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破坏者”索罗斯的四场经典战役

2015/3/12 22:54:20      点击:
现年84岁的著名国际投资大师,因击溃英格兰央行而一战成名的索罗斯,在周四举行的达沃斯经济论坛晚宴上宣布终极退休。以后他不再管理投资,将全力推动慈善事业。

索罗斯是索罗斯基金会的创办者,在1970年时,他和吉姆·罗杰斯一起创立了量子基金。在接下来十年间,量子基金回报率每年大约142.6%,共回收了33.65倍的利益,也创造了索罗斯大部份的财富。

索罗斯的薪水至少要比联合国中42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高,富可敌42国,其一生率领的投机资金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翻江倒海,刮去了许多国家的财富。

下面我们就来回顾一下,“破坏者”索罗斯的四场经典战役。

英镑危机,净赚10亿

1992年,德国经济的发展如火如荼,德国的官方货币马克兑美元的汇率也因此不断攀升。

德国春风得意,英国经济却一直处于不景气的境地,它需要实行低利率政策,以刺激经济的增长。但德国政府却因为财政上出现了巨额赤字,担忧引发通货膨胀,于1992年7月把贴现率升为8.75%。

但英国政府却受到欧洲汇率体系的限制,必须勉力维持英镑对马克的汇价。而一场英镑的旷世危机的导火索也由此被点燃:过高的德国利息率引起了外汇市场出现抛售英镑而抢购马克的风潮。在过去的200年间,英镑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货币。然而到了1992年9月,投机者开始进攻欧洲汇率体系中那些疲软的货币,英镑首当其冲。

1992年9月15日,索罗斯出场了。他开始大举放空英镑,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一路狂跌,英国政府也因此乱了阵脚。到了16日清晨,英国政府无奈宣布提高银行利率2个百分点,几小时后又宣布提高3个百分点,将当时的基准利率由10%提高到15%,并同时大量购进英镑,希望可以吸引国外短期资本的流入,以增加对英镑的需求以稳定英镑的汇率。然而,就在英国央行布局的同时,索罗斯早已开始对英镑的空袭。大量英镑被抛出,大量德国马克被买进。

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以力挽狂澜,但未能阻挡英镑如雪崩般的跌势。16日收市,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一天之内大幅下挫约5%,英镑与美元的比价也跌到1英镑等于1.738美元的低位。此后的一个月内,又再度下挫约20%。

英国政府不得不宣告这场货币保卫战以失败告终,并同时宣布英镑将退出欧洲汇率体系,开始自由浮动。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则在此次英镑危机中获取了逾十亿美元的暴利。

泰铢沦陷,百亿入账

在英镑危机爆发的5年后,索罗斯将他的目标锁定在了东南亚。1997年的东南亚,大部分国家都沉浸在一场资产的盛宴中,对自身经济体制的漏洞并无察觉。索罗斯再次抓住了机会。

由于泰铢具有在东南亚各国流通性良好、风险较小、资产泡沫巨大等特点,这种货币很快就成为索罗斯中意的突破目标。

1997年3月,泰国央行宣布国内数家财务公司及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性不足等问题。索罗斯将其视为采取行动的信号,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导致泰国银行储户在泰国所有财务及证券公司发生挤兑。

就在大家因为突如其来的崩盘不知所措陷入慌乱时,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空头们开始大量抛售泰铢。5月,泰国政府动用了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150亿美元的国际贷款试图挽救这场危机,但这笔数字相对数量庞大的游资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1997年6月,索罗斯再度出兵,下令旗下基金组织出售美国国债以筹集资金,扩大“空袭战”资金规模,并于当月下旬再度向泰铢发起了猛烈进攻。

然而,在击破泰铢城池之后,索罗斯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断定,如果泰铢大贬,其他货币也会随之崩溃,因此下令继续扩大战果,全军席卷整个东南亚。这股飓风瞬间席卷了印尼、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然而,与泰国类似的是,这些地区央行的救援再度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此后的局势发展开始变得有些无法控制: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机制,实行浮动汇率机制,当日,泰铢兑美元汇率暴挫逾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陷入混乱。在泰铢波动的影响下,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攻击对象。

1998年2月11日,印尼政府宣布将实行印尼盾与美元保持固定汇率的联系汇率制,以稳定印尼盾。此举遭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美国、西欧的一致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扬言将撤回对印尼的援助。印尼陷入政治经济大危机。受其影响,东南亚汇市再起波澜,新元、马币、泰铢、菲律宾比索等纷纷下跌。

闪袭香港,遭遇惨败

1997年7月中旬,港币遭到大量投机性的抛售,港币汇率受到冲击,一路下滑,已跌至1美元兑7.7500港币的心理关口附近;香港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各大银行门前挤满了挤兑的人群,港币对始多年来的首度告急。香港金融管理当局立即入市,强行干预斤场,大量买入港币以使港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7.7500港元的心退关口之上。

