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威廉姆斯:关于短线交易与适者生存的九大准则

2016/4/26 22:32:36      点击:

瑞·威廉姆斯(Larry Williams)是威廉指标的创始人,当今美国著名的期货交易员、作家、专栏编辑和资产管理经理。他是罗宾斯杯期货交易冠军赛的总冠军,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使1万美金变成了110万美元。他就职于美国国家期货协会理事会,并曾在蒙大拿州两次竞选国会议员。在过去的25年里,他始终是被公众追随的优秀投资顾问之一,曾多次被《巴伦斯》杂志、《华尔街日报》、《福布斯》杂志和《财富》杂志专访过。

适者生存的九大准则


1、生存是第一位

这并不是陈词滥调,投机是非常危险的活动。投机非并输赢那样简单,首要的任务是在顶峰和谷底之间的波动中生存,如果连生存都做不到,你根本就没有谈及赢的资格。

生存的第一要求是你所有的交易都需要有依据。坊间传闻、他人的提醒、天气不错、或者自己今天感觉很好之类的理由都不足以成为交易的依据。这个依据应该是有事实或者道理作为基础,才能成为你行动的前提。短线交易者和长线投资者所需的前提虽然有所不同,但都必须符合逻辑、能够提供确实有效的帮助。交易者和投资者应该在买入之前花费更多的功夫,而不是根据一个荒谬的理由花出数十万元。

不可否认,存在某些方法和理论能够告诉你市场会如何、怎么以及什么时间去运动,但这些有用的方法不多。市场上更多的方法和理论是无效的。在进入金融市场疯狂之前,建议大家先花费足够的时间来了解这些关键的东西。

即使有了好的资金管理、正确的系统和行动的前提,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控制好你自己。

2、一切终究还是情绪的游戏

任何时候,只要涉及到了你的金钱,你的血液就会沸腾、手心沁出汗水、神经系统塞满了各种荒唐的情绪而出现短路。这就使得在本来应该卖出的时刻,很多交易者还在买入;或是因为恐惧心理让他们远离了那些本可以成为伟大投资和交易的机会;也许,是他们的赌注下得太大,让他们有些心惊肉怕。这时候,决策的制订就成为了被情绪驱动的奴仆,理性和逻辑的身影却消失不见。

3、贪婪盛行,证明你自己更多地受贪婪的驱使而不是受害怕的影响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投机者,这意味着一个简单的事实:你应该比一般人少些恐惧,驱使你的动力是赚钱和盈利。

投机者易受贪婪驱使,这使得贪婪成为了他们最为致命的弱点。贪婪让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驱使你继续持有已经亏损的头寸。而希望则是交易者最坏的敌人,它常常让人陷入巨额盈利的美梦中,而忘了现实世界的真实模样。而投机的世界拥有着残酷的真实,巨大的亏损会让人一无所有、婚姻破裂、家庭分崩离析。拉瑞自己总是非常严肃的对待这些问题,以此来警示自己不可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来帮助他进行自我控制。每个人对于自己的贪婪都有不同的办法,拉瑞自己的办法只是提供一个借鉴。但他强调,要想在市场生存就一定要能够控制自己。

4、恐惧让你想要逃避,但有时候你必须要承担风险

恐惧让人想要逃避,让人停止本应该去做的事情。恐惧让你逃出能够继续盈利的交易、让你面对亏损中的头寸再三犹豫。恐惧让人常常做出那些本不该做的事情,却让人不敢去做那些本应去做的事情。

心理学家认为,恐惧经常让人面对危险时失去正常的反应。投机者就像是被高速驶来的汽车车灯照射到的小鹿一样,他们看到危险正在迎面而来,但却无法做出任何该有的反应。

更坏的是,他们还会错过赢利的交易。为什么呢?根据拉瑞自己的经验,越是可能成为大的盈利机会,持有头寸的过程越是让他心惊肉跳。他说有很多的投资者都是被自己吓跑的。

5、好的资金管理才能创造财富

拉瑞-威廉姆斯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获得罗宾斯杯期货交易冠军赛总冠军时的交易成绩。罗宾斯杯期货交易冠军赛是一项真实资金交易的期货比赛,为期12个月,交易者的初始资金为1万美元。拉瑞-威廉姆斯在短短的12个月中,取得了超过100倍的惊人收益,比赛结束时他的资金达到了超过110万美元。很多年来人们都不断地向拉里询问他成功的心得,拉里也乐于回答。拉里说他的成功并非依靠什么伟大的交易能力,而是依靠了充分计划并且比较激进的资金管理方式,拉里对头寸的买卖以及资金情况进行了有效的管理和控制。

十年后,拉瑞16岁大的女儿也参加了这项比赛,期末收益和本金达到11万美元,也成功地夺得了冠军(这是罗宾斯期货交易冠军赛20年来的第二好成绩,仅次于拉瑞本人的记录)。拉瑞称她女儿也没有任何的交易秘密、任何神奇的图表、线或者公式,仅仅也是采用了拥有出色的资金管理规划的交易系统。

