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如何形成自己的交易系统(二)

2014/3/24 12:15:43      点击:
 几年后,发现MACD、KDJ、动能等等指标,都没看起来的那么管用,这些指标,事后来看,你会惊讶:哇塞,金叉做对,死叉做空,赚钱真的很容易。可实际中,用的时候,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当时也一直不清楚问题出现在哪里了,就是不怎么赚钱,回撤太大,心理压力很大,即使赚的单子,有的时候要忍受太大的回撤,心理压力异常大。多年后,当自己学习程序化交易,在尝试用未来函数的时候,发现了指标的黑洞,才惊叹:啊,原来这么回事。一定意义上讲,指标是未来函数,也就是信号随着未来价格的变化,信号会自己调整,例如,盘中MACD出现金叉,然后你进多,但是如果尾盘价格下来,那么当时出现的金叉,在尾盘的时候,会自动消失,所以事后来看,当时并没有出现金叉,而实际中你已经进多,出现亏损。所以指标作为一定意义上的未来函数,隐藏的很深,很难被人发觉。

   大约在2000年左右,选择了均线,用三句诗来表达我当时的喜悦:“一朝得道鸡犬飞”,“十年生死两茫茫”,“得来全不费工夫”。看官的且让我慢慢道来。

   “一朝(招)得道鸡犬飞”,选择了10日均线操作法,作为我的招式。在10日均线上方,多;下方,空,够简单的吧。拿图来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嘻嘻,得了,就这么干,心里岂是一个爽字了得。这操作还真行,恰巧有一波上涨,嘿嘿,就跟着开仓,好了,放了两天,赚了一些,脸上自是欢喜的要命。不过,要知道,下了一手单居然放了两天,我告诉你,那时候对我来说是中线单拉,现在呢,呵呵,只能是短线玩玩吧。正好,联系到一个客户,那客户问我,小子,你用什么指标的?偶二话不说,立马答到:均线!那客户惊讶极了,要知道,一个普通的香港人即便再笨,对金融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后来知道,那客户研究指标公式花两年的时间,刚好被一个老人(做久了的朋友)批了一顿。客户马上弄了一万美金过来,嘿,香港人,一万美金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送钱过来本来也没什么,谁知道他一味在那里咕喃:高手啊,这么年轻的高手啊!害的我怪不好意思的。老总也微微笑,说,小子,有意思。老实说,那时候我又被传出去:均线高手。哥们都似懂非懂的对我大加赞赏。真是得道了!哈哈。

    不走运,开了帐户后进行操作,亏了。第二次,还是亏。上涨过后盘整,很正常的嘛,嘿,那个时候懂个屁啊,一味盲做,好了,亏了2000多。奇怪的是,客户居然没骂我,还侥有兴趣的看我操作,过几天,还是亏。算了,换一下吧。这时,一个哥们又来调侃我了,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加多根线不就得了?尝试一下,哈哈,还真是那么一回事,那行情又漂亮起来了。就这样做着做着,还是有亏有赚,但亏又亏的不多,赚的也赚的不多,偶尔回撤还挺大。我这个人的问题就在于,亏的时候苦恼极了,所以即便我赚的还可以,心里还是怪郁闷的,因为一直找不到问题的症结。

   “十年生死两茫茫”,嘿嘿,没有十年拉,倒是苏(轼)老头子那两茫茫有点意思,那时候我没十年,到现在才十五年。当时只是懵懂-启示-懵懂-启示,像蜗牛一样缓缓前行。值得回味的是,在那懵懂的时候你怎么做了,启示得到了,你又怎么做呢。苏老头子很有意思,老婆走了10年了,回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真是仿若看到了也仿若看不到,真是“两茫茫”。

    这两茫茫到底怎么回事呢?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你可以设想一下,老头子的至爱走了,伤心吧,走了之后还影影倬倬的来找你,够郁闷吧。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可以感受到吧。我告诉你,偶那时候就是这样的感受。苏老头子没的是老婆,偶没的是真金白银。以为钱就要回来了,嘿,钱还是不回来,就是这种感觉。

   刚开始,谁都知道,就是傻干,倒还真赚到了点钱。不傻干了,想严格根据系统来做,想认真来做,想问为什么了,却亏钱了,都说执行不一,我严格执行了,还是亏钱,当时觉得,还不如傻干。所以说,你要掌握了一样好的系统,切切实实的干,记住这道理到那里都是走的通的。问题就在于,你的系统是否经的起考验。

   “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事说起来有点怪异。我后来成为了趋势的奉承者,抛弃了短线,但是中间也抛弃过趋势,重新做短线,人生折磨几次,总是不那么顺利,总觉得问题的症结还没有找到,一直渴望高人指点,可以命不好,遇不到高人,不是拉我入狼窝,就是入虎穴。当然,当时中国的资本市场太短,没几年,怎么可能有成熟的高人。可以这样说,我未学道氏之前,是一个均线的使用者,只知道表象,不清楚内涵。在学了道氏以后,是知道了美女的美貌怎么鉴别,但要知道心灵美是怎么回事,还需要经过历史的沉淀才能知道,读书百遍其义未必见,还需要自己的多年磨练。就如同佛一样,并非你读了几本经典佛经,就能成佛,还需要在人生的磨练中去领悟、消化,融化在自己的血液中,体现在自己的一言一行,当你的言语谈吐、行为举止,都不再是你刻意要求自己根据佛教教义来做,而是自己的内心让做,做了,你的内心会比较舒服,也很自然,也许这时才成佛了吧。

   后来看了livemore、克罗、约翰墨菲等等的书,感觉好象一下子明朗起来。
  现在谈起以前,感觉都那样新鲜,当时自己青春年少,豆蔻年华,阳刚稚气,胸有飞天之志,肺有吞云之心。如今,廉颇老矣,尚能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