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交易是场生命的修行,但人生并非只有交易!

2017-07-11 22:58:13      点击:

01

福建的一个偏远小山村里,有一少年,名为水皮。水皮先生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家徒四壁,自小就能感受农村邻里的那种“看上不看下”的异样眼光。水皮先生的童年有三件乐事:家门口浅浅的小溪里戏水、捉鱼虾,小溪边的细软沙滩上翻滚、堆沙堡、玩游戏,家里自留田的田垄上看父母干农活、田沟里抓鱼。

02

水皮先生记事是从小学二年级开始,那个时候,他的成绩突飞猛进,在班里变得非常优秀,然后一步步成为班上的优等生,并以学校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初中(数学毕业成绩99,因为将7*8看成7+8导致被扣1分,尽管如此,这个全县第一的数学成绩让他得到了父亲奖励的一块手表。传闻被全县最好的初中校“一中”看上,只是被当地一出资办学的华侨拦了下来,说是优秀的生源要留在当地。)

上了初中,与来自多个小学的学生共同竞争,而且增加了英语、政治等诸多科目,因为不能适应,水皮先生的成绩已经不能像小学时候那么优秀,只能在班上勉强排个前列,年段排个十几名。转眼间来到了初三,由于国家实行了高中和中专分开考试且先后录取的政策,和水皮先生成绩差不多的同学都去参加高中的升学考试,剩下的同学继续在教室里上课。为了这事,水皮先生和父亲沟通过,父亲却默默不说一句话,只是边低头继续干活,边告诉水皮先生:别人家的孩子读了高中,如果考上大学,他们家里都供得上,可是你如果读高中考上大学,家里也供不起你读大学,如果考不上大学,只能回家务农,还更惨,所以读高中是双输。不去考高中的话,还能省下200元住宿费及考务费。所以,还是不要考高中吧。为了这事,水皮先生记得,那天的午餐他没怎么吃,似乎是在和家里怄气,中午去上课还迟到了,政治老师一句温暖的问候:你怎么没去参加考试,我以为你去考高中了。一句话让水皮先生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家里没钱让我读高中。

考高中的同学回来了,卷子也下来了,学校让没参加考试的同学就着这一份卷子考了一次,结果证明水皮先生的成绩足以被全县最好的高中“一中”录取。水皮先生默默的接受了命运的不公,后来他以学校第三的成绩毕业了,按家里的意思考取了附近的一所中等师范学校,他还给自己留有一丝希望:师范毕业时,学校是有名额可以保送师范大学的,读师范同样可以上大学(那个年代读大学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感觉很高大上,贫苦出生的水皮先生读书的唯一希望就是能上大学)。其实,水皮先生读师范还有一个代价,那就是他的姐姐放弃继续读书,因为家里的经济根本供不起两个小孩同时读书,所以水皮先生升初三的时候,他的姐姐就为了让他继续读书而辍学了,她选择外出打工贴补家里。

上了师范学校,情况完全不同了,主科变成音乐、体育、美术、书法等,而语文、数学、英语完全变成了次要学科,加上水皮先生毕业那年,学校完全没有了保送的政策,所以,水皮先生的大学梦再一次破碎了。

因为读了师范,意味着“铁饭碗”,水皮先生学校一毕业就被国家分配到学校当老师了,他18岁不到就开始工作了。工作几经辗转,水皮先生到了广电部门当了记者、播音员,还到过全国几大城市帮着县里做茶叶的宣传推广。