6、大资金并非用于下大注

拉瑞提到过一类交易者,包括杰西-利佛莫尔、John Warne Gates、维克多-尼德霍夫、弗兰克-乔都属于这一类交易者。他们都有过辉煌,但最终都败在了大资金以及大赌注上。

聪明的运用资金,永远不要压过大的赌注。因为孤注一掷导致的损失就会让你在市场上灭亡,记住拉瑞说过的第一条:生存是第一位。

就像俄罗斯轮盘赌一样,也许你认为你赢过很多次,还没有输过。但长期以此下注,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死亡。在投机市场也是一样,长期下大赌注只会让你最后成为输家。一味的猛打猛冲注定是个输家的游戏,这样的方式就注定了交易者的失败。拉瑞称他自己从来不会投入过多资金,每次只投入账户里的小部分资金,这是控制损失的有效办法。

7、从亏损预期出发

拉瑞认为作为一个交易者,他拥有的最大财富和信念是他总是从亏损预期出发。而多数人总是预期下一次交易会盈利,可惜事实常常相反。有人甚至会参与某种活动或者专门的培训来帮助保持乐观,他们还会参加课程来告诉自己未来是光明的,他们深信他们的下一次交易会成功。

拉瑞则是完全相反的人,他总是先往坏的预期考虑。他曾对采访他的人提出这样一些问题:同这类人相比,你觉得谁会在市场里采取正确的行动,谁会在市场中由着毫无理性的想法行事?拉里评价说盲目的乐观在市场中是行不通的,这样的人没有办法正确及时地采取行动。而我的出发点总是能够让我在各种情况下采取措施来进行自我保护。

8、你的财富将来自于你的专注

拉瑞认为一个穿梭于所有交易市场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成功的交易者,为什么?因为交易者需要专注于市场,要留意于许多细节的发生而无暇四顾。在交易中的分心是会带来成本的。注意力分散可能使你错会一次重要的交易,或者导致巨大的损失。

专注,在拉瑞看来,不仅仅意味着集中于当前的任务,更意味着交易视野应该集中在一到两个市场之中或者在交易方法使用上的专注。像那些伟大的运动员,一定有自己专长的项目;艺术家最伟大的成就也限于少数领域。无论从事什么职业,专注程度越高,能够取得的成就也越大。

9、在犹豫困惑难以抉择时,请参考第一条。

上海实战纪实:

2001年4月16日晚上,在上海虹桥仲盛金融中心的大程咨询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威廉姆斯实盘交易了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并且在小范围内允许别人观战,记者有幸列在其中。

身为大师者,自然免不了要讲些投资的道道。威廉姆斯亦是如此。接上了互联网,看了行情,威廉姆斯并不急于下单,而是向在座各位解说其用来交易的一套名为“摇钱树”的软件。威廉姆斯称,这是他35年的“功力”,也是他在期货市场上屡创佳绩的法宝。“那只能在小范围交流,知道的人多了,也赚不到钱了”,在座的一人说道。当威廉姆斯听懂这句话后,也不禁点头称是。

由于是周一,又经过两天的休市,威廉姆斯说现在市场积聚的能量已经很大了。根据他的经验,周一头半个小时的行情走势对于掌握当天的买卖方向至关重要。

当然,为了让在座各位见识威廉姆斯交易的完整过程,即买单和出单,他这次要做的是当天完成的短线交易,当然这也是他的绝招。在这方面,他还曾写了一本《短线交易秘诀》的书。

威廉姆斯说,根据多年的经验和研究,如果周一跳空开盘并在第一个半小时向上突破,那么当天基本上以做多为主,反之亦然。等他解释完基本的交易原则,纽约市场已经开盘半个小时了,行情显示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看来,今日要以做多为主。在座的人都等着他下单。威廉姆斯还是不紧不慢地跟大伙说起了这个市场:“今天的行情很微妙,道琼斯指数在涨,纳斯达克还是在跌,而且经过昨天复活节的休市,标准普尔指数可能也会走得怪一点”。

行情经过“摇钱树”的解析,上面增添了几条线。蓝色的是连续三个30分钟最低价的平均线,红线则是最高价的平均线。威廉姆斯说,这两条线是他重要的买卖参考指标。“当然,这两条趋势线会随时变化的,买卖点也要相应调整”,威廉姆斯似乎有些担心周围的人过于机械的理解他的“法宝”。

21:50,标准普尔指数慢慢接近了威廉姆斯既定的买入点。这时,威廉姆斯准备给他的经纪人挂个越洋电话准备下单。但这时电话却出了点故障。眼看着买入点越来越近,电话却打不出去,周围的人都有些焦急,生怕错过了这个交易机会。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之后,22:10,电话终于通了。而标准普尔指数也恰好停留在略微高出既定买入点位置。挂了电话,威廉姆斯宣布,他已经通知经纪人在1187点的位置买了5个标准普尔指数期货合约,占用了他五分之一左右的仓位,该仓位起始资金是100万美元。同时在1183点设立了止损指令,“如果我判断错误,那么今天晚上我将损失2200美元”,威廉补充说。

下单结束,威廉姆斯显得很轻松。其余的人倒是很紧张地关注着行情。因为用威廉姆斯的话来讲,这是在座的大部分人第一次实战指数期货。第一次总是会有些紧张,更何况和一个大师一起做交易呢?

