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私募这条路不好走

2017-04-12 19:40:01      点击:

引言

海森(应其要求,化名),名校+海归+应用数学博士,某初创型私募公司交易员,成功发行首只管理型产品,典型的高学历、高智商男。

在被隔离开的交易室里,只有海森一人,标准的六块屏幕环绕、3D立体视觉效果——屏幕背后是千军万马的交易战场,海森独自一人杀伐决断、征战沙场。

名校+海归+应用数学博士

和海森约在他们公司附近见面,休闲舒适的服装掩盖不住其脸上的笑意,手里“端着”一个iPhone手机在认真刷游戏。

“怎么这么开心?”

“因为今天赚钱了啊!做我们这行的,只有赚钱才会这么开心。如果今天亏损的话,你试试,一句话也不会和你说!”

“恭喜你啊!最近迷恋什么游戏?”

“《炉石传说》,这个游戏是拼智力的,不像《王者荣耀》拼速度,老了,跟不上;《阴阳师》又太无聊,玩不下去。只有《炉石传说》还能玩一玩。”

在私募行业,交易员的水准对公司业绩影响巨大,众多公司最舍得花重金招揽的人才便是高水平的交易员。在金融行业,各种高端人才琳琅满目。按照海森的说法,在上海这个金融之都,他称得上是一个高学历人才,拥有一个本科学位、两个硕士学位、一个博士学位。

从当年被保送上海某名牌大学以来,他的人生就像开了挂,大学期间,申请了瑞士、德国两个国家的研究生全额奖学金,两年时间成功拿下两个工业数学硕士学位。后又继续发奋图强,一鼓作气拿下应用数学博士学位。

从求学经历来看,海森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上进、有出息。但他对学历的看法却是审慎的,“拿这么多学位其实没啥用,你即使同一时期拿10个学位,外行人看起来觉得很牛,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联合培养、学分共享嘛”!

2012年毕业回国之后,凭借良好的数学专业基础,海森选择从事金融衍生品研究,期货、期权、债券等均有涉猎,工作的目标很简单——赚钱,从这个立足点考量,交易仿佛有着更大的魔力,不断吸引着他。

在研究领域潜心沉寂四年之后,海森终于找到一个契机,在朋友邀请下加入某私募公司,专心做起了交易。与公募基金相比,私募的优势在于更加自由,风控要求较低,激励机制更加灵活,这给了海森很大的发挥空间。

“做交易的原因就是喜欢,从中能找到很多乐趣,特别是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上赚到钱,就会觉得自己很牛,很开心!”

“有赚就有赔啊,不可能一直是盈利的,遇到亏损怎么办?”

“做交易肯定会亏钱,你又不是圣人,心态放平,想开了就好。”海森对亏损表达出一种习以为常的态度,临了还不忘强调:“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赚的多!”

下错单,一笔亏损十万元

金融行业里最不缺的就是钱,但是,在没有业绩之前想要募集资金做交易却并不容易。

海森最初使用公司自有账户开始练习期货实盘交易,投资范围涉及商品期货、股指期货所有领域。按照他的说法:“哪个品种有投资机会就做哪个品种,通过套利、趋势反转策略获取收益。”

在这段短暂的投资生涯里,让海森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一次下错单事件。那天下午,交易室里安静得只听得到海森敲击键盘的声音,凭借着多年的研究经验,他对铁矿石期货的行情走势胸有成竹,准备在400点位置卖出20手。

下单之后,系统突然提示“保证金不足”。海森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仔细检查持仓信息之后才发现下错单了,把卖出的价格、数量搞反了,于是马上平仓,一笔亏损10万元,账户总额为200万元。

作为一个交易“菜鸟”,下错单事件给海森带来了长久影响,教育意义非常重要。和朋友、同事聊起交易经历和心得时,这是他必谈的内容,至今仍念念不忘。

海森的优点在于心态很好,幸亏之前已经赚了十几万元,这次事件相当于把前两个月赚的钱全赔了进去,“一朝回到解放前,大不了从头再来”。

下错单是每个交易员从业过程中都不可避免的“噩梦”,海森也不止下错过这一次:如果以前没赚到钱,心态说不定就和现在大大不同了;如果以前没经历过,第一次说不定就慌了。但是,控制交易风险的关键在于做好风控,要严格执行风控制度。这是海森在两年多交易过程中的最大体会。

“归根结底,交易是一门孤独的艺术。”日复一日面对“穿红着绿”的交易曲线图,能享受孤独的人毕竟是少数。

在被隔离开的交易室里,只有海森一人,标准的六块屏幕环绕、3D立体视觉效果——屏幕背后是千军万马的交易战场,海森独自一人杀伐决断、征战沙场。

海森说:“这就涉及一个问题:热爱。只有真心热爱交易,才能坚持下去。”

