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刘福厚:我六年的期货人生(十一)

2014/9/3 15:10:23      点击:
前记:这是一篇5月份刘福厚发表的关于对棉花行情的看法,当时他判断未来将是棉花最困难的时期,也是
棉花将要下跌的时期。从目前来看,5月份以来,棉花整体下跌,当前还属于他的判断范畴。
  本文倒并不是想来检验他的判断是否正确,而是想拿来,让大家看看基本面思考的逻辑、判断的依据和推断的过程,应该说从本文的内容,可以看出刘福厚的现货经验丰富,逻辑相对严谨,推理可行。

                        棉花供需矛盾严重
                 作者:刘福厚     2014年5月份

 首先,在现行市场环境下,我们剖析一下我国棉花收储政策是否合理。我们把棉花垄断性地高价收回来,又高价卖给企业,企业买了高价棉花,最后导致产品卖不出去,这个政策就连外国的棉农也保护了,连他们的棉企也保护了。

  纺织企业再高价买棉农的棉花,这是极不公平的。这样的结果是棉农得利了,可纺织企业却亏损。咱们20400元/吨收了中国了98%的棉花,纺织企业要买就得高价向你买,你就是赔上钱17250元/吨卖给企业,仍然是全球最高价,纺织企业生产的产品怎么卖?我们的纺织企业又不能大量使用便宜的进口棉,它怎么生存?中国历来是重要的纺织品出口大国,结果这几年被折腾得没一点竞争力。将我国的纺织企业逼得或关门大吉,或苦苦支撑,或逃离中国,跑去国外办厂。幸好这个政策已经取消了,咱们也就不多谈了。

  有数据表明我国棉花每年的需求是900万吨以上,我觉得这个统计数据有待商榷。按我的计算,应该是国储棉的抛售数量加上进口棉的数量就是国内棉花的需求量,因为国储每年收购了98%的棉花,国内市场再没有流通的棉花,所流通的仅仅是每年抛储的100多万吨和进口的200多万吨,总共是400万吨以下,这应该就是每年的需求量。换一种算法也能得出相似的结论:如果我们的需求真是每年900多万吨,那么每年进口200多万吨加上600多万吨的年产量,刚刚可以满足国内需求,那我国每年600多万吨的国储棉是哪里来的?可见,国内棉花需求量900多万吨的数据是不真实的,实际需求应该在400万吨以下。

  供大于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我国目前国储棉花的库存还有1300万吨,按官方说法,占到全球棉花每年总需求的60%。需求那么小,库存又这么大,加上每年新增的600多万吨棉花,可以说供需矛盾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

 一、如何确定今年补贴的市场价格

  现在目标价19800元/吨已经定了,还有个市场价格未确定,就是目标价和市场价之间的价差还未确定。

  我觉得,可以用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来确定市场价格,因为现在交易者就按这个价格做着交易,轧花厂也能按这个价在期货市场卖出,这正是现在真实的皮棉交易预期价格。我们按照10-12月份轧花厂皮棉的平均销售价来定市场价的思路,就可以选取期货市场棉花1411合约的价格来确定市场价。现在棉花1411合约的期货价格是16300元/吨,减去轧花厂500元/吨的加工费是15800元/吨,我们就把这个价格确定为棉花的市场价格,即今年用于棉花补贴的市场价为15800元/吨。这就充分利用了期货市场服务于现货市场的特点。

  市场价确定了,补贴的具体办法也就好定了。目标价是19800元/吨,市场价是15800元/吨,如果按皮棉补,目标价减去市场价,等于每吨补4000元;按籽棉补,4000元乘以38%的衣分率,等于每吨补1520元,换算成每斤补0.76元;按亩补,0.76元乘以新疆的平均亩产550斤,等于每亩补418元。

  这样一来,市场价有了,补贴数额也定了,财政支出也就有数了,怎么补的问题就解决了。

  有了这个细则,轧花厂就能在期货市场进行套保操作,现在就能按15800元/吨的皮棉价格,换算成6000元/吨的籽棉价格和棉农签订购买合同。轧花厂加工成皮棉,按16300元/吨的价格在期货市场1411合约上卖了,就可以赚到每吨皮棉500元的加工费,这就保证了将来的生产,农民也能按3元/斤的合同价把籽棉卖掉,加上0.76元/斤的补贴,棉农也等于按19800元/吨的皮棉价格销售了,规避了将来棉花价格的下跌风险。这对企业和棉农都有好处。

二、如何解决收储遗留的庞大库存

  临时收储政策是2008年出现的。当时美国出现次贷危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销量骤减,中国棉花和橡胶价格也跌到了8000多元/吨,玉米也出现卖难,1400元/吨都没人要。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出台了临时收储政策。当时的这个收储政策确实起到保护农民利益的作用,而且那时国家的收储也有抄底的意味,玉米是1500元/吨收的,棉花是12600元/吨收的,后来都赚钱了。这样既保护了农民的利益,又增加了财政收入,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政策。再后来收储政策就变味儿了,用了全球最高价收购,政策现在的出库困难。

  现在,收储形成的1300万吨的库存棉花,已经成为烫手的山芋,真是骑虎难下。当棉农出现卖棉难时,政府可以出手将它高价收购;当国储棉出现难卖时,就谁也救不了你了。怎样把这个山芋吃下去,怎样从这个老虎背上全身而退?这就需要我们大家来共同探讨。

