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我交易人生的三部曲:黑暗时光、艰难渡过和治疗抑郁

2017-09-19 20:50:17      点击:
一、我交易生涯中的最艰难时光
         许多交易者跟我说,他们目前挺艰难的,问我有没有艰难的时光。最艰难的时候啊,太长了,太煎熬了,真是不想回忆,我也不愿意给别人提及,毕竟是一个深深的伤痛。

         我大学毕业后,在部委机关上班,但我这个人总觉得自命不凡,也有点恃才傲物,所以从小,都不愿意拍马屁,也不愿意迎合谁,比较刚直,自然也不怎么受老师、领导们的待见,直白了,就是不会来事。在机关上班,外人眼里是很光鲜的,我也是当年乡里第一个在北京上名牌大学的人,身上带着家族很高的荣耀。通常来讲,在部委老老实实上班,四五十岁,怎么也能混个处级干部。

        我上班半年后,就已经厌倦了机关的人事关系、内斗、站队,还受排挤,我来自农村,没有关系,干活多,还不受重用,不容易展现我的才能,就开始加入了交易的阵营,希望能开通一个赚钱外快的渠道,赚到了钱,就不屑单位上的晋升、人脉等复杂关系。

        刚入交易时,就有前辈对我说,这行不好做,劝我放弃,但我年少轻狂,总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非常自信地加入了人肉大战。开始,很谨慎,就入了2000元左右,涨我就进多,跌了就跟空,赚了500就走,和许多人一样,新手比较冲,运气好,结果一个月,我当时竟然赚了5000,赚了两倍,我两三个月的工资,当时真以为自己就是神,懊悔自己进入晚了,另外也懊恼自己本金太少。就又加入了自己的所有工资,总共1.5万,后来半年,我盈盈亏亏,亏亏盈盈,把赚到的钱又亏进去了,本金还倒亏5000元,那个心疼啊,因为我家穷啊,农村贫民户,父母一年的种地收入可能也就两千左右吧,当时农民真的很苦,我初中时也只有过年才能穿个新衣服,一个月才可能吃到一顿带鸡蛋的饭,平时做饭,大部分时候都吃咸菜,不炒菜,省油、省菜。

        我不服输,我想扳回损失,我不想承认我不行,因为我从小就没屈服过,没投降过,性格倔强,当时也一直没明白为何会输,总是觉得心态不好,都怪自己的心态,觉得只要调整下心态,肯定能大赚。我又把我的工资加入进去,总共,凑够1万块,中间回到本,赚回损失,但很快又吐了回去,总之,反反复复,半年下来,损失不仅没扳回,又倒贴了好像是六七千吧,总共下来,亏了1万左右,当时,真的想到,甚至要发誓,只要一旦回本,赚回损失,我就不再踏入交易,远离市场了,这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1999年“5.19”行情爆发,股市想吃了药一样,一路拔涨,看的心痒,当时期货做的很不顺,就想转到股票市场,但是我的本金消耗殆尽,不服输,我就给当时的一个同学借钱,我这个人很要面子,很少去给别人张口,但当时实在没办法了,我记得当时这个朋友,给我介绍女朋友,其实在单位,大妈们,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也不少,但我实在穷,没有什么自信,而且见了面后,发现无论长的,还是学历什么的,都不咋样,而且还有点歧视,觉得我是农村的,乡下,能找在大城市的姑娘,已经是烧高香了,所以见了两个之后,我就再也不见了,想等自己日后出人头地了,先事业后婚姻。当时这个朋友想把正在上大学的表妹给我介绍,我想借钱,不好拒绝,就见了见,印象还不错,然后见完之后,就问我如何,我说想买房,当时我同学可高兴了,又认为我操之过急了,我说买了房子,就稳定了,当时北三环的房子才3000多一平,现在都已经八万一平了。问我借多少,我想既然买房嘛,如果借一万,那他也不信啊,那就借五万吧,当时首付也就十万,我同学由于在外企上班,工资高,而且和我关系不错,又看在表妹的份上,就答应了,第三天就打了5万。然后我赶紧冲入股市,当时正好赶上了股市行情,我记得当时格力电器一直大涨,就买了格力电器,一个星期后就赚了三万多,本是回来了,但是我过于高估自己了,认为股票的钱要远比期货好赚,以前亏都是期货亏的,以后就在股票里赚,后来股市一直震荡,在下半年的时候,反而大幅下跌,赚的钱,出了一万的盈利之外,其他全被套了,浮动亏损50%。但我实在不想割肉,听别人说,股票只要不走,都能涨回来了,我干脆就不管了,但那段时间,我很消沉,没有心思工作,整日惦记着股票何时解套,所以朋友给我介绍的女孩子,我都没心思,见了面,脸上笑不起来,阴沉,见了两三次后,估计她可能认为我不满意,或者认为我性格不好,就没再联系了。幸好当时朋友一直没问我买房没,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到。2000年后,股市又步入了上涨,等到本扳回来后,就走了一部分,然后又留了一部分在股市,结果股市上涨速度惊人,到2000年底,我竟然赚了10万,我在期货上,也小有建树,当时赚了好像有三万左右吧,我就把钱还给了朋友,说房子先等等吧。

