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航运、铁路巨头范德比尔特家族衰落史

2017-05-16 21:52:27      点击:

范德比尔特家族创始人科尼利尔斯1877年去世时留下的1.05亿美元财产,相当于2012年的1800亿美元。他的继承人威廉此后又将家族财富翻了近一番。但由于威廉在传承时将巨额财富进行了分割,且疏于继承人培养,其后代不思进取,生活方式奢靡豪华,并热衷兴建豪宅等“炫耀性消费”,范德比尔特家族最终走向没落。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镀金时代,起家于航运和铁路业的范德比尔特家族是一个起源于荷兰的有名望的美国大家族。2007年《福布斯》网站公布了“美国史上15大富豪”排行榜,该家族创始人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位列第三,仅次于约翰·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和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

科尼利尔斯是著名的航运、铁路、金融巨头,也是风靡一时的电脑游戏—《铁路大亨》的人物原型。他1877年去世时,遗留下1.05亿美元的财产,占美国当时GDP的1/87。2012年美国GDP为15.6万亿美元,如果按这个比例折算,科尼利尔斯的遗产在2012年相当于1800亿美元,而从1995年起连续13年蝉联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2012年的财富也不过610亿美元。然而,在1973年的范德比尔特家族120人聚会上,家族成员竟然没有一个是百万富翁,如此的散财速度恐怕没有几个家族可以赶得上,这也印证了中国古话“富不过三代”。如此巨额财富究竟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散殆尽?越来越注重家族财富传承的中国富人们能从中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第一代:科尼利尔斯的传奇创富历程

1794年,未来的铁路大亨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出生于纽约史坦顿岛,他的父亲是个没读过书、寡言少语但吃苦耐劳的人,母亲菲比·汉德在一个小康环境中长大并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成长的过程中,科尼利尔斯受母亲影响非常大,即使后来已经很成功时,他也会时常询问母亲的意见。11岁时,科尼利尔斯离开学校并开始在纽约港的码头上为父亲的帆驳船效力。早年的船运生活使得他的体格越来越强壮,驾船技术也越来越高超,没过多久他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水手。

1810年,在科尼利尔斯仅16岁时,他向母亲借了100美元,开始创业历程。母亲为了检验他是一时头脑发热还是真有创业干劲,提出一个苛刻的借款条件,即在科尼利尔斯16岁生日前把一块8英亩处女地开垦出来,并种上农作物。为了借到这100美元,科尼利尔斯生日前的4周时间都在开垦土地和种植庄稼中度过,并在生日前成功完成母亲交代的任务。从此,他开始了史坦顿岛与曼哈顿之间的旅客和货物运送事业。在第一个航运旺季结束后,他不仅还清了母亲的借款,还多给了她1000美元,这是科尼利尔斯事业成功的开始。1812年开始的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期间,科尼利尔斯通过帮军队运送要塞物资,使得事业更上一层楼。

1817年,年仅23岁的科尼利尔斯已经拥有几艘价值总和超过7000美元的帆驳船,还积累了9000美元现金,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在同龄人中也算是非常有钱的人。就在帆驳船运输事业蒸蒸日上的背景下,他作出了令人吃惊也是其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决定:卖掉自己的帆驳船,选择给别人打工,成为“耗子号”—一艘体积非常小的蒸汽船的船长。这份工作使得科尼利尔斯有机会深入了解新兴的蒸汽船工业,为后来自己的蒸汽船事业打下良好的基础。

1828年,科尼利尔斯在纽约地区成立了蒸汽船航运公司。他在生意场上精明且富有侵略性,不惜一切代价与竞争对手进行猛烈的价格战,这使他很快成为这一行业的主导力量。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科尼利尔斯拥有的蒸汽船数达百余艘,成为一只庞大的船队。1849年,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使得欧美地区掀起了西部淘金热。科尼利尔斯在铁路横贯大陆之前开通了从纽约运送淘金者到旧金山的蒸汽船新航线,这一服务每年给他带来的收入超过100万美元。

1864年开始,蒸汽船的航运业务总体上还是很赚钱,但已经临近70岁的科尼利尔斯又一次作出了人生中的重要决定:放弃自己所钟爱的蒸汽船事业,将事业重心从航运转到了铁路。因为他已经洞察到,进入快速扩张期的铁路系统,将逐步替代航运成为美国运输行业的核心。科尼利尔斯再一次利用自己的精明冷酷,在华尔街市场上连战连捷,不仅获得了巨大利润,同时也将哈林铁路、哈德逊铁路以及纽约中央铁路收入囊中,3条铁路共同撑起了科尼利尔斯“铁路大亨”的名号。日后科尼利尔斯还陆续将密歇根中央铁路、湖滨铁路、加拿大南方铁路等十几条铁路归入自己的控制之下。

