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证券教父阚治东:一种情况下中国可能产生巴菲特

2016/4/18 20:59:33      点击:

阚治东,中国创业投资行业和证券行业的领袖人物,新中国的第一代证券人。他带领团队创造了许多中国证券金融领域的“第一”:主承销第一只A股,第一只B股,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参与发起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等。

在对中国宏观经济形势观点分化严重的现今,他有怎样的大局观?一代教父如何看待证券市场战兴板、注册制、股灾等热门话题?在创投领域他的投资理念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当年他是如何创造了这么多第一?凤凰财经拜访了“上海滩猛人”、“证券教父”阚治东。

一、宏观大局

“中国能不能成为年轻人喜欢的国家是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凤凰财经:现在市场上对于中国目前经济形势的观点分化比较严重,穆迪和标普两大评级机构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但最新的数据显示,一季度GDP稳在了6.7%,投资、进出口等数据也在回升,您怎么看?

阚治东:总体来说,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肯定不是很景气。关键性问题是在不景气过程中经济是继续下滑还是会复苏,意见分歧应该是这两方面。我认为未来复苏的可能性比继续下滑的可能要大。我一直说,我对中国经济持乐观的态度。因为这种场景使我想起我们前几届政府。我记得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中国的经济也面临今天这个状况,甚至说比今天状况还要显得糟糕,因为当时中国经济实力没这么强。

当年国有企业都面临着转型,国有企业下岗潮。在这过程中,各企业之间形成了巨大三角债,你签它,我建它,他建它。但这个困境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下走出来了。类似这样的事很多,以前也都会碰到这种问题。

所以我始终感觉中国经济每个低谷以后,会走向一个高峰。这个高峰走出来,还能往上走,这是我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而且中国有克服困难,解决问题的能力的组织性。

凤凰财经:有研究称,中国将在2026年赶超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您怎么看?

阚治东:我认为,以目前增长速度的角度,中国经济会超越美国。但中国能不能成为年轻人喜欢的国家是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这句话我们一定不离开政治体制,我们不惘议国政。我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把我们方方面面工作都做好,受年轻人欢迎。我感觉一个受年轻人欢迎的国家是最有活力的。美国经济的活力何来?美国整个能量是因为全世界优秀的年轻人、有想法的年轻人都喜欢往那走。过去深圳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用媒体的话,“小渔村走到今天大都市”,就是早年有想法、有抱负、有想象力的年轻人都喜欢往那去。我们中国未来能不能也走到这一天?中国需要变成一个很包容的国家,只有变得包容,年轻人才愿意来中国发展,中国才能变得和美国一样。所以中国能不能变成这样的美国,就看中国未来能不能受年轻人欢迎。如果走到这一步,中国就能成为美国,甚至比美国更强。

二、证券市场

“我一直坚守对市场一定要有个宽容度”

凤凰财经:1997年,深强沪弱两地的金融地位之争所引发的事件对您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与那时候相比,您觉得现在北沪深三地金融监管的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阚治东:当年沪深之争看似是交易所之争,实际上是两个城市在争国际金融城市地位。因为当年浦东开发以后,上海就提出,上海要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深圳实际上也是在这方面暗暗使力,也努力把深圳打造成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这两城市之争,冲在前面是我们这些金融机构,背后是两地的政府。

今天,为了这件事,格局发生了变化。两个交易所都不归地方管了,深圳交易所从深圳市政府管的,划归到证监会管了,上海也一样。这整个管理格局的变化可能是过去很多错的教训形成的。但反过来这个管理格局的变化,是让市场往好里走还是怎样,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从我角度来看,交易所是个商品经济或显示市场经济地位的市场。交易所本身应该有竞争,有竞争才会有提高,有竞争才会有改变,有竞争才可能有服务,有竞争才会有效率,有竞争才会创新。但今天为止,从我角度看,两个交易所创新、自主能力等各方面和过去相比不是上升而是下降。

现在两个交易所可能还不认为北京的新三板是竞争对手。但我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新三板也是中国资本[0.00%]市场一个重要的市场。我相信未来会竞争,这竞争主要是要改变几个问题才会形成真正的竞争。

凤凰财经:哪几个问题?

阚治东:两个交易所都具有独立的法人地位,不是像今天是分板块,深圳是中小板、创业板,上海是主板,当然在努力讲国际板,北京是新三板。我认为交易所真正的竞争是在一个交易所里所有板块都有,不做限定,不做规定。上交所也可以有中小板、创业板,深交所也可以有主板,这才叫真正的竞争。

凤凰财经: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没有提到战略新兴板是暗示着这个板块不推进了吗?

