉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事儿也忒大了,比猥亵少女罪大多了,万一事发,够一票人蹲很久的局子。

此时我才明白,喝茶前沐浴更衣,不准穿裤衩,不是为了更逼真地装逼,而是为了杜绝一切窃听的可能性。

想到这一层,我突然间屌丝本性又发作,寻思,我们没有穿裤衩,泡茶的妹子有没有穿裤衩?

我忍不住向她瞄了一眼,尼玛,没穿胸衣!

我的脸在发烧。

「03」

我们喝了三个小时的茶,老赖和卢总愉快的聊了三个小时,我自己差不多发懵了三个小时。

回去的车上,冷风一吹,我才清醒过来,一思索,发现了很多问题。

我问:老赖,公司高管买卖自己公司的股票是不合法规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老赖说:法规是死的,人是活的,自己不能买卖,不代表自己的亲朋好友不可以买卖,变通一下,和自己买卖有什么区别?

我问:这么一个局,我的好像起不了什么作用,为什么要拖我下水?

老赖说:以前我们做局,每次出货,需要花好大几百万做传统广告,比如一个电视推荐股票广告,就花掉我们好大几十万,效果却一般。互联网时代,一个大V随便帮我们转发一下,就会有上千万人能看到我们的广告,成本却只有十几二十万。

我说:我粉丝才几万,帮不了多大忙。

老赖说:但是你却能帮我鉴定哪些大V是真大V,哪些大V的粉丝不是僵尸粉。作为回报,同样,你可以8块建仓,什么时候出货,随便你了,反正你那百十万也影响不了大局,哈哈。

我说:这事儿我觉得有点不厚道,散户好可怜。

老赖说:这就是格局问题了,如果你是草原上的一只羊,狮子吃你的同类,你会觉得羊很可怜,如果你是草原上的一只狮子,所有的羊,在你眼里只是食物,无关可怜。

老赖继续说:引用周星驰电影里一句经典台词,我不是针对谁,在我眼里,所有散户都是待宰的羔羊,敢到金融投机市场里混,就要承受着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

我问:这事儿难道就没有风险?

老赖说:有,风险有几个方面。

第一,合作方没有契约精神,例如上市公司高管不遵守约定,私自将2亿的资金增加到5亿甚至更多,那样搞,我们基本上就没什么利润了。

不过,一般情况下,合作方也不敢这么搞,因为如果他们吸筹太多,我们也不敢拉升股价,等于大家都吃不了兜着。

第二,其它大资金,在拉升之前必须将他们洗出去,洗不掉他们,冒然拉升,等于给他们抬轿。

至于散户平时所说的抢庄,都是意淫,如果没有打通上市公司各个环节,大资金是不太可能抢庄的,乱抢庄等于肉包子打狗,除非把狗撑死,否则很难抢过来。

第三,大盘不给力,如果吸筹太多,大盘却猛砸,等于把自己给套了。如果下半年大盘没行情,强行拉升,高位没有散户接盘,也等于白拉了,还有可能让前期48块套牢的散户给解套了。

所以,做一个局,风险也挺大,前两点可以通过谋略和技术搞定,第三点却是天意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至于散户,那只是砧板上的肉,怎么宰杀散户,我们的操盘团队和团队控制下的散布在全国几百上千的账户,绝对会比你想像中还要专业。

上半年,通过公司利空消息,洗掉一部分消息派,将他们的筹码低价抢过来。

技术上,配合着利空消息杀跌、做下跌形态,再洗掉一部分技术派,这么来来回回折腾半年,再坚持的散户也会被洗得怀疑人生,自然交出手中筹码。

下半年,配合着公司的利好消息,同时技术上做上升形态,开始派筹码,将高价筹码派发给散户。

此时,广告很关键,需要大面积的媒体推荐我们的股票,包括传统的电视纸媒,还有现在的互联网大V,你的互联网金融思维作用在这里。

我说:按你这么一说,在这个市场里,散户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老赖说:也不全是,举个例子,比如像你这种玩交易系统的散户,洗掉又回来,洗掉又回来,怎么折腾都不跑,就像牛皮癣一样,想要除掉他们,除非不拉升。

好在,市场里,交易智商能达到玩交易系统的散户不多,不足以影响我们的整体盈利。但是,如果他们的资金大到影响价格的程度,那是相当头痛的,必须要想方设法洗掉的。为什么玩交易系统的很难玩大,原因就在这里。

你的K线之外,天天讲交易系统,对我们其实是很不好友的,好在,市场上愿意接受交易系统思想的散户太少,那怕你叫上天,也不会有多少人响应,所以,我也就不介意和你合作一把。

还有一种散户,买入股票之后就不看盘了,这类散户也是我们没办法清洗的。

好在,市场那么大,也不能老想着自己全独吃了是不?

我问:公司高管的2亿配额,就是传说中的老鼠仓吧?他们赚钱真TMD容易。

老赖说:凌六,咱们都是聪明人,都不傻,关于一个局的利益分配,上市公司高管是一层,另一层是基金高管及相关利益群体,比如我们都算,如果我说我没点仓,你也不信是不?还有一些不能说的群体,只有这些群体都吃饱了,才轮到基民喝点剩汤。

(注:经网友提醒注明一下,本文所讲并且中石油,只是聊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