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像秃鹰在头上盘旋:华尔街最危险的人卡尔·伊坎

2016/11/30 18:40:15      点击:

在华尔街,卡尔· 伊坎不是个令人愉悦的名字。

叱诧风云40年,卡尔· 伊坎一手主导了美国金融史上最著名的一桩桩恶意收购,美国每一件重要的企业界事件背后几乎都有他的身影,华尔街公司高管谈之色变。

亿万富翁利昂·布莱克这样评价伊坎:“

他喜欢赢,他喜欢钱——但钱只是他用来证明自己价值的计分板。他精明而且不屈不挠,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尽管他不是常常都对,但我从不会打赌他会错。“

直到今天,这位80岁的老人仍不知疲倦地站寻找着自己的目标,155亿美元的身家,不需要他人的帮助,也不用征求谁的同意,这让他变得十分危险,就像一只秃鹰盘旋在高空,触目所及都是他的猎物。“我是伊坎……”,几乎所有公司的CEO都害怕接到这样的电话,因为这很可能意味着“麻烦”的开始...

电影《华尔街之狼》根据臭名昭著的股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但通过垃圾股等各种欺诈手段骗取投资者资金挥霍的贝尔福特远配不上“华尔街之狼”的称号。

真正的华尔街之狼是将凶狠的尖牙对准上市大公司,运用诸多合法金融手段,逼迫漠视股东利益的董事会做出战略改变、利益让步甚至是金钱割肉,为自己赢得丰厚的利润,同时也给追随的小股民们带来实际收益。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丰功伟绩,而是在资本市场允许的范围内对上市公司进行合法的洗劫。

卡尔·伊坎就是这样一个令所有美国上市公司都害怕的凶狠野兽。他最知名也是最娴熟的攻击手段就是“突袭企业”,即大量买入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成为战略股东,通过行使股东权益迫使公司做出各种调整,为自己赢得丰厚的利润,也给普通股东带来实利。

1987年奥斯卡获奖电影《华尔街》中,迈克尔·道格拉斯饰演的主角也是部分以伊坎为原型的。那句经典的台词“如果你想找个朋友,那就去养条狗好了”,正是伊坎的名言。

实际上卡尔· 伊坎似乎天生就是为投资而生的:犹太人、普林斯顿哲学系毕业(全美拥有富翁校友最多的名校之一)、学过医参过军、德州扑克战机斐然……

区分实力和运气

1961年,伊坎也和贝尔福特一样从股票经纪人开始了自己的华尔街生涯。一开始因为出色的投机技巧,卡尔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轻松赚到了4000美元, 那是他父亲两年的收入。

多年以后,回忆起这段时光他仍感慨不已:“它们就像点石成金的魔法师,让奇迹在一夜之间发生, 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的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

原来冷漠、理性的数字背后竟然蕴藏着如此炽热而疯狂的酵母。就在那一瞬间,他决定重新修正自己的人生坐标。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位参悟人生的哲学家,多了一个纵横捭阖的资本大鳄。一年后美国股市崩溃,一夜之间伊坎倾家荡产,在同一天模特女友离去、心爱的敞篷车也不得不卖掉。栽了大跟头后,伊坎清晰地意识到了自己专业知识的贫乏,随后如饥似渴地系统学习金融、法律、会计、证券分析等基础课程。

大事业要有大构想

七年之后,卡尔在交易所购买了一个席位,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专注于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买卖。与当时许多投资机构将注意力放在专门炒作高科技概念股上完全不同,伊坎的目光死死盯住了传统产业。

在他看来:

身处传统行业的公司大多拥有价值不菲的资产,增值空间巨大。

而且它们面对的是一个成熟的、现成的而不是潜在的市场,没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战略决定成败,接下来伊坎的投资公司在传统产业类公司身上大胆下注,最终不仅在5年时间中以年均21.6%的收益率跑赢道琼斯大盘,而且令许多醉心于纳斯达克市场的投资机构望尘莫及。

