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申毅:不要相信阴谋论

2015/7/8 19:28:06      点击:

"我管的是整个高盛ETF的自营盘,高盛原来欧洲ETF的部门是我创建的,我当时几乎每周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股指期货的交易团队,对我来说,国内ETF做的比我早,期指套利比我高的人估计不多哦。不敢说唯一,但比我早的人可能有一两个,但我也没见过,当时在世界也算是顶尖的专家,前三名的专家之一。可能之前有一个摩根士丹利跟我量差不多的。我觉得我说的是应该是重视的。我为什么提我以前的经历,就是说我经历了所有的股灾。我觉得我说的是应该是重视的。"

观点:

我还是坚信这不是金融危机,是流动性危机。我觉得提供流动性,保持市场能够下跌最明显的,可能最后发生的事就是期指大幅贴水。期指能够贴水,这个市场差不多问题就解决了。跟今天收盘这个贴水不一样哦,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听上去非常不主流的说法。

投资者不要相信阴谋论

投资者就要正视问题,不要再信阴谋论

这有什么海外放空势力,怪来怪去就是怪有什么黑手。其实都没有,我们国家的金融系统是非常稳定的,要说有个海外黑手把金融系统给推翻,这是个天方夜谭的说法。外资连放空的机会都没有,怎么会推翻这个东西呢。手上要票没票,要期货没期货,大家都是自己不解决问题,怪别人!98年香港的股灾,我是站在美国隔夜看的,香港救市的方法我认为是有问题的,是不需要这样做法的。等于说敌人要杀我,我先自杀的做法。香港政府用的现货是五家美资行,用美资行来救市的,高盛,摩根士丹利,美林都参与了。还有的说场外配资把这个票砸下去,这个真是...就像我之前讲得,找幕后黑手这个路子,现在场外配资很小了,就算有也早就爆得杠杠的了。大家每个手上有票的人都想找一个别人来骂骂。不要怪别人,承认错误,自救,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目前市场陷入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是1950年美国兰德公司提出的博弈论模型。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五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两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大家都不知道底在哪里,都担心自己会进一步亏损,都想早点出手,形成自相残杀的局面。

申毅支招一:

放空套保 划清底线

市场里目前重要的是什么?允许手上有现货的人放空期货去套保,就是他们手上的恐慌是什么?如果你不能放空什么东西去套保,那么他能干什么事呢?散户、融资盘、银行、券商干的是同样的事,就把手上的筹码要抛掉,否则他就变单边空头。这其实就是一个囚徒困境了,我不抛了要是别人抛了怎么办。如果说他手上有一个工具,我可以套保我的票,把股指期货给放空了,你500放空也好,50也好,300也好,针对你手上有什么票或什么东西,把期货砸下去,没有关系的,贴1000个点没有问题的,他是个套保盘,他担心跌得更多。

那么国家队救市,要是我的话,我看到市场所有的情况,如果想救市,至少贴进去2000亿左右吧,2000亿在期货里,可以抵2万亿,可以顶住2万亿的套保盘,你顶着2万亿的套保盘,意思就是说,在现货股票里,有2万亿的票不用砸到市场上去,因为他套保了,他不需要放空手上有的股票,他认为我在期货这里,是保证了我的系统性风险,我控制住了。而且你救市,根本不需要拉那些票,而且你要有选择性,2000个票你哪一个呢?2000个票,你拿2000亿撒下去,就是个胡椒面。你在整个指数上,等他贴水1000个点好了,有什么关系呢?贴水1000个点,你把他整个股指期货托住,1000个点贴水,就是底,你不用砸盘的。这个底在哪里就很明确了。

套保的话,你说你拿个5000亿,5000亿就把市场上所有的融资盘接住了,你接住这个股指期货,5000亿可以接5万亿,市场上哪有5万亿的抛盘,没有的。所以我根本不担心是现货砸不砸,我救不救的,你救谁呢?你拉平安也好,中石油也好,乐视网也好,随便什么票,但你拉哪个票,总有选择。你讲不清楚救谁,总有人不满意,总有个利益大家分配不平均的情况,你用5千亿的钱,四两拨千斤,10倍杠杆,接住5万亿的股指期货,让所有的多头都能在股指期货里套保放空,国家队接住多头,这个事情就解决了!整个恐慌就结束了,然后市场一稳定,空头自己回去平期货盘的。他本来就不想抛票,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票大幅跑赢期指,大幅跑赢指数。他认为我拿的是好票,我就是贴水5个点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一天跑赢指数5个点就可以了。大家都是那样想的,对错是另外一回事,你让他砸下去好了,贴水5个点有什么关系啦。

这个事情我觉得,很多钱你洒在现货上,你怎么接呢?你拿得出5万亿现金吗?拿不出!5千亿有没有,这是有的。我觉得我说的这个是有道理的,是多少真金白银,多少心血汗水出来的经验。

