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真正投机市场上的天道是什么?(8)

2014/7/24 15:28:41      点击:
“期货这个事情,是它选择人,而非人可以随便选择它,它是世界上绝对地人性决定成败的一件事,在这里,所打交道的东西只有一种---机会,与机会打交道,耐心第一,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你要办到仍然不急不燥,你必须时刻遵守纪律,任何蝴蝶的飞来你都不能使你的目光离开你的鱼杆,这是人性中极难的地方,你想要的东西只能等待不能靠努力改造和发挥,别的事情,你对它加以多大的作用就能得到一定的结果,可是这里不这样,这是个遏杀人天性的地方。除非你的天性就是这样的人,否则你不要从事这样的事情。”

“纵使你强行改变自已去适应期货的要求,但那只是改变了你部分的东西,你的血脉和灵魂在你刚刚有生的时候就已被创造,你不要尝试去改变上天的主意,这是你永远无法改变的,你不要试图让自已去适应什么事情,你要找到符合你天性的事情,一个人只有找到最适合自已天性的事情才最可能超越一般人的成功。强行使自已去适应的事情,无论你怎样努力地迁就和改变你自已,但那不是在演你自已,每个生命只有在实现自已的时候,意志力和创造力的能量才会在人的深处源源不绝,不演你自已,你就失去这样的源泉,就象你不吃食物而只做空咽的动作很快脖子就会疲劳一样,而如果你在执行着身体的命令,吃食的过程中尽管不停地吞咽也从未感觉过脖子劳累。实现自已,是完成上天派给自已的使命,会得到来到生命内部的帮助,而且也是快乐的,那种快乐是来自内心的。每种生物只有实现自已的意志最强大,也是他(她)(它)的生命所在,这个生命才会充满活力,一切强迫的事情只能使之感觉到生命的萎缩,使之失去本我的真实感。”

“再一次告诉你:钱(我名字),不要去演不是你自已的那些角色,除非你对转移别人口袋中的钱有天生的爱好和快乐,有不一样的悟性和敏感。否则,你不是那样的人就不要去干那样的事。”

“好了,我对你的讲话结束了,你还需要有什么说的吗,我马上还要去开个会。”

我突然一愣,我正仔细地思考着他的每一句话。

我连忙地说:“邓先生给我上了最珍贵的一堂课,我非常地感谢,从未有人仔细给我讲过这些道理,对我太触动了,我还要仔细体会邓先生的讲话,邓先生的成功也绝不是偶然。。。”

邓来西连忙打断了我:“好了,不要说那些了,如果你以后有什么感想,随时来找我,下次就不必要他们带你来了,你直接来就是”。

邓先生边说边起座,去了他们那个房间,吩咐:“晚上一起到天上人间(娱乐馆),我现在去召开一个会议。”回头握了一下我的手:钱先生,你们先在这儿玩一会,我开完会马上来。”勿勿而去。
我为此感到深深的震撼,这是一个大人物。

我原来以为自已被期货迷上了,喜好起期货来就以为自已适合做期货,而且只要自已努力,不断地学习就一定能做好期货。

现在,我得重新想想了。

在我仔细回味着我适不适合做期货的时候,又一个人的到来使我措手不及,事实上要让一个人放下他曾经投入过巨大热情的事情是很难的,这个人又使我的思想发生了剧烈的摇晃。

他叫李曾醒,原来不是这个名字,是他后来改的。这是个一眼看上去就很淡定的人,李先生目前拥有自已的投资公司,雇了二十多位大学生帮助自已从事分析和研究工作,所雇的大学生中有几位在校时期曾经得到过李先生资助,毕业后自愿到他公司工作并从事这一行业的。

李先生在资本市场打拼已经将近二十年,如今对于投资之道已经黯熟,目前股票期货外汇是主要的投资方向,不过李先生中间有过一段失败的经历,但也就是那一次失败使他获得了新生,同时那也是他一段美好的记忆。

李先生跟我讲起他的往事,在讲这段往事的时候,感觉李先生的语句中充满了很深的情感:

“7年前,我的投资及婚姻均告失败,贫病交加流离失所,生活看不到一点希望,成天失魂落魄不愿再生活在这个世上。

一个倍感痛苦的晚上,我拎了一瓶酒,在黑夜里漫无目的地行走,一路走一路狂灌,很快一瓶酒全部倒进了肚里,再往前走了几百米,我开始醉了,慢慢地辩不清东南西北,也忘记了身在哪里,只知道跌跌撞撞的往前。我也不知去哪儿,也许就只想远离这个城市。

实际上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效区,并且进入了一片农田的小路,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灯光。

但是我意识已经开始不十分清楚,脚下也开始飘浮起来,酒精不断地起作用了。

路上偶尔有刺眼的灯光照过来,是零星的摩托车,每一个过去的人只是好奇地看我一两眼,然后扬长而去。
我醉得太厉害了,胃内感到剧烈的疼痛,头越来越胀越来越晕,以至于有天旋地转的感觉,我从来很少喝酒,稍微喝一二两就要醉,这次整整喝了一瓶,反应开始越来越大,我也意识到我可能已经酒精中毒,感觉已经不大控制得住自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