1980年,在客户纷至沓来的情况下,伊坎将公司迁到了美国的金融中心——纽约曼哈顿。与通用、摩根斯坦利等国际巨头比邻而居的日子,极大地开阔了他的眼界。此时的伊坎,已经不满足于在股票二级市场当一个暴发户式的炒家,他开始以战略家的眼光谋篇布局。伊坎敏锐地察觉到,全球的经济结构正在经历一次巨大的变革,很多传统产业都存在迅猛发展的机遇,但是由于公司治理和其他种种原因,多数企业规模偏小、投资分散、没有竞争力。因此,如果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将之进行优化整合,前景不可限量。

事情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伊坎不再犹豫,他只怕自己并购动作太慢!5个月后,斥资8000万美元收购了濒临破产的Federal-Mogul汽车零件公司,然后重金聘请麦肯锡等国际专业顾问公司为企业在战略、管理等方面进行提供咨询,将它从“

连一张准确的财务报表都交不出来”的极度混乱的企业,转型成一个管理规范、极具市场竞争力的现代公司。数年后,伊坎将之出售,获利超过20倍!

资本积累的伊坎开始大量购入上市公司控股股份,开始了自己的传奇投资人生。接下来的3年时间里,伊坎背着大大的钱袋,像开联合收割机一样将众多优质的企业一一收入囊中。

在过去的四十年间,伊坎在华尔街娴熟运用杠杆收购、恶意收购、委托书之争、要求董事席位、借助媒体、煽动小股东等各种资本和非资本手段,购入了数十家上市公司的大量股份,通过威逼利诱董事会和管理层赚取了上百亿美元的利润。

他的猎物名单包括了雅虎、时代华纳、维亚康姆、苹果、摩托罗拉、西联汇款等诸多巨头,横跨钢铁、航空、科技、金融、娱乐等多个行业。

正应了孟子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狭路相逢勇者胜

1985年初,有人反复介绍并邀请伊坎接盘菲利浦石油公司的股份,他只是勉强答应“试试看”。但是,分析的结果却令伊坎摩拳擦掌:

首先,菲力浦石油公司的石油储量已经超过10亿桶,以每桶30美元的市价计算,公司的资产就不应低于300亿美元。而当时公司的市值仅为126亿美元,被严重低估。

其次,石油行业属于成长性很好、具有强大延伸和辐射能力的领域。只要运作得当,短期内就可以做到可观的利润和很大的产业规模。

再次,整个大背景更是利好。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石油产量从每天580万桶骤降到100万桶以下,油价则从每桶15美元上涨至35美元。而且经济的发展使石油的需求量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在增加!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伊坎在纽约和德克萨斯之间飞来飞去,和对方商谈收购的细节。媒体也推波助澜,一时间,这场“资本和能源的世纪联姻”万众瞩目。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双方准备进洞房的前一刻,意外发生了——另一大财团以高出10亿美元的价格向大股东发出收购要约。

面对对方势在必得的攻势,拉满弓弦的伊坎已经很难收回,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与对方见个高低。当伊坎宣布将收购价格提高20%时,对方立马抬高收购价到30%。双方你来我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此时的伊坎非常清楚,如果按照市价收购,即便是将手中所有的现金都抽调过来也存在高达80亿美元的缺口,他已经听到了资金链即将断裂的声音。

在伊坎近乎弹尽粮绝的时候,华尔街著名的投资银行家米尔肯敲开了他的门。

米尔肯发明了一种垃圾债券融资法。垃圾债券是信用等级很低的公司发行的债券,尽管回报很高,但违约的风险也很大,所以乏人问津。于是,米尔肯开立保函,以银行的信用为这些债券提供担保,然后再去金融机构贷款。这种方法能够以最少的本金撬动最多的资金,将杠杆最大化,当然风险也成倍放大。

