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真正投机市场上的天道是什么?(11)

2014/8/14 15:17:01      点击:
不了解市场会犯下以自已的主观去操控市场的欲望。其中一位操盘手居然在分析研究会上提出:“用我们的所有客户资金的力量去操控一个冷门的品种或者交易量极小的远期非主力合约。因为那些品种上总共的持仓也只有几千手,凭我们的资金实力,我们很容易就能左右那个品种。”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这个主意还博得了老板的青眯,准备要尝试一下。

我如果当场拆穿这种可笑的想法,必定会让他们感觉我特立独行,事实上并不会因为你的见解高明而得到更多的尊重,这里每个人都恨不得其它人更低能。我说过,必须要对整体进行操作,不单纯是操作价格,对人际关系的操作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一环节操作不好,我就得卷盖回家,价格的操作也就谈不上了。所以我宁可不参与,不理会,绝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们进行分工准备协同作战,也想我参与,但是我拒绝,我仍坚持按自已的方法做下去,他们不能因为我拒绝参与他们的那种方法而不让我继续交易。果然才刚刚做了几天,随着他们的进场,本来平时只有几千手持仓的合约被讯速扩大到几万手,价格被拉抬上去之后才发觉只要他们一停止买进,立即就会有凶猛的单子砸下来,交易变得异常地活跃,原来以为别人都不注意这个品种的,现在发现别人全部冒出来了,才知道冷门合约也是不可能被操控的,不得不退出。结果亏掉近百万,价格跌得比原来更低。

太可笑了,这帮人。以为每个合约仅仅就是单独的价格,而不是相互有关系,不说你才几千万这么点资金,你再扩充个几亿来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整个市场是一个系统,相互之间有比价联结的关系,系统性牛市或者熊市的时候,对于其中的任何一个品种也休想以个人之力改变它的运行,除非你能扭转整个世界,否则,你也不能扭转其中任何一个世界流通的商品,你的个人实力再大也大不过全世界。这个市场是不能以个人之力能对他起作用的,在别的地方,想改变一件事,可以凭着你的各种资源和关系,有你强大的老爸一个电话就能改变,而这里你是无法对他施予力量的,这里每一个品种都是巨网上的一个结,你无法整个地拉动这个巨网,你就无法拉动这个网上的任何一个结。你所做的只能是服从,尽管你很想努力,但你的努力只能是努力地服从,大部分时间安于无所事事,而无法发挥你的热情你的创造力,这和其它工作是不一样的。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如果你等不及就会失败,我过去许多的失败就是因为我等不及,因为我太需要钱了,可是市场并不是你说了算。但是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我备加努力,努力地使自已不作任何的努力。

认识自已

李曾醒继续跟我谈他的故事:

“在我曾经感到一切失望的时候,我把世界一切想象得太悲观了,以后的几年我一直反省过去,这段经历也成为我投机生涯的宝贵财富。
我过去一直研究市场,从未把自已作为研究和操作对象纳入到交易之中去。但是我后来发觉了:认识和操作自已特别重要。

在我悲观绝望想自杀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找不到一条理由可以活下去,但当我从那片阴影中走出来回头再看时,我发现那时处境虽差,但远远没有差到只能自杀的程度,我其实受过大学教育而且还年轻,大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我那时候情绪受到集中的挫败打击,变得极度悲观,竟然一点也看不到光明的一面,也没有意识到我的精神状态其实处于一种梦幻状态,精神已相当失常,更不可能意识到这种状态下看问题会发生极度偏差。

我现在对此已深有体会,所以人在受到剧烈变故的时候,最不能做任何决定。人的精神是很奇怪的,它有时失去正常的思维判断了,或者下降的很厉害了,可自已仍未察觉。最悲哀的情况是:一个慢慢精神失常的人很可能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精神失常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在旁人看来明明喝醉了,但是常仍以为自已是清醒的,结果造成交通悲剧。现在有一种心理诱导方法,能使人自觉地去做诱导者要他去做的事情,而他自已却没有发觉,还一直以为是自已的主意。

这个思维的工具本身有时候不能判断自已是否进入了一个错误的运行程序之中,这是个必须值得注意的问题。
人只有在社会的相互交往和参照中才可能不致于使自已偏差得过分,必须互相为镜相互交流中更好地认识自已,否则自已真的很难认识到自已是什么状态。特别是常年孤独封闭的人更容易失去参照而不知自已的思维和行为是否正确,以致在别人看来已变得怪异而不自知。

所以人的精神和心智是有缺陷的,这种缺陷常会导致人犯下重大错误而不自觉。

后来我在书上看到汉代贾谊讲过几句话:“地形之惑人,渐渐而往,俄而东西易面,人不自知。大意是:人在没有任何坐标的地方行走,渐渐地向东变成了向西,但是自已还认为仍然是向东。

法家韩非子进一步发挥:“人臣之侵其主也,如地形焉,渐渐以往,使人主失端,东西易面而不自知。故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大意是:大臣迷惑主上,先是慢慢引导人主,渐渐地向前走,最后完全改变了方向而他仍没有发觉。为防止这种情况,先王放置一个指南车早晚放在朝堂,以确定南北方向,意思是强调治国要以法为准,把法放在那个地方作为指南,才不容易被大臣引导得是非不分。

投机这件事情最容易使人情绪剧烈波动而导致精神处于非常状态,如同每一个醉驾者,仍认为自已有足够的自控和判断力。这样的情况下操作帐户和酒后开车一样,都是特别地危险,但是当时却往往并不能及时察觉。等到输光了钱,离开了这个市场,情绪重新得到了恢复时,方恨当时太糊涂。

所以我以后时刻警醒自已,不能事后才发觉自已糊涂。但我在事中通常也难以察觉自已的思维是否出现了问题,是否走入误区,因此我必须在平常就建立一些参照标准,在交易的时候就时时对照,如果不符合这些标准,我就可以判断自已的思维可能走入岐途了。我就会警告自已:醒醒,你曾醒了没有?我就立即停下来休息,开始调整和操作我的精神,直到我完全满意为止,认识和操作自已是投机交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我说过,要对整体进行交易。这些标准都是我在不交易的情况下为自已制定作为参照的,而且经常在空闲的时候认真地思考过这些标准的合理性,没有这些标准参照,我就会不知道自已的精神状态是否合适交易。

人不但对于自已的精神状态判断容易发生误差,人对于外部事物的判断也容易发生误差。我们对于头顶上方一直判断是上方,但是在地球不断旋转过程中,这个向上的方向不知道向着另外的方向转了几回。

有一段时间,市场变得很混乱,趋势的判断极难,不知道市场在折腾什么,终于有一天竖起一根大阳线,这么有气势的行情已经很久见不到了,于是我们的工作室内一片欢腾,感觉行情见底,连忙杀进,但是我有我的标准,我不能靠感觉,只要不符合我的客观标准我就不会理睬。我对照过我的精神状态,我的精神状态没问题,对于行情的时机,我有标准,不会凭感觉用事,人的感觉是不很可靠的,如果没有客观标准,人的感觉容易一会一个主意,感觉是一种很受情绪影响的东西,仍然可能处于一种非常的精神状态而不自知,因而这种感觉可能非常地不理性。特别是一段时间以来,行情一直令人情绪压抑,一旦突然得到释放,心情上会相对地非常兴奋,容易变得特别乐观,这种情况下的感觉就可能是有偏差的,没有客观标准很容易被感觉欺骗。重要的是对市场的判断没有客观标准就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好,有多好,不能把它的好坏只停留在我们的感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