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苏珊·伯恩:成功源自独立于羊群之外

2017/2/28 21:32:40      点击:

投资界似乎从来都是男人的天下,但最近一位63岁的祖母级人物却被《华尔街日报》选入了“全世界最伟大的投资者”。她就是Westwood Holdings的首席投资官苏珊·伯恩(Susan Byrne)。她和巴菲特在内的四位顶级投资人的成绩单显示,即使在市况艰难的时期也可以找到获得丰厚利润的机会。

掌管着106亿美元资产的伯恩擅长发现价值低估而现金流充裕的公司,以抄底价买入并从中获利。这意味着她管理的基金虽然在汹涌上扬的行情中可能表现落后,但同时也能避开金融危机下的股市暴跌。Westwood Holdings的红利每年增长近15%,旗舰基金Gamco Westwood Equity Fund近15年的年均投资回报率为8%,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7%的年均涨幅。

独立生存法则

伯恩能在资本市场屹立近40年,依靠的是独立于羊群的生存法则。她总是在寻找那些尚未被华尔街发现的成长股。因此,在几十年的投资生涯中,她青睐的永远是那些被市场低估同时拥有充裕现金流的公司。

“寻找高现金流收益率是我们选股过程的重要一环”,在此基础上,伯恩在2007年找到了几个低估值的科技股,包括微软、思科、埃森哲和甲骨文。当时,微软和甲骨文市盈率为有16倍,但现金流收益率却高达7%;思科的动态盈利增长超过25%,现金流收益率为6%,市盈率为18倍。

伯恩也善于通过分析财务指标来选择个股。比如,她会将一个公司在一个季度内业绩超过分析师预测的百分比和分析师对该公司盈利年增长百分比预期做一个对比,如果这个比例高于1,就说明分析师没有给予公司改善的基本面足够的关注。她说:“当分析师在公司表现超预期后还不上调盈利预测,那就意味着他们不相信公司可以将超预期表现保持下去,这就带来了投资机会。”同时,她还十分关注公司的市销率,一般会避开市销率超过4倍的公司。

另外,她还对公司的负债给予高度的关注,“当一个大型公司在业务转型的时候,损益表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资产负债表才是关键所在。”比如她更青睐债务占总市值比率低于50%的公司。

一般情况下,当一只股票的市盈率超过该公司的盈利增长率时,伯恩就会考虑将该股出售。比如,当一只股票的市盈率达到了31倍,但公司的盈利增长率只有30%,这时,抛售的时候就该到了。

大而美的公司

在去年股市的强劲反弹中,一些低市值和公司质量较差的股票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但优质的大盘蓝筹股却少人问津。对此,伯恩当时表示,当经济复苏前景的不确定开始影响投资者的风险厌恶程度,“资历更老、更加成熟的公司终究会脱颖而出”。

今年2月,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预计美联储将通过一系列的动作从经济体中逐渐回抽流动性,这将是决定2010年股市表现的重要因素。流动性的降低会导致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下降,资金从而会向高质量的公司转移。”

她同时认为,美国正处在一个七年经济周期的第三或第四年,在这一周期内总体经济增长将呈温和之势,并且可能低于市场普遍预期,这也正是高质量的大公司在行业萧条中扩大市场份额的时机。其中,跨国企业的业绩表现将胜于业务局限在美国国内的公司,因为后者无法通过参与高成长的海外市场来提振公司业绩。

她指出,像IBM这样高质量、高市值的股票在未来几年将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标准普尔评级在A-以上的公司的股价普遍被低估了25%,而在历史上,这些公司的市盈率相对于大市的溢价空间在20%左右,但现在的估值和大市基本相当,甚至低于市场总体水平。”她因此认为这类“大而美”的公司的上述优点加上目前的低估值将会迎来牛市行情。

今年,伯恩看好富士施乐、康明斯和霍尼韦尔等现金流充裕的大型公司。她认为,霍尼韦尔在此次房地产萧条中遭受了打击,但它在节能型取暖和制冷业务上有着良好前景,该股目前是GAMCO Westwood Equity Fund的前十大重仓股之一;康明斯的成长前景来自于市场对发电机和低污染卡车发动机的强劲需求;而另一只十大重仓股大都会人寿的业绩则将受益于收购AIG亚洲保险子公司后带来的国际业务。

见木亦见林

虽然Westwood Holdings一直采取自下而上的投资策略,但这并不代表伯恩的眼光仅仅局限于一些有成长潜力的个股。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分析师总是在树丛间徘徊,而我渴望了解整片森林。”在她眼里,整片森林就是整个世界,投资的眼光应该放远到美国以外的地方。

很多时候,伯恩首先关注的是某一行业在全球范围的阶段性发展趋势,比如她在今年初看好IBM就不仅仅是一个“自上而下”的个股选择,更多的是她对整个IT行业前景的积极憧憬。“去年美国科技耐用消费品花费的增长已经为全球IT消费重拾升势提供了佐证。全球技术设备花费的提高将对科技股起到提振作用,特别是在个人电脑领域。”她因此相信,作为行业领导者,IBM将在这一趋势中受益。

通过洞悉全球化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伯恩还找到了投资的新思路,并引领她先于市场投资能源和资源类股票。她早在2002年就看好能源股,并买入了埃克森美孚,目前该股仍是其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之一。她说:“当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这个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财富的崛起将推动能源和基础建设的发展,这成为了我们投资组合的重要主题。”

她还表示,石油美元力量的崛起和中国贸易的分量要比美联储在长期利率决策上的影响来得更重。“你不应该只单单关注美联储,而是要关注整个世界的流动性。”她打比方说,“我给车加满油,去沃尔玛超市给孩子们买衣服。在这个消费过程中,一部分的美元去了科威特买能源,一部分去了中国买衣服。科威特和中国再把美元送来美联储买国债,这有助于压低了我们的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