第二代:首次财富传承,威廉将家族财富推向高峰

1877年,科尼利尔斯逝世的消息传开后,许多学校、政府部门、车站、俱乐部均降半旗表示哀悼。根据他在逝世前两年立的一份遗嘱,他的儿子威廉·亨利·范德比尔特(William Henry Vanderbilt)为首要遗产继承人,继承大约9500万美元的财产;他年轻的夫人芙兰克(Frankie)获得50万美元的现金和华盛顿10号街的房子,8个女儿每人获得50万美元,这50万美元一部分是以铁路债券方式获得,另一部分是通过设立信托基金的方式获得;铁路大亨的兄弟姐妹、侄子侄女,各式各样的忠诚员工和朋友也获得一定的遗产,最让人惊奇的是,他从小患病的二儿子科尼利尔斯·耶利米·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Jeremiah Vanderbilt)仅获得总额20万美元的信托基金,由信托基金产生的利息来支撑他的日常生活开支。

就在同一年,科尼利尔斯通过一个遗嘱附件扩大了遗产的受益人,给威廉的大儿子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二世(Cornelius Vanderbilt II)价值500万美元的铁路股票,给威廉另外三个儿子威廉·基萨·范德比尔特(William Kissam Vanderbilt)、弗雷德里克·威廉·范德比尔特(Frederick William Vanderbilt)和乔治·华盛顿·范德比尔特二世(George Washington Vanderbilt II)每人200万美元。因为给四个孙子的遗产都是通过信托基金的方式传承,所以这些钱都不用缴纳遗产税。科尼利尔斯将大部分遗产都留给了他的大儿子威廉,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他想保持巨额财富的完整性,并将它作为自己的一座丰碑永留于世(附图)。

科尼利尔斯逝世后,关于他的故事并非就此结束,由于其二儿子耶利米获得的遗产非常少,所以范德比尔特家族就此开始了漫长的遗产争夺诉讼案。在父亲逝世后,耶利米鼓动妹妹对父亲的遗嘱提出诉讼,提出遗嘱是在父亲头脑不清醒、健康状况不理想的状态下作出的,有违当事人的真实意愿。这场诉讼开始于1877年11月,是美国法庭历史上历时最长、辩论过程最为尖锐的诉讼案之一,威廉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乏味单调的诉讼法庭上。

为了证明科尼利尔斯的精神有问题并且没有行为能力,起诉一方的律师爆出大量科尼利尔斯生前生活习惯不良、患有梅毒、与通灵师交往等令全国民众哗然的丑闻。医学界的专家为了证实律师所言,在法庭听众面前将死后的科尼利尔斯的器官进行解剖并详细进行描述。行贿受贿和收买伪证等事件不断出现在这场官司中,最后在1879年3月19日,法官凯文读了大量的鉴定意见并宣布支持遗嘱中的所有条款。

不过威廉的弟弟妹妹并没有因此罢休,他们又提出了多起针对遗嘱的诉讼,所以在1879年4月,厌烦了冗长乏味诉讼的威廉决定与弟弟妹妹进行和解,并终止了所有诉讼。虽然和解的具体内容没有公布,但外界普遍认为,威廉给弟弟妹妹每人100万美元并且帮他们支付了由于法律诉讼而花费的25万美元以及其他一些合法债务。后面的事实显示,威廉给弟弟耶利米的100万美元选择了设立信托基金的方式,并将家族铁路公司的首席秘书伍斯特先生列为受托人,负责信托资金的运作发放。至此,这场从头到尾充斥着受贿、伪证的遗产争夺诉讼案以威廉的妥协而尘埃落定。

威廉和父亲一样长着笔挺的鹰钩鼻,但父亲却有点看不起这个儿子,因为他觉得这个孩子意志力太过薄弱且没有生意场上的雄心。1839年,父亲将威廉安排在一家公司从底层文员做起。做文员的工资很少,威廉赚的钱还不够自己的生活开销。1841年,威廉不顾父亲的极力反对,与一个牧师的女儿玛利亚结婚。不容别人对自己的权威提出质疑的科尼利尔斯首先让威廉辞去文员工作,然后又讽刺性地在史坦顿岛买下一个农场作为儿子和玛利亚的结婚礼物,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拿钱资助他们,使得威廉夫妇只能依靠农场自谋生计。直到1863年,科尼利尔斯最宠爱的小儿子乔治·华盛顿·范德比尔特(George Washington Vanderbilt)在南北战争中死于肺病,威廉才被父亲重视起来。这对于科尼利尔斯来说可能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自己最看好的小儿子病亡,第二个儿子离家出走后整天游手好闲,所以只能选择看起来资质平庸、缺乏开拓进取精神的威廉来继承自己的事业。

