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刘福厚致付爱民的一封信:六陪棉花王

2014/12/3 20:33:25      点击:
以下内容是刘福厚为答谢上海期货界同仁给付爱民先生写的一封信

弟爱民:

你好!

我是今天中午12点30分到达包头机场,飞机稍微晚点,包头机场地面温度为零下10度,西北风6级。天气还算不错,没有影响飞机降落。

我在上海八天你陪了我六场,你管这叫做六陪棉花王,我想不管你是“三陪”还是“六陪”,我们尽量不要“久赔”。

这次去上海天气很好,我的身体也好,心情更好!这才完成了各项活动。首先我和林总广茂在香然会举行了一场关于棉花的多空讨论,不管谁错谁对暂且不说,我觉得重要的是不管是名家大户还是普通投资者,能够坐在一起探讨多空的理由,我觉得这是我国期货行业的一大进步,不像有些行业或者是名人观点不同就隔空对骂。

广茂在这次交流会上提出两个做多的主要理由,一个就是在元月份很难生成仓单,到时候空头只能砍仓;再一个就是国储棉拍卖的价格不会低于12000元/吨。我觉得他这两点都是有待商榷的,关于仓单是否生成一事我认为仓单的生成与否主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看时间是否来得及,二是看期货价格是否高于现货价格。从现在来看这两点都具备了:一是棉花大部分已被轧花厂收购,二是期货合约1501价格为13000元/吨以上,而最大的纺企魏桥棉花收购价降至12800元/吨,以后仓单生成就不成问题了。即使你觉得期货价格不算高,可是很多现货企业在期价高的时候就做了卖出套保。那时他们边收现货边在期货上卖出,现在可能还在加工当中或入了自己的仓库。先在现货市场尽量卖个高价,到时候到交割时再拉入交割库交割。2012年5月份在国家敞开收购结束后还形成了将近15万吨的棉花仓单,价格一下子从20000多元/吨跌到了18000多元/吨。今年国家一斤棉花都不收,纺织企业又无钱收购,那么棉花该去哪?我看它到期货市场是最好的选择。想接货不要怕没有仓单,我看今年元月的仓单至少不会低于2012年5月的,到时候把你的钱准备好就是了。至于广茂说的空头的持仓谁来接,我认为价格在现货价以上当然是由现货商来接了,而我觉得你的多单是不会有现货商来接的。除非期货价格低于现货价很多,况且你接回的现货销处在何方?

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广茂说的抛储问题。他说国家不可能在12000元/吨的价位上抛储,那样国家损失就太大了,轧花厂也赔惨了。从这种思维来看广茂的思想境界确实很高,又能考虑国家又能考虑企业,确实精神可嘉!而往往事与愿违,我的观点是既然国家选择了市场经济,所有的价格就必须按照市场价格走。那么抛储价就必须低于现货价、期货价和进口价,它应该是棉花价格里最低的。因为它是旧棉花,质量又有问题,它抛出了最低价,那么其他价格也跟着会降。这样来回打压,价格降到了全世界最低价后,能向国外出口了,中国的棉花问题才有可能解决,不然这庞大的国储棉是无法消化的,所以我说中国的棉花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关于棉花的问题今年咱们已经谈了很多了,我看以后就别谈它了,让时间去验证吧。

我上午和广茂谈完下午咱们就在葛老大的开业庆典中见面了,葛老大抽空和我单独聊了一会,主要是一些内外盘操作的不同及其他一些感兴趣的话题,也谈到了一些棉花的多空观点,他说抽空也想去一趟鄂尔多斯。

23号咱们共同参加了和讯的颁奖典礼,我觉得今年办的比去年更有气势,来的嘉宾阵容也比去年强大,我在这个会上谈了《我对中国期货的认识》。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想说,特别是想给交易所提点好建议,听说你和交易所的人不错,你把我这个建议向他们转达一下,就是让他们不要光想着开夜盘,最好是把所有的节假日也开起来,就像今年假日办的规定,大年三十也不要放假,菜也别炒了,就炒期货算了,因为我们期货人活的还不够累。如果还嫌炒的不活跃我觉得还可以向“地下”开发,那里的“币”面值很大,夜生活也很丰富,估计成交量也少不了。

