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赵邵文:问过汪星敏后,顿时恍然大悟

2014/4/28 17:10:06      点击:
【盘手简介】赵邵文:“无忧一号”操盘手,2014年成立深圳厚德信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投资总监;投资经验6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其管理的“无忧一号”单账户自2013年以来,收益率达249.45%,期间回撤21.4%;擅长基于基本面分析为主的趋势交易。其搭档龚海龙,深圳厚德信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投资经历10年,擅长趋势交易,负责公司风控;目前主要从事外汇交易。

【经典摘要】
1. 行情有什么可探讨的,我怎么看,关你什么事?你怎么看,又关我什么事?你看的是对是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一旦做错你能不能及时纠错。
2. 我就问了汪星敏一个问题:你怎么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去找到自己的心里平衡?他脱口而出一句话:“没有三寸三,不敢上梁山”。汪星敏同时也阐述:我有一套经过市场充分验证的交易系统,成功率非常高。那么既然我的系统有效,我就做自己能把握的行情,看不懂的,不符合的行情我就选择不做。听完汪星敏的交流,我顿时就恍然大悟。
3.100万的账户,亏到 50万要做回100万,需要两次这样的机会;第一波赚50%,从50万做到75万,第二波再赚50%,从75万到112万。这样我如果两次都对了,扣掉手续费成本,才赚12%。如果做一个资金管理,用7成的仓位,亏50%,还剩65万。65万赶上一波行情,赚50%从65万变成97万,再赶上一波50%行情,从97万变成了150万左右。

期货资管网:请赵总介绍下您在期货上的成长经历。

赵邵文:我是2008年4月21号正式进入期货行业的,当时是在广州做。我毕业的时候在深圳待了2年多,在保险公司,觉得没前途,合同期满我就没有续约。
就去找工作,找了很多工作不满意,后面我爸爸又要我考公务员,我爸爸说我太挑剔,公务员那么多岗位可以慢慢挑。
每次都是挑的那些热门的岗位,很多都只招一个,每次笔试没进面试就被刷出来了。后面就考到了中山地税,是整个中山的笔试第一名,招收三个人,笔试超过第二名十几分,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当时离上班时间还挺长的,还有大半年,就想找点其他的事情先做着。每周末就跑去人才市场晃悠,发现瑞达期货招人,一头就扎进来了,公务员那边干脆也不去了。
因为我之前在学经济学的时候,证券、期货行业我多少还是熟悉,我觉得期货行业在国内也是一个朝阳行业。
后来公务员人事处通知我去面试,我说放弃了。

期货资管网:赵总谈下您是如何独立判断去做交易的?
赵邵文:最开始做交易的人都很喜欢去跟别人讨论行情,再到后来有人跟我讨论行情,我也不愿意。
行情有什么可探讨的,我怎么看,关你什么事?你怎么看,又关我什么事?你看的是对是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一旦做错你能不能及时纠错。
今年我做了一个研究,主要是分析别人是怎么成功的?像国际上的大师,克罗、罗杰斯他们怎么起来的?1975年左右那波白糖行情,一波行情涨上去,一波行情空下来,5年后市场又给他们一次机会,两波行情成就两个大师。国内的几位超级大户,不管是葛卫东、叶大户、林广茂,傅海棠,棉花那波行情都赚到了。也就是一波大行情看准了,重仓去做,一波行情就可以成就一两个大师。
他们之前也是单打独斗,但是一旦做大后就不会个人作战了,有实力后就可以团队化。做短线的人很折腾,也没有几个很出彩的人。至少我接触的人中,出彩的我没有看到。
我现在做趋势行情,也在等待市场的大机会。我认为一个“势”一旦形成的话,你要改变它没有那么容易。
2013年年底甲醇行情,趋势上我个人也是看空,价格在2800的位置,因为交易量太小了,我不太敢进场。因为2000万的资金,按我平时的风格7成的仓位,就会干1500万进去,结果肯定玩不转。我就选择了做焦炭和焦煤,1月份空了玻璃。
市场在2月底的时候,我感觉市场行情来了,我立马把公司管理授权给相关同事,专心做交易。结果抓住了2月最后一个星期和3月第一个星期的行情。我们做一个品种就停一段,休息后再选择另一个品种。3月份做了一波行情后,后面轻仓就折腾了一两个星期,就选择了休息。有时候休息就是最好的风控。

