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一个期货女人的故事:欲望陷阱(12)

2014/6/24 16:11:03      点击:
玉米已经连续涨停两天了,一个涨停板是4%,根据期货交易规则,第三个交易日如果继续单边停板,将扩板到6%。可馨的100手玉米多单仍然留在手上,她是1830元的价格买入,按照10%的保证金计算,可馨只需要花费18万多就可以买入1000吨的玉米期货合约了。而现在三个涨停板,意味着她挣了14%,价格赚了256.2个点,去除手续费总共盈利25万多。短短几天时间,账户就浮盈二十多万,可馨有种说不出的舒畅,就像中了彩票一样开心,她想等过两天把手中单子抛掉,就可以去太平洋百货把那件几千块的皮衣买回来,顺便去做个SPA,办张几千块的VIP卡,她还想到香港去购物,把她心仪的那款LV包买回来,她要让邹琳看看,她凭着自己的能力也能买上这些奢侈品。

正想着邹琳,邹琳就扭着水蛇腰走进可馨办公室来了,她烫着长波浪卷发,头发染成迷人的棕色,戴着比较夸张的大耳环,但那身略带性感的紧身长款针织毛衣配上棕色长靴,却把她模特般的身材衬托的那么迷人。真是个尤物啊,可馨又禁不住在心里赞叹她,她羡慕她的年轻,她的性感,她的漂亮,她突然想到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妻子,那个女模特,尽管她之前绯闻满天飞,可是连法国总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以娶到这样的女人为荣。可馨觉得邹琳就是这样的一个极品女人,任哪个男人也无法抗拒她这样的女人的。自己看来是永远也无法在容貌上和她相提并论了,她只能庆幸一下她还能自食其力,还能有一颗聪明独立的头脑,不需要依附于男人,更不需要为了取悦男人获得富足的生活。

“可馨姐,下班有空吗?能不能陪陪我?”邹琳今天神色有点忧郁,可馨从来没看见过她这样,她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头脑简单的美人,整天没心没肺的生活着,没有朋友,只有男人,她突然对她心生一种怜悯。

“你怎么啦?”可馨关切的问道。

“我有点心烦,你能不能陪我聊聊啊?”她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她。

“好吧,你等我一会,我还有点事情处理。”

“那我6点在对面上岛咖啡等你,不见不散。”

“好的。”

2010-11-30 23:00:45
可馨在下班之前给营业部员工开了个会,主要是为W县的棉花会议做准备,她给每个人分配了任务,有的负责搜集材料,有的负责联络讲师,有的跟W县联系会议场所。另外她还交代了几个市场开发人员准备一份棉花会议的方案出来。可馨无疑是个不错的管理者,善于调动起员工的积极性,也善于让每个人在工作中都发挥自己的长处,所以她还是个深受员工敬佩的好领导。

安排完工作后差不多已经下班了,可馨想起跟邹琳的约会,便朝着交易所对面的咖啡厅走去。

上岛咖啡颇具小资情调的装修,一位寂寞的美女已经坐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她眼神迷离,心事重重,可馨走到她跟前,关切的问道:

“你没事吧邹琳?”

“你来啦。”她刚刚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没发觉可馨已经坐在她对面了。“哎,可馨姐,我在这里一个亲人也没有,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了。”

“你这么信任我我真的很感动,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告诉我吧,我虽然帮不了你,但至少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可馨说这番话是很真诚的,她此刻至少不那么嫉妒邹琳了,她甚至挺同情她,她想一定是许益弘对她不好了吧,哎,没有婚姻的保障,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她不可能永远靠吃青春饭而活着。

邹琳突然啜泣起来,可馨吓了一跳,从没见过这阵势。

“是不是许总最近来S市少了,你觉得孤单了?”

“不是。”她摇摇头。

“那是你们的事被许总的老婆发现了,她威胁你了?”

“不是,我根本就不在乎许益弘和他老婆,说难听点,我和他纯粹是一种交易,我知道,你们都很瞧不起我这样的人。”

“怎么会呢,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没有人可以指责别人什么,也没有人会介意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

“可是有人却很介意,他很瞧不起我。”邹琳再一次失声哭起来。

“谁?谁管你这么多事呢?”

“他是我以前的初恋情人,我曾经疯狂的爱过的一个男人,这么多年来,我仍然忘不了他,因为曾经失去了他,我才会自甘堕落的走上这条路。可是如今上天又让我遇见了他,我真的很想抛弃一切跟他在一起,可是。。。。。。”邹琳呜咽着,“可是他却骂我下贱,他说瞧不起我这种二奶,寄生虫。。。。。。”

可馨心里一震,这话确实挺伤人,尤其是出自昔日的恋人之口,任谁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但是这又的确是事实,这个社会,虽然二奶,第三者泛滥,但从道德的角度上来说,人们还是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现象,大部分自食其力的人还是很鄙夷靠出卖色相换取物质生活的女性。她给邹琳递上一张纸巾,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拍拍她的手说:“他既然不理解你的困难处境,你也无须为这种人而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呢,总会有真正爱你包容你的人。”

“可是我真的很爱他,我十八岁的时候,他二十五岁,有份很好的工作,那时我还在读高中,我为了跟他在一起连大学都不考了,结果他的母亲却不喜欢我,觉得我没有学历,不能有份稳定的工作,硬逼着他离开我。”

“那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应该也有家庭了吧?”

“是的,他现在有家庭,有孩子,他还是个事业很成功的男人。我再次遇见他的时候,我就快要崩溃了,因为我发现我对他的爱还是那么深,我愿意为他抛弃一切,结果他只是冷漠的劝我要自重自爱。”邹琳哭的越发伤心,可馨坐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肩,此刻可馨觉得自己一切言语都那么苍白,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好好的发泄出来,让她伏在自己肩上好好宣泄一番。可馨明白爱一个人却无法得到他的爱,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就像她对李振皓的感觉一样,她的心已经被他俘虏了,却只能这么远远的看着他,不敢爱,也不能爱,每天还要向他汇报工作,时常还要面对他,这种煎熬又有谁能体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