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但斌:投资是“孤独的乌龟跟时间赛跑”

2014/7/18 15:54:41      点击:

人物介绍:但斌

原名程建斌,浙江东阳人,出生于1967年,1990年河南大学体育专业毕业后在开封化肥厂当过钳工。1992年在深圳开始从事证券期货研究与投资。曾任君安证券与国泰君安证券《财经快讯》主笔、大鹏证券资产管理管理公司首席投资经理。1993年后,投资股票和国债期货,遭遇四次重大挫折。投资方法逐渐由技术分析转变为价值投资。2004年3月成立东方港湾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管理资金达20亿,实现1800%的投资收益率。2007年入选《Value》杂志华人杰出投资者,自称为“复制巴菲特最成功的中国人”,同年出版个人专著《时间的玫瑰——但斌投资札记》,阐述中国股市黄金时代的投资哲学。

但斌的投资哲学:龟兔赛跑

兔子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因为投资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有句古话叫“千年王八,万年龟”,兔子跑得再快,但只能活几年,而乌龟可以爬一万年,考虑到时间因素,胜负自然分明。

【亏出来的哲学】

刚到不惑之年的但斌,已经在中国股市摸爬滚打了15年。坐在诺德金融中心办公室里,他所展现出来的气质,更多是一分从容与淡定。尽管哪怕百分之一的股价波动,为他带来的损益,也许是几百上千万的数字。

“所有优秀的基金经理,都是亏钱亏出来的。”在但斌15年漫长的投资生涯当中,有三次惨痛的失败让他记忆犹新,而正是这些教训,奠定了他今天的投资哲学。

1992年,年仅25岁的但斌,大学毕业不久,就踏上了南下深圳的道路。1992年8月的股票风潮,很多人抢购原始股。这是但斌第一次感受到股票市场的刺激,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东西能挣钱。

正好当时公司老板拿出50万,让他帮忙做股票。当时的股价一个劲疯涨,包括所有的垃圾股。初次尝试,就让他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但斌手上的50万,很快变成250万。他的胆子开始大起来,什么样的股票都敢去做。

没想到在一路风光之时,风暴不期而至。1993年,偶然听到一个著名股评家说“深深房”有重大利好,于是,但斌迅速把宝压在了这只股票上面。原本他并不了解这个行业,从一进去,股价就开始暴跌。不但把以前赚的钱全部亏进去了,本钱也亏了很多。

那个时候的200多万,不是个小数目,尽管不是亏的自己的钱,也足以让他难过万分。那段时间,但斌亏得精神恍惚,连自行车都骑不稳。“我想现在很多投资者也是这样,听到一个消息,马上去买进,实际上这是风险最大的事情。”但斌说,从此他再也不相信道听途说的所谓“消息”。

随后,他迅速重整旗鼓,转战期货。在之后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他把100多万资金做到了1000多万。然而随之而来的“327国债事件”,但斌手上所有的单子被强行交割,再次让他赔了个精光。

“投资者总要不断面临意想不到的危机,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这些危机。”一夜之间,不可思议地从1000多万到一文不名,曾经经历的巨大落差,使但斌对于风险的认知与众不同,“就像1895年美国道琼斯指数,到现在不知翻了多少倍。但这期间,它经历了三次经济危机,两次世界大战,因为有危机,我们就不去投资吗?”

从1995年到2000年,但斌手上的钱越来越多。那时候,他主要依仗图表分析和基本分析,这让他以为,技术分析是万能的。就在这时,一只叫做“华工科技”的股票,进入了但斌的视野:技术面和基本面都非常良好,进入的仓位也很合适,预期将有较大的上升空间,于是他下了重注。结果这一次,他被表面数据蒙蔽了,投资的4000多万资金几乎亏损了一半。

一次又一次的教训,让但斌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将投资风险降到最低,从而获得长期而稳定的收益?靠“内幕消息”?靠波段靠周期?靠技术分析?显然这些都不可靠,它们能让你快速积累财富,却也可能转瞬间让一切灰飞烟灭。那么,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应该怎么做?

