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华尔街顶尖交易员江平的奋斗史

2016/10/18 16:18:29      点击:

作为在雷曼兄弟为数不多的华人,江平自1995年就开始为雷曼兄弟效力,这在白人云集,压力巨大的华尔街并不多见。在雷曼工作了十年后,江平在2005年提出辞职,转头就进入了当时龙头式的对冲基金——SAC, 就是那个因内幕交易闹得一败涂地,后来还被拍成了美剧的对冲基金。

当年,雷曼兄弟为了挽留江平,还开出了近1000万美金的留用奖励,可江平最终还是进入了SAC。

江平是80年代最早的那批留学美国的学霸精英,同时期留美的还有如薛蛮子、李开复等人。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之后,江平就开始从事金融衍生品的业务。

1978年,不到13岁的江平离开自己的故乡,江苏靖江,来到扬州中学。这之后,他的人生一路开挂,就像所有的高智商理科生那样,先是扬州高考状元,随后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保送中科院读研究生,随后留洋,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化学博士,在这期间,江平自修了金融专业。之后,他进入了后来的创业者摇篮——斯坦福大学攻读金融博士。

20多年间,2005年从雷曼兄弟辞职后是江平第一次回国过春节。他重返江苏靖江老家,给96岁的祖母拜年。这也是他从1995年参加工作之后的第一次休假,“我不用再每天担心雷曼兄弟的全球风险了”。

在雷曼露头角:运算成了生物直觉

在斯坦福读书时,太太产子,为了贴补家用,江平成为了一名助教,辅导当时读工商管理硕士的学生。助教的工作并不轻松,他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批改完所有的试卷。

学校要求所有的作业必须理论联系实际,学生在完成金融衍生品的作业时,都要从市场中找到实例来应用衍生品理论,不过江平从试卷上看到的答案五花八门。为了能够迅速的批改试卷,江平不得不潜心研究那时候在华尔街还算是新鲜事物的金融衍生产品。

江平

在大量的演算和图像识别后,江平可以对着运算的满页纸,一眼看出结果的对错。最后,江平已经可以“只看图形,就能估计出价格”,理论成了一种生物直觉。这种生物直觉影响到了他后来的投资生涯。

后来,在他进入雷曼兄弟做研究时,一位客户在问一种日元的衍生品习惯。公司的交易员和分析师从系统调出模型来帮助运算,他观察日元走势后就说出价格在1.45左右,而运算结果显示,在1.38和1.48之间。

1995年,毕业后的江平进入华尔街签约雷曼兄弟公司。

而在1994年12月,墨西哥爆发金融危机,比索汇率狂跌、股票价格暴泻。雷曼兄弟因此损失惨重,信用被降级,一度谣传要破产,其拉美外汇交易部,成了公司业绩最差的部门。

签约后,江平以一名技术部门普通员工的身份,被分配到了这个部门。

凭着对数据的敏感性,调研后,江平发现墨西哥货币比索被严重低估,有着强大的升值空间。于是,他大举买进。

挺过危机之后,比索果然强劲反弹。江平所在的拉美外汇交易部,从业绩最差,一举反转成雷曼公司最赚钱的部门。

不久,江平也如愿,成了一名交易员。

进入SAC: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

从1995年至2004年,全球经济动荡,基金经理们都很难交出稳定的成绩单。不过,江平的投资总能达到30%到100%的年化收益率。数次震荡过后,他成为了雷曼兄弟贡献最大的交易员之一。扶摇直上,在遍地白人的公司中一直做到公司的高级副总裁。

可是,这位“送财童子”得到的报酬,却与他的付出不成正比。在雷曼兄弟的十年,江平的平均提成在3%到4%之间。直到2004年,才一步提到11%,其中现金部分只占3%。在华尔街,按业绩提成一般是10%到15%。

