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黄灿:量化交易 3年最大回撤2.29%

2014/7/29 15:23:40      点击:
黄 灿:1984年,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曾任博普科技高频交易总监,擅长构建程序化交易系统以及实现程序化交易策略,交易风格以稳健为主。在2011、2012、2013年的投资平均收益超过25%,期间仅两个月出现回撤,最大回撤仅2.29%。其于2013年10月至2014年1月期间,担任鹏华-博普量化精选基金的基金经理。该基金在黄灿管理的3个月内,累计收益达8.6%,同时最大回撤0.3%。现担任深圳市盛冠达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

期货资管网:您是什么时候进入期货市场?经历过怎样的波折和收获?
黄 灿:我本人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并没有直接接触股票或者期货的交易,而是在一家软件公司帮野村证券研究所做了3年的系统开发与维护工作。之后,我在中意人寿保险公司做了1年系统维护工作。我个人是从2007年开始进入股票市场,2010年组建成立交易团队,后来与团队合伙成立深圳博普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高频交易总监。而后成立深圳市盛冠达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目前我们配备的交易员算上我总共是4人,负责开发的有3人,行政1人。我们的交易员的主要工作是策略研发、策略执行以及数据分析。我本人就专门负责策略开发工作。

期货资管网:您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量化交易?规模和交易情况怎样?
黄 灿:2010年股指期货刚上市的时候,在最初尝试了几次手动交易之后,我们就开始寻求程序化交易,同年5月我们开始搭建自己的交易系统。接着我们开始在模拟盘交易,当时每天的收益率能达到10%,然后我们信心满满地上了实盘,结果实盘第一天我们120万的账户就有超过1万的亏损。
发现模拟盘与实盘有很大的差别之后,我们开始反思和优化交易系统。当然,最初的亏损也和我们选择的技术方有关,早期我们使用金仕达的接口,那时候偶尔会出现一些Bug,导致整个系统崩溃。这样纠结了大概三个月,我们几乎是不赚不亏。到2010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开始使用上期技术CTP的接口,加以维护和完善之后,我们的系统就非常稳定,业绩也很稳定。
在2013年的时候,我的模型管理的大约1.5亿的规模,收益率依旧很稳定,我预计规模还能再加大。

期货资管网:您两次历史回撤发生在什么时候?
黄 灿:2010年到2014年期间,我们总共经历过2次回撤,是教训,更多的是启发。
第一次回撤发生在2012年4月底到5月初。当时在4月底的时候我们的账户开始出现亏损,到5月初的时候出现2%的大回撤。这次大回撤,是因为连续盈利之后,信心膨胀,人工加重了仓位。这个回撤让我们重新反省自己的交易策略,也就是从这次之后,我们开始严格执行风控,收益开始趋于稳健。
第二次回撤发生在2014年3月份。因为我们在2013年优化了算法,该算法使我们跨期套利的体量可以突破传统瓶颈,大增到1.5亿,平均每月收益能达到1.7%-1.8%。但是,到2014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的模型开始出现回撤,在达到模型止损位的时候开始止损,持仓量太大导致我们的止损操作使得市场更加向我们不利的方向移动,最终回撤的幅度超过了2%。

期货资管网:您分析这两次回撤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黄 灿:现在静心来看这两次历史的教训,2012年4、5月份的那次主要是因为信心爆棚而人为干预,重仓交易又遇到行情变化。当时就是在连续28天盈利之后信心爆棚,然后人为加仓至满仓,最后发生大回撤。
2014年3月份这次,就我们的分析来看,主要是由于社保基金的入场,导致市场升贴水结构从3月份之前的大贴水转变为3月份之后的升水,以往策略逻辑的基础也就发生改变,而我们当时没有对模型进行及时调整。
这两次回撤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宝贵的经验,促使我们优化了模型,使我们的策略更加完善,以后的收益也会更加稳健。

期货资管网:您为什么一开始就选择研究套利的模型?
黄 灿:因为我自己也做过几年的股票交易,这让我意识到从主观交易或者趋势交易中赚钱太难。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做程序化交易时并不擅长判断趋势。而另一方面,做套利则需要同时抓两个单,程序化就比手工操作快一些,而我们的优势正是在程序化交易中有深厚的积累。