期货资管网:你们团队业绩短期表现异常突出,有没有一些特别的经历是奠定今天业绩基础的?
赵邵文:龚总(海龙)的交易做的很果断,很低调。有一个很经典的战役是做PTA,11年的10月-11月17个交易日翻了7倍多。连续5个涨停,2个跌停全部吃到。11月1日进场,到11月23号平仓。
08年我入行的时候,因为我没经验,5月份我就问他看好哪个品种,我自己不懂就想投点钱跟着做。他就说空铜,然后到了当时铜还在63000的窗口,他就说空到40000,然后他还告诉我时间,快的话7月下旬就会开始走出来,最迟的话不会超过8月份行情绝对要启动。然后他在63000的时候开始建仓,一波行情下来,他在47000的时候连续跌停,坐不住砍掉了一半仓,剩下的跌下去到41000的时候想出,我就说跌的这么凶一波行情哪有那么容易刹住车的,你前面的47000跑掉的,大不了这5000点不要,他涨到47000你再跑掉也不迟。但是他一反弹到43000就跑掉了,行情后面跌到了22000。
这是我的一个经历吧,在啥都不懂的情况下经历了这一波铜的暴跌,之后09年一个暴涨,虽然我没赚到钱,我还赔了钱,但是有这么一个经历非常非常珍贵。
这个市场别人能成功,我相信我通过努力也有可能会成功。
后面的交易反正也是不成系统,最开始做趋势,然后做短线,做累了又不想那么辛苦,又改做趋势。做趋势的时候老是短线思维,最后是看对了方向没有赚到钱,甚至趋势很强的时候还要赔钱出来。到了目标位差不多就OK了,结果看着趋势就又往趋势上靠,结果还是被止损出来。最后短线做不好,趋势做不好,这种状态折腾了我2年多的时间。
中间这段时间我经常会想,到底我适不适合做期货,因为我做了这么久没什么成绩,心中就没底了。

期货资管网:你们配合这么久,龚总你觉得赵总最大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龚总:他做事情比较执着,他自己心里有杆秤,但是不能打扰他,他有脾气有个性,而且他脾气性格比较直。

期货资管网:请问赵总,你觉得龚总有那些地方值得你学习的?
赵邵文:他做事比较细,很有责任心,做任何事情考虑的很周全。他表面上看起来嘻嘻哈哈,其实执行在具体的事情上不是这样,非常严谨细致。

期货资管网:您做期货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中间有没有动摇过做其他的选择?
赵邵文:最迷茫就是超短线回撤的时候,交易做的非常不顺。自己就总结出一套方法,在检验的过程中发现还是不行。当时好不容易建立了一点信心,这个信心就一下又全部崩溃了,甚至出现过动摇。到底要不要放弃?
中间承受很大的压力,第一是赔钱的压力,第二是家里以及周边朋友的无形压力。想来想去,我一旦放弃,我能干嘛?好像啥都不会。真要放弃做重新选择,就必须得从零开始,而且如果做了三五年后,又重新碰到现在的瓶颈,怎么办?那不是又把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每个做交易的人都会有那么一个过程,都闷在家里做,就相当于闭关一样。所以说做交易的人蛮苦逼的。

期货资管网:可持续盈利的资管团队很少,你如何看待。
赵邵文:我个人接触过市场上挺多的盘手,也有极少比较优秀的盘手,但是有一些盘手我不太认可,这部分盘手业绩表现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一旦赌对了行情,同时重仓参与,短期会有超人的业绩,但是在交易思想和交易体系上有很多的缺陷,一旦行情趋势进入这些盘手交易盲区,市场就会对他们进行重重的惩罚。所以说高手的交易经验,是用真金白银交学费买回来的。