在2005年江平要离开的时候,雷曼兄弟才回过神来,为了留下江平,开出了全新的价码:16%的提成,外加千万美元的特殊奖励。不过,这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2004年年底,江平准备回中国发展。不过,SAC的掌门人、华尔街超级巨星Steven A.Cohen却闻讯赶了过来。

Cohen在1992创立的SAC资本顾问公司(SAC Capital dvisors)曾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对冲基金之一,成立后18年平均年度收益率超30%,2000年的收益率高达73.4%。由此,人送Cohen外号“交易界的迈克尔·乔丹”。

Steven A.Cohen

江平和Cohen在曼哈顿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吃饭会谈。江平告诉Cohen,他在华尔街看到太多的阴暗面,决定退出江湖。但是,Cohen发现江平身上有着“超级交易员”的潜力,极力劝他不要退出,并开出优厚条件力邀他加盟SAC。

Cohen一见面就送来了大礼——江平在雷曼兄弟工作了十年,每年帮助公司挣 1 亿多美元,也没有一次拿过那么多的奖金。

2005年年初,江平向雷曼兄弟递交了辞呈。大年初一,他带着一家老小回到了靖江老家。

几天后便回纽约,刚出机场,SAC已有车在等候。

加入SAC后,江平开始建模型、与券商建立关系,同时分析跟踪市场,但很快却亏掉了七八百万美元。之后,他集中力量在墨西哥做短线交易,每一个盈利的机会也不放过,哪怕只能赚几百美元。三个月后,终于打平。

2007年,美国《交易员》杂志刊出了一份“百位顶尖交易者”的榜单,时任SAC董事总经理的江平以超过1亿美元的年收入跻身其中。榜单上收入过亿者几乎都是拥有巨额资本可坐享其成的对冲基金老板,而江平全凭交易业绩入选。这也是该榜单历史上首次出现华人的面孔。

同性骚扰丑闻:两人纷纷离开SAC

同样是2007年,当时还是SAC公司雇员的Andrew Tong(男性,华裔移民)指控江平性骚扰自己。时年,Tong37岁,已经结婚(异性婚姻),于1994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CNBC曾报道了Tong在诉讼中对江平指控的细节:

在被SAC录用后,Tong称,江平来找他,并告诉他自己有一个交易法则:他的交易员不能激进;交易者必须柔弱一些,而且还指示他开始服用雌性激素。

Tong说,之后,他从黑市上买来了雌性激素。

Tong宣称,然后他遭受了情绪和身体都痛苦。在激素的作用下,他开始穿女性的衣装,对他妻子失去“性”趣,而他的妻子一直渴望有个孩子。

Tong说,性骚扰包括两人之间的性关系。

其实,Tong与江平早在1998年就已认识——当时,两人都在雷曼兄弟工作。后来,江平转身SAC,但两人仍有联系。2005年7月,以承诺25万美元的最低年薪,江平把Tong从雷曼兄弟挖了过来。

纽约州最高法院公告

2005年8月19日,Tong正式进入SAC工作时,江平已贵为管理阶层,Tong成了江平的下属。于是,也就有了后来媒体报道的——“要在职场得心应手,就必须改掉暴躁的男子个性,以柔制刚”——领导对下属的“教诲”。

在起诉江平后,Tong被SAC解雇,他与妻子隐居在了泽西市的一所公寓。

不过,江平和SAC都否认了这些指控。认识江平的人都说他为人进取、出类拔萃,难以将他和Tong的指控扯上关系。

最终,Tong的起诉被纽约州最高法院驳回,这件事也终于告一段落。

期间,Tong还做了精神鉴定

2008年1月,江平也离开了SAC。同年3月,他在纽约创立了对冲基金——江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NG Capital Management,Ltd),业务伸展到中国市场。

在他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室里,没有单独办公室,江平与团队其他交易员研究员坐在一起。在他的办公桌上有8台电脑显示屏,各种金融数据库和技术图线闪烁,一台直线电话通往世界各主要交易市场。

在江平的描述中,华尔街就是个暗器遍布的江湖,“人在江湖,需要时刻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