一个有桨没船划,一个有船划不动,两人一拍即合。收购计划再次启动,一场势不两立的收购与反收购之战随之进入白热化。

随后,竞争对手开始发觉情况有些异样:看似弱小的伊坎不但丝毫不落下风,反而越战越勇,自己却显得后劲不足。胜利的天平已开始倒向伊坎,只要再坚持一阵,对手必败无疑。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此时伊坎选择了放弃——不仅停止收购,反而将手头的股票尽数抛出。

事后有人问及原因,伊坎笑笑:

“菲力浦石油公司只剩下一付空壳,要来何用?我要的是股价上涨!”不过以下的解释似乎更有说服力:一进一出,就有上亿美元的进账——伊坎深深爱上了这种“来钱极快”的短线投机,早已失去了经营实业的耐心。

从此,伊坎开始用他像猎狗一样灵敏的嗅觉,找出并伺机袭击那些股价估值过低的公司。在迅速聚敛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的同时,他也成为了让企业高管们夜不能寐的“幽灵”。

兵者诡道

1985年,伊坎在对环球航空公司(TWA)漂亮的恶意收购中一战成名。

伊坎发现刚刚完成业务拆分的环球航空公司控制权存在漏洞,于是纠集了一批资金雄厚的合作伙伴悄悄抄底该公司股票,此时环球航空公司每股价格只有10美元。当他的持股量临近5%这一披露界限时,他突然开始快速加码,短短数日将持股比例提高至16%,华尔街其他投资人随即跟进,股价则快速飙升至每股19美元。伊坎起初放出消息,表示自己并不想控制TWA,只是想用股票换几架环球航空的飞机,然后再把飞机租给这家公司赚钱,这时股价回落并稳定下来。当TWA意识到情况不妙时,便向纽约联邦法院提起诉讼。伊坎并未就此收兵,他一边打官司,一边将持股量提升至52%以上,快速完成了对TWA的绝对控股。

《孙子·军争》“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完美地解释了卡尔这一战。

凭借投资人和管理者的双重身份,伊坎有计划地变卖其资产。1988年通过TWA私有化交易,个人获利4.69亿美元,却给这家公司留下了5.4亿美元的巨额债务,而后伊坎又作价4.45亿美元变卖了TWA最有价值的伦敦业务。成立于1925年的老牌航空公司TWA最终在2001年被美利坚航空收购,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从此伊坎背上了“企业掠夺者”的恶名。

“当你弄出很大声音的时候,人们会听你说话,而当你在桌子上扔出上亿现金的时候,人们对你的注意,比你弄出多大声音都要大。”

虽然父母并不是商人,但伊坎的身上却淋漓尽致地体现了犹太人的经商天性:

对利益嗜血般贪婪,为利润不害怕风险,看准时机果断出击。

伊坎就如同华尔街一条嗜血的恶狼,敏锐的判断出自己可能的目标,然后就集中力量展开攻击;

他是美国少数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就改变任何上市公司股价的人物。他宣布自己收购苹果股票的一条Twitter消息,就可以让苹果股价单日暴涨5%。哪怕是关于他打算攻击黑莓的传言,都可以让后者股价飙升7%。他曾经创下纽交所单笔交易之最,在Texaco一家公司上就净赚5亿美元。

高明猎手的秘密

说起来很简单,伊坎常常寻找那些苦于出售的企业。总的来说,伊坎看重的是“硬资产”,如房地产、石油资源、林地等这些容易计算出价值的行业,避开那些严重依赖开发新产品的科技公司。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伊坎在生物制药行业的收购也很成功。

伊坎攻击的目标都具有相同的特征:那些股价暂时处于低谷,但基本面依旧稳健的公司股票,而且股价低落很大原因都要归罪于管理不力与业务混乱。这给伊坎这样的活跃投资者带来了活动空间,他可以迅速低价吃进股票成为战略股东,通过公开报道施压董事会或管理层,利用小股东的不满情绪发起委托书战争,甚至直接发出收购要约,来逼迫上市公司满足他的要求,推进公司管理或战略变革。