        2001年,单位正好评升职,当时我最有可能评为副科级,但由于当时领导老找我的岔,老给我穿小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骂我,评级的时候,别人送礼,我懒得给他送,也就没评上,由于2000年的盈利,让我过于高估了自己,认为我可以自由了,可以全职做交易了,我一直喜欢自由,加上领导们没一个喜欢我,我看不到仕途,像李白一样厌恶了世俗,所以我就辞职了,在当时的情况下,辞掉万人敬仰的那么好的工作,需要多大的勇气,但我不爱走寻常路,一直都不爱走寻常路,要走看不到前面路的路,我辞职了,没敢告诉父母。

       2001年,已经能够个人电脑下单了,我买了个二手电脑,自己租了房子,准备开始自己的全职交易生涯,也算作自己的创业,但是命运多舛,正当我满怀希望、信心杀入的时候,股市正好步入了大熊市,我的十万本金,留下1万,作为我自己的日常开支,还有部分是每个月给父母汇500,我父母身体不太好,让他们少劳动。9万本金,不到一个月,就浮亏了3万,7月30日那天股市跌幅超过5%,一天就亏了1万。当时我想,股市可能会重复2000年的走势,我先扛着吧,早晚会上涨,结果股市一直跌,浮亏不断加大,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日像一个月一样漫长,9月11日那天,美国“9.11”爆发,我想可能会影响到国内,股市还要跌,而且会有利于战略大宗商品铜,对铜、橡胶应该是大利多,股市等过一段时间,在更低的位置接回来,于是流血砍掉了股票,亏了5万,只剩下了4万,砍股票的时候,我的手打了几次哆嗦,好几次下手,都下不去手,看到绿油油的5万亏损,我扇了自己嘴巴,扇的非常恨,扇完左脸几巴掌,接着扇右脸几巴掌,非常响,好像隔壁老王都能听见,我扇完之后,脸都一直隐隐作痛,脸皮像硬了一样,就好像软软的豆腐块,在冰箱冻了一下变硬了,几天之后,一摸脸,脸还痛,可见当时下的手有多重,我打自己,是要给自己警告,不能再亏了,这是底限了,要记住这次教训。

        我从股市里砍出了4万,再加上近1万,全部去多铜,因为我看到美国总统不断发言,要给予恐怖主义严重的打击,也看到“9.11”事件的严重性,死了几千人,认为肯定会打仗,历史上除了珍珠港事件,美国都没这么被欺负过,铜、原油等战略品必然会有大涨,重仓,满怀信心去做多,心想一把全部把亏损捞回来,才能解我的心痛。结果很快,铜不断下跌,不断创新低,跌幅较大,我的近5万本金,快没了,期货公司不断给我打电话,要追加保证金,否则平仓,我相信铜下跌是暂时的,是洗盘,于是分别从几个朋友那里,不断两万两万的借钱,总共借了好像六七万,补保证金,以保证不被强平,结果行情好像故意和我作对,不断下跌。那段时间内,我连吃饭的钱都不够了,以前是泡面,改成了吃馒头,就着老干妈,一天四五个馒头,连着吃了两个月,房租也是交不起了,一直往后推;晚上也是睡不着觉,通宵盯着外盘,外盘涨一点,我满怀希望,认为要见底了,而再继续创新低,我的身体就会颤抖,发颤。抽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天一包,抽两元5的烟。整日想着,要是爆仓了怎么办?怎么去还同学们的钱?我还怎么有脸去面对他们?怎么有脸面对我的父母、乡里人?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还不得被周围人嘲笑死,有时开着窗户,望着下面的霓虹灯,望着下面的车流,我就想往下跳,不自由自主,想跳,觉得活的太难了,太艰辛了,为何我的命运如此多踹。