期货资管网:你觉得你现在风格稳定吗?
赵邵文:2013年对我个人的期货交易来说进步和跨越都很大。2012年也是我的一个转折点,发现做短线太累了,就往趋势交易上去转型。我入行的时候给自己作了一个规划,首先给自己三年的时间,考虑自己适不适合干这一行?结果三年下来,自我感觉还是适合的,挺有希望。
又给自己第二个目标,做了一个5年的规划。前面三年的操作都有些起伏,但是第四年还是有些起起伏伏,我就觉得很不正常了,肯定有问题,问题出在哪?我的操作真正赔钱不是状态不好的时候,而是感觉状态特别好的时候才赔钱。
我以前一直都是做短线为主,2013年很多机会我都看到了,而且都做到计划里面去了,但是没有执行到位,所以2013年我把短线交易彻底的放弃掉了,坚定了转型做趋势行情。
我2013年自己的账户在海通参加实盘比赛,从13年的3月1日,到14年的1月21日,最终收益是904.6%,采用了趋势交易,就做对了几波行情。虽然账户收益非常高,但是回撤的时候也很大,还是有问题。

期货资管网:赵总你最近做的这波行情,净值很快上到4之后,回撤控制在3.5左右,是怎么解决业绩上去快,同时控制回撤这个难题的?
赵邵文:参加一次颁奖典礼,通过组委会找到了期货高手汪星敏,他的风格是满仓操作,赚钱很快,回撤也很大。像正常人回撤20—30%左右,一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恢复,净值才有可能够创新高。像汪星敏最大回撤有过60%,20—30%就是常态,但是他很短的时间之内净值就又能创新高,说明他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我就问了汪星敏一个问题:你怎么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去找到自己的心里平衡?他脱口而出一句话:“没有三寸三,不敢上梁山”。汪星敏同时也阐述:我有一套经过市场充分验证的交易系统,成功率非常高。那么既然我的系统有效,我就做自己能把握的行情,看不懂的,不符合的行情我就选择不做。听完汪星敏的交流,我顿时就恍然大悟。

期货资管网:那意味着你以前的操作,净值上升快下降快的原因是,你的资金管理方法有问题?
赵邵文:以前的做法是:只要有机会就啪啪干进去了,也就是以前没有资金管理,看好的话就一次性建仓,对的时候肯定是可以赚钱,试仓的时候也会经常出错,经常会出现什么情况?好不容易碰到一两波行情,收益翻了几倍,感觉第一赚了钱,一旦出现下跌就会止损一次, 比如说一次跌5%,连续止损5至10次,账户里面还能剩多少钱?所以说要赚钱是很不容易的,虽然赚了几倍的收益,但是又稀里哗啦的赔掉了。
自从2013年8月账户净值的一次回撤,让我再一次认识到资金管理的重要性。我们引用一个数学的概率学,100万的资金,损失掉50%,变成50万,如果想回到100万,就得需要做对两次这样的行情才能回来。后来我就对我的资金管理做了一个调整。为什么后来我的账户大部分时间也就7成仓位,也就是总资金我就用70%,打个比方100万的资金,我全部进去,赔一半,是不是只有50万?如果我只用70%的资金,70万的一半就是35万,还剩下65万,剩下65万我可以满仓做。
从50万要做回100万,需要两次这样的机会,第一波赚50%,从50万做到75万,第二波再赚50%,从75万到112万。这样我如果两次都对了,扣掉手续费成本,才赚12%。
我做一个资金管理,用7成的仓位,亏50%,还剩65万。65万赶上一波行情,赚50%从65万变成97万,再赶上一波50%行情,从97万变成了150万左右。
非常明显的对比,前面的账户收益只有12%,但是后面的账户就有50%的收益,差别非常大。
所以我总结了两点:第一是资金管理,第二是分批建仓。试仓的时候,可以小单量去做,我有一个原则是亏损的单坚决不加仓。证明有可能我的判断是错的,也有可能我的判断没有错,但是时机和点位都不对,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必要参与。