为了锻炼威廉的经商管理能力,科尼利尔斯把他安排进史坦顿岛铁路公司的董事会。史坦顿岛铁路之前的发展曾遇到瓶颈,在威廉的管理下,公司铁路和火车调度都运行得有条不紊,并开始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次的成功使得科尼利尔斯感到非常欣慰,不久,威廉被安排进入哈林铁路公司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董事会,并担任哈林铁路公司总裁。威廉又一次展现了他的才能,他创造性地将这两家铁路公司合并起来统一管理,调整了火车运营时刻表,使得两条铁路的火车班次相辅相成,一方面减少了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使两家公司的总体利润最大化。1869年,威廉将中央铁路线扩展到芝加哥和圣路易斯,再之后又通过在资本市场上购买湖滨铁路股票将其也收入囊中。

1877年科尼利尔斯逝世后,威廉继承了家族大部分财产并完全操控了整个家族的商业运作,他的管理才能也得到更为积极的发挥。当年,铁路部门为了减少成本削减了铁路工人10%的工资,由此引发了大罢工,一部分工人声称要炸掉纽约中央铁路,美国各行各业都处于极度恐慌状态。威廉并没有学父亲之前解决宾西法利亚州罢工时请求军队镇压的方式,而是选择心平气和地与雇员谈判并进行适当的妥协,因为他认为暴力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只有坐下来谈判才能使公司长远发展下去。他为罢工的雇员总共分发了10万美元并承诺铁路公司有起色后就恢复被削减去的10%工资,他的做法收到了预期的效果,12000名罢工工人中有11500人回到了工作岗位,公司损失降到了最低。

正是威廉这种谨慎、事必躬亲、不知疲倦的工作精神,使得范德比尔特家族财富越积越多,在他1885年逝世时,财产数额达到1.94亿美元,将父亲留给他的财产翻了近一倍,家族财富也在这时候到达顶峰。

第三代以后:镀金时代美国 大家族短期内迅速走向没落

尽管拥有巨额财富,但威廉认为自己的幸福程度没有与拥有的财富成正比,去世之前他曾说过:“2亿美元财产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大到足够杀死任何人,因为你不会得到快乐。”一方面,他不想父亲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财产就此被完全分割出去,另一方面,也不想让自己任何一个儿子来承担巨额财富的压力,所以他将大部分的财产分给大儿子范德比尔特二世与三儿子基萨。范德比尔特二世与基萨获得的财产数分别为7000万美元和5500万美元,剩余的财产在其余6个孩子与他的妻子间平分。

威廉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他的孩子能快乐地生活,不至于被巨额财富压得喘不过气,但由于财富进行了分割,使得家族缺少了领头人,在财富管理方面缺少了核心人员,这也成为家族逐渐走向衰落的开始。

在范德比尔特家族急剧积累财富的同时,他们开始兴建超级豪华住宅,这一家族的第三、四代更是如此。美国制度经济学鼻祖托斯丹·邦德·凡勃伦(Thorstein Bunde Veblen)在《有闲阶级论—关于制度的经济研究》一书中首次提出“炫耀性消费”一词,用以形容美国镀金时代奢侈的豪宅生活,而范德比尔特家族中的第三、四代更是“炫耀性消费”新闻中曝光率最高的人物。有资料显示,范德比尔特家族在曼哈顿的第51号到59号大街之间兴建了十几幢豪华大厦,其中,57号大街上的1号大厦拥有137个房间,是当时美国城市中最大的大厦。除此之外,范德比尔特家族还建造了十几个奢华的度假别墅,包括马布尔别墅(Marble House)、听涛庄园(The Breakers)、比尔摩庄园(Biltmore House)等(表1)。

马布尔别墅由第三代的基萨从1888年开始建造,并于1892年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妻子阿尔瓦。这座拥有50个房间的豪华别墅建造时的成本高达1100万美元,光花在大理石上的费用就达到700万美元。建造完成后,它的设计和宏伟度在当时的美国房子中是无以伦比的,其门前的门廊直到现在也经常被拿来与白宫进行对比。  

