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真正投机市场上的天道是什么?(16)

2014/10/16 19:35:53      点击:
2、心脏病幻象

在对狂犬病持续紧张将近一年以后,有几天我感觉心脏会时不时地有力地震动几下,随之发生短暂的心慌现象,虽然也感觉似乎不大对,但因为是偶尔发生,一开始也没太在意。但是有一天在厕所上,又发生了这种现象,我搭手腕的脉搏时,惊人地发现,当感觉心脏震动时,脉搏就会停一下,然后才恢复跳动。心脏居然会停跳?!如果持续停跳,或者突然就不跳了,那是多么地危险?!我感觉这事非同小可!我连忙起来向医务室飞奔,校医听我一说,连忙拿听诊器给我听,连续听了几分钟,没有听到任何异常。她说:这可能是发生了心脏早搏,这个只有发生的时候才会听到,你去医院做个心电图吧,但是也不一定能抓到。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早搏这个词。

到了医院一查心电图:“正常心电图。”但是我牢牢地记住了校医的话:“早搏不发生的时候,做心电图也查不到”。所以尽管“正常心电图”,但是,一点也没有消除我的担心。在其后几天,由于我的心情极度紧张,这种震动的情况就多了,有一天查过心电图显示:“偶发房性早搏。”果然是心脏早搏!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疯狂地查书,了解早搏是怎么回事,书上是这么说的:“早搏分生理性和器质性两种,生理性的没事,正常人都有,心脏本身有器质性毛病的有可能会发生心律失常而致死”。我当然希望我的早搏是生理性的,但是我担心我是器质性的,因此,我就不停地找专家诊断,当时最怀疑的是,期间是不是发生过心肌炎,因此这个早搏是它的后遗症。所以我特别担心,而且其中有一次做心肌炎的一项检查:心肌酶谱居然有些高,其中一个医生就认为:有心肌炎。但是在我做了心脏的彩超和许多份心电图后,另一个心脏权威专家直接在我的病历上写:“目前无心脏病征象”。尽管如此,那种感觉一发生时,我就会坐立不安,生怕会发生任何人都预料不到的危险,即便暂时检查是好的,我也会担心发展下去会变得极为严重,而且我还担心我这种心理状态本身会导致情况越来越糟。

其后的二十年里,我始终感觉心脏不舒服,老是反复去检查,有一次还叫过救护车,以为发生心肌梗塞了,但到了医院什么事也没有。还住过两次院,(医生并没有要求我住院,是我强行要求治疗,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我住进去了。)  因为我老是害怕,老是惦记着心脏这儿,心中一感觉风吹草动就会高度警觉,而心脏与情绪关系太大了,你一紧张,它就更明显,更明显就会更紧张,讯速地就会循环到极为恐怖的地步,危险似乎立即就会呈现在眼前,自已必须立即出现在医院门口才会安全。夜里发生夜里恐慌,白天发生白天恐慌,无数次我都惊恐到极点。当然,几乎是每一次到医院折腾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实在无法确证我有什么严重的心脏病,和普遍人的情况相比没多大异常。有一个医生实在对我无谓又无休止地打扰感到厌烦了,这样安慰我说:我看你已经担心了二十年了也没什么事,我想你还能再担心二十年,不过再过二十年后,你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因为人的平均寿命差不多也就那么多。

虽然这二十年里我的心脏从未发生过什么真正危险的情况,但是每次我的主观感觉总是感到极端异常,危险近在眼前,事实与感觉的差距不知道每次为什么会这么大。

我把心电图和各种检查单堆起来统计过,二十年里我做过500多次心脏的各种检查,走过几十个医院,看过上千次医生。这么漫长的时间内,我时常处于惊恐不安之中。如果有人能替我想想,我这二十年里光心脏的事就会有多累,不谈还有其它的问题了。

