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揭秘金融业大杀器缔造者:大宗商品的女魔头

2015/8/24 23:04:54      点击:

●她被称为恶毒的女巫、敛财的小丑,并指控其操纵了贵金属价格

●马斯特斯的众多崇拜者表示,单单对马斯特斯进行指责是不公平的

布莱斯·马斯特斯是华尔街最著名的女性——可能也是抗压能力最强的。

现年44岁的马斯特斯是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银行旗下规模最大的商品交易业务的负责人。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她开发并推销信用衍生产品,这种金融工具很快就成为了创造高收益的新奇迹。(信用衍生产品是一系列从基础资产上剥离、转移信用风险的金融工具。)根据信用衍生产品交易规则,卖方保证,一旦发生了买卖双方指定的信用问题,卖方将对买方的损失予以赔偿。这一产品据称将分散风险并有助于刺激信贷。信用衍生产品的确起到了这样的作用,但同时也使一些缺乏风险意识的买家蒙受了巨大损失。

《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2009年9月列出了“金融危机的100个罪魁祸首”,马斯特斯位列第65位,紧随庞氏骗局制造者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之后。

一、在男人世界里立足

马斯特斯并未因此“殊荣”而止步不前,2010年她再次遇到麻烦。其团队在一桩煤炭交易中遭受重大损失,但马斯特斯再度挺了过来。她鼓励下属振作起来,鼓起勇气,并嘲笑竞争对手畏首畏尾、谨小慎微。(清脆的伦敦腔使她的“垃圾谈话”听上去更有味道。)不过,挺过煤炭交易挫折的马斯特斯又成为了博主们攻击的目标。她被称为恶毒的女巫、敛财的小丑,并指控其操纵了贵金属价格。对于这一未经证明的指控,她矢口否认。

然而,对于马斯特斯来说,2013年才是最艰难的一年。据《纽约时报》今年春季报道,一份机密备忘录显示,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调查人员指控,马斯特斯在为电力交易不当行为调查作证时做出“虚假及误导陈述”。该委员会的备忘录描述了马斯特斯下属制订的“操纵计划”。据称,通过这些计划,加利福尼亚州及密歇根州纳税人的8300万美元资金被转至摩根大通的保险柜。据一位了解银行内情的人士表示,马斯特斯对此矢口否认,并在公司内部及与能源监管委员会的讨论中都坚称,她及其团队不存在任何不当行为。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马斯特斯表示支持。7月30日,摩根大通支付了4.1亿美元,就能源监管委员会的调查达成和解。该行未承认也未否认任何不当行为。而就在4天之前,在联邦监管机构加大对华尔街收购电厂、金属仓库及其他实物大宗商品业务交易的审查力度之际,摩根大通宣布,将出售马斯特斯负责管理的大部分业务。马斯特斯对本文未予置评。戴蒙通过公司发言人表示:“马斯特斯是个了不起的人,多年来工作表现非常优异。”

马斯特斯的众多崇拜者表示,单对马斯特斯进行指责是不公平的。“能源监管委员会的调查之所以成为关注焦点,唯一的原因就是该调查涉及马斯特斯。”Paul Hasting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在摩根大通从事过债券业务的理查德·法利(Richard Farley)说。但情况并非如此。能源交易调查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这是就摩根大通涉嫌不当行为的多项联邦调查之一。不过,法利认为有些人喜欢将马斯特斯妖魔化,因为她是个在男人世界里立足的女性,而且还因她在2008年银行危机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的这一观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马斯特斯是在英格兰东南部风景秀丽的肯特郡长大。她在名校就读,数学成绩优异。她还善于骑马并展现了早熟的职业热情。1987年,当其他毕业生在阿尔卑斯山脉地区徒步旅行时,马斯特斯到摩根大通伦敦办公室工作了一年。在剑桥大学学习期间,她又到摩根大通做兼职,并在获得经济学学位后于1991年成为了摩根大通的全职雇员。在2009年出版的有关摩根大通的《Fool& #39;s Gold》一书中,《金融时报》专栏记者吉莲·邰蒂(Gillian Tett)写道,马斯特斯不仅仅是勤奋好学,“她金发碧眼,很漂亮,身材苗条,看上去像个瓷娃娃。”她引人注目。邰蒂在书中还写道,当马斯特斯与一位年轻的银行同事结婚并怀孕后,人们都以为她将离开银行。然而马斯特斯并没有辞职,尽管她对朋友说,当母亲其实“比人们想象的要难得多”。

二、“世界摧毁者”

马斯特斯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调到了纽约,加入了一个由一群二三十岁金融精英组成的团队。正是这一团队将信用衍生产品开发到了极致。马斯特斯及其合作者通过证券化方式将衍生产品打包。通常情况下,通过证券化,贷款人将贷款卖给一家投资银行,这家银行再将贷款打包并将其分成众多份额卖给投资者。随着信贷衍生品的发展,证券化信贷衍生品被戴上了近乎神奇的光环。“5年后,回顾历史的评论家们将把信用衍生品市场的诞生看作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事件。”马斯特斯1997年在《Derivatives Strategy》上撰文宣称。