        终于爆仓了,再也借不到钱了,而且也不想借了,随天吧,终于爆仓了,差点穿仓,坐以待毙,好像就知道自己要被爆一样,被爆前的折磨,太难受,如同一个罪犯杀了人一样,整日东躲西藏,想睡睡不着,时刻如惊弓之鸟,当看到被爆仓的那一刻,我的耳朵嗡嗡地叫,好像鞭炮噼噼啪啪响后,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竟然傻傻地楞了半个小时吧。而就在那晚上,我却满满地睡了一觉,却没有做什么噩梦,睡醒了之后,取出账户中剩余的仅仅1000多元,到了面馆,给自己买了四个炒菜,一口一口咬下,就好像一个杀人犯被杀头之前,要狠狠地吃饱一样,每一口,似乎都很缓慢,似乎是带血的馒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吃饱后,又去理发店理了发,买了件衣服,不知道为何要买衣服,就像一个游魂一样,匆匆拿了一个衣服,就走,还被店员追了出来,竟然忘给钱了,或许想,自己平时那么节省节约,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买,如此的节约,竟短短的时间内,亏了十多万,节俭干什么,有什么意义?似乎很嘲笑自己,想骂自己,已经骂不起来了。就在爆仓了第三日,铜却见了历史大底,至今都未能跌破这个底,可笑可笑。

       祸不单行,房租欠了两个月,也交不起房租了,房东就不让我住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住下去,我身上只剩不到1000了,我还要东山再起,还要生活,所以就把电脑和一些生活品,留给房东,算作补所欠房租吧。我记得那天晚上,正好就是光棍节,我不想找我同学,怎么找?他们问起来,我怎么回答,毕竟借了他们钱,已经让我很痛苦了。我就自己一个人,走在北京霓虹灯下的路上,一直走,走累了,就坐下来,我那时满脑子,都是失败,失败,我是一个从小就要强的人,从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而那天晚上,我孤身一个人,想想自己四五年来的奋斗,想想从小一直不断努力学习的人,想想曾经是家族骄傲的人,如今竟然混到这种地步?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存款,也没有女友,没有了一切,可笑可笑,可可笑。那天晚上风不小,我却感觉不到冷,看到身边过往的车辆,看到里面做着回家的人,突然感觉他们真的幸福,他们有家回,也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孤独,就是北漂一个,也曾想到从桥上跳下去,一死百了,试了试,不敢,自己怕死,害怕第二日一个很难看的尸体被众人观望、指指点点,那天晚上,走累了,就在公主坟坐了一个晚上,最后竟然睡着了。
    
        这就是我交易中最痛苦的一段经历,身体瘦了20斤,我不愿意向别人提起,不想揭这个伤疤,在后来的四五年中,都会不断在我的噩梦中重现。想想,那几年虽然自己一直很努力,读了不少书,整日晚上复盘,但是没有上道,还是水平不行。那几年,扇自己的嘴巴是正常的,20天左右,就会扇一次脸,来回扇。
       不怕困难的人多了,但是一次次失望还能坚持下去的太少了,盘面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东西,能让我坚持的就是这市场,能让我很积极的思考,能让我愿意付出我的青春和努力。
      一个人总会有拐点,在达到波谷后,就开始了缓慢的上升,2002年,我的人生又步入了上涨。

---------------------------------------------------------------------------------
二、交易失败后,我如何在02年东山再起的
   233       我在2001年交易失败后,那天在公主坟睡了一晚上之后,反而清醒了许多。早晨,我遇见一个街上摆摊卖鸡蛋灌饼的两口子,买个灌饼吃,那天风刮着,有点冷,我看着他们满带笑容,并不觉得冷,还要随时提防着城管的追击,心中好生羡慕,他们虽然生活漂泊,挣的不多,但也不会遭受我这样十几万的噩梦啊!
     
       我那时也无地可去,租房都没有了,突然间想家了,想老家了,两年没回家了,就买了趟回老家的火车票,想回家休息休息,也想能安静静地想想,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想想日后的余生到底该如何渡过,自己的职业生涯该如何定位,自己难道就这样失败到老么?我回家前,没提前打电话,所以到家时,父母都感到很意外,甚是高兴,而我感到更加内疚、惭愧、无地自容,但又不能把实情告诉父母,不能告诉他们我从机关辞职了,这在我们家乡来说,在机关工作,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那相当于首长了,多少人羡慕啊,更不敢告诉他们“我亏的一无所有了”,一方面我个人比较爱面子,怕被乡亲父老知道,怕丢人,另一方面,也是害怕父母操心,没有必要多一份担心。我到家后,家里的几个亲戚也都来了,又是割肉、煮鱼,他们越是热情,我越是自责,越是想找这个洞钻进去,他们问东问西,有没有见过朱总理等之类的,我内心苦涩,他们怎么知道我已经混到一无所有了啊。晚上,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头蒙在被子里面,失声痛哭,泪还真的流了一些,迷迷糊糊中就睡了。