如今随着对心理方面的不断了解咨询,我也终于醒悟:问题并不在心脏本身,这二十年里我走错了地方,我并没有心脏病,心脏病只是一个并不真实的心理幻象罢了。随着对心理问题认识和理解的不断深入,恐怖的日子也渐渐远去。回首往事,我仍然对这段梦魇般的生活心有余悸,其中许多有意义的启示,也许还需要很多年以后才能看得更清楚。

不过有些方面是确切无疑的:就是方寸大乱之下,会六神无主和杯弓蛇影!心理状态偏差的越厉害,对事物的认识和判断偏差的就越厉害,会发生与事实不相符合的认识和理解,正如符坚淝水之败后感觉: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从而做出的举动也就容易偏差。这其实在任何人身上也是一样,许多的典故都记述同样的现象,诸如惊慌失措,惊弓之鸟,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期货上给我的启示:

在期货上,突然的变故,巨大的得失之间,会严重地挑战一个人的情绪!一旦方寸大乱,看东西容易走眼,思维容易混乱,面对巨大的市场风险,是极端危险的。

所以控制自已情绪的能力,在交易里才是最重要的能力!在巨大的波动和变化面前,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能独立清楚地判断和应对。首先能掌控自已情绪的人才能掌控其它。不能掌控自已的情绪你也不能掌控其它,更不能在期货投机里掌舵。这也是我同样有着充分的期货经历,在其中反复拼搏多年之后得出的经验。这样的经验我理解得可能要比别人更深刻,我有二十多年与情绪打交道的经验。一个能做自已情绪主人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也是事业和生活的主人。

3、龙卷风幻象

有一年的夏天傍晚,我骑着一辆电动车到市北边的风景区,我平常经常有这个习惯,喜欢一个人骑车到人少的地方兜兜风,骑在那种乡间的马路上,看看远处的风景。

这一天因为天色很晚,路上的人更稀少,远处的天空半明半暗。

说是风景区,还只是规划中,没有正式开发,当前还是一大片天然湖泽湿地,区域倒是很大,一眼望去,都是这样的苇荡湖泽,也有些零落的小村庄,但是平常人烟稀少。传说久远以前这里其实是人口稠密的老城区,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沉陷下去了,一直以来,这里也充满着神秘感,平常即使在白天看这片区域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骑着电动车边走边看,我喜欢这种空旷和宁静感,那种在市中心的喧嚷和忙碌感到了这里就一点也没有了。当时心情不错,我边走边四处观望。忽然,我注意到远处有一个地方好象升起一股黑色的云!乌黑乌黑的!我立即凝神想看个究竟,那个地方离我很远,虽然不十分看得清楚,但是与周围明亮一些的天空相比看上去很浓很黑,而且是竖状的,从天上连着地面。“这不是典型的龙卷风吗”,电视上龙卷风的画面在我头脑中迅速闪现。“不好,是龙卷风!”我越看越象。“我得赶紧走!”我起先想继续向前冲,因为它在我右前侧的方向,好象就从那个角度向我移过来,我想直接往前冲,冲到前面很远后就不会与它交会了,但是刚冲了一会,再看看它,好象依然在右前侧往我这边移动,我心里想,我再向前,万一没冲过去,可能更容易与它交会,而撞到它风眼里,不如赶紧回头!于是连忙掉过车头,在我刚刚掉转车头的时候,我听到了公路两边的树叶沙沙作响,也可能起初也有些风的,只不过没怎么注意,不象现在这么明显。我感觉那个龙卷风似乎以很快的速度正向我这边移动并且越来越近,因为两边的树发出的风声听上去越来越大了。“龙卷风会把我刮上天的!”我心中害怕,只想赶紧逃离,我把电动车开足了马力,我这电动车平常也是很快的,至少比人跑起来快,但是我现在感觉它太慢太慢了,情急之下,我跳下车自已跑。当时还没舍得把车扔掉,推着个车拼命地跑,但刚跑了两步就感觉这样更慢,于是就把车扔掉,拨腿飞奔。