【想成功,与成功者为伍】

2003年,但斌来到香港。这是他从事投资的第10个年头,俗话说:十年磨一剑。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第一次开始关注企业本身。

但斌在香港选择的企业,将来会赚多少尚在其次,他的首要要求就是从长期来说,至少不会亏钱。因此,但斌投资了几只高速公路、以及同仁堂科技,这些股票后来都为他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从投资高速公路开始,但斌赚了很多钱。他慢慢知道了选择真正的好企业投资,才是成功的关键。后来,但斌买进了张裕,并一直持有到现在。

“张裕的领导者,在他们做IPO的时候差不多持了1亿市值的股票,经历2006年整整一年到现在,差不多涨到7、8亿了。原来这些管理层,要想从那个企业中获得一点好处的话,浑水摸鱼更好办。”对此,他解释说,“但当他拥有股权的时候,他只需要把这个企业不断地做大、做大,这些管理层就会变得非常非常有钱。那么,这些掌握几亿十几亿上百亿资产的管理层,碰到这样一个时代,他会把很多社会资源向企业里集中。”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问题的关键就是:选择一个成功的企业,与它共同成长。

在过去10年当中,美国股市表现出色的有房地产、金融服务、银行、零售、保险。实际上在中国,去年这一波很大的行情中,也是类似这样一根主线。选股票就是要选中国最好的行业,以及这些行业中最强的企业。

“投资这样的企业都不赚钱,那很难想象还有什么股票能赚钱。”但斌笑道。因此在他的股票池中,他挑选了茅台、云南白药、万科、招商银行。

那么,好企业的标准是什么?

一个好企业的市场宽度和广度要足够大。要能够抵御通货膨胀,也就是说这企业的产品一定要能够提价,如果提不了价,那么投资可能会发生很大风险。比如说茅台在1970年的时候它可能卖7-8块钱一瓶,从70年代到现在,30多年的茅台提价幅度是惊人的。

还有,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企业”,这种企业能够长期生存下去。另外要有足够的净利润,最好是轻资产的。比如说像茅台,当地的赤水河水加当地的高粱酿造,成本9万块钱每吨,去年卖61万每吨,可能在未来的几年要卖72万每吨,并不需要很大的投入,就会给企业带来不断的现金流。

在但斌看来,选择了好的企业,即使在熊市中一样能赚钱。这一点在但斌投资贵州茅台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在2003年就大胆买入茅台,现在已经获得了十几倍的收益。

“什么时候买进这些股票?”但斌说,“过去十几年之间,在万科任何一个历史高点持有,到现在都是很大的回报。”

对于市赢率,他也有着独到的见解:假如一个企业市赢率现在是50倍,如果它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仅仅三年之后就会降到15倍,处于一个较低的估值。根据他的研究,全世界最伟大的企业,股价基本上都是成45度的斜率往上走的,“真正的好企业,从长期来看,是绝对不会套住投资者的。”

【乌龟式投资策略】

“买最好的企业,长时间坚持持有”,这是但斌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投资的时候,他并不把自己看成是市场分析专家,也不是宏观分析师,或者证券分析师,而是企业分析师。因为他相信,长期而言“股票绝不可能表现得比企业更好”,选择杰出企业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在但斌的投资哲学当中,有这样一条:像乌龟一样去投资。在成立私募基金公司的两年当中,他经历了中国股市由“熊”到“牛”的巨大转变。有的基金公司在这两年的回报率是20倍,甚至30倍。但东方港湾的回报率仅为10倍。在购买自己的信托产品之前,他都会向客户说明:我们拒绝炒作短线与市场热点,我们不会承诺能让您快速致富。

在但斌看来,那些回报率超高的基金无异于一群兔子,而自己则更像一只乌龟。“既然是比赛,那么只有跑完全程才有可能会胜出。兔子虽然跑得快,但它的寿命没有乌龟长,所以最后胜出的一定是乌龟。”所以他从不与其他公司比业绩,总是默默地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情。