当标准普尔指数触摸到1187点又迅速回升到1188点的时候,周围的人禁不住催促威廉姆斯应该打个电话给他在美国的经纪人,确认一下刚才的委托是否已经成交。

得到确认后,其余的人也开始轻松起来。威廉姆斯甚至提议去喝杯咖啡,当然大多数人还是紧盯着行情,琢磨着大师的那些指标。

似乎为了缓解一下略微显得有些紧张的气氛,威廉姆斯玩起了小魔术。“一、二、三”,刚才在他手中的一支笔突然不翼而飞,再仔细一看,他的耳后多了一支笔。威廉姆斯说,做交易其实跟变魔术很像的。当喊“一”的时候,笔在那里,“二”的时候,笔也会在那里,但到了“三”,笔就不见了。市场亦是如此。第一次,第二次你赚钱了,并不说明第三次你还会赚钱。“做交易最忌贪婪”,威廉姆斯说一天他最多只做两次交易,即使出现第三次买入机会,他也会放弃。对于今天晚上来讲,他只能做现在这一笔交易,因为第一次买入机会在开市之初,解释买卖指标的时候溜走了。威廉姆斯的小把戏看得人眼花缭乱。等回过神来看行情,不免吃了一惊,因为标准普尔指数已经跌倒1184点,离1183的止损位置越来越近。再一看15分钟线的指标,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止损位置。

紧张的是别人,廉姆斯可不紧张。他说,个人不能与市场对抗,如果真的判断错误,就应该及时止损。“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止损的位置”,他解释道,由于买入的时候他参照的是30分钟的指标,因此卖出和止损也同样参照30分钟指标。

显示标准普尔指数的那个小黑点在细碎地移动着,在场的人都紧紧盯着这个小黑点。此时,威廉姆斯本人也收敛起玩魔术时的笑容,一脸严肃地研究起行情。他一会儿看看30分钟线,一会儿又看看60分钟和15分钟的指标。他告诉在座的人,参数是根据经验和研究得出来的。23:00,标准普尔指数慢慢朝上走了。30分钟的红线向上走了一小段,又迅速掉头。威廉姆斯说,“今天可赚不了大钱了”。他解释说,红线和蓝线的区间实际上是他的盈利空间,红线掉头向下,说明他的盈利空间缩小。

可能行情往上走了走,大伙又轻松了些,又向威廉姆斯讨教起交易的秘诀来。23:10,标准普尔回到了1187,即原来的买入点。在座的一些人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似乎涨跌的是他们自己的钱。

由于红线向下,威廉姆斯把获利点调整到1190。过了一会,威廉姆斯又一次跟他的经纪人通电话,下了在1190点卖出的指令。如果顺利获利了解的话,每单赚3点,每点的盈利是250美元,5单加在一起也有3750美元,剔除手续费,那么利润也有3730美元之上。

已经到了半夜,大伙儿兴致仍异常高,正好东道主准备了夜宵,大家便边吃边谈,似乎这三千多美元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那一个晚上的美国市场却有些微妙。纳斯达克还在跌,一些大市值的个股,如微软、思科、雅虎、英特尔均告下跌,尽管道琼斯还有些上涨,但涨幅也时而被蚕食,时而又收回一些实地。标准普尔指数也在这微妙的关系中起起落落,大家也因此一时紧张一时舒心。

到了凌晨两点,观战的、作战的,尽管眼睛有些红红的,但精神却依然很好。谈论投资心得,讨教投资技巧,评论市场走势。看着标准普尔指数终于慢慢向既定的获利点靠拢,大家都开始兴奋起来。

凌晨两点,那一刻终于来临,标准普尔指数到了1190点。屋子里的人禁不住都站了起来,掌声一片。此时,威廉姆斯却没有显出兴奋的样子,他正告大家,做交易,不能太情绪化。或许在大师的眼里,交易员应时刻保持平静,保持一种理性的思维。

但大家毕竟都掩饰不住兴奋。因为这个晚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大师的一次交易过程,更是看到了大师在交易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2001年4月16日的晚上,拉瑞·威廉姆斯在上海虹桥,交易美国标准普尔指数,赚了373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