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宇中:分形去往何方?

2014/7/30 15:20:59      点击:
——分形技术的进展与巴菲特和叶大户成功的方式

分形技术的要点之一就是将交易者从市场多数人的行为中分离出来,不再迎合市场,不再以追逐群体行为为目标,而是把市场极端边界所形成的过度价格(过度行为形成的)作为交易目标,且尽可能做大的目标,即大分形。

分形技术的原理建立在对立共生演化的基础之上。它所分析的,就是对立和反复。对立和反复就是分形,这不仅是分形几何学所表达的,也是中国传统的易经所表达的内容。因而市场(期货市场以及整个金融交易市场)就是分形事物,它必然按照分形的规律演化。多空直接的长期对立不断形成一个接一个的大趋势,每个也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大分形。但每个趋势即分形内部出现更多层次的变化。这些趋势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分形技术就是用来对其进行界定和预见的。

这些分形,以时间和空间构成实体(价格实体)。交易者追逐的正是这个可以认知的分形实体。以此来认识巴菲特和名满期货市场的叶大户的交易成功方式,就会一目了然。

分形实体(价格变化的实体)是最简单最明确的,它是分形整体性的集中体现。

分形具有简单的整体性和丰富的层次性。

整体性要求在大分形上交易,或至少在周线乃至月线上交易,交易至少22个交易日以上长度。也就是在战略和战役的层面上交易。这样才可能把握一个走势的主要实体部分。

巴菲特的成功在于他极有耐心地把握股票价格分形在时间上形成的实体,用的是价值增长的分析和判断。最终他把握的是一个分形的实体——-时间推进形成的实体。所以巴菲特从来强调长期持股。而叶大户,这个中国期货市场传奇故事的主角,是从基本面角度把握趋势的实体的,在一个趋势的起初入市,坚定持有到这个走势结束。这实际和巴菲特的方法是一致的,而分形实体的界定和预知,正是分形方法的核心,分形要解决的只不过是用分形将市场的变化具体完整地描述出来,并给出界定的方法和实体演化的过程。因此可以说金融市场(期货或股票、乃至外汇和期权等)的成功者,都是通过交易分形的主要实体来实现的,至于他们如何认识这个实体,那是各不相同的。但是分形却能用相同的、和可佐证的方法以及原理将其找出来。但对于市场的多数人来说,这个大分形的实体是模糊的,甚至是不存在的。在空头走势中一再做多的群体就证明了这一点。

分形可以解释巴菲特和叶大户的成功,巴菲特和叶大户的成功也是对分形的证明。

分形实体犹如一棵成长的大树,它非一天所形成。

当市场被切割到高频交易和短线交易的时候,面对极其狭小的价格空间,几乎没有种子可以发芽,更没有大树可以生长。

分形揭示了各个事物具有完全不同的个性,认为市场也是: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期货市场有众多品种,他们的个性完全不同, 虽然分形的规律是一样的,但完全不同的个性,甚至价位变化的特点都不同,使交易者一旦换品种就会出一些低级错误,这些错误正是习惯了原来品种的个性所自然发生的,甚至完全违背分形。同时交易多个品种,更是会出现频繁的错误,张冠李戴和刻舟求剑的事都可能发生。分形一再强调的的策略是:要射道一心、要只种一棵可以成才的树、要职业化地认识并熟练交易一个品种。这看似简单,做到很难,而这正是分形和人性之间潜在的巨大鸿沟。分形必须修炼人性和提升对人性的超越,尤其是要达到对以前自身的认识,并加以改变或调整。这恰恰是最难的,因为人性的改变从情绪、感知到深层潜意识都需要发生变化。分形离不开认识论上的自我修炼。

在大分形和只交易单一目标的策略上,人性的障碍几乎在每一个交易者身上体现出来。

人性不愿放弃到手的利益。高频交易总能到手一些蝇头小利。

人性不愿放弃看见的利益。短线交易或小层次上的分形总是有人拼命去做。

人性不愿放弃期望的利益,一旦有点盈利就期望能最大化,无视客观存在。

由于此,大分形的策略天生就会遇到诸多挑战。而巴菲特在最近说的一句话,恰恰揭示了这个深刻的人性挑战是如何严峻:“其他公司没有复制伯克夏公司策略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一个缓慢、而且艰难的慢慢致富的办法。”此语足以发人深省!大家都羡慕巴菲特,却无人复制他的策略模式,原因却是:慢!那些期望快的投资者,个别时段确实比巴菲特快,但最终结果,他们都消失了,而独有巴菲特独领风骚,一人站在高高的巅峰。最慢者成了最快者,最快者反而成了最慢者。这是怎样的法则?还不值得那些艰难跋涉的投资者警醒吗?大分形,分形的实体,就是巴菲特和叶大户的成功之道。当然,大分形一定要有基本面的高度做为辅助。这样就有人仅仅单一依赖基本面。殊不知,基本面也是分形事物,并非仅仅说说基本面就可以进行交易。而市场价格的分形变化,同样体现基本面分形,并且与之相对应。

分形去往何方?那就是要从几乎繁复的分形层次中走出来,融入大分形的变化之中,以大分形实体作为交易的主要目标。这是一个认识层次和交易层次的本质性改变,是一个由局部到整体的过程,由不稳定到稳定的过程,由追逐市场到驾驭市场的过程。这就是分形技术将交易者引导去的地方。

而在大分形实体的内部,存在明显的分形结构——即市场交易群体的整体变化,更存在着各个层次的群体力量对立。

结构,是由交易者群体的个体行为累加而成,体现市场对利益的追逐变化。只要有群体,就有群体的进退反复的复杂变化。最早发现这个变化结构的是艾略特的波浪理论。但是,市场早已证明艾略特的结构模式在实际的市场中是无效的。尤其是,艾略特的五浪上升结构常常在空头走势中出现,一旦出现就会出现更大的下跌。这是与艾略特模型的原意完全相反的。分形经过很长的时间,才得以揭示群体结构之间相互借用,群体之间的相互误解(因为一个结构中总是包括对立的双方)和为我所用的结构实质,以至于结构的变化呈现更加复杂,同时又更加简单的变化。由于存在借用,理解和把握结构的变化就变得容易,变得可以确定。

分形实体内部存在的不同层次的对立力量,是分形的根本动力。这些对立的力量会不断形成一个接一个的合力,在大的合力的作用下相互推动。这个推动的变化,用一句形象的说法,就是“大鱼吃小鱼”。众多参与者的确处于不同的利益层次(价格层次),看见的追求的目标是不一样的。大多数交易者处于“小鱼”的位置上,这正是短线交易者所处的位置,难免不成为“小鱼”。从市场的交易实践来看,每个交易日接近结束时,大量交易者迅速退出交易就是证明。而大鱼则始终牢牢呆在市场当中。小鱼的群体行为会形成对于走势的合力——每次出逃或追逐,都会形成对于市场主体的合力。现在分形对此的界定和描述则日趋成熟,尽管变化很多。大鱼吃小鱼,符合市场少数人获利的规律。分形正一步步揭示这个规律,以指导交易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