“为什么会是乌龟?第一,乌龟能耐得住寂寞,慢慢地爬,稳稳地前进,最终会走得更远;第二,我们称胆小鬼为“‘缩头乌龟’,尽管是贬义词,但乌龟有坚固外壳,每当听到风吹草动,便迅速将头缩进壳内,规避风险。乌龟的风险意识与本能是值得我们投资时学习的。”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但斌很郑重。

为了规避系统风险,但斌在选择股票时,会投资几家相互不太关联的优秀企业。同时他深知,尽管可选择的公司不少,但真正杰出的企业却并不多。所以他采取了“相对的集中”策略:消费品、金融、地产等几个行业中最优质的企业。“多做多错,每年持有1只股票,和同时持有50只股票,明显前者赚钱的概率大。”

寻得价格合理的卓越的企业,自然会买进,那么何时卖出呢?理论上讲,好企业最好永远持有它,但斌选择卖出的时候只是在它被市场高估太多;或者企业进入衰退期;以及发现了更好的企业。

在东方港湾投资的整个过程中,但斌卖出股票的情况寥寥无几。“深赤湾、盐田港,云南白药和张裕减持了一些,但是张裕B股没有卖,更早的时候还有深南电。其实这些股票也还是不错,主要是估值原因。其它股票更有吸引力,就换一下。”他认为,如果真的能够发现非常伟大的企业,不断带来惊喜,为什么要卖掉它?卖掉之后想再买回来,很有可能意味着机会的丧失与成本的上升。

在投资中,一个人最难做到的就是坚持。“找到好企业,长期持有”,看上去很简单,但人们总是想快一点赚钱,再快一点。对此,但斌打了个有趣的比喻:一个和尚去面壁,一直坐在那里,10年、20年,他就成了高僧,可是有多少和尚成了高僧呢?打坐是多简单的一件事,但坚守下来又是那样困难。

香港1977年到1997年这段时间中,早期有几百家上千家房地产企业,后来只剩下一些大企业,现在香港大的地产企业两三千亿港元市值。房地产企业的长期趋势是越来越集中,现在万科是300亿元左右市值,如果说10到15年后万科还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5000亿元的市值很正常,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将万科的股票从现在一直持有到15年之后?

【做一只与时间赛跑的乌龟】

在过去60年中,美国的通货膨胀是1000%,英国是4000%。通胀是必然的,它无声无息地吞噬人们的财富。怎样来抵抗通货膨胀,通过什么方式保值增值、延续财富?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度过漫长的岁月?我们要持有什么样的资产才能够保证我们的财富不受损失?对此,但斌有着自己简单而深刻的理解。

实际上,在过去的100年当中,美国市场的平均回报率是10.4%,它其中5%是来自分红,4.8%是来自盈利的增长,只有0.6%来自市赢率的变化,也就是股价的涨跌。可惜的是,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并不看重分红和企业内生性增长,他们盯住的是0.6%股价的波动,长期来看,这是没有价值的。因为短期的波动,很快就会被长期的曲线所抹平。

但斌看来,大起大落是投机,而持续盈利才能称为投资:财富管理不是半年、一年、几年,是一生的、甚至是穿越几代人的一个目标。而要真正做到投资而非投机,最重要的就是,把财富交给时间来增值。

“我不是在与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那些投资者赛跑,我是在孤独地与时间赛跑。”但斌说,有些投资者总是企图把别人口袋的钱,赢到自己口袋里来,把股市看成是一个赌场;他们始终没看到,股票本身就能带来利润,这是一个正和博弈,而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

人生常常是在得不到时的痛苦与得到之后的厌倦之间徘徊,这样的人其实总是有很多短期的目标,所以才会不断重复痛苦与厌倦。在但斌眼中,价值投资是一种信仰,它可以让人摆脱这种低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