比如说假设,现在沪深300期指,3700多点,3800多点,你说我跌下去。贴1000点进去,2800,我把期货停住,我没说贴1000点哦,现在期指在3700左右,不用拉起来的,你就让他杀,杀到2800,全部接住,你就跟这个市场说,你再亏,2800我全部接住了,就是底线告诉你,那么大家算一算,我2800没到底的人就不用抛货了,目前你没有看到一个底,那我手上就得先出,出了以后万一变成2000是底了呢,2500是底了呢,那我得把手上的先出,保证我的安全,变成我说的囚徒困境了,谁先出谁先跑的问题了,你得把那条线划的干干净净,我不接你的票,但整个指数哪条线,我划在那里,我守住这条线,我允许你套保,你任何套保砸到这条线,我全部接住。

我觉得不需要把钱费在个股,票上的,你是一个宽泛的指数,挺住他就可以了,个股你不清楚啊,到底谁手上有什么票,融资了多少,你并不清楚,而且你托个股的量,因为没有杠杆,这个量非常的巨大,几万亿的现金,不是随时能拿出来的。但是你10倍的杠杆上去,量是肯定够的。

申毅支招二:

必须有人(机构、部门)站出来 有所担当

要从个股持有者和其他所有的参与方,要有一个谁或一批人出来有担当的站出来,你把钱砸下去,真金白银托住他,出了事,有人有担当,不能以输赢论英雄,是稳定金融市场论英雄。

我举个亲身经历的例子,直接站在第一线的,01年的时候,美国911恐怖袭击,这个事件比我们现在流动性危机大吧,整个美国的纽约市就瘫痪了,世界金融中心直接关门了,死人就不去说他了,整个金融市场就停掉了,银行系统停了,美联储停了,所有的股票市场全部停了,美国市场停了吗?没有停,所有的在欧洲都有交易。当时在伦敦,所有的外资行都跑掉了,为什么高盛站在市场中间,这些事情,我觉得都需要有人站出来担当的。我记得很清楚的,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很大的美资基金,因为停盘以后,要我们提供一个双边报价,整个伦敦他找不到人报价的,我报价的!就是要有人站出来的。

你要说救市也好,平准也好,金融性系统风险也好,你要明显的稳定的说,我的线在哪里,说好我划的这条线,是不可能被突破的。我不知道谁会站出来说,比如我坚守3000,砸票归你砸票,指数3000,我停住所有的卖单,那么大家就有个明确的说法。

现在最佳的,理性的选择大家都知道,但是为了防止别人伤害我,我得先干个事,最后是个全输局面,其实是可以变成双赢、三赢局面的,只要你明确的,透明的,不要关在黑屋子里,底线在哪里,讲得清清楚楚,有一个人,一个组织或是机构站出来。现在没有明确的消息,大家不知道消息真的假的,大家也不敢瞎传这个事!

再往后,举个例子说,美国08年、09年股灾的时候,花旗银行从55块跌倒9毛7分的,美国政府他是救市的,但不是买股票,他直接买了个优先股,3块多买的,超过市场价格买的,就是说这条线就是3块多,我认为花旗银行就值三块多,比如说你砸下去,砸到3分钱,我也是3块钱买的, 你再砸下去,我也是3块多钱,把整个花旗银行国有化了,这就是一条线,恐慌盘会杀到9毛7,花旗银行的独立董事,那个从来不买股票的教授,把所有股票全部变现,9毛8分,9毛7分买了花旗银行,作为一个董事他全线扑上,他不是为国接盘,他是说花旗银行是有底的,3块3毛是底。

市场上砖家太多了

我觉得比较现实的,就是让市场里很多“砖家”言论停掉,不要随便去说,今天我还看到很多什么“裸卖空”,他连“裸卖空”的意义都不懂说什么“裸卖空”。他这个“裸卖空”是直接英文翻译过来的,美国可以融资融券,裸卖空就是没有融到券,先抛了券,再去找券来融券,这是“裸卖空”,是真正的做空,就是没券的时候,直接虚得砸下去的,所以在金融危机中,美国是禁止了这个“裸卖空”,但是融券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手上有票的都可以出的。股指期货,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从来你多你空都可以表达一个现象。

其实在市场里,现在很多人在提,是不是放开涨跌停板,因为涨跌停板把市场的流动性消灭了,你跌停板下去的时候就不成交了,就没有人把票变成现金。那么你放开涨停板就是长痛与短痛的选择,那么有可能会有券商有风险,银行有风险,但是救活了整个市场,而且你国家金融机构平准也好,救市基金也好,就是在银行券商出现风险的时候,进去救他们,保持他们的流动性,保持他们不倒。不是把他们拉起来,国家的职责不是把股票拉上去,其实你应该把市场的现金解放出来,中间发生的风险由国家来管理,但解放的过程中,本来死钱就变活钱了,这个市场差不多就是1万亿的活钱,就是转起来了,你总是往里填钱是不行的。你填钱,跌停板上买了之后,还是死钱啊。

目前,我觉得市场稳定的先决条件是开始交易(跌停板打开),你拉什么票其实不重要的,只要那些没有停牌的票开始交易,就说明市场里看法明显的有分歧了,跌停板上无交易就说明还要跌,跌停板上有交易,或者打开,那么市场觉得这个票有底了,否则跌停板就是探索下个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