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一个期货女人的故事:欲望陷阱(1)

2014/6/24 15:58:37      点击:
欲望陷阱
夏可馨第一次见到李振皓时,是在公司的年会上,可馨作为公司上海营业部负责人回总部来做述职报告。她在报告中提到,营业部有交易远程席位,还有一套炒手交易系统,可是信息技术力量却很薄弱,技术人员流动性太大。针对可馨的提出的问题,公司新来的分管营业部的副总经理李振皓对她的问题给予了答复,称下一步将要壮大技术力量,招聘合格的技术人员,并由总部进行统一的培训,李振皓还承诺会派技术部经理定期去营业部巡检、指导,以便营业部技术人员能更好的完成运维工作。

李振皓讲话的时候,可馨一直专注的看着他,即是对他的礼貌尊重,也是对他的一种欣赏。这个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冷峻持重的面孔,投**出男人的睿智和阳刚之气,他说话不紧不慢,条理清晰,具有天生的领导气质,可馨不禁为之一动,很快她就在心里批评了一下自己,都什么年纪了,还像个小姑娘一样爱幻想。

会后公司宴请所有员工聚餐,可馨意外的坐在了李振皓的身边,他对她浅浅的一笑,她发现他的笑都那么让人痴迷,他们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便不再多话。可馨属于那种内秀型的女人,平时话不多,总爱默默的听别人说笑。而李振皓却恰恰相反,他工作时很严肃,生活中却非常开朗,酒桌上他总能带动起气氛,喝酒豪爽,神侃海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尤其是桌上的女人,无不轮番向他敬酒,被他的幽默风趣逗的掩面大笑。可馨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特别,他给她的第一眼印象是冷酷帅气,在可馨见过的很多肥头大耳的高层领导中间,他是那么玉树临风,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很舒服。他做报告的时候,滔滔不绝,给人感觉是个能干有水平的人。而现在在酒桌上,他又是焦点,那么的受欢迎,她觉得这简直是个完美的男人,别说是年轻小姑娘了,就是如她这般的成熟**,也会对他有种想入非非的念头,所以看着桌上那些围绕在李振皓身边,一口一个李总叫着的小姑娘们,可馨有种嫉妒的感觉,甚至有点自卑和难过。

可馨是坐第二天早上的动车回上海的,海涛开车来接她,因为是周末,两人不想回家做饭了,就在车站附近找了个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说是饭店,其实跟大排档差不多,可馨宴请客户是从来不去这种地方的,但海涛却挺喜欢来吃,最主要的是便宜。

海涛点了两个菜,一碗猪蹄,一盘青菜,他就是这样,总是说怕浪费,所以每次点菜都吝啬的只点刚好的份量,有时可馨甚至都吃不饱,她不是一次嗔怪他:“又不是吃不起,干吗那么节省啊?”

“哎,现在物价飞涨,一顿饭都要吃掉好几百,咱每月还有上万的房贷要还,省点吧。”海涛憨憨的说。

可馨觉得很没趣,便不再说话。她每月工资加绩效有上万的收入,海涛在外资企业做研发工作,年薪也有十几万,虽然在上海这个高消费的城市,两人二三十万的年薪不算什么,可是负担每月上万的房贷也是足够了。不过,海涛家是外地农村的,小时候家庭条件差,吃了不少苦,虽说靠着个人奋斗考取了这里的名牌大学,毕业后又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了人人都羡慕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 但他始终都忘不了家乡艰苦的生活,也就始终都没法让自己变得奢侈起来,这可能真的是一种习惯转变成的性格,就是说,即使给他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年薪,他可能还是习惯于在大排档点几十块钱的菜,习惯于去城隍庙买不超过一百块钱的衣服穿。他对自己永远那么苛刻和吝啬,他总在提醒自己,父母姐姐都还在过着贫困的日子,现在他还没能力让他们也过上和自己一样的生活,但至少他不能过的比他们好太多,那么快活,那么忘乎所以是不可以的。他的想法甚至蔓延到俩人的夫妻生活,他对这事也比较节制,不想让自己贪图享受,他觉得两天一次就已经很频繁了,要是一天一次那简直是在纵欲。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馨正处在如狼的阶段,有的时候对性事会有莫名其妙的渴望,明明头天晚上已经满足过了,可第二天早晨醒来她又想要,海涛会打着哈欠推开她说:“太频繁了,明天吧。”

说到穿衣,可馨突然又想起李振皓来,那个男人,连穿着都那么有品味,她虽然不知道那身行头价值几何,但他魁梧挺拔的身材,能把普通的衣服穿出这样的气质是很少见的。相比之下,海涛一身廉价的衣服配上他瘦削的身材,却让人有种同情的感觉,生怕有一阵风能把他吹走。可馨当初爱上他,可能就是一种本能的想保护他的母性在作怪吧。

“我这是怎么了?”可馨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声,“水性杨花!”都是有老公的人了,还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这样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