伊坎对此的解释是:“

大家一致的看法常常是错误的,如果你随波逐流,成功就会远离你,所以我买的都是那些不那么耀眼、不被人喜欢的公司,要是整个产业也失宠于大众就更好。”

为了做好选择,伊坎把自己埋身于曼哈顿总部高明的研究团队中,但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寻找可被收购的企业。通常,选择猎物时,最重要的人还是伊坎本人。他的高级顾问说:“50%到60%的好点子都来自于伊坎。”

伊坎常常一天打十多个小时的电话,对象包括投资银行家、对冲基金公司经理、分析师等一切能给他提供线索的人。一旦找好猎物,伊坎就会与同事们对该公司的每个方面都仔细分析,翻来覆去地分析。

虽然看起来伊坎无处不在,但他事实上很少离开GM大楼的办公室。他几乎不会打飞机去见股东或律师。他仅仅从曼哈顿大楼就可以对外面的那些公司造成巨大影响,所以他坚持认为微观层面的管理没有太大必要。

“这就像看一位医生做手术,然后告诉他哪儿做得不对。”

天使还是魔鬼

喜欢穿休闲的棉布裤子和船鞋,脖子上总缠着一副眼镜,当他埋头工作时,头发耷拉下去,看上去就像一个好莱坞影片里痴迷于研究的教授。然而,对于伊坎的评价,外界却并不统一:

既有“激进投资人”、“维权投资者”等带有褒奖意味的称谓,更有“吸血鬼”、“企业掠夺者”等具有谴责性质的标签。

在批评者看来,伊坎关心的是如何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而从不关心企业的发展;而且被伊坎攻击的上市公司被迫牺牲其他股东的利益,采用大笔资金实施股票回购,而伊坎得以获利并全身而退;不仅如此,由于董事会往往考虑的是企业战略问题,但伊坎所关注的是短期收益,其不当的干扰行为势必危及公司的长期发展。更有甚者,伊坎的猛烈进攻有时会伤害到那些本不应该受到攻击的CEO们。

正如一位非常著名的投资家所言:“

他把对上帝的敬畏引入管理以让人们按他的意思行事,这可能对迅速提升一个公司的股价有用,但可能不是公司持久盈利的最好之计。”

“我必须以股东的利益为出发点,而我就是最大的股东。”

由于信息与身份的不对称,分散的小股东联合起来与现有管理层进行谈判不太可能,而对一个拥有公司大部分股权的大股东来说,用公司治理的正式程序给管理者施压还是很有可能的。因此,客观上说,伊坎通过机构投资者的相对强势力量将原本没有话语权且分散的小量持股人团结起来,并以他们代表的角色监督大企业管理层的行为,一方面可以为企业引入民主决策机制,另一方面能够促使企业管理层专注于为股东创造价值。资料显示,最近两年里伊坎曾经“染指”过的公司市值增幅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伊坎说自己的行为已经使得更多的中小股东获益。

1988年,伊坎在石油公司Texaco的年度股东会议上慷慨激昂地表示,“

有很多人为反抗暴政而死去。至少我可以投否决票。”因而短期投资者就像是跟着大船的海鸥一样,聚集在伊坎的背后,准备着从伊坎的攻击中获得自己的利益。

与村夫交谈不离谦卑之态,与王侯散步不露谄媚之颜

1986年,伊坎和一群掠夺者看中了USX的资产、钢铁和能源。伊坎的设想是剥离钢铁业务,让能源部门的价值凸显出来。

看出此项剥离有利可图的人不只是伊坎一人,但是最后把这件事搞起来的只有伊坎。

然而狂飙的 80 年代渐行渐远,当年臭名昭著的掠夺者也销声匿迹,他们不再显山露水,做起了平淡的生意。Saul Steinberg 重新打理自己的 Reliance Insurance 公司。Irwin Jacobs 在明尼苏达经营游艇生意。最火爆的掠夺者 Sir JamesGoldsmith 带着财富归隐了。