       在家里看到父母买菜,为了几分钱和卖菜的争来争去,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而我却“一掷千金”,深感苦涩。我在家呆了七天,不敢呆的时间长,怕引起家里人的怀疑,我坚持下地干农活,只有在繁忙的农活当中,才能让我释放自己的内心压力,忘记那亏损的噩梦,我从小干农活习惯了,反而挺喜欢农活的那种酣畅淋漓,忙了一天,倒地就睡,来不及多想、多烦恼,那七天反而是我感觉最轻松的一段时光,无牵无挂的,所以我想烦恼或是闲人做作的一种心病吧。
 
       七天后,我又回了北京,这个曾经令我向往、又多伤的地方,在火车上,我仔细回忆了自己的整个操作经历,是什么导致了我在交易上的失败?满仓交易、追涨杀跌、抄底摸顶、赌性过重等操作大忌都让我具备了,怎么能不失败?根据自己猜测行情,去做交易,又没有止损,怎能不失败?

        到了北京火车站后,天没亮,路过一个垃圾箱时,看到在垃圾箱里翻东西的乞丐,说心里话,平时虽然经常看到乞丐,没觉得什么,并没有多大的感触,或许他的生活和我距离比较远吧,而这一次,我却莫名的站了几分钟,或许我现在也差不多沦落到乞丐的地步吧,同是天涯沦落人,看他认真仔细地翻着,天这么冷,起的这么早,起早贪黑地去从垃圾中寻找一点点的粮食,多么辛酸、多么艰难,我不断去畅想:他有没有孩子?有没有家里人?他冬天怎么过,会感觉冷、孤独么?、、、、他都这样生活过来了,何况我这个当年学习成绩优秀的人呢,更应该爱惜生活,那时我内心默默给自己发誓,我一定要东山再起,一定要重头再来。

      我回京后,在南三环木樨地的城中村,找一个便宜的小房间租下,也就10平左右,凑合着过。我那时想,我能干些什么呢?机关单位肯定回不去了,彻底离开交易吧,做过交易的人都知道,交易这东西对人们的诱惑力是很强的,一旦涉入就很难再退出来了。但我当时很理智,知道已经不能再做交易了,一方面我没有了余钱,更重要的是,我深刻地懂得了:做交易不能靠运气,赚钱要赚的明白,赔钱要赔的清楚,稀里糊涂赚来的钱,早晚要稀里糊涂地赔掉的。赚钱是运气,赔钱就是必然。以前我大赚过,也大赔过,都是稀里糊涂,即使我现在有了钱,赚了钱,将来早晚也必会赔回去,而且赔的更惨、更狠,所以我必须先明明白白,先彻底地理解交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什么内在的逻辑,用后来的话就是建立交易系统和交易体系。

        所以我决定先要找一份工作,先养活自己,也同时边学习交易,先弄明白交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我开始在网上发布自己的工作简历,网上寻找工作,并留意各种报纸上的招聘信息,当然其实对我来讲,找一份工作还是比较容易的,凭借着在同学们之中的口碑和声望,只要对同学说一声,已经混的不错的一些同学,给我介绍份工作还是容易的,但我这个人特别爱面子,怕别人知道混的不好,也欠个别同学一些钱,也就没有对任何人提,包括年底举报的同学聚会,我寻找借口没有参加。所以刚开始寻找工作,也并不容易,一个星期未能找到,感觉很浪费时间,所以我决定边找工作,边学习交易知识,其实在此前的几年生涯中,我也是多多少少看些书,但当时交易做的顺风顺水,没有当回事,感觉交易不难。但是经过交易的彻底失败后,才感觉自己知识的苍白,当时的我很想拜一个师傅,是多门的渴望啊,有一个好的师傅,可以让你少走很多的弯路,可惜那时候,我一直没有遇到一位好师傅,毕竟中国二级市场才没几年,这也许或是我们那辈子交易人的共同命运,在迷茫中摸索,在摸索中逐步死去。