如果说,前面是“可有可无”的铺垫,那么接下来故事就要开始进入主题了。

03

因为执着于大学梦,水皮先生到了县城工作后,还一直在思考如何去读大学,那时他已经有了具体的目标,国内播音最高学府——“北广”。可是读大学需要钱,这是水皮先生的硬伤,水皮先生开始思考通过什么渠道赚点钱?赚钱分体力活和脑力活两种,水皮先生小时候因为成绩好,被父母“特别保护”,不让干重活,只需专心读书,所以身体看起来弱弱的,根本不适合干重活。脑力活呢?从小农村长大的水皮先生,思维也很闭塞,根本没有什么创造性可言,所以也找不到什么脑力渠道去赚钱。一次不小心,听身边人说炒股很赚钱。于是,2001年的9月份,也就是水皮先生拿到驾照的同一个月,他去开户炒股了,他自以为聪慧过人,炒股赚钱肯定不是什么难事儿。

交易的路一旦踏上了,有时就是条不归路。当初水皮先生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八百块,加上绩效,不过一千二,水皮先生就想方设法去借钱来炒股,水皮先生很清楚的记得,当初他从县里调动到市里的时候,他的工资根本连银行的利息都付不起,何谈生存,因为只靠工资的话,他不但没得吃,也没得住。

到了市区,工资也大幅增长,每个月能有个四千多,可是随着野心的增大,他的亏损面也与日俱增。记得第一次清账,是找姐姐和姐夫的钱来清的,清完之后,受邻居小妹妹的启发,开始在淘宝网上做起了充值的小生意,前前后后赚了一点钱,开始买了部小车。可能是命运的玩笑,在他离开股市的这两年,恰好就是股市的大牛市,很多人都赚翻了。许是不甘,许是野心不死,他又一次踏进了股市。但这一次的代价更大,因为领导的意图,他被换了部门,又因为性格太直,直接顶撞领导,所以很不受领导待见,导致他每次踏进广电大楼的心都是灰的,收入也是全部门最低,每个月仅能有一千多元度日,而股市也是一波一波的下行,内外交困,他这一次的入场,以亏损二三十万收场,这一次的清账是靠着外婆家的亲戚才帮忙清掉的。

04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水皮先生应验了一句话:不到黄河心不死。虽然踏错了节奏,但水皮先生很清楚:他的技术是很高超的,其实也印证了市场上的一句老话:失去了道的支撑,术就只会是在耍流氓。在慢慢的清账之后,水皮先生重又进入了市场,这一次他听朋友的劝告,进入了可以“T+0"的白银TD,战绩是辉煌的,20万的本金,每天都能有八千至两万的收入。一位银行的朋友看中机会,欲投两千万参与,说好的三七分,无需承担亏损,后来只投了60万,后续的钱无法到帐,只能清掉账户,因为亏损,和朋友的关系也从此落入冰谷。按水皮先生的为人方式,钱都是小事,人和人的关系才最重要,于是,水皮先生拿出了自己的十多万元汇给朋友,承担了这笔亏损,水皮先生用十多万元挽回了这段濒临崩溃的朋友间的友情。可就是这件事,水皮先生一直被身边的好友破绽:就是这件事漏了你的财气,是因为对方的钱无法到账才导致的计划无法进行,也才导致了当下的亏损,这和你的操作无关,而且你的操作一直是很不错的,但你付了这笔钱,等于破了不该破的财,这就是导致你后来无法赚钱的原因,因为你的财已经被漏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水皮先生继续做着白银TD,后来白银期货出了夜盘,因为同样的交易,保证金更低,手续费也更低,水皮先生就将交易全部移到了白银期货上面,并在半年内赚了六十几万。本以为交易之路从此登峰造极,怎奈好朋友的资金挪用,让其无法继续在白银上面继续按计划开仓下去,思前想后,换了保证金更低的铁矿石,结果铁矿石一路下行,结局大家都想到了,半个月亏损了一百多万,加上其他品种的小亏损,账户的总亏损面达到了两百多,又加上帮朋友顶债,水皮先生的路其实已经被堵死了。这是他人生中最难的时点。所有的经济来源及所有可变卖的东西,全部用于还债,都还不够成本,更何况,债务的总数目如此之大,何时才能还清呢。而且,由于高强度的交易,水皮先生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信号,他该好好的调养身体了,而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心扎进交易里而不自拔。