在伊坎所有一局定输赢的扑克对决中,在他所有艰苦卓绝的战役中,这场战斗是决定伊坎生死的,也是他最成功的一战。此时的伊坎争议缠身,航空公司没经营好,还背着掠夺者的恶名,是仅存的几个还没被打倒的 80 年代金融寡头,伊坎似乎不堪一击。一家政府机构和多名有影响力的参议员联合起来要对付他,伊坎难道真要被埋葬在80年代的垃圾堆里吗?

最后的结局是,这个意志坚定地控制公司命运的人,也成功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这让人想起了他最喜爱的吉普林的诗句:

与村夫交谈不离谦卑之态,与王侯散步不露谄媚之颜。

2007年时,卡尔管理着50亿美元的资产。他的资本管理一直非常成功,直到经济崩溃期间,他才遭遇挫折,损失了35%。

突然之间,像所有资产管理人一样,面对失望的投资人,他只能让处境窘迫的合伙人拿回投资。

然而,伊坎自己却没有收回自己的资产,还顺势将合伙人的负担彻底解除了。这种契约精神恐怕没几个人可以做到。

“我与投资人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到最后,如果你想全资收购一家公司,冲突就会变多。”伊坎觉得与其做个收点“小费”资产管理人,不如变身为华尔街一匹孤狼,用自己的钱来驰骋沙场。

总结:

《财富》杂志称伊坎为“美国最热门的投资者”,“不管你信不信,现实中的伊坎是一个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人——他精通多种赚钱之道,他可能为股东赚的钱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伊坎的成功来自于"亏钱趁早"的早年经历,以及认清实力和运气之后的持久努力。从企业老板的角度去思考大问题,大问题上的模糊准确远远比小问题的完美精确更为重要。伊坎所“掠夺”的公司,基本都是存在着明显治理缺陷的“问题”企业,而伊坎通过实施重组和管理改良,将其变身为一家家有价值的企业,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正是那些大企业的官僚主义者所缺乏的。无可否认的是,伊坎给美国上市公司治理带来了深远影响,尤其是在股东权益方面:

促使越来越多的活跃董事开始挑战企业的高管。

最后附上一首卡尔· 伊坎最喜欢的诗:

《如果》--拉迪亚德'吉卜林

如果周围的人毫无理性地向你发难,你仍能镇定自若保持冷静;

如果众人对你心存猜忌,你仍能自信如常并认为他们的猜忌情有可原;

如果你肯耐心等待不急不躁,

或遭人诽谤却不以牙还牙,

或遭人憎恨却不以恶报恶;

既不装腔作势,亦不气盛趾高;

如果你有梦想,而又不为梦主宰;

如果你有神思,而又不走火入魔;

如果你坦然面对胜利和灾难,对虚渺的胜负荣辱胸怀旷荡;

如果你能忍受有这样的无赖,歪曲你的口吐真言蒙骗笨汉,

或看着心血铸就的事业崩溃,仍能忍辱负重脚踏实地重新攀登;

如果你敢把取得的一切胜利,为了更崇高的目标孤注一掷,

面临失去,决心从头再来而绝口不提自己的损失;

如果人们早已离你而去,你仍能坚守阵地奋力前驱,

身上已一无所有,唯存意志在高喊“顶住”;

如果你跟平民交谈而不变谦虚之态,

亦或与王侯散步而不露谄媚之颜;

如果敌友都无法对你造成伤害;

如果众人对你信赖有加却不过分依赖;

如果你能惜时如金利用每一分钟不可追回的光阴

那么你的修养就会如天地般博大—— 而你,就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