      一个星期没有找到工作,于是我感觉找工作不是急活,得慢慢来,所以此后的每一日,我都去西单图书大厦,去泡书店,那是全国最大的书店,关于交易的书籍不少,我每次都是早早的去,然后坐在地上看,中午吃份饼就行,困了就在那里小睡,一直到晚上关门,因为我还没找到工作,没有钱,不舍得花钱,随身带了个笔记本,发现某本书上的某页,感觉有价值、共鸣的文字或图,我都会抄起来,图也瞄着画,每日都是如此,中间除了面试工作之外,每日的生活都是泡西单图书大厦,晚上回去之后,我再翻阅笔记本,翻看当时的记录,再回忆书中内容,不断思考和总结。当然实际上好书甚少,而且即使一本好书,实际上有价值的东西,也就几页纸而已,所以也就用了一个笔记本,不过当时也不知道哪本书好,就是囫囵吞枣,都看。后来已经不满足西单图书大厦了的书了,看的差不多了,就去了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东城西城图书馆等,关于交易的书籍,都看,简直是求贤若渴,连做梦,都会梦见交易。就这样,扣掉其中的面试时间,前前后后大约有15天-20天吧,每日感觉生活很充实,浑身充满干劲,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读了许多理论,包括波浪理论、江恩理论、形态理论、均线、K线、道氏理论、布林带、均线、MACD等理论,后来的许多交易思想、交易体系,也都是在这个并不长的时间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时也并未构造好交易系统,但已经明白交易到底应该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顺势,怎么止损,怎么止盈等大致模糊的东西了。

         就这样大约一个月后,我找到了工作,工资还挺高的,工资好像是8000多一点,还有奖金、补贴,加上补贴有9000了,在01年能拿到这个工资,已经算比较高了,我在部委机关的工资才两三千,突然间感觉老老实实工作,也挺好的,干嘛去操心交易啊,自找烦恼。但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想在哪里跌到,就要在哪里爬起,交易既然亏了很多钱,就要从交易中赚回来,才觉得能吐一口怨气,心理才舒畅。于是我边上班,周末就去书店或图书馆泡书,维持着这种繁忙的生活,发了第一个月工资后,我马上又去组装了一台电脑,白天工作,晚上回家看盘,看外盘期货、外汇,研究盘面,在红红绿绿的K线图前缠磨到凌晨1点,边看盘边思考着此时,我是该做多,还是做空,何时止盈,然后用后面的行情去检验,再手算算,自己这笔赚了多少,亏了多少,做个统计,当做模拟交易了。

        就这样,生活持续到了年底,突然间有一日,原来认识的一个期货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一个老板要招一个操盘手,问我有意不?因为当时我还辉煌的时候,他还在当经纪人,认为我的水平不错,给我推荐。我想想,我自己也无交易的本钱,这或是一个机会,就见了一个面,原来他想招的是日内短线,他害怕隔夜风险,觉得日内安全,而我认为这不适合我,前途不大,所以我也就放弃了,不过因为我的个人经历,我们也成了朋友,为2002年的崛起做了埋伏。

       就这样到了2002年的春天,我春节从家回到了北京,中间出现了一个插曲,“两会”前,有一日,我去找我的一个老乡,他和我是一个村的,在北京打工,我见到了他,他在发小广告,我就帮着他,也顺手发广告,边聊天,没多久,突然间一辆警车到了我们两个跟前,跟我们要暂住证,他没办暂住证,我的身份证也忘在租房里了,就这样不论三七二十一,就把我们两个拉上了车,也先后了拉了其他几个人,然后走了很远远,拉到了昌平的一个收容所(表面上叫救助站),后来才知道,原来马上要召开“两会”了,每年在“两会”和“国庆节”之前,为了首都安全,每年都会强行遣返一些在北京的打工者,好像在2003年之后就没有了。我很不幸,也被拉到了这里,即便我再三申辩,但他们也根本不听,或许人太多,已经顾不着了。拉到了那里之后,别提了,条件还不如监狱,我们许多人被关在一个屋子里,人挤着人,只能站着或蹲着,只要你去上厕所,回来后,都没你坐着的位置,你只能蹲着或站着,那个时候感觉如果给一个伸腿的空间,就甭提多幸福了,所以一些人为了占个坐着的位置,不去上厕所,拿个瓶子,直接尿在瓶子里,臭味熏天。吃的东西兼职无法下咽,啃的都是过了几天的硬黄窝头,得用劲咬,吃的菜就是白水煮的白菜,而且没有菜叶,全是粗壮的大菜根,撒了点盐,据说白菜叶子全被外面的保安撕下来炒着吃了,我实在吃不下去,连续两天都没吃一点东西。我想给他们申辩一下,但人太多了,吵吵嚷嚷的,有两个人渴了,嚷着要喝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嚷了一会儿,来了个几个人, 就让嚷着喝水的人出来,刚出门,几个人卸下自己的腰带,狠狠地抽他的后背、腰、大腿,同时大巴掌扇他的脸,啪啪响,痛的他叫声震天,打完后,一个人用洗脸盆端来了一盆水,让他喝完,不喝就往肚子里灌,强行灌,别提多痛苦,应该不差于监狱吧,平生第一次领略到了收容所里的残酷生活,当然另外也嚷着要喝水的那个,也强行被拖了出来,同样被挨打和被灌水。此后,整个屋里瞬间就安静了,我也不敢申辩了。在这个期间,我认识了一个人,他给我提供了重要的信息,他坐在我的旁边,我们实在无聊就瞎扯,原来他是在北京收购二手轮胎的,做了几年生意,对轮胎了解多,给我讲了各个汽车的轮胎质量,无意中他说轮胎价格再涨,我猛然想到,轮胎的原料就是橡胶,期货里橡胶是一个很重要的交易品种,就问他橡胶的价格情况,他说他的圈子也有做橡胶生意的,提到橡胶现货有点缺,得提前好长时间订货,而且先支付部分资金,以前都没出现过,我脑子突然一热,橡胶会不会有行情啊?可惜没有电脑,看不到他的K线走势图,此时恨不得赶紧出去,我留下了他的电话。第三日,我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硬吃了点硬邦邦的黄窝头头,第四日,收容所要一个一个遣返我们,正好我给他们说了我的工作和身份,他们联系了我的单位,知道我没说假,才把我放了,也没赔礼道歉。那些被遣返者,更惨,在这里多受了几日罪,被拉回家后,并不是直接回家,而是直接拉到工地,让你干五天左右的重体力活,才允许你回家,细节就不讲了。    