期货资管网:资金管理让你的心态变好了?
赵邵文:假设我的进场试仓盈利了,第一说明市场验证我的做法是对的。第二可以拿盈利的部分进行加仓。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我把盈利的部分还给市市场我就出来,再找下一次机会,但是我的本金还在,这样我能够保持足够的耐心。

期货资管网:做趋势交易你会考虑什么样的盈亏比才会进场?
赵邵文:做趋势交易盈亏比,如低于3:1,我看都不看,肯定不参与。每次交易,我固定十张单进场做交易,止损的时候,我给出100个点,那我预计止盈的目标是300个点。3:1的盈亏比,10次交易,错3次,每次10张单,每次赔100个点,10张单错三次也就是300个点,但是我对的那一次我10张单至少赚300个点,那么25%的成功率可以不赔钱,甚至有可能是赚钱的。
做趋势交易,一大波行情趋势来的时候,何止3:1,5:1、10:1经常有的。
有盈利就拿盈利去加仓,我赔钱的时候,10张单去止损。赚钱的时候可能是20张、30张,甚至50张单在赚钱。就可以做到 不到10%的成功率我就可以赚钱。所以我总结做自己有把握的行情,我后面两个账户成功率可以做到70%。10%的成功率我都可以赚钱,70%的成功率还赚不到钱?

期货资管网:请问赵总现有的策略容量有多大?
赵邵文:5个亿左右的规模没有问题。我们现有的规模大概4000万,正常建仓的资金在2500万。如果5个亿,正常是3成或4成仓,最多5成仓。

期货资管网:请问贵公司在整体发展以及在阳光化产品发行上有什么规划?
赵邵文:我们公司属于刚刚起步,在起步阶段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些营销方面的事情。我们的第一个产品现在还没有落地,注册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发行产品,但是我们又不是那么急,因为发产品有一个过程。
我们公司目前注册是注册在深圳前海,我们公司有2块,一块是内盘,一块是外盘。内盘毕竟面临着资金容量的问题,5000万可以做,5个亿可以做,给50个亿在这个市场里面就很难玩了。内盘因为资金容量有限,所以内盘很容易就被控盘。我这边以做趋势交易为主,如果我不做保护,一旦盯上了,说不定我就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所以我们就想着我们以后的重点肯定是外盘。外盘资金容量很大,又很难控盘,你一控盘就相当于操控一个国家的经济、操控一个国家的货币。所以当时我们注册公司的时候想想肯定就只有2个地方:上海、深圳。上海太远了,所以就只能在深圳,深圳又能直接对接香港,再加上我们的根就在华南,往来比较方便。我们也就是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自己想做的事。同时力所能及的帮助到身边的朋友以及一些人,我觉得就很完美了。

期货资管网:贵公司团队现有多少人?怎么分工协作的?
赵邵文:我们公司现在有4个拍档, 3个盘手,都是交易做的非常成功的,每个人交易的风格都不同,有一定的互补。
我是所有品种都做,品种分散,主要是做大趋势,一有合适的行情,仓位就会比较重。没有行情的时候,我就选择休息, 自己给自己放松一下。因为在交易的过程中,盈利大的时候有可能出现回撤,有时候仓位重的话回撤幅度会挺大,压力也很大。赔钱的时候,压力就更加不用说了。所以说在交易的过程中其实是顶着很大压力,该休息的时候是要休息一下的。

期货资管网:你和龚海龙之间怎么协作
赵邵文:我在团队里面搭档是龚海龙 ,他相当于我进入这行的第一个老师,年龄跟我差不多,比我大半岁。他2000年开始做期货,我是08年才开始接触期货的。一开始入行的时候跟着他,现在我用这个方法最基本的核心理念,就是他的理念。
后来我又根据自己的性格特点,补充了很多东西,现在我的方法跟他的方法是不大一致的。但原理上是相通的,所以我做什么交易的思路他一看就懂了,他做什么交易的思路一就看我明白他想干什么。