在这飞奔的过程中,我感觉龙卷风来得更快,已经到了我后背,我心中极剧紧张,一些念头迅速闪现:难道这一切是真的??难道我就要这样白白葬身这片荒野之地了,而且家人谁也不知道?!可是龙卷风竟然真真实实地出现了,它就是真的!我无路可逃!在我刚飞奔了几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开始飘起来了,我的腿似乎抬起来很轻松了,感觉风已经把我的身体给托起来了,我的恐惧也达到了极点,我感觉我就要失去生命了,此刻真的是魂飞魄散,这一生所有的惊慌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过。此时,我的腿抬起来虽然感觉变得很轻,但是我很快跌倒了,我连忙地又爬起来,想继续飞奔,但我刚起来又跌倒了,腿似乎不听使唤,已经跑不了了,但是我还是要赶紧离开,我看到马路对面有一个大水泥电线杆,我既然跑不了了,就赶紧抓住一个牢靠的东西吧,希望龙卷风过来的时候我能死死抱住这根电线杆躲过一劫。我在急切和跌跌撞撞中到了公路那边,然后抱住那根水泥电线杆,但是我又发现我的手臂这时候很没有力气,以致无法很牢地抱住它。

这就是我这一生以来最恐怖一刻所产生的心理感受和行为,我把它如实地回忆下来了。

没有力气也要抱着它,但是抱了很久,龙卷风还是没有来。期间倒是过去了一辆汽车,然后又来了一辆摩托车还是电动车的,我连忙伸手去拦,想让骑车的人带我走,在我伸手后,这辆车刹停了一下,车上坐着一男一女,前面的人有些奇怪地看着我,他们好象一点也没意识到有什么龙卷风,倒好象意识到是不是遇到一个拦路打劫的。就在这当口,我感到事情可能没那么严重,把手放了下来,而他们见我没再有什么举动也随即开走了。
然后我心想,别人没这么怕,我怕什么,于是去扶起电动车,往回开,这回感觉电动车开起来其实特别快,再回头看看那股黑云,还在远处,不过扩散了很大,天也黑下来了,风依旧呼呼响,在我回到城区时,后面起了大风并且夹杂着雨点。当我回到家时,发现两条裤腿的膝盖这儿各有一个洞,是跌倒的时候磨破的,身上到处是灰尘,手上也有很多划痕。

为了验证到底那地方发生了龙卷风没有,我第二天一早就到原地察看,但是没有看到任何受过龙卷风袭击的迹象,问了一下附近的人,只说昨晚刮了大风下了场雨。

原来见到的只是普通的天气变化罢了,但是由于先入为主,形成错觉,误以为真了。至于后面的行为,因为是当成了真正的危险,所以应当是可以理解的,而这世界上大难临头从容赴死的也没听说过几个,听得最多的仍然是恨不得爹妈少生几条腿以及屁滚尿流的。

有句成语:疑邻盗斧。是说有一个人丢了斧头,心里怀疑是邻居偷去了,观察那人走路的样子,像是偷斧子的;看那人的脸色表情,也像是偷斧子的;听他的言谈话语,更像是偷斧子的,那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像偷斧子的。后来,丢斧子的人在山谷里挖地时,掘出了那把斧子,再留心察看邻居,就觉得他走路的样子,他的脸色表情,他的言谈话语,都不像是偷斧子的人了。

而我,看这个黑云,因为一开始怀疑是龙卷风,结果怎么看怎么象,最后吓得半死。

人总是按照一定的成见来看待事物的,见到什么,总是要将一切先定格为[是什么],然后套用[是什么就会怎么样]的固定思维模式,在以后事物出现的各种现象的解读上他就会作这种归类的理解。这是人类长期进化来的类比思维方式,谁也不可能不把接触到的事首先进行某种程度的定格,否则,在人头脑中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呢,人又如何认识事物呢。关健是这个最初的定格,如果定错了,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