          我离开收容所后,赶紧回家打开电脑,看橡胶的K线图,还好,橡胶还没怎么涨,我的心才放下,同时我赶紧去查看橡胶的研究报告,给此前的期货经纪公司要资料,我吸取了上次铜的惨败教训,基本面不是想当然、表层的主观臆想,而应该是有逻辑、有数据的判断,我用了两三天的时间,研究此前橡胶在过去几年的走势和研报分析,橡胶价格在1996年后见顶回落,持续下跌,导致东南亚胶农砍伐橡胶树,特别在198-1999年大幅砍伐,换种棕榈树,2001年三大橡胶公司签订“三国橡胶公司”协议,鼓励减少橡胶产量,补贴胶农,也知道了橡胶是一个7-8年周期的品种,种一次,树龄8年左右开始产胶,所以一旦橡胶出现短缺,橡胶的供应根本就上不来,而且橡胶已经熊市了多年了。当然了,除此之外,还猜想到中国刚加入WTO后,汽车会逐步普及,中国庞大的汽车需求量,对橡胶的需求会大幅增大。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天气、国内关税政策、、但最关键的就是前两项。我还专门写了两页的报告。
       我相信橡胶将会有大行情,但我通过前一段时间的大量读书,我知道我的判断必须得到盘面上的确认,也就是说必须出现我技术上的买入信号,否则就又可能会重复我当年铜的惨败经历,所以我就等着。但当时,我虽然有了一点积蓄,但不多,也就工作三四个月,一点点积蓄,我觉得这点积蓄,会浪费这波橡胶行情,而且我也不想再拿我的全部家当,都押进去,我已经冒不起风险了,我的年龄已经不算小了,于是我打电话,给那位曾经招操盘手的朋友,把我对橡胶的分析,告诉他,希望他能让我做隔夜单,不做日内单,为了说服他,也将我在收容所相遇的朋友,介绍给他,说服他,终于他说动了,他同意拿出十万给我做,但是他做风控,一旦出现不妙,他就主动砍单,我答应了。 过了几日,二月下旬,橡胶终于出现了我的买入信号,我半仓买入,在当时觉得半仓挺轻的,因为以前都是八九成的仓位,不过时机好,很幸运,入仓后,橡胶就上涨,虽然涨幅不大,但是价格脱离了我的成本,有了小浮盈,我的心理上有了优势。过了几日,公司派我去广州出差,当时也没手机能看行情,所以我就让我的那个朋友,帮我盯着账户,反复强调,不到我的入仓价,不能砍掉,我这次就是抱着不亏就行的办法来尝试拿趋势单,我在广州呆了一个星期,正好这个星期橡胶的行情上下波动大,反复洗涤,但都没有达到我的入仓价格,我想,如果凭借着我当时的定力来盯盘的话,估计那个星期橡胶的大幅波动,会让我不耐烦,很可能就会选择平掉,先看看,但人生总是这么戏剧性,我正好躲过了去,那位朋友也听从了我的话,不到入仓价就不砍。
       我出差回来后,橡胶就开始了大涨行情,连续大涨,涨过了8000,账户翻倍了,我的那位朋友就自己止盈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他说盈利可以了,要给空头留个面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赚了接近10万,按照二八分成,给了我两万,另外又多给我一万,因为他说他也跟了一些钱,也翻倍了,多给我。我当时虽然有点不高兴,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止盈,但毕竟是盈利不少了,挺多了,我也就满足了,在止盈后,橡胶没几日就开始见顶回落,逐步下滑,那个朋友见面就开始嘚瑟,说他跑在了顶部,现在想想,也是,如果当时不走,等到出现反转信号,利润肯定会回撤不少,这次也算是幸运吧。伴随着橡胶的下跌,我一直在等待下跌后抄底,我准备把分给我的三万,当做自己的资金来做,我的工资不能动,我万一投机失败后,还有生活来源,我一直等待着,中间尝试了两次,都止损了,于是我跟在收容所相遇的朋友打了几次电话,让他帮我问问橡胶的价格如何,我已经开始怀疑橡胶的行情是不是结束了,但他每次给我的电话,都是天然橡胶略有点紧张,都是要提前支付部分货款才能拿到货,我于是就放心等着,终于在第三次,橡胶向下洗了两次,终于站稳了,我进了仓,但信心不大,就三分之一的仓位,但过了两天后,橡胶竟然大幅高开,比8000高开不少,我后悔,我的仓位太轻了,也不敢加仓,一直等加仓机会,结果这波行情,连续大幅上涨,非常流畅,就像今年“十一”后的焦煤一样,竟然也快翻倍了,我想到上一次账户翻倍后行情就见顶下滑了,所以就提前止盈了,当然止盈后行情又涨了几日,虽然后悔,但我的账户翻倍了,我给我的朋友赚了十几万,又分给我两三万。就这样,在2002年我按照这种方法,做了几波,总共赚了近20万吧,当时对我来讲,已经很大了,最关键的是带给了我信心,我把欠同学的钱,都还清了,没有负债了。不过那年,我的心思都在期货上,所以工作上做的并不出色,觉得很对不起公司,年底发奖金的时候,我主动不要了。
        在2002年后,2003年开始,有色、农产品的牛市接踵而来,汹涌澎湃,我很幸运,赶上了各个品种的大牛市,01年底找工作期间所读的大量书籍,终于帮我建立了粗糙的交易系统,让我能够顺势操作,当然也实在是运气,踩上了各个大牛市。现在回头想想,当时建立的交易系统仍然是很粗糙的、很浅陋的,但在大行情面前,粗糙的东西就可以了,一旦大行情消失,这些粗糙的东西就会带来亏损,就需要精细化的交易系统了。我是在04年后又辞职了,当时资产已经有一百多万了,现在一百多万也就够买十几平的房子,但在当时已经很多了,够自由生活了,重新开始了全职的交易生涯。