期货资管网:您的这种套利模型是高频套利吗?
黄 灿:我们这种套利也不属于高频套利,要看行情配合。
我们曾经的频率确实很高,但那是因为那个时候市场还很不成熟,能够给我们提供的交易机会比较多,而现在的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给我们的交易机会已经不多。就换手率而言的话,以前我们一天可以达到20个来回,而现在平均每天只有2个来回。

期货资管网:现在您主要是做股指期货的套利吗?还有做其他品种的套利吗?
黄灿:除了股指套利,我们也有做其他的交易。
我们的股票交易平台正在搭建的过程中,预计下半年会有一些和股票相关的套利策略开始实盘测试。
另外,我们还做一些商品期货的期现套利,目前这些策略都在实盘测试阶段。

期货资管网:可不可以介绍一下您公司今年新发的产品?
黄 灿:是的。今年3月份我们发出了一个管理型的新产品——千石资本-盛冠达量化精选,产品形式是基金专户,规模3340万,投资标的为股指期货、商品期货以及黄金白银T+D。

期货资管网:您的团队成员是怎样分工的呢?
黄 灿:现在我的团队中专门负责策略研发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主要负责数据分析以及模型执行。因为我们的模型并不是完全自动化,需要有一定的人工参与。我们现在有4、5个策略,每个策略都配备了一名交易员。
交易员的首要职责是保证交易策略的执行,因为在一个模型刚开始做实盘测试的时候可能出现死机、程序突然崩溃等低级的异常状况。策略成熟之后,基本上不会再出现上述情况,但也可能出现停电、断网等突发状况。
交易员次要职责是模型调整,也就是对策略执行的主观判断,当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交易员有一定的权限细微修改策略执行参数。
另外,交易员也跟踪市场,为我们提供策略的改进意见。每次修改策略的时候,我们首先会用历史数据进行测试,如果历史数据无法对一些高频或者细节的部分进行测试的话,我们会同时运行新老程序进行比较。
在资金管理和头寸分布上,我们针对每套策略会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包括盈利方案和止损方案。在这一方面,我们的交易员之间也有互相进行风控的职责。

期货资管网:您预计自己的套利策略在今年下半年的效果会怎样?
黄 灿:我感觉今年下半年市场状况会比较乐观。
在今年3月份市场结构发生变化之后,发生了一些回调,现在市场套利资金基本处于两边力量平衡的状态。这种平衡状态给我们的套利策略带来的风险有所降低,也让我们可以从历史均值回归和价差趋势中赚取收益。这一点从我们6、7月份的业绩表现中可以得到验证。我预计今年下半年我们策略的表现会和去年下半年差不多,收益将会很可观。

期货资管网:您把主要力量放在股指期货上,如何避免策略单一的风险?
黄 灿:相对一个公司而言,单一策略的风险很大,我们也因此极力开发和测试新策略,以防范风险和增加       新的盈利模式。从团队成员的角度来说,今年我们的计划是从现有人员的基础上,努力把我们的新开发的策略做成熟并使其运行起来。
目前我们已经开发出一些新的模型并且可以配合行情取得阶段性盈利。比如2013年我们开始运行的白银跨期限套利模型,年化收益率高达120%,回撤也很小。

期货资管网:您对团队未来管理的资金规模有什么样的规划呢?
黄 灿:从我们现有的模型来看,股指期货这一部分的容量应该不小于1.5亿,加上其他的一些成熟模型,我们的目标是今年年底做到2亿的规模。而对更大规模的预期就得看我们现有模型的最终容量以及新开发模型的实际运行状况了。

期货资管网:您觉得目前国内从事股指期货交易的行业状况如何?
黄 灿:从整体行情来看,现在做股指期货高频交易的赚钱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就周期比较长的交易而言,我们认识一些业绩很好的同行朋友。不过,一旦周期比较长,业绩波动就可能比较大。就套利交易而言,纯粹从事股指期货跨期套利的行情收益一般是12%-13%的样子,所以我们的收益率在同行间,目前具有相当明显的优势。

期货资管网:谈一谈您公司未来的定位以及发展方向?
黄 灿:我们的团队用了大量的时间来学习海外市场的成熟经验和技术,总结海外经验用于国内市场,目标是发展成为国际一流水平的专业化对冲基金,是要持续给投资人带来稳定、丰厚的收益。

盛冠达资产:深圳市盛冠达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量化、高频和对冲投资领域,建立了各类以对冲和套利为核心的量化解决方案,利用先进的金融工程思想和自行设计的软硬件交易系统,通过市场中立的数学统计套利策略,为投资者实现低风险的稳健收益的对冲基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