阚治东:首先,一个交易所设一个板块是小案子还是大案子?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多一个板块而已。当然在我们国内,有各种看法,所以没立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不等于这件事不存在。从我的角度看,意味着战略新兴产业板块、注册制工作,不会像过去传说那样上半年会推出来,可能会往后移一移,因为我也注意到证监会新的主席刘士余说了,注册制一定要搞,但不能单兵突击。也就是他要做好各方面充分准备以后,才来推行,也说明需要花时间。

凤凰财经:市场关于注册制的推行已经讨论了很久,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完善的推行大环境?

阚治东:暂时没看到,肯定会在股市很好的时候。注册制的推行,大家看到了负面,认为注册制会使企业到交易所上市更容易,更容易了就意味说供股更充足,供求关系形成价格,价格就会往下滑。但实际上我认为,注册制也会带来一些好处,使交易所更加市场化。企业可以选择到上交所注册,深交所注册,还是在北京新三板注册,企业也有选择的余地。

凤凰财经:目前中国股市的市盈率全球最高,这是件好事吗?您觉得这会持续多长时间?

阚治东:当年没有中国资本市场,日本是市盈率最高的国家。当年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一直发展到80年代后期,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市盈率普遍超过40倍,在资本市场上就算很高了。当年,他们解释是,在发展的过程,市盈率高也是正常的。那么今天同样这句话用,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们在高速发展,所以我们市盈率高点,也是正常。

凤凰财经:去年股灾对市场的影响特别大,您怎么看待去年股灾的成因?

阚治东:起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千股大跌,千股大涨,国家队救市救到最后都无果,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在世界上也是少见。一种说法甚至把股市变成敌我斗争,有敌对势力在里面。当然,这里到底是谁,我也不了解情况,但是肯定存在多方和空方。在这个市场中,股指期货出来之后就没太平过。由于有了这个市场,做空也能挣,这肯定是一个多空博弈。

当然,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没有信心,包括我们国家队。如果你坚定不移,大家就都相信你,但是你做到最后,感觉也是半途而废、无果的。所以没有人能把市场的信心真正树立起来。我们市场的特点还是散户比较多,散户最容易冲动,一看,听风就是雨。

凤凰财经:现阶段,对于中小股民,您有什么建议吗?

阚治东:我建议大家对中国资本市场要有信心,另外,不要过于冲动。这样千股大跌和千股大涨,中小投资者在其中是获不到利的。在证券市场中间,自己选好自己的个股、冷静地应对,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市场中找到机会,获得利益。另外,我认为对中小投资者,我们国家还缺一个专业的经纪人的制度。香港市场有经纪人,在日本叫营业员,我们翻译出来也叫经纪人。所有的客户都有自己的营业员。营业员来统一大家的意见,他会有一个专业判断,客户今天是什么时候买进的,什么时候卖出的,他会给你有点提示。但在我们国内,大家都习惯都相信自己,不相信其他。如果有经纪人,每个经纪人想问题都不一样的,就不会形成今天这种局面。

凤凰财经:您觉得中国未来会出现像巴菲特或索罗斯这种类型的人吗?

阚治东:首先谁也不敢说不出现,但在中国出现的难度比较大。中国有一句话叫“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

我一直是坚守对市场一定要有个宽容度。一个有宽容度的市场就很可能出现巴菲特这样的人。

三、投资理念

“你靠个人力量行吗?要靠大家的力量。”

凤凰财经:相比“上海滩猛人”、“证券教父”、“救火队队长”,我觉得“阚二毛”这个称呼特别有意思,形容您太谨慎了。在创投这个领域,讲故事的很多,尤其您去年也开始涉足天使阶段的投资,这时您严谨务实的投资风格是否有发生什么改变?

阚治东:首先你刚刚说的那个称呼我知道是谁给我乱说的,说我谨慎没问题,但把这种称呼给我,本身就是一种对我的不了解。首先,阚总在证券公司始终是一把手,我不会具体操作某一个部门的业务,也不会拿一支股票,今天买明天抛,不是我阚治东的行事风格,我也不会管的这么细,所以你这个二毛的出处本身不存在。

第二、不要二毛三毛,不要炒作的厉害,要看公司,要看挣钱。早年上海的证券公司里面,挣钱最多的永远是申银,我们每年的利润最多,挣钱最多。在我在的时候,申银每年利润都是成倍增加的,第一年2500万,第二年一点几亿,第三年三四亿,第五年五六亿,第六年九十几亿。不要说谨慎不谨慎,关键挣钱是硬道理。当然,我是挣钱,钱来自哪里?我是炒股票炒起来的?不对。我们过去申银到今天申万宏源主要业务收入还是经纪业务。

投资不管怎么样,谨慎都是必要的。当然,我们也不会谨慎过头。

凤凰财经:您衡量项目,主要有哪些标准?

