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真正投机市场上的天道是什么?(15)

2014/9/29 18:50:13      点击:
1、狂犬病幻象

20多年前,我在读中专时,被一只狗咬了,也不是疯狗,一开始并不以为然,因为我从小经常养狗也经常被咬。到校医务室处理伤口时,校医听说是被狗咬的,很紧张地对我说,被狗咬要去打预防针,我说,狗咬了就咬了,为什么要打针?她说,不行,一定要打的,防止狂犬病,你赶紧去医院吧。我一听她的口吻这么急,心里被她说的有些紧张,也就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说,这个要到市防疫站去打针,医院里不打。我就顺便问医生,狂犬病是一种什么病啊,有多大的危害?一个年青的医生回答:狂犬病发病率40%,死亡率100%。

我一听立即紧张起来,原来是一个可以致命,一旦发作无药可救的病。随之到了防疫站,一个月里连续打了5针。在这期间我去查了关于狂犬病的一些资料,发现,这种病原来惊人地可怕,一旦发作,三五日之内就会死亡,而且万份痛苦。从此以后,我就很担心在自已身上发作。也安慰自已,我打过预防针了不会有事的,可是又突然想到,要是预防针也失灵呢,而且我更得知,打得预防针(疫苗)本身就是狂犬病毒!说是经过灭活的,但是万一还有存活的病毒呢?狗倒未必真的有病毒,可这针里面倒是实实在在的病毒!所以我成天里就想着这些事,非常地担心。担心各种危险的可能,想着狗带有这种病毒的机率是多少,传染到我身上的几率是多少,发作的几率多少,疫苗失败的机率多少,总是感觉我不是百分之百地安全,危险性始终存在。特别是一想到狂犬病发作的可怕情景,就浑身发抖。

有一次晚上,我感觉身上有些发热,突然就想起狂犬病发作了,这个念头一出现,我就感觉浑身出现越来越多的不舒服,随之讯速地紧张起来,随着紧张,感觉征状更明显,我连忙地出了学校向外飞奔,准备到省防疫站医院去求救,当我踏上公交车时,我害怕的连站立的劲都没有,当着一车人倦曲在地上,也顾不得形象不形象。当终于到达防疫站时,我飞快地到医院挂号处:“我要挂号!”我大声地喊。几个值班医生在里面扇着扇子聊天,其中一个医生过来问:你怎么啦?我说:我狂犬病发作了!那个医生笑了一下,然后拿着扇子隔着窗口就对我连扇几下,我正搞不清怎么回事。她说:没有狂犬病,回去吧。我说:怎么没有?你没给我看,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另一个医生说,刚才已经给你看过了,你太紧张了,你先坐那歇会吧。

我正纳闷,她们怎么这么肯定我没有狂犬病呢,但是心里却得到安慰许多了,也没那么怕了。结果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歇会,这里候也感觉自已身上不发热了,也没哪儿不舒服了,坐了一会儿,我感觉也实在没什么事,至少相信了,这一次并没有真正的发作,各种感觉是我的错觉,因此就回去了。(多年以后我才想起,狂犬病人怕风,怕光,怕声,用扇子扇我的时候,我没反应,所以她们知道我不是狂犬病)。

可是这种错觉,以后却经常发生,以后的几年里发生过好几次,因为人总有不舒服的时候,一有不舒服就会立即想到是狂犬病,短时间内会极剧地紧张,极剧紧张之下,各种感觉就会很多而且明显。有一次也是晚上,又发生这种极度紧张恐慌的情形,但是这一次没有去医院,心里也在想,可能又是错觉,但是还是怕的要命,躺在床上,神经高度紧张,以至不能听到一点声响,只要同宿舍的其它人稍微发出一点响声,我的心里和大脑里就会一惊一惊的,半夜的时候,由于紧张得厉害,我的一只手都发生了痉孪,五指不能自由活动。

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都持续了好几年之久。

这件事给我的启示:

第一就是:人在高度紧张之下,认知能力会发生极大的扭曲,疑神疑鬼之下看什么都象。

设想如果当时不是我被狗咬了,而是别人被狗咬了,他如果这么紧张和做出那么多荒唐举动来的话,我会看得很清楚,也知道他应当怎么做。但是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为什么自已就这么荒唐和可笑了呢。

所以第二个启示就是:心理会由于危害切身与否而极大地不同。

二个启示对于做期货的意义:

在期货上同样有这个问题,做实盘和模拟盘危害不同,心态自然不同。一种各方面都有保障,期货成败不会影响生活和一旦失败即对生活构成严重威胁的人,心态也会决然地不同。必须赢就不得赢,被逼的情况下十赌九输。

人对外界事物的感觉和判断极大地受心理的影响,被有压力和紧张的心理所折射过的事物映象是扭曲的,而在平和的心态下,事物能够原原本本地进入大脑的分析和加工的系统中去。扭典的映象,使人不能正确认识和对待原本事物,因此无法得出正确的对策实施。

更重要的是心理紧张会打乱大脑各部分功能的联合工作,使之无法运作。

所以心理对于所学知识能否被运用以至能否被正确运用,是个前提。心理是个更高级的东西,技术可以几天之内学会,心理需要长久的烈火融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