刚开始的一周时间里,确实起到了预期的效果。但不久,港厅兑美元汇率就跌破了7.7500港元的关口。香港金融管理局再沙动用外汇储备,全面干预市场,将港币汇率重又拉升至7.7500措元之上,显示了强大的金融实力。索罗斯第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在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有力防守中就这样失败了。

这时候的索罗斯刚刚打完一场漂亮的“扫荡战”,扫荡了整个东南亚金融市场,这次出手甚至波及到了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但是索罗斯绝不是那种肯轻易罢休的人,他开始对港币进行大量的远期买盘,准备再重视英格兰和东南亚战役的辉煌。

1997年7月21日,索罗斯开始发动新一轮的进攻。当日,美元兑港币3个月远期升水250点,港币3个月同业拆借利率从5.575%升至7.06%。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于次日精心策划了一场反击战。香港政府通过发行大笔政府债券,抬高港币利率,进而推动港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扬。同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对两家涉嫌投机港币的银行提出了口头警告,使一些港币投机商战战兢兢,最后选择退出港币投机队伍,这无疑将削弱索罗斯的投机力量。当港币又开始出现投机性抛售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又大幅提高短期利率,使银行间的隔夜贷款利率暴涨。一连串的反击,使索罗斯的香港征战未能讨到任何便宜,据说此举使索罗斯损失惨重。这次出手也是索罗斯为数不多的“败仗”之一。

中国政府也一再强调,将会全力支持香港政府捍卫港币稳定。必要时,中国银行将会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合作,联手打击索罗斯的投机活动。这对香港无疑是一种强心剂,但对索罗斯来说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索罗斯所听到的”坏“消息还远不止这些。1997年7月25日,在上海举行的包括中国、澳大利亚、香港特别行政区、日本和东盟国家在内的亚太11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会议发表声明:亚太地区经济发展良好,彼此要加强合作共同打击货币投机力量。这使索罗斯感到投机港币赚大钱的希望落空,只得悻悻而归。

做空日元,狂赚10亿美金

与之前做空英镑和泰铢不同,做空日元的手法似乎更加狡猾和老到。

近几年全球经济的不景气,让索罗斯瞄准了日本这个动荡的肥肉。一位业内投资人士认为日元遭到对冲基金做空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其经济体制内部的病因。

过去的十年间,日本政府大力推销国债,日本财政收入对于举债的依赖已经使得日本国债如滚雪球般地越滚越大,几乎达到收不抵支的情况。

有数据显示,与欧债危机中心地带各国债务/GDP接近150%的比值相比,日本的这一数字竟高达200%,但仍能靠着借新钱还旧账的“庞氏骗局”维持。

于是,“做空日元”成为当时月华尔街最热门的投机交易。据了解,从2012年11月到2013年2月,日元兑美元汇价已经下跌近20%,2013年2月更是创下33个月新低,为1985年来同期表现最差。

索罗斯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掘金机会,不过,主导那次做空的是跟随他20多年的得意门生斯科特-贝森特。

2012年夏,贝森特正式接掌索罗斯基金。当遭遇9级地震的日本开始大量进口原油时,他便预测日元会贬值并积极寻找机会做空。直到2012年10月,贝森特前往日本调研,在得知“渴望”日元进一步量化宽松的安倍晋三当选首相几率最大同时他发现大量日本资金从澳元高息资产撤回国内后,他感觉时机已经来临。

为了筹集巨额建仓资金,索罗斯大量抛售股票。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索罗斯卖出通用汽车与通用电气的股份。并且其基金在上一季度售出了110万股LinkedIn、26万股亚马逊以及250万股Groupon的股票。

若大手笔做空日元,必定会引发日本金融监管部门“注意”,贝森特的主要策略是通过日元利差交易放大杠杆融资,大量买进押注日元贬值与日股上涨的衍生品投资组合。一位接近索罗斯基金的人士透露,贝森特主要做空的日元头寸,集中在执行价格为90-95区间的日元看跌期权,并以杠杆融资买涨日股作为“掩护”。

这也是索罗斯惯用的手法——做空外汇市场,做多股票和指数。所以,索罗斯除了增加日元空仓外,还买涨日股,日本股票占该公司内部投资组合的10%。因为索罗斯认为日本解决经济困局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货币贬值,而货币贬值会引发另一个现象,就是短暂的股指繁荣,注定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的确,日经225指数从2012年11月份8619的低点上涨幅度达到33%,这又让索罗斯大捞一笔。(综合 上海证券报 王宙洁 及 理财周报 王小莓)

附:索罗斯的12条投资心经

索罗斯的名言之一就是“数学不能控制金融市场,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场的关键。更确切地说,只有掌握住群众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场,即必须了解群众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在某一种股票、货币或商品周围,投资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他认为,人的情绪是会传染的,因此世界根本不是经济学家口中那样,由经济基本面决定价格”,而是“经济基本面受控于市场价格”。

因此他认为“市场总是错的”,总是朝着“失衡”而不是“均衡”的方向走去——其逻辑是:

1、人们总是存在认识误区和偏见,因此总会犯错;

2、价格受错误影响;

3、受错误影响的错误价格,影响经济基本面,促使其向错误方向更进一步发展;

4、错误发展的基本面将进一步影响价格。

索罗斯认为,资本主义主导下的世界,逃脱不了“从泡沫到崩盘”的经济循环。人们如果想赚钱,只要“提前发现泡沫,并在泡沫被大多数人发现之前撤离”,就一定会赚钱。

他甚至说,“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这也解释了索罗斯为什么那么喜欢“做空”。

当一个足够成功时,他说什么你都觉得对。以下是索罗斯的12条投资心得。

1.赚钱,要依靠正常价值的商品出现折扣以及押注意外事件。

如其它伟大的投资者一样,索罗斯非常关注“预期内价值”。预期内价值相当于潜在投资结果的平均权重价值。一个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投资理念只有在预期内价值积极的时候才是明智的。一方面,索罗斯能够比其他投资者做出更巨大的押注。另一方面,在投资过程的处理上,索罗斯与其他投资者并无根本上的区别。

2.金融市场通常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一个投资者需要有各种不同的预先情景假设。

市场“时而”可以预测,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总是”不可预测。如果一个投资者很有耐心,能够等待一个成功押注定价偏差的机会,那么他就能够击败市场。

3.最难判断的事情是:风险达到什么水平是安全的。

风险是你遭受损失的可能性。有三种情况必须要面对:

a. 有时你知道风险事件的自然特性和可能性(比如说扔硬币);

b. 有时候你只知道这个事件的特性,但不知道其可能性(比如一只指定股票20年内的价格);

c. 有时候你甚至连未来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事件特性都不清楚(比如恶性黑天鹅事件)。

索罗斯曾表示,这些决定是在一定的环境下做出的,这种环境可能是:你有许多反馈回路,其中有些是积极的,有些是消极的,这些反馈互相之间作用,产生出大多数时期内盛行一时的非常规价格模式;但是在个别情况中,一些泡沫的发展释放了其全部的潜能,以至于掩盖了其它影响因素的作用。

想要“安全”,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有一个“安全边际”。

4.你正确或错误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正确的时候能赚多少钱、错误的时候会亏多少钱。

对于一个投资者最重要的事是“正确性的量级”,而不是“正确的频率”有多高。

5.拥有自信或者持仓较小都是无济于事的。

如果在一个赌注中你赢的几率足够大,那么就大举押注。当索罗斯觉得他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几乎没哪个投资者能够比他下更大的注。

6.我只在有理由上班的时候去上班,而且上班的那天我是真正地在做事情。

一直保持忙碌的交易状态就会产生很多的费用和错误。有时候别那么活跃往往会是一个投资者能做的最好的事情。

7.如果你从中得到了乐趣,那你可能没有赚到什么钱。真正好的投资都是无聊的。

如果你因为投资而非常兴奋,那么你可能是在赌博,而非投资。最好别把自己当赌客,而不把自己当赌客的最好方式就是:只在几率有利于你的时候押注。

8.如果要反映出未来的价格,那么目前的市场价格总是错误的。

索罗斯显然不是一个效率市场假说的信徒。这并不奇怪,因为如果市场总是有效率,他就不会成为富豪。

9.市场能够影响其所期待的事件。

这句话其实就是指市场的“自反性”理论。在索罗斯看来,市场和人们对市场的看法是相互作用的。

索罗斯说,“在认知和现实之间存在一个双向的自反联系,这是一种起初会促进自我强化、但最终会导致自我击溃的过程,或者可以说这就是泡沫。每个泡沫都是由一种趋势和一个错误的概念以自反的方式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10.实际生活中,很少能够存在真正的均衡——市场价格总是习惯于波动。

均衡是众多宏观经济学家作出假设的基础,然而索罗斯认为均衡其实是一种幻境。均衡可以让数学计算非常完美,但却往往不符合事实。

索罗斯曾说:“经济思考需要开始考虑现实世界的政策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制造更多的数学方程式。”索罗斯投资观点的形成并不是以理性为主体的。比如说:“当长期趋势失去动能的时候,短期波动性往往会上升,原因很简单——那些跟随趋势的投资人群此时找不到方向了。”

索罗斯还相信,“繁荣-崩溃的过程在形态上是不对称的:一个长期、逐渐形成的繁荣之后往往是急促、短暂的崩溃。”

11.经济史就是永无止尽的上演假话和谎言,而不是真理。

能够用语言解释过去所发生的事件,并不意味着这种解释是正确的或者某种理论的基础能够用于预测未来。人类有一种“事后聪明”的缺点。

索罗斯说,“必须要从头到尾地重新思考经济理论,因为那些效率市场假说、理性选择理论所支持的典范,最后实际上都破产了,与雷曼兄弟之后全球金融系统的破产类似。”

12.我富有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什么时候错了。我基本上都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幸存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