       回头想想,交易不是可以从书本上学到的行业,经验的积累是要付出代价的,时间的代价和金钱的代价,但在真正的实盘交易之前,确实需要大量的读书和学习,先明白交易是一个什么东西,可以减少大量、不必要的亏损。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交易,这个市场需要永远如履薄冰,一旦你自信心膨胀,迎接而来的就是棒槌。
        我想,我是幸运的,他们未必有我幸运,因为在我的交易体系还没清晰建立起来的时候,还是一个粗糙的框架时,我遇上了大行情;他们未必有我幸运,在我没有本钱的时候,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些朋友的信息帮助和资金帮助;他们未必有我幸运,我从无数的尸骨中,爬了出来。 
        这次就写这么多吧,匆匆忙忙而写,也没仔细检查,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可能大脑记的不太清了。

---------------------------------------------------------------------------
三、我是如何克服交易中的抑郁症的?

       交易是不容易的,大家应该会体会到:那种在来来回回行情中的煎熬,那种隔夜反向跳空的痛苦,那种把生活费都亏掉之后的无助,那种看对行情赚不到钱的自责,那种刚一平仓行情就启动的遗憾,那种看到别人赚钱自己却没赚到的郁闷,那种固然坚守却依然惨淡的悲凉、、、在没有搭建好一个交易系统之前,交易的苦是如此丰富和极端,心情变化如过山车一样,刚才还是赚钱的兴奋、刺激、憧憬,一会儿工夫,变成了亏钱的痛苦、折磨、后悔,心情起伏不定,就可能会产生抑郁症。

