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刘福厚:我六年的期货人生(一)

2014/8/4 15:30:11      点击:
刘福厚:62年出生,期货大佬,内蒙古鄂尔多斯兴万福集团董事长,当地成功的企业家,有很高威望,从事钢材以及粮食现货贸易多年2008年接触期货市场,仅用一年多时间就实现盈利,现在已经暂停实业经营,全身心转战期货市场。期货市场初期并不顺利,第一年亏损1000多万,但很快就依靠他在现货市场多年打拼培养起来的宏观格局和敏锐嗅觉,洞察了期货市场的运行规律,在近三年获得巨大战果,盈利金额在2亿以上。2013年在和讯网首届全国期货大赛中以盈利3000万左右获收益金额第二名。

(一)初入期货
   我认为期货这个东西不是人能做的,因为期货是预测未来的一种工作,只有神和鬼才能做到,其实世上也有能做到的人,可惜他们已经过早的去世了,一个是三国的诸葛亮,一个是唐朝的孙悟空,因为他们一个是能掐会算,一个有七十二般变化,可惜那时没有期货,不然他们都成大款了。那么现在世上就真的没有会做的了吗?我认为会做的就是你自己,因为命运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当然这要付出常人无法做到的辛劳,方能修成正果。


    我是2008年开始做期货的,在2008年三月份,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一个退休教师开始做期货,他从四万元起家,从1月份做多豆油,到三月份最高盈利了1400 多万元,后遭遇连续跌停,资金又回到5万元。通过这则消息我对期货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于是我开始四处了解什么是期货,可是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一位北京来做生意的年轻人,他对期货略知一二,我也通过他了解了一些关于期货的知识,最后我在08年3月份开了户,踏入了这个魔鬼般的行业。


     最初我打了100万元保证金,也做多豆油,结果开仓后没几天就遇到了一个跌停,可是我坚信豆油这个品种不会再继续下跌。在将要爆仓时我又打了50万元保证金,一直死扛。到4月份豆油奇迹般的上涨了,在4月14日这一天迎来了一个涨停,第二天我在高开的时平仓出局,盈利了50万元。此时的心情非常激动,欣喜若狂。晚上开怀畅饮,感叹世上还有如此容易赚钱的行业,于是我和另一个投资者按5:2的投资比例每次注资700万元做期货。开始大量做多强麦,当时由于通货膨胀,各种商品涨声一片,很快账面又有了盈利,我和合作者兴奋不已,决定继续注资。
     于是我们又注入了第二个700万元,继续重仓做多强麦,同时还增加了豆油等其它品种,又有了部分盈利,这时又开始注入第三个700万元。到7月末保证金达到了2100万元,浮动盈利300多万元,在8月初时正好德邦期货来东胜在宜丰大酒店讲解期货知识,当时讲的主要内容是“空即是色”,意思是首先要做空有色金属,而后要“四大皆空”。意思就是以后要看空所有商品,当时我对他的观点很不赞成,因为那时所有商品就没有跌价的,我是多头当然听不进空头的说道,会后我们进行了交流,不免有些争论,最后老师问我:“你认为原油的价格能跌倒什么价位。”我说:“什么价位我不能确定,可是跌倒100美元以内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美国原油的价位是140多美元,涨势如虹,并且高盛预测原油要涨到200美元,老师说:“一切皆有可能”,也就是说石油跌破100美元也是可能的。
     可惜我当时听不进去,因为我做多的账户盈利300多万元,能买一辆宾利呐!就这样果真我过了几天就去塘沽接了一辆宾利。当我坐着新车返程的时候,单位的人打来电话说行情出现了逆转,满盘皆绿,全线下跌。这时我们的账户保证金已不足。当我回来后,与合作伙伴商量,再注资半组资金350万元,可是这点资金打进去只顶当了半天。第二天保证金又不足,期货公司打来电话再让追加保证金,这时我们再也不敢注资了,准备割肉平仓。第二天上午当正要平仓时,我们又抱着侥幸心理等下午再平不一定翻起来,结果没过五分钟,所有的油脂类全部跌停,这时我们赶快把油脂类平仓的单子挂进去,可是全天跌停一直没有打开,我们持有的油脂类多单一直没有平掉,这时我心理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当天夜里辗转反侧,彻夜未眠,吓得出了好几身汗,最后决定第二天在集合竞价时打在跌停板平仓。第二天清晨我找合作伙伴商量此事,结果不谋而合,于是在扩板的跌停价上平仓出局。仓终于平掉了,可是一算账浮亏了900万元,净亏损600万元。过后我说:“走时赚的一个宾利,回来赔了三个宾利。”当时失落,沮丧的心情不言而喻,大家劝我说:“咱们贺一贺车,散散晦气,冲冲喜,可能马上就要翻来了。”于是我在国宾馆摆了酒席,共同畅饮。结果无济于事,终无回天之力。


     到了以后越做越亏,终于在08年10月7日这一天,迎来了所有期货品种全线跌停,我持有的强麦和硬麦多单也未逃跌停的厄运,损失惨重。这样又继续做到年底,我亏损了1680万元,合作伙伴亏损了580万元。这就是我做期货惊心动魄,伤心痛苦的第一年。回想这一年的行情:原油价格从148美元跌到45美元,沪铜从7万多跌到2万1千多,豆油从1万5千多跌在5千多,这时我才真正认识到“一切皆有可能”的道理和盲目注资的可怕后果。虽然我这么惨我还总算活下来了,据听说那年做多白糖和菜籽油期货的现货商跳楼自杀了,后来又传说做镍的现货商也追随他们而去了。


    那么赔了这么多钱该怎么办呢?经过多少个不眠之夜的思考,我觉得还得干下去,因为我认为期货是个很好的交易工具,它在价格上涨和下跌时都能挣钱,没挣到钱是我们水平有限,况且赔了这么多钱确实不甘心,并且我总结要想挣钱就得刻苦学习,反复实践。所以那年底我去北京呼市听了很多讲座,对期货才有了更深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