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傅海棠:一个实证主义的期货哲学家

2014/12/20 18:31:51      点击:
18个月时间,给5万本金,只做现货电子盘和期货,你最多能取得多少收益?

傅海棠给出的成绩单是:1.2亿。

采访傅海棠的视频剪辑完成后的时长是半个小时出头,但实际上前前后后聊了超过5个小时。话题大到宏观经济形势、自然规律中的“天道”,小到年轻时种棉花的经历……不一而足。

可能在很多人心中对傅海棠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农民的亿万传奇”;但或许,将傅海棠定义为一个形而下的实证主义“期货哲学家”会更加的确切。

两段行情谱就传奇

“期货按我的理解就是现货,是现货的一种变向交易。”

傅海棠最为人耳熟能详的那一段18个月,5万元到1.2个亿的辉煌,是由两段行情组成的:

首先是抓住了大蒜现货的行情。2009年时,大蒜价格已经历连续两年的低迷,出库价已跌至每斤一毛钱左右,而此时的生产最基本的投入成本还在1.2元/斤左右。发现这一现象的傅海棠,本着物极必反的逻辑,此时便开始布局大蒜现货电子盘。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突如其来的一场甲流开启了傅海棠的传奇之旅。民间盛传大蒜对预防甲流有好处,于是,市场上大蒜遭遇疯抢,不但库存销售一空,而价格也从原本的一毛被爆炒到了5元/斤,造就了大名鼎鼎的“蒜你狠”行情。

乘着这波行情,傅海棠实现了从“散户”向准“大户”的角色转变。获利平仓了结的他,手握着600万的资金,将目光投向了棉花市场。

2010年的棉花期货,成就了不少期货人,傅海棠也是其中之一,或许与“浓汤野人”林广茂的220倍相比,20倍的收益水平看似还有差距,可与林广茂后来树大招风遭遇狙击,回吐9亿相比,傅海棠的操作显然稳健了不少。

傅海棠告诉和讯期货,根据他的理解,期货实际上是现货的一种变向交易,“比如我们做的豆粕、螺纹钢什么的,都有相对应的标的物现货”,期货行情的变化其实是由现货带动的。他不同意现货市场的波动是由于期货炒作造成的,“期货要涨那是现货要涨,期货要跌那是现货要跌,也许有滞后性和超强性,基本上是同步的,就是以现货为主的”,而期货价格只是现货价格的反映。

正因为这样,傅海棠觉得,在现货领域的经验对于自己的期货交易有直接的帮助,“完全得益于现货上的经验和规律,(期货和现货)是一模一样的”。

天生多头?NO! 成本决定投资价值

“商品永远都是大牛市,所有的熊市都是回调。”

“我们抓阄,抓到多就做多,抓到空就做空,如果做空的能成功一个,那做多的能成功三个。”

有网友通过和讯期货向傅海棠提问:“您之前做大蒜,做棉花,还做豆粕,全都是做多赚的钱,您是不是有一个天然做多的情节在里面?”

傅海棠承认自己“有五分之四的时间都在寻找超跌的机会”,但对于“天然的多头情节”他还是予以了否认。

“归根结底我是价值投资,看的是供求关系”,“通常情况下超涨的机会比超跌的机会要少”。

他表示,期货的价格本质上是由现货决定的,而现货本身是有价值的。而这价值的发现,就是傅海棠投资理念的核心。

“价值是以成本衡量的,其实价值就是指成本,什么叫有价值?低于生产成本就具备了投资价值”。低于生产成本的话,生产者就亏钱了,必然会对其生产积极性造成打击,进而产量会受到影响,产量降低了就会推动价格向上。

当然,这样一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对于大趋势行情机会的判断,通常傅海棠都能够提前两年做出预判。以2009年大蒜现货的大牛市为例,提前两年他就已有预判:“大蒜07年跌到1毛钱一斤”,随后“第一年(2007年)经销商亏的死去活来,第二年(2008年)种蒜的再亏的死去活来,亏透了,不种了,接下来(2009年)就要开始根本的翻转了”,而甲流,其实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价格永远是循环上升的,傅海棠表示,从过去的行情走势来看,商品价格都是“进三退二”,“涨10000跌7000,再涨10000再跌7000,做多做对了赚10000,做空做对了赚7000”。

此外,交割机制也决定了,如果要逼仓的话,多头是占优的。“期货上有个定律,货多还是钱多?永远是钱比货多”,而且空头做空,实质上是希望供大于求,如果被逼仓,则必须去现货市场上买货交割,这无形中也增加了隐性的需求,用傅海棠的话来讲,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

炒期货请遵循“天道”

“天道分两个方面,一个是价值规律,供求关系;第二是物极必反。”

在《一个农民的亿万传奇》一书中,曾提到,傅海棠做交易的思路是遵循“天道”。而由他自己来解释天道,傅海棠表示,对于天道的解释是多层次的。

在交易中,他总是会去寻找确定性的趋势性行情,因为这种行情有“不可逆转的趋势,即便是大资金、大机构都操纵不了”。而选择这种行情的方法,不外乎两个衡量标准:分析价值规律、供求关系;及“物极必反”的规律。

傅海棠自己的依据基本面交易的,技术面几乎不看,“因为与它无关”。涨跌是现货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或者价值被高估或者被低估了,这是直接的原因。做期货就是要看清楚市场背后的真实的一面,搞清楚市场的真正的趋势的真正推动力在哪。

“不要单纯的靠技术分析,不能说技术分析没有用,作为一个参考还是可以的,如果要单纯搞技术分析还是很可怕的,因为它说了不算。”

而关于“物极必反”,傅海棠以棉花为例。他认为,近期多空辩论激烈的棉花也正处于2007年大蒜现货的阶段。

根据傅海棠实地调研得出的结论,内地的棉花种植面积明年可能会下降40%以上,因为目前棉花的价格“伤透了棉农的心”。“种了也不是不赚钱,但是比价效益太低,如果种玉米和小麦赚的是种棉花的一倍,甚至两倍以上,何况种棉花还费工费时,划不来”。

而具体到期货价格上,傅海棠预测棉花的价格可能将维持在12500~15000元/吨之间,区间震荡,“不会跌的太低,更不会涨的很高”。他认为,棉花真正的大行情,将会在两年以后到来。

“物极必反是一个自然规律”,傅海棠表示:“必反不是概率事件,而是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