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闫广道:东方芝加哥,到底怎么了?

2015/3/30 20:07:49      点击:
世界历史风云变幻,期货版图此消彼长。

审视世界经济发展史,期货与强国之梦始终命脉相连。当今世界,期货乃国之利器。西方国家,无一不从“国家战略”高度来如此强化、定位期货。

说到中国期货,显然绕不开古代“期货故土”开封,更绕不开新中国期货发源地郑州。

郑州之于开封,开封之于郑州,一样地厚重,一样地新潮,一样地富有创造精神,又不啻一样地重复着曾经的故事。

开封,郑州之东百里。这个千年前的全球第一大都会,曾经的辉煌让人艳羡,曾经的没落让人唏嘘。

王安石变法人所共知。他推出的“青苗法”一改“遇贵量减市价粜,遇贱量增市价籴”的价格周期,庄稼还在地里,粮食就卖了出去,那种具有权威性、标准化合约性质的官民契约,按指定标的物进行实物交割,既有货币属性,亦具中远期交易属性,称之为世界期货之鼻祖恐不为过。只可惜,当时政治、人文环境的掣肘,最终导致其无果而终。

光阴飞逝。2005年5月22日,《纽约时报》开天辟地用中文标题发表了著名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夫的评论文章:《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

克里斯托夫说,一千年前,开封是全世界无与伦比的首善之地,人口超过一百万,而当时伦敦只有一万五千人。但是,中国后来开始贬斥贸易和商业,王安石变法失败,中国历史在开封陡然转了大弯儿:数千年来以黄河流域东西方向为轴线的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开始以南北方向为轴线向长江流域和华北转移,黄河流域千年帝都的恢弘气度从此荡然无存。

该文指出,开封的没落,让美国人看清了财富聚散的无常,也给强大的美国提了个醒:保持技术领先和正确的经济政策是何其重要。美国应以开封为鉴,不然,即使像纽约这样伟大的城市,也总有一天会堕落为哈得孙河上的开封。

古都开封成为历史发展的反面典型,河南决策者坐不住了:郑州、开封一体化发展成了不二选择。十年过去了,如今的开封、郑州协同而行,相辅相成,已然成为河南经济的增长极。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文脉依然相承于黄河南岸。智慧的河南人续写着历史,续写着传奇。郑州,这个现代资本市场自然禀赋并不占优的内陆城市,千年之后成了新中国期货市场的发源地,这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历史的必然暂且不论,但“期货故土”曾经带给了河南太多的荣光和梦想,“东方芝加哥”一度成了中国市场化经济的窗口、河南的一张靓丽名片。

郑州,芝加哥,有着太多的相似。同为本国期货发源地,同是靠农产品期货起家,同处于相同的纬度,同是国家综合交通枢纽中心,同是农产品和大宗商品贸易物流集散地。于是乎,两个城市串在了一起。

郑州,芝加哥,有着太多的不同。150多岁期货历史的芝加哥老当益壮,激情犹在,凭借其地理位置、创新精神和人文环境,成功延续既有路径并成功实现商品期货中心向金融期货中心的跨越,化蛹为蝶成了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中心。每当美元霸主地位遭遇危机时,美国人就会在国际资本舞台上挥舞着金融期货衍生品之剑长袖而舞,将风险转嫁,让全球人“埋单”。而只有20多年期货历史的郑州,纵向比确有进步,横向看却被同行远远甩在了后面,颇有未老先衰,动能不逮之态。这是为何?

目前,河南有三项发展战略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第一是中原经济区,第二是粮食生产核心区,第三是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这三大国家战略背后的“三大支撑”力量显然是大资本、大金融、大期货。

那么,在这“三大支撑”力量之中,河南的比较优势何在?显而易见,非期货莫属。不过,这片曾经的“期货高地”是否真的像人们所言已沦落为“期货洼地”?期货的力量到底对当地经济发展有着怎样的关系?郑州图谋区域金融中心地位的抓手又在哪里?在这片期货“故土”、“三商之源”的沃土之上,“商圣”范蠡、“长线投资大师”吕不韦们的后继者还将演绎出怎样惊心动魄的财富故事?

为此,本报从今天开始连续四天重磅推出策划报道“东方芝加哥,到底怎么了”系列报道。旨在以历史与现实、国内与国际的多维视角,以建设性的凝重笔触提出问题,既不粉饰涂彩,也不讳疾忌医,从而引发疗救的注意。

需要说明的是,期货是个“小众”,河南期货业的现实,很大程度上恐怕也是中国期货业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