听涛庄园由基萨的哥哥范德比尔特二世于1893至1895年修建,它与马布尔别墅各有千秋,但比马布尔别墅要大很多,拥有的房间数达到70个,可居住面积达到65000平方英尺。

马布尔别墅、听涛庄园的规模在当时已经非常大,然而,跟乔治·华盛顿·范德比尔特二世于1888年开始历时6年建造的比尔摩庄园相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比尔摩庄园的模型架构由法国著名建筑师设计,拥有250个房间(马布尔别墅的5倍)、43间浴室、65座壁炉、3间厨房、1个保龄球场、1个室内游泳池,占地178926平方英尺(听涛庄园的2.75倍)。时至今日,具有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比尔摩庄园仍然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私人别墅,也是镀金时代遗留下来的所有建筑物中最著名的(表2)。

范德比尔特家族奢华的生活不仅仅表现在建造豪宅上面,还表现在时不时地举办极度豪华的舞会上。纽约一张报纸曾写道:“昨天晚上,范德比尔特夫妇在豪华别墅里面举办了化妆舞会,毫无疑问它是纽约历史上最为辉煌和风景如画的娱乐活动。”基萨的妻子阿尔瓦也曾经说过,每次舞会的成本绝对超过25万美元,仅为舞会准备的玫瑰花价值就超过11000美元。

范德比尔特家族后代的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安逸奢华的环境中,他们对如何积累财富并没有什么概念,很多人一生下来就有着花不完的钱。后代奢侈的生活作风也是导致家族走向没落的一个主要原因。第四代中的雷金纳德·克莱普尔·范德比尔特(Reginald Claypoole Vanderbilt)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懒惰、酗酒,将从家里继承下来的几百万美元花在女人、酒精、上等食物、汽车和其他奢侈玩具上,他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赌徒。雷金纳德的个人形象成为范德比尔特家族走向衰落的另一个缩影。

科尼利尔斯去世后仅仅48年,他的一个直系后代就在身无分文的状况下去世,家族建立的那些豪华别墅也在他去世后的80年中或被推倒,或被迫出售,或转为博物馆,无一幸免。范德比尔特家族在沿续130年后走向衰落,其中原因可能没法用一两句话说明白,不过,除了不断增加的遗产税、房产税、经济大萧条外,家族几代人奢靡豪华、不思进取的生活方式是其走向没落的根本原因。

范德比尔特家族财富传承的经验与教训

一、培养适合的家族接班人。

范德比尔特的家风传承只延续了一代。科尼利尔斯为了锻炼长子威廉,让他从文员从底层开始做起,虽然因儿子不听自己的劝告娶了玛利亚,而将其赶去农场干活,但家庭情况发生变化之后,科尼利尔斯立即调整部署,逐步将威廉安排到铁路公司董事会,锻炼其管理能力。正是由于科尼利尔斯的细心培养,威廉才能在不到9年内将家族财富翻一番。而威廉在继承人的培养上显然无法和父亲相比,新的继承人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二世虽然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但在公司的管理与赚钱能力上显然无法与先辈相提并论。从威廉给后代设计的财富分配方案看,他也更倾向让孩子们享受生活而不是勤于工作。从威廉开始,整个家族就没有出现过努力培养杰出子女的父母。家风败坏之后,即使亿万家财也不够挥霍。

二、保持家族财富的完整性。

关于这一点,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较早作出了安排,他为此将财产的95%都给了继承人威廉。而威廉则希望他的儿子能快乐地生活,不至于被巨额财富压得喘不过气,所以将他的巨额财富进行了分割,而第三代传承给第四代时又进行了财产分割,导致后面几代人的财富一代比一代少。分散的财富不利于出现新的家族领军人物。

三、传承方式的选择。

该家族的传承方式通过信托、现金、股票、房产等多种方式完成,其中只有信托不需要缴税,后3种方式除了可能产生大额税负外,还很容易变现,对后代更没有任何约束力,所以如果后代缺乏自律,极易被迅速挥霍。同时,该家族始终未使用专业团队管理家产。如果设立家族基金会,交由专业可信人士管理,结果可能会全然不同。

在大变革的年代,几乎所有的美国家族第一代都以暴富的方式积聚了财富,但关键是,不能让未经管理训练的后代以家族暴富时运作公司的模式和奢侈的生活方式继承财富,否则,最后留下的就只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