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私募教父赵丹阳珍贵的投资精髓

2015/3/17 8:39:14      点击:
赵丹阳,毕业于厦门大学自动化系,获系统工程学士学位。1994年出国,从事投资和贸易,1996年进入国内证券业,从事风险投资。后加盟国泰君安(香港)公司,负责管理客户委托的资产,被称为“私募教父”。

2004年2月20日,赵丹阳旗下公司赤子之心推出深国投·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2005年取得23.23%的回报。他在当时的政策框架内,这个模式使得私募资产管理人得以曲线获得一个“阳光”的身份,光明正大的从事资产管理行业。改变了此前民间资产管理业十多年徘徊于地下的灰色境遇。当时,在整个市场主流机构还陷于强烈的“庄股思维”不能自拔的时候,赵丹阳鲜明地提出了“以实业眼光看待投资”,“寻找长期确定的投资机会”等投资理念,成为业内价值投资旗号的倡导者之一。在投资中,赵丹阳也是较早采用草根调研方式的一批,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比如,他通过调查企业每月的用电额度核实公司业绩是否造假;蹲点公路收费站前,计算实际车流量,以核对高速公路股票的内在价值等做法。有些如今已成为行业调研的经典操作,但在当时却有开一时投资风气之效。

随后,赵丹阳推出深国投·赤子之心五个A股信托私募产品,累计加权回报,分别达到370.86%、275.35%、128.85%、22.15%、24.54%。

2007年上半年,赵丹阳即开始停止A股投资,资金全部用于一级市场申购新股。2008年1月15日终止旗下全部国内信托计划,而A股恰在此时见顶下跌,逃避了2008年70%的下跌熊市。

2008年6月28日,赵丹阳报出211万美元天价,竞得与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2013年,赵丹阳回归A股。

投资理念:
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调研上市公司上。他说过,自己是用怀疑一切的眼光来研究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希望将纸面上的东西看透。上市公司真实的营运状况、现金流和资本回报率是其关注的三大重点。

赵丹阳说:做投资并不比做实业更容易,一个基金经理必须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容易赚到的钱。证券市场的每一分钱都必须用心去获得。而如果一个基金经理不知道一个企业是如何运作的,他就无法判断它是否值得投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做企业如此,做投资亦然。

“投资不能指望运气,再高超的技术分析也不可能永远是对的。而对一个企业长期深入了解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在2002年1---8月,恒生指数从11350点跌至10000点,而赵丹阳早就低价买入的同仁堂科技实现资本利得89%,股息收益6.1%。

“在这个市场上永远不会单纯比较投资者知识的多少和占有信息的能力,而是在较量对一个事物和一个企业理解的深度。因为相同的信息由不同的人加工,会形成完全不同的判断。”赵丹阳说。

一、机会只有一种

赵丹阳认为在证券市场上选择股票总面临三种情况,一是高风险、低收益,二是风险与收益持平,三是低风险、高收益。第二种情况不宜做大的投资。而只有第三种机会才值得出手。否则还不如将现金留在手上。利用市场发生价值判断错误时出手才是最高明的投资者。

“一个值得投资的股票一定具备三个特性:好的企业、好的管理层和好的价格。国内A股市场实际上有不少好的公司,但价格却偏高了,已经预支了未来5-10年的成长。对投资者而言就没有太多的回报。这是投资国内市场的人士必须注意的问题。”

“既使在香港这样有许多被低估公司的市场,我也不轻易投资,一个成熟的投资经理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理想的价格,宁可错失,不可冒进,在资本市场里活下来永远是第一位的,要像珍惜生命一样的珍惜自己的本金。控制风险是一切投资的灵魂。”

“投资的核心是确立风险与投资的对称性。这一研究的目的是寻找风险--收益之间的关系。围绕着这一对称关系,可引申到投资的所有领域、股票的风险与定价、保险资产的风险及补偿、抵押债券的定价、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的定价。专业投资的目的就是对寻找这种风险--收益关系的偏差,当市场因为各种原因使研究标的出现风险--收益的非对称定价关系时,便是获得超过市场平均利润的机会。”这是赵丹阳对自己投资经历的总结。

赵丹阳认为自己实际上持一种极端保守的投资风格。“赤子之心中国成长基金”目前只投资了7只股票,一旦选好股票就会集中投资、长期持有。他觉得风险的控制不在于投资目标的分散程度,而取决于投资目标的真正内在价值。

赵丹阳反对盲目多元化的资产组合管理,他认为只有那些对自己在做什么都不清楚的投资者才会需要广泛多元化的投资。好的企业像钻石一样稀有,一旦发现就要重仓投入、长期持有,并且不会频繁交易、高昂的交易成本是长期投资的敌人。