水皮先生为自己写了一句话:生活里不是只有交易。这一句话看出了他心态的彻底转变,不管其是否在交易里赚到钱,他都已经释怀和淡然了。也许这一刻,水皮先生才算真正步入交易的大门,也许这才真正算是他交易的起点,也许,以前的交易只能算是痴迷、算是进山而看不清山,现在才是离开了山还看清了山的真面目。俗话说,举重若轻,方为大成。

时间又过了两年,水皮先生到处兼职,生活算是有了一点安定。交易还在进行,只是数量缩了很多,也不再依赖于任何一个技术指标,现在的水皮先生对于交易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他觉得,只要能继续做着交易,就足够了,不在乎赚多赚少,交易就只是交易,有本金就多赚一些,没本金就少赚一些,其实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因为生活里除了交易,还有诗和远方,还有亲人。

05

故事中,水皮先生对于交易的执着,可以说没有多少人可比,因为那份执着,入骨入心,无人可撼动。在这份执着的背后,其与市场的较劲、与内心另一个自己的角力,通过其17年的交易奋斗史和心路历程可见一斑。若拿读书比拟,小学至大学也不过才16年,水皮先生已经在交易里完完整整的读超了一个大学版本,若拿人生比拟,水皮先生的交易人生的修炼,已经超越很多人的人生修行。岁月和磨难的洗礼,已经让水皮先生的内心和躯体同时苍老了许多。

水皮先生经常问自己:无论将来哪一天,若自己能如预期,不但摆脱困境,还成为了坐拥几百亿身家的大富翁,那么,他真的赚到了吗?水皮先生给出的答案是:虽成功若失败,因为成功的只是物质财富一方面,而诸多年来在追求的过程中,已经丧失了太多太多人生的其他财富,而且失去的终不会再来。所以,即使真有那么一天,在别人看来是成功,在水皮先生看来,是场彻彻底底的大失败,因为在这场修行中,他不但丧失了很多,还连带的影响和拖累了父母及身边所有关心和默默支持他的人。当然,经过交易的修行,水皮先生已经看淡了很多东西,失败和成功对于他来说,也就只是失败和成功,并不会被赋予那么多的色彩和意义。人生就只是人生,生活就只是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生活里本无其他,只是人想多了,自然就多出来很多东西,有如庸人自扰。大道无奇,我们不该去幻想海市蜃楼,而应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踏出我们美丽而真实的人生;大道至简,交易如生活,我们就该简单的生活、简单的交易。

06

现在的水皮先生,虽做着交易,却又不似在做交易,因为交易已不像之前那样,在其生命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虽重要却不是全部;现在的水皮先生,做着交易,虽偶有大手笔,但却波澜不惊,言谈举止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用他的话说,一切在交易前均已被计划量化掉了,现在只需像机器人一样执行,偶尔像人类一样思考一下既可;现在的水皮先生,虽做着交易,还计算着利润,却已不再像之前那样对利润耿耿于怀,只是执行的过程中间,偶尔翻翻计划,让计划更深的渗入骨髓;现在的水皮先生,开盘时间坐在电脑前,收盘时间,早已将交易置之九霄云外,用他的话说:交易,其实也是为了更好的享受人生,何必一直像苦行僧一样对佛法苦苦追求呢?现在的水皮先生,更崇尚道法自然,虽积极却不强求,虽抓犹放;现在的水皮先生,开始慢慢的从注重哲学转向注重生活;现在的水皮先生,似交易非交易。

07

文章的最后,水皮先生想劝那些正在修行或者即将修行的人:交易虽是生命的一场修行、一趟旅途,但人生并不是只有交易;人生除了交易,更应该有诗和远方,更应该有亲人和生活,更应该有其他美丽的风景。

交易很重要,但生命的其他同样重要!

让我们消除交易的魔障,清除内心的原罪!

让我们一起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