而当摩根大通及其他金融机构将信用衍生品与次级抵押贷款混合在一起后,这些产品就具有了致命的潜在风险。2006—2007年美国住房市场危机爆发后,与违约住房贷款挂钩的衍生品变得一文不值。曾经看似有益的分散风险演变为一场危及全球金融机构的瘟疫。摩根大通积极向外兜售次级抵押贷款衍生品,该行基本未持有此类资产。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其得以在危机中幸存(作为摩根大通的一部分),而贝尔斯登、雷曼兄弟及美林却未能幸免。但一些敏锐的观察家认为,摩根大通是将华尔街推入衍生品危机深渊的帮凶。尤其是马斯特斯,她正是这场危机的始作俑者。2008年9月,《卫报》刊登文章指出:“如果人们相信沃伦·巴菲特在证词中所说的‘衍生品是金融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么布莱斯·马斯特斯就是世界摧毁者之一。”

珍妮特·塔瓦科里(Janet Tavakoli)做出了更微妙的评价。她与马斯特斯相识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塔瓦科里在美国银行衍生品业务部工作。“布莱斯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肯定知道她开发的金融产品可能被滥用。”塔瓦科里说。她现在是芝加哥咨询公司Tavakoli Structured Finance的主管。“如果处理不当,这些衍生品肯定会被滥用并带来巨大风险。”

马斯特斯并不认为她做错了什么,但她承认她所开发的产品具有潜在风险。“要将工具和其使用者加以区分,这一点很重要。”马斯特斯在2008年10月讲演时称。当时她是美国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主席。该协会是华尔街在华盛顿特区的主要游说团体。“如果主要交易对手不能妥善管理自身的风险敞口,转移风险的金融工具也能够增加系统性风险。”她补充说。她在接受CNBC电视频道采访时点名了一个存在问题的公司:“类似美国国际集团(AIG)这样的企业出现并成为了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但这些企业基本上不受监管,所以这就产生了问题。”她说。AIG在伦敦的一家子公司卖出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信贷违约互换合约——他们错误地认定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不会贬值。①当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出现违约时,AIG遭受了巨大损失,濒临破产。这引发了市场恐慌,联邦政府被迫用纳税人的钱展开大规模的市场救助。AIG伦敦子公司的确成为了监管系统的漏网之鱼。

然而,马斯特斯漏掉了整个故事的一个关键情节:正是她本人在1999年将信用衍生产品卖给了AIG伦敦子公司的负责人约瑟夫·卡萨诺(Joseph Cassano)。“马斯特斯向卡萨诺提议,美国国际集团或者以购买证券产品的形式,或者签署能够确保摩根大通免遭任何风险的信用衍生品合约,来为摩根大通的超高级风险产品作担保。”邰蒂在《Fool& #39;s Gold》中写道,“多年后人们才意识到,正是卡萨诺的交易使美国国际集团走上了毁灭之路。”马斯特斯的发言人詹妮弗·祖卡莱利(Jennifer Zuccarelli)通过电子邮件表示:“美国国际集团1998年到摩根大通联系业务,要求购买高级别公司信贷违约互换产品。鉴于布莱斯从未出售或者开发过任何一种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产品以及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挂钩的产品,将她与导致美国国际集团10年后垮台的投资决定联系在一起,完全是对事实的无限夸大。”

而怀疑论者对此并不买账。“金融危机爆发后,马斯特斯及许多华尔街的危机帮凶都试图摆脱罪责。”民主党前任政治幕僚杰夫·康诺顿(Jeff Connaughton)说。他在2012年出版了《The Pay off:Why Wall Street Always Wins》一书。“作为超高风险证券的兜售者,当情况失控时,你不能假装震惊,尤其是在你和你的银行从中获得巨额利润的情况下。”

马斯特斯在摩根大通内部依然受到重用。戴蒙于2005年就任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他在2006年提拔了马斯特斯,让其负责管理该行的全球商品交易业务。摩根大通前国际业务主管海蒂·米勒(Heidi Miller)表示,戴蒙欣赏马斯特斯在量化经济学方面的才干以及能够对外代表摩根大通的能力。米勒说,与许多其他华尔街男性高管不同,“杰米与强势女性相处融洽。”然而,戴蒙的态度并未消除这家有着26万员工的银行的性别歧视问题。“作为女性,做到马斯特斯这么高的职位需要很多技巧,”米勒补充说,“在摩根大通的很多部门,并没有很多女性高管。”