24号到25号我们又在瑞安那里和香然会搞了一些交流,特别是在香然会你和瑞安、定臣和海棠在下面坐着听我在台上乱说。虽然我感到非常惭愧,但也充分说明我们期货行业是一片净土,它不是论资排辈、贪污腐败、具有潜规则的地方,它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事实的一个行业,也体现了你们几位大师的胸怀与气节不同于一般。在这次会上主要还是谈了我对棉花的看法,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咱们后面的几场活动都是小范围的,话题也比较广了。我听到好几位同仁谈到逼仓的事,说有一位南方大户按8%的年化收益率租上钱要逼1501的大豆,我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期货价格是4500元/吨,而油厂的现货价是3900元/吨,制成仓单的成本不会超过4200元/吨,并且离交割日还有一个半月,从时间上价格上看都能生成大量的仓单,况且现在已有将近10万吨大豆等着人来接。可能大部分人不知道什么叫逼仓,我的理解是多头利用资金优势,用大于这个交割品种库容的持仓进行交易,将所有仓单接到手后再用富余的持仓与不持有仓单的空头进行平仓的一种交易方法。现在豆一有13个交割库,总共库容为90万吨,也就是说你将最多90万吨豆子接到手后再用投机多单与空单平仓才可能赚到钱。从现在豆一1501的持仓看,总共才22万余手,只能分得多单11万余手,这样看一户持有9万手多单的可能性小,所以不存在逼仓现象,估计最后也就是被动交割。况且没有一个逼仓者喊着说要逼仓,这样会导致监管的风险和大量的现货商参与,假如说这11万多手的多单就是一个多头的,他用于逼仓。咱们算一下他的收益如何,他首先以4500元/吨的价格接下90万吨大豆,至少需要40亿资金,在加上2万手投机的头寸持有到交割月按20%收取保证金即20000手*10吨*4500元/吨*20%=1.8亿,两项合计为42亿多。那咱们再看将这些头寸处理掉是什么结果,首先看用4500元/吨接回的大豆怎么处理,先看在期货上远月合约能否抛售,1505的价格为4300元/吨,即使能抛也得亏200元,要命的是豆一这个品种在2015年3月份必须要注销仓单,只能向现货市场销售。现在油厂现货价为3900元/吨,按豆二一月价格3300元/吨看豆一的价格到时候可能降为3700元/吨,刨去交割费用、出库费及运到油厂的费用及现金结算等还有质量问题等,那么谁接货也只能按3500元/吨结算才有可能有点利润,这样每吨就得赔1000元,90万吨大豆就赔9个亿,剩下2万手投机头寸就是最后按5000元/吨平仓,2万手也就只能挣1个亿,这样就净亏8个亿,我觉得只有傻子才会用大资金去赌这种小概率。以上说的还是交易所批准的情况下的结果,如果再有监管风险可能损失更大。不过我到是有个好办法,你见了接货的人给他说,将接回的豆子再按5000元/吨的价格顶账给给他融资的户,让那些户去卖豆子,那样他就大赚了。我就纳闷了国家财政部去年用4600元/吨收储大豆都负担不了财政的亏损,而我们的很多投资者却能用4500元/吨的价格为国家排忧解难,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敬佩!据说甲醇也有人想逼仓,可能今年期货市场上的钱太多了,都想玩点邪的,现在原油也暴跌,煤炭也暴跌,你想一想甲醇能涨吗?真是无知者无畏也。

以上尽谈了别人的一些事情,接下来还是聊一聊咱们的事吧。我认为咱们这个年龄应酬多又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在期货市场上只能制定一些适合咱们自己的交易方法,我觉得咱们只能用大的智慧发现大的行情,制定大的战略,赚取大的利润。那怎么才能发现大的行情呢?我觉得我那套理性化交易方法还是挺管用的,就是:

一、寻找事物的合理与不合理性
二、把握市场的确定与不确定性
三、分析消息的真实性与影响力

我常给我身边的朋友讲,你用一生的精力研究一两个品种、抓住一两波大行情挣的钱就够你享用一生了。其实做期货没什么难的,它最终跳不出做买卖的圈子。

还有很多话想写,可刚回来身体有点劳累了,还是以后再写吧。

最后祝你开仓满意,平仓获利!

此致
敬礼


兄刘福厚
2014年11月30日晚

哦,差点忘了!咱们那几天一起吃饭时你说你肠胃不舒服,脸色也发黄,看我们这里有好的治疗方法没有,我一回来就去问我们这里的“蒙医大夫”了,他说你这种症状是吃蟹黄吃多了,应该用“手把肉”与我们当地的烈性白酒调理,你看这两味“药“在上海有没有,如果不好找,就请你再来一趟鄂尔多斯吧!如果其他同仁也想治疗,就一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