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大资金如何进出场

2015/7/8 19:27:02      点击:

大资金如何入市,一直是困扰大机构的难题。散户因为单子少,不会对盘面产生大的影响,也不担心平仓对行情造成冲击,从而丧失有利价位,所以可以选择做突破,做跟进。而大资金由于体量巨大,对市场的冲击成本较高,如何开仓和平仓就成了一道绕不过去的命题。道氏和索罗斯对这一问题,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道氏策略

道氏理论把投资者分为三类:“聪明资金”(最有见识、最有经验的投资者)、精明投资者和大众投资者。“聪明资金”在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充斥时买入建仓,在极度乐观和膨胀的市场氛围中逃离,这是道氏对于大资金建仓方法的点拨。比如2007年股市不断创出新高时,“聪明资金”已经落袋为安;精明投资者准备择机离场;而大众投资者却在排队开户,将所有积蓄投入到“最后的晚餐”,并且在市场已经翻转向下时,采取“鸵鸟政策”,等待救市,等待解套,最终受到了市场的惩罚。在2008年股市触底后,“聪明资金”再次入市,而大众投资者却在愤愤地说了句“股市是骗人的场所”后,斩仓出局,发誓再也不入市。

以上三种投资者不是按资金量而是按投资的精准度和盈亏度来划分的,并且三种投资者也可以相互转化,即你可以选择具体的一种方法建仓,并成为他们阵营中的一员。用巴菲特的名言诠释“聪明资金”,即“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巴菲特的操作风格其实就是“聪明资金”的手法。道氏理论中的“聪明资金”指的是我们讨论的大资金和机构,他们如同大海中的鲸、鲨等“大鱼”。“专业投资者”指的是经验丰富、手法老到的职业投资人,他们如同海洋中的“快鱼”,同样属于掠食者行列,捕食“慢鱼”和“小鱼”。而“大众投资者”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散户了,是“大鱼”和“快鱼”的猎物,充当食物链中最低端的贡献“能量”的角色。

索罗斯策略

索罗斯的核心投资理论是所谓的“反身理论”。简单来说,反身理论是指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一个互动影响。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

当有风声说某个银行资信有问题,一万个人开始将信将疑,随后出现争相挤兑,那么这个原本没有多大问题的银行真的要面临倒闭的风险了,而且,这个过程确实会不断地自我强化。一个故事开始人们不信,但随着大家不断地加入,故事描述的对象也开始改变了,最终故事变成了一种荒诞而极端的“真实”。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增多改变了故事本身。可以说,反身理论在市场中的运作是从事实到观念,再从观念到事实,一旦投资者的观念与事实之间的差距太大,无法得到有效纠正,市场就会处于剧烈的波动和不稳定的状态。“三人成虎、一语成谶、以讹传讹”,表达的也是索罗斯这个意思。

当然,“反身理论”过程本身不一定是对事实的完全扭曲,多数时候还是有相当依据的,但是从自我强化,到超越了事实的时候,最终会被市场校正,通常以一种惨烈、极端的方式回归。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能动作用源于众多跟风者对市场本身的推动,市场不断地在复杂的振荡中实现对真实情况的回归。例如,1992年9月索罗斯决定大量放空英镑,到1997年泰国政府被国际投机家一下子卷走了40亿美元,操作依据正是“反身理论”。理性的人们看市场过分虚高或低估的时候通常是不满,断言非理性的状态很快会结束,但这种状态偏偏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并且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直到人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对待市场的反常情况,索罗斯的出发点比较容易让人接受:“记住,市场总是错的。”

两种策略的启示

道氏和索罗斯,用了比较艰深晦涩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市场的看法,尤其是为大资金操盘暗指一条明路。道氏暗指的方法其实是“抄底压顶”,这是建立在对于市场深层次研究基础之上的,和散户蒙着头凭感觉抄底压顶完全是两码事,其区别如同东施效颦。索罗斯的方法则更为犀利,他敢于在市场疯狂的时候再加上一把火,火中取栗,因为他会裹挟很多散户加上部分“理性人”的单子,而过早入市的“理性人”的单子只有被强平的命运。这一过程则会进一步强化市场的动作。在市场价值回归和尘埃落定之前,在量子基金“酒足饭饱”之后,索罗斯自会出局。

道氏理论所推崇的“聪明资金”的建仓方法可能被套,索罗斯运用的“反身理论”建仓方法则可能套住别人,再将其摧毁;“聪明资金”的方法是价值投资,索罗斯的方法是火上浇油,火中取栗,乱中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