三、大宗商品女皇

在大宗商品市场,马斯特斯经历了大起大落。2010年7月,为应对不利局面,她向下属发表了动员讲话。当时,前两个季度业绩不佳,煤炭交易还导致了据称高达2.5亿美元的损失。据当时听到她讲话的人称,马斯特斯说摩根大通是她有幸工作过的最大胆、最勇敢的公司之一,同时也是她为之效力的唯一公司。

马斯特斯及她第二任丈夫加雷斯·埃文斯(Gareth Evans)住在曼哈顿翠贝卡区的别墅里,别墅面积为630多平方米,共有6个卧室。她在佛罗里达养着参赛马匹,并在那里训练骑马。2009年,她从马上摔下来,造成腿部骨折,但痊愈后她又马上开始参加比赛了。她还积极参与各种慈善社会活动,每年筹集数十万美元善款用于乳腺癌的治疗,因为她母亲曾罹患乳腺癌。

很难将这样一位乐善好施的女主人与遍布网络的马斯特斯的讽刺画联系在一起。去年,针对马斯特斯被指控操纵白银价格的言论甚嚣尘上,2012年4月她在接受CNBC电视频道采访时说,摩根大通只代客交易。“不论价格涨跌,摩根大通都没有对白银进行投资。”她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白银投资不是我们的业务模式,那样做是错误的,因此我们不会这么做。”

最近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对摩根大通的调查对马斯特斯构成了更严重的威胁。这一调查在2012年曝光,当时该机构为获得摩根大通的内部电子邮件,将该行告上法院。据《纽约时报》报道,在2013年3月寄给摩根大通的一份长达70页的通知中,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表示,就摩根大通2008年接管贝尔斯登资产时收购的休斯敦电力交易部门,该机构工作人员建议有关方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该委员会在通告中威胁称,马斯特斯及她所管理的交易员个人应对在2010年9月至2011年6月期间进行的八项交易计划负有法律责任。能源监管委员会还指控,摩根大通交易员涉嫌误报能源价格,导致加州及密歇根州有关当局向摩根大通多支付了8300万美元。②“这一指控让人想起了安然公司在2000年至2001年期间的不当行为。”前高盛公司银行家、现任研究机构Demos高级研究员的华莱士·特布维尔(Wallace Turbeville)说。“马斯特斯可能负有系统性包庇责任。”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的调查人员指控称。这些工作人员表示,马斯特斯在就调查作证时否认她所知道的问题,这是“虚假”陈述。

7月30日达成的和解表明,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决定不再坚持相关指控。摩根大通同意就这起民事诉讼支付2.85亿美元罚金并上交1.25亿美元非法所得。“我们很高兴这一问题得到了解决。”摩根大通发言人布莱恩·马奇恩尼(Brian Marchiony)在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表示。而与能源委员会的和解正值摩根大通试图全面化解监管调查困境之际。该行面临的监管调查涉及早在住房市场泡沫时期的相关行为,以及美国司法部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2012年给该行造成62亿美元衍生品损失的伦敦鲸事件展开的调查(该事件并不涉及马斯特斯,但却使另一位摩根大通女性高管伊娜·德鲁(Ina Drew)深陷其中)。

7月26日,摩根大通宣布将出售马斯特斯建立的实物商品交易业务,其中包括陷入麻烦的能源交易部门。这是戴蒙为了安抚监管当局做出的又一努力。而就在出售该业务的消息传出的3天前,国会就大型银行是否利用手中的原材料操纵市场召开了听证会。摩根大通强调称,该行计划保留商品业务部门的金融衍生品业务,为那些寻求对冲汇率及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风险的公司客户提供帮助。马斯特斯的发言人祖卡莱利表示,该行有2200多个大宗商品客户,其中80%以上都购买了该行的金融衍生品服务。

在达成和解后,摩根大通表示支持马斯特斯。“她经受住了压力。”摩根大通公司及投资银行业务部门联席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卡瓦纳(Michael Cavanagh)说。不过,在隔了一段时间后——6个月或者1年——如果作为摩根大通洗心革面的又一信号,人们并不会为马斯特斯的免职而感到震惊。

美国康地谷物公司(Continental Grain)是摩根大通的一个客户。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弗里堡(Paul Fribourg)说,他依然信任马斯特斯。“我们每天与各种人打交道,有些人就处于法律边缘,有的甚至已经越线,”他说,“而马斯特斯恰恰相反。”如果她被开除,他会马上雇用她。“告诉她,如果她想找工作,她就是我们想要的首选。”撰文/Paul M.Barrett 翻译/一毫

注释:

①华尔街银行及其他商业银行发行的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数量一直在增加,但仍仅为2007年规模的3%。目前该市场由政府所有的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及房地美主导。

②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表示,摩根大通操纵了相关规则。该行交易员在“远期市场”提出以相对较低的价格提供电力,然后同意在现货市场以更高价格卖出电力。这一操作手法会导致电网运营商不再选择摩根大通来提供某些服务,即使该行收取了部分款项以弥补维持电厂运营的启动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