“我就是要逼自己,把电脑屏幕上那些数字看成是钱,这样才能让自己有压力和动力。”如果只是把数字当成数字,有时候对交易是没有感觉的,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这样不利于培养盘感,“对交易必须要有仪式感和庄重感”。

终于成功发行了一只产品

在私募公司待了两年后,海森自觉收获很大——交易和研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按照理论来说,不管盈亏,交易员是不应该有心理波动的,这样才能做好交易,但人毕竟不是机器,情绪波动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是内在情感的外在表现。

海森对这一点认识非常明确,趋势交易一定是在赚赚亏亏中起伏的,但保持总体盈利就行。如果论起盈利率的话,日内高频交易可能更高,但也会更加辛苦,海森说他不可能长时间保持专注,所以他是不会去做高频交易的,在他看来,还是要认请自己的特点,寻找最适合自己的交易方式。

经过两年多的历练,海森不仅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交易风格和交易理念,还养成了一个好的心态,未来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要学,交易之路还很长很长。

最近,海森遇到了一件非常开心、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终于成功发行了一只产品,虽然规模只有500万元,但破天荒头一回他感受到了可以亲手握住梦想的喜悦。

“我之前都是在用公司的自有资金做交易,阶段性目标是可以发行自己的产品,目前已经算是实现了吧,由我一个人在管理,接下来就是要好好运作的问题了。”在初期的投资中,海森的资金使用率是20%,由于规模不大、仓位较低,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盈利逐步提升,最好的时候一天赚六万元左右。

海森说,在他的职业规划里没有规定一定要做什么事,一定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目前就想认真走好每一步。许多人会觉得交易员是一个很神秘的职业,但真正走近之后会发现,交易员其实和大多数人一样,特别是在没有良好业绩的情况下,缺乏投资人、缺乏资金,和大家一样在挣扎、奋斗、努力。

发行产品时,如果有两到三年的业绩会比较有说服力,更容易取得投资人的信任。经过两年多的积累,目前海森已经可以自己联系投资人,依靠过往业绩取得资金支持,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阶段性突破。

“如果你自己非常有钱,就不会很在乎这些。”比如著名的对冲基金公司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不对外部投资者开放,全部来自于内部资金。

海森不追求名声和无限放大的资管规模,只想有一天能像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一样,自有的资金就可以支持投资策略,每年实现稳定盈利。

海森的短期目标是在2017年实现产品规模达到2000万元,收益20%。长期来看,海森更加倾向于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实际情况来确定阶段性目标。因为人的目标一直在修正过程中,从小到大坚持一个目标的人,要么是土包子,要么是伟人。

做不成事就是土包子,做成事就是伟人。

私募公司的生命线是管理规模5亿元

近期,商品期权上市让市场再次沸腾,这也引起了海森的兴趣。“想做期权,但是没精力,我现在是光杆司令。规模大了,自己一个人也搞不定,所以现在准备招人了,招一个会写程序的。”

随着产品业绩的不断提升,他也开始物色懂编程的人,慢慢开始着手推进程序化交易,此前曾招聘了一个90后的小伙伴,但是却怎么都磨合不来,最终以辞退对方收场。

“招了个不合适的人会有多不爽,我算是体会到了。当时面试了好几十个人,结果因为没经验看走眼了。我们公司其他岗位也在招人,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招到合适的,招人太难了!”所以,海森现在对招人这件事心存芥蒂,想从知根知底的熟人圈里寻找合适的人。最近他找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合适的朋友,但却始终不曾开口邀请对方。

“他是有家室的人,现在在国企,比较稳定。而我们的风险比较大,以后做出来还好,万一做不出来就耽误人家了。”做私募这个事情,在团队本身就已经非常精简的情况下,成员契合度非常重要,一旦出现矛盾和问题,不仅会影响整体战斗力,还有可能危及整个公司的生存,因此必须谨慎地引进合适的人员。

在私募公司这两年多,海森深深体会到了做私募的不易,“私募想做大做强挺难的,我们现在有母公司养着,境况还好,如果单独做私募很辛苦”。

高昂的运营成本,包括场地、人员、市场运营等各方面,每年至少要两三百万元。

海森此前接触过的一个私募客户让他印象深刻,自己做交易时盈利丰厚,每年赚两三千万元。但开了私募公司之后就变得捉襟见肘,开了一年就快支撑不下去,后来被某大型公司收购之后,终于体会到“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快感,否则很可能以“关门”收场。运营成本太高了。

“我之前听一个做私募很多年、很厉害的人说过,私募公司能养活自己的生命线是管理规模5亿元!这是什么概念?有没有想过有多难?”海森大声强调。

“而且,市场中厉害的私募机构并不多,很多私募的能力不是那么强,如果刚好遇到市场行情不好,适应不了市场就很容易被淘汰。私募的淘汰率太高了,私募这条路并不好走。”

(作者单位:上海合富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