  按现在的抛售速度,到新棉下来,国储棉最多抛售200来万吨,还剩1100万吨的库存,今年新棉产量预计是600万吨,不算进口部分,总共就有1700万吨,需求还不到400万吨,怎么处理?如果现在不认真解决掉1300万吨国储棉,那它就会积压在库里,也可能成为“烂尾棉”。

  要想消化1300万吨库存,只能不停地抛储,要想抛得动,价格就一定得比进口价低。如果抛储价还是在进口价之上,你还是卖不动,市场还是人家的。同时不能让进口棉大量流入,国储棉的抛售数量和速度才能有保证。所以,我们要充分利用新棉未上市的6、7、8这三个月,加大抛储力度,增加企业购买数量。要想增加企业的购买力,除了降价抛储,还要取消4:1的进口棉搭配。将现在17250元/吨的抛售价格继续降低,这三个月至少每月降低一次,每次降低1000元/吨,争取在新棉上市前将国储棉的库存控制在800万吨以下。

  为了避免和上市的新棉形成价格相互打压的局面,给棉农留出卖棉的空挡,可以考虑在八月底暂停抛储,到2015年元月再开始抛储,并且无底价、无限量地一直抛售下去。我预计,就是中国以后不再生产一点棉花,也至少得三年才能将现有库存棉花消化完,损失才能减少到最低。


三、对2014-2015年棉花收购价格的预测

  对2014-2015年度棉花的价格走势,我简单给大家分析一下。今年取消棉花收储政策以后,棉花的整体经营就要转向市场,现在市场不外乎有这么几块:一个是国外市场,一个是国内市场,还有个期货市场。从现在来看,市场价格有三种,一种是抛储价17250元/吨,再一个就是进口棉花的价格,大致是15000元/吨左右,还有一个是期货市场价格,现在1501合约的价格是一万六元左右。

   现在这三种价中最低的还是15000元/吨的进口棉的价格,从贸易商、棉贩子,还有加工厂来说,肯定是选择这三个价格中最低的,而且只有用比进口棉价还要低的价格,才敢收购,才能有利可图。按现在这么大的库存,假如现有价格不变,今年的开秤价应该在14000元/吨左右,最胆大的收购者也就是在这个价位上收购,而且是试探性地少量收购,因为购买主体很不确定,肯定不敢盲目多收,只能边收边卖。或者向纺纱厂定向销售,或者向期货市场抛售。
   储已经停止了,期货市场就可能是今后棉花销售的主渠道。所以,我建议那些大的棉花经销商和棉花企业,包括大的棉花种植户,如兵团、农场等,今年也可以在期货这个开放的市场上做些文章,也就是在期货市场上卖出的同时,在现货市场上收购,将利润锁定。假如这样操作的企业很多,就会在期货市场上形成大量的注册仓单,这就对期货价格形成打压,棉花的期货价格就要继续下跌。
    明年春节以后,棉农或者是棉贩子收回去的棉花,用于无法继续存储,必须要出手,那时的棉花价格可能更要下跌,也不排除棉花积压在这些人手里的可能,到时候皮棉价格估计在10000元/吨以下,并且有继续恶化的可能。再往后的二三年之内,我认为棉花价格回到每吨一万元以上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库存太大,需求太小。同时我建议,在新棉上市之前,棉企、棉商也可以进行一些经营上的操作,将从国储抛售拍卖买入的棉花,或者购买的一些进口棉花,还有交不了国储的积压棉花等等,重新加工,在期货市场1409这个棉花合约上(现在价格是17200元/吨)抛售,用以交割,因为期货市场的棉花质量相对于国储要低一两个等级。在尝试从期货市场卖出的同时,等待新棉花下来。

  刚才我说今年新棉皮棉的价格按14000元/吨收购,那么折合籽棉价格就是2.7元/斤,总之,我觉得今年新收籽棉的开秤价应该在3元/斤以下,并且是越收越低。以上我也说过,建议国储棉抓紧在这三个月之内降价销售。从现在看,它降价销售已成为必然了,从抛储的成交量来看,4月2日成交了六万多吨,到5月9日成交了两万来吨。这个原因就是刚抛储的时候,它价格相对市场价算低的,人们首先向价格“洼地”去购买,成交量就大一些。通过一个来月的抛售,所有棉花(包括进口棉,国产棉)的市场价逐步向抛储价靠拢,并且低于抛储价销售,那么国储棉就卖不动了,抛储价就得继续下调。当抛储价与市场价格继续下行时,就要打压期货价格,那么期货价格就还要继续下跌,到时候开秤价很可能比前面预测的还要低。

  总之,2014-2015年度棉花价格走势将会变幻莫测,各个企业要适度把握,且行且观察,绝不能贸然入市。只有拿到订单才可以少量去收购,除非在期货上有了套保,才可以大量收购现货。按我的看法,2014-2015年度棉花市场整体形势是很悲观的: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除非政府又出台什么保护政策,如托底价收购,或又启动临时收储,不然以上的分析是不会错的。假如政府再出下策,国储棉烂在库里也将成为必然,到时候将受到市场最严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