        我相反,在期货没有盈利的时候,虽然几经辛酸、坎坷,甚至绝望的时候,我都没有得过抑郁症,反而越搓越勇,越搓越有劲头,因为我这个人之所以喜欢上交易,是因我从小到大,都不受领导的待见:我小时候淘气,不守规矩,不受老师们待见,上了大学,不受辅导员的不待见;工作后,心直口快,或恃才傲物,或什么,反正也不受领导们的待见。总之,虽然在同事或同学中人缘好,就是受不到上面人的待见。所以我一直有危机感,我想出人头地,我想财务自由,必须靠我自己,觉得不能依赖别人,不能依靠单位,于是我选择了交易作为我人生的天梯。所以我在交易中虽然不断的失败、痛苦,但我依然想改变自己屌丝的命运,而且似乎就能看到这种希望,就能实现这种希望,似乎触手可及,改变屌丝的信念,一直支撑着我,反而没有产生任何的抑郁症。

       但是在我能盈利、已经获得了当初所梦想的那种成功元素之后,我反而开始得了抑郁症,大约或05年前后,或06年前后,我已经从交易中获得了所谓的钱,房子、车等所谓的当初梦想的成功标志,我都有了,却开始有了想死的念头。当然了,也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种暴富,我没暴富,就是钱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问题的那种程度,随意消费不用看价格的那种程度,高档场所能轻易去的程度(官员明星私人会所除外)。

       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好像在06年开始吧,我突然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没有了趣味,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头,即使交易中赚了钱,也已经无法刺激我的大脑兴奋,会偶尔闪出死的念头,看到大街上茫茫的人群、奔流的汽车,会偶尔闪出“还不如撞上车,死吧,死应该是幸福的”,当意识这个念头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挥之不去,会不断闪出各种死的念头,走在桥上,会闪出跳桥的念头,爬到山上,会闪出跳崖的念头,开着车,会闪出车祸死的念头、、、总之,就是闷,胸闷,头闷,心闷,什么都激不起兴奋,什么都觉得没意思。

       我也一直想,我怎么了?为何在我穷困潦倒的时候,我活的很有朝气,信心倍增,但是在我已经获得了所谓的成功元素之后,却陡然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我的心里是不是有问题了?因为那个时候,心里问题还是敏感话题,谁都不愿意说自己心里有问题,会被别人说成是精神病,带有歧视色彩。所以查了一些资料后,怀疑我得了抑郁症,我的各种迹象,和抑郁症的特征很像。

        我为什么会得抑郁症?我开始思考。哦,我当时想明白了,就如同爬上山峰一样,当我们很费劲、咬着牙,爬过一座座山,按照常理来讲,我的身体是不可能爬上这么高的山峰的,而且即使用完了身体后,离山峰还是很遥远,但信念支撑着我继续爬,我想攀登上顶峰、想阅览众山小,所以在身体已经透支、完全透支、彻底透支的情况下,我依然咬着牙,步履蹒跚,一步一寸,最后,终于爬上了山峰,看到了众山小,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的身体就瘫痪了,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彻底透支、身体跨了,同时我的信念也实现了,突然间就没有了信念,此时双管齐下,身体就开始发作,瘫痪了。
       我的交易人生,就如同爬山一样,此前经历的痛苦和折磨太多,身心透支太大,但信念支撑着我,但当我真的实现了当初追求的东西,突然间没有了信念,疲惫的身心开始折磨我,使我产生了抑郁症。
  
      我意识到之后,我就开始改变,尝试改变我自己,给自己的生活输入新的血液和朝气,树立新的信念,那时候我开始尝试去迷恋上体育运动,因为此前的身体差,亏空,要补上,于是我把大巴大巴的时间用在运动上,我喜欢上游泳,喜欢上了足球、篮球、滑雪、高尔夫,甚至乒乓球,而这些所谓的运动,在我此前都是感觉没什么多大意义,我要继续挑战我自己,例如,游泳,我不仅要学会蛙泳,我还要学会仰泳、踩水,而这些都是有难度的,这也是一个新的挑战,也是一个新的信念,会支撑着我,转移我的注意力,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不断树立了一个一个小小的目标,不难实现,不必透支,同时实现了就很兴奋,刚实现了一个,就有树立新的一个,这样我的抑郁症慢慢开始克服了。 
    
         同时,我要改变自己,开始重新回到学校读书,做自己喜欢做的研究,去认识新的朋友,等等、、、毕业后,两年都没操盘,而是去从事一些经济方面的研究,去思考,思考经济、哲学、历史、、、等等,都是我的一些对生活的改变,改变过去过于单一的操盘生活、、、、、包括现在,给大家上一些课,把我自己很多年的交易感悟、交易系统、交易认知,毫无保留地分享,也是一种我人生追求的改变、、

        当然,现在说抑郁症彻底消除,也挺难,现在偶尔还会有,也偶尔会闪出死亡的念头,但已经大幅减少,算是治愈了吧,我不断去追求生活的改变和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