期货资管网:你们在控制风险上有哪些特点
赵邵文:公司这块业务分为2块:内盘、外盘。龚海龙负责外盘,我负责内盘,交易方面我们两互不干涉,关键在风控这方面,他给我做风控,我给他做风控。因为自己做风控自己管不住自己,赚钱的时候会不停的加仓,有时候明显看到市场变化了,不对了,自己就会想是不是可以多拿一会,你自己控制不住。如果旁边有个人帮你刹车,他觉得不对了,他会跟你提示,可以适当的把仓位降下来。
具体哪个品种你不用跟我说,我愿意砍那个品种那是我的权限,你不能干预我的。但是你觉得市场风险过大的时候,可以提醒我把仓位降下来,我们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控制风险。

期货资管网:请问赵总,你们团队有什么特色?
赵邵文:我觉得我们团队人员的组成也蛮有意思的,何总70年的,年龄比我们大10岁,他的社会经验非常丰富。我们这个团队成员个性鲜明。我们一直强调的是: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们团队的定位也是,每个人去做自己最擅长做的事,最喜欢做的事。
我在做内盘的时候,龚总来给我做风控,有时候太顺的时候人就开始飘,就像风筝飞的的太高的时候,龚总就开始扯扯线。今后这个市场的发展会越来越专业化,专业化程度也会越来越高。单独作战以后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肯定要实行团队化协作。团队协作才能走的远,才能管大资金。

期货资管网:龚总您做外盘的规模有多大?您是做单边还是对冲,聊聊您的交易经历?
龚海龙:折算成人民币2000多万,主要还是以对冲为主。07年我自己的资金3个月翻了50多倍。当时一个人闷在家里面做,每天连腰都伸不值。发现这样不行,就去了瑞达期货。当时去做经纪业务的时候有个笑话:我和别人说做期货,别人说我们这里没有期货,只有新鲜货。
我01年开始做期货的,在南宁,03年才来广州。我是被经纪业务逼着转型的,没办法当时借家里面的钱,20多万一年多时间全部输掉了,就只剩下750块钱,拿着这750块钱来广州到现在了。原来的小麦900多块钱一吨,黄豆那时候是1700,橡胶是1000多,铜是13000-14000。以前那时候就知道做短线不知道做长线,天天在里面做铜,那些写单下单的纸都超过1米高。
以前用是世华,公司楼顶有个卫星接收器,一口大锅,然后数据就下来了,也有图片可以看的,就是交易不了。来到广州以后才知道原来有外汇,以前在南宁的时候不知道,看到别人那里标价0.8几,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小怎么挣钱,所以没注意,来到广州后才知道这才是大东西。03年来的,04年就去了广州一家做外汇的公司做经纪。来广州后我就进过2家期货,都只待1年不到,瑞达算时间长的。那时候就开始帮客户做,分了些钱,就买了套房子把婚给结了。
我和赵总就是那种天天闷在显示器里面的人,对于管理这块就不擅长,所以把何总叫过来,你要一个人交易做的好,又要对外联络做的好,这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搭配这个组合,分工分细一点。
在赵总还没过来的时候,我做完内盘又接着做外盘,睡都不够睡。有时候看盘看到半夜四点钟,第二天早上9点钟国内又开盘了,身体受不了。所以就把国内盘停了三个月。
我记得前年压力大的时候,连续三个月一个人背着包跑去三亚,坐在海边看盘。晚上就喝红酒,买了200块钱的烟花在那里放。

期货资管网:龚总你做外盘是程序化?还是什么其他类型?
龚海龙:外盘上我是属于趋势单,一般不用怎么看盘。

期货资管网:你们很有幸碰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龚海龙:做事先把人做好,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