二、永远不要和人群站在一起

赵丹阳是个不多见的旗帜鲜明地抛弃技术分析的人。

他认为证券市场每日价格的波动是持续而毫无意义的,市场只不过是大众各种心理的随机反映。人的天性决定其是社会性动物,其喜悦和恐惧往往惊人的一致,并相互感染和不断强化,市场永远在投资者喜悦和恐惧的交替循环中达到波峰和冰谷,完成牛熊的转换。证券市场的墨菲定律---永远有80%的投资者亏损的法则说明,成功的投资者永远不要和人群站在一起。

赵认为股市没有先知,并且从不预测股指。他开玩笑说:“指数的底和顶只有上帝知道。”在运作赤子之心中国成长基金的过程中,赵丹阳的理念是抛弃指数分析、量价分析。他认为个股图形从来不能用做判断投资的依据,图形只是工具,个股曲线实际上只是大众心理每日看法变化的图表化。赵丹阳只赞成基本分析。从长期衡量,企业的股价一定会反映企业的内在价值。时间是优秀企业的朋友。赵丹阳感觉自己和基金团队的任务就是寻找在不同行业里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中存活下来,并且有比较高的成功确定性的企业。如果投资于这些企业,财富也将随其高速成长而获得可观的收益。

一个好的基金经理一定要放弃所有幻想。任何一个基金经理都不能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如果你有这种想法恰恰说明你身处危险之中。投资同样要靠辛苦的劳动赚钱。市场的长期发展绝不是在电脑前看看图形就能赚钱。

三、风险,风险,还是风险

虽然“赤子之心中国成长基金”的业绩不错,但赵丹阳还是感觉压力很大。“我经常在想我明天会不会睡不着觉?既然选择了基金经理这个职业,就肯定会被压力困扰。

赵丹阳的自我判断是:时刻感觉有压力的人是因为有责任感,当你承负着别人对你的信托之后,你只有通过艰辛的努力去提供回报。

赵丹阳唯一的乐趣似乎就是谈投资。他说:“熊市末期是我最喜欢的阶段,这时候市场低迷、阴冷,而正是在此时才可以享受从容不迫买入的快乐,而足够低的价格是抵御一切风险的法宝。”

赵丹阳追求的投资生活方式是,不预测原油的价格、不猜测战争的结果,也不忧心忡忡于各种事件的发生。因为一切坏的事情都会结束,即使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事情也没有阻止道指的上扬和社会的发展,还有什么是值得担心的呢?

但赵丹阳是一个把风险扛在肩上的人。一谈风险控制,他的话题就滔滔不绝。

“在证券投资领域永远没有救世主,而只有一个买者自负原则。没有谁会可怜你,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市场,尤其是在香港这样一个成熟的市场,完全没有涨跌幅限制,一个投资者如果不爱惜自己的钱,盲目投资,会输得很惨。中国特种纤维就一天从1.21元跌至0.09元,这种高达92%的深幅下挫,意味着一个拥有100万元身价的客户在一天的时间内资金就缩水到区区8万元,庆丰金曾一度跌至0.05-0.06元,而当时其每股净资产还维持在0.74元,而现在10股合1股后,也仅有0.02元。我们认识的一个国内机构老总曾经投入500万资金,现在只剩下10万元。他在过去的十年里在国内市场赚了很多钱,经过这一次就回到了起点。根本没有斩仓的机会,市场不会给你认错的机会。”

这些市场教训说明投资绝不在乎以前赚了多少,关键在于你下一次投资之前知不知道风险有多大?赵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由于巨幅的亏损都没有信心再做投资。一个真正的投资者只有经历了磨难才会真正成长。

赵丹阳感觉国内投资者实际上还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熊市,因此对风险的体会还不够深刻。国内上市公司目前还有稀缺性,而在海外上市与非上市公司之间无明显待遇差距,上市公司不会获得特别青睐,股票并不代表什么,也只是公司股权的一部分而言。国内随着壳资源价值的进一步降低,对上市公司的评判也会更加客观。

“房地产界的名言是:地段、地段还是地段。而证券市场投资者必须记住的名言只能是风险控制、风险控制、还是风险控制。只有解决了风险问题才能长期生存下去。我做基金经理以来最大的体会就是一定要有一种生存训练意识,只要是投资就一定有风险、投资有时似乎也是一种赌博,但它与赌博的区别在于是不是做好了足够多的准备工作,成功概率在达到99%以上的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投资。”

另外,赵丹阳一直认为投资实际上是哲学而不是数学,它是大众心理活动的一项集中反映,市场很容易从一个疯狂的极端走向另一个疯狂的极端,错误定价不断发生,投资机会也在不断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