阚治东:现在我们东方汇富队伍也大了,过去几年做的每一个项目我都亲自过问,现在已经难以做的到了。我对项目还是比较传统的,还是要看它的财务数据分析,当然,我也会注意这个人,有些比较敏感的项目,我会先对人进行了解,但是我看财务数据看得比较多。商务谈判,价格我也看得比较重。所以每次在我们投委会发言,我针对这几个方面发言是比较多的。

凤凰财经:您还是比较赞同巴菲特的投资手法,但是现在新兴科技的崛起导致了创业项目出现估值过高的情况,对这些项目您怎么看?

阚治东:就像你说的,完全这样做,这个项目就一个投不了。都是有故事,没效益。但是因为现在互联网+,项目奔着战略新兴产业板块去的,战略新兴产业板块是对盈利不做硬性要求的,因为这个我们也投了一些项目。

凤凰财经:其实对于每个风口,它的本质都是技术的驱动,对于这种新兴科技项目,您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阚治东:现在我是比较尊重年轻人,听听年轻人的看法,也在逐渐投资这些项目。实际上我反过来想,是不是我们过于传统。如果按照我们传统观念,这些项目都是不能投的,因为它财务数据都不好看。我记得投乐视体育的时候,我在北京,他们让我上台讲几句话,我说,你在台上就实话实说,如果从我传统的投资观念角度,我是不会投你们乐视体育的,因为你说,我们投资当年,他前一年是亏一个亿,今年说收入增加很多,但是还是继续亏一个亿,要若干年以后才有可能获利,怎么可能投。但是我说,现在年轻人他们认为你们很有希望,我们改变一些观点,听听年轻人的看法。所以我们现在队伍中间,确实也有很多年轻人,他们这些看法也是我们现在正在学的,因为这些行业他们喜欢,他们能看到它的前途。

凤凰财经:您觉得您这一代和年轻一代最大的差异在哪儿?

阚治东:差异肯定有,对新的事物,我们接受度肯定低一点,他们接受度高。对新的事物他们敏感性比我们高,我们相对比较差一点。

当然我不认为他们比我们强多少,投资还是有经验,有资历。在这个过程,过去败过的事,你同样再来做,我们就不太会再做。

凤凰财经:让您再选择一次您更愿意做你们那一代人还是我们这一代人?

阚治东:那我肯定希望做你们这代人,因为你们起点不一样。我们这时代的起点是中国经济起点,整个我们创业的起点都是很低层次的,你们的起点已经在千里之外了,我们在零开始起步,走那千米要多累。

凤凰财经:对,但是竞争环境也不一样了。

阚治东:大家不要认为现在年轻人竞争的比较激烈,实际上我们早年也有竞争。实际上我们从表象角度说,我们早年干各项业务,竞争的比你们竞争更白日化。早年,每个企业上市,都是我们几个证券公司去争,争得最紧的是我和万国。我前脚走,万国过去,万国过去我们又过去,总反复竞争。

凤凰财经:在竞争环境里您创造了很多市场上的第一,相比于其他人,您觉得您的优势在哪儿?

阚治东:首先,我认为我们会善于利用方方面面对我们有利的条件,会用好我们几个干部。我反对很多领导什么都是事必躬亲,什么都去争,我说你个人能力是有限的,而且你做了这件事就忘了另外一件。我们当年不是强在一项,我们全面都强。那你靠个人力量行吗?要靠大家的力量。

所以那天我说了,你不要老说我是中国证券教父,早年是一大堆人跟着我们一起创业的。

凤凰财经:对现在的年轻人,您想对他们说什么?

阚治东:现在年轻人未来肯定要挑大梁的,但我相信他们。他们在往前走的时候,也会有成功有失败,要多总结总结,多看看前人曾经犯过的错误,不要重犯这样的错误。2000年,美国的网络经济泡沫破碎,后来他们也在反思。因为早年很多国外的投资银行对传统的数据也有要求。他们有一个,这个公司要投资它,它必须全年盈利是多少,当季盈利是多少,你违背它整个数据,它就不投。但大投行看了,做不过小投行,那小投行没有这种事,哐哐入手,霹雳啪啦就乱投,后来这几个企业都上市了,小投行挣了很多。所以大投行就改变这些数据,改变原先那些标准了,但他改变以后,碰到股灾了,经济泡沫破碎了。所以他们后来就反思要回到从前,回到根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