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葛卫东:中国资本市场传奇

2015/3/20 22:22:15      点击:
葛卫东 :现任上海混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从事金融,证券和商品投资近20年,具备多领域投资经验。1999年来到上海创业,2005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商品期货、证券及金融衍生品等领域的投资。2007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专门从事证券市场投资。自2000年从事投资至今,一直保持着优异的投资业绩,坊间流传其自2005年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平均年化投资收益接近100%。

葛卫东的成长——中国资本市场的传奇代表

1991年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葛卫东回到家乡贵阳一个国营单位——贵州粮油进出口公司工作,一干七年,98年辞职99年来到上海,开始独立经营大宗农产品黄豆、大麦、油菜籽等国际贸易。得益于大宗农产品基本由国际期货市场定价的原理,葛卫东早早的就和期货结了缘。很快实物贸易领域的顺风顺水,激起了他更大的野心,2000年他开始专门从事大宗商品期货投资。

在2000年以前,中国期货市场还处在野蛮生长期间,价值投资并非主线,纯粹套利比比皆是,市场经常不乏离谱的暴利机会。这期间,葛卫东艺高胆大,“差的年份收益在50-60%,好的年份会翻2-3倍”,使其身边渐渐聚拢一批期货玩家。

2005年,葛卫东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其发展投资事业的基础平台。在2006年,当葛卫东敏感的意识到,中国资产管理业务正处在萌芽期,阳光私募前景光明“虽然受到很多政策限制,最大的私募也才几十个亿,但从五年、十年的长远发展来看,要超过公募做到五百上千亿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我们先预留这样一个通道,如果以后国家政策放宽,我们再加大投资力度。”2007年更名为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公司。

“2008年经济危机时,市场到了历史少见的低位,是阳光私募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机,我们资金比较宽裕,所以一开始发的是结构化产品(融资产品,80-90%的利润归管理者)。多数产品大都是从1800点左右做到现在。以前除了国外的经纪行外,国内很少人知道我们,现在因为有了阳光私募媒体会来采访,但其实阳光私募只占我们业务很小的比例”。在全球爆发金融危机,市场单边下行的行情下,葛卫东的大胆出击,使得其投资资产急速膨胀,奠定了向期货市场大佬转身最为关键的一步。来自朝阳永续的数据显示,葛卫东管理的混沌一号自2008年10月13日开始运作至2010年4月12日产品结束时产品累计净值高达2.2153,而同期沪深300指数收益仅为60.66%,代表阳光私募信托全市场整体业绩表现的朝阳永续CISI指数同期仅上涨44.38%。混沌道然投资总监 王歆 在2010年荣获第二届朝阳永续最佳伯乐王冠奖殊荣。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敏锐的葛卫东发现了国际金融市场特别是期货及外汇市场巨大的投资机会,开始布局海外市场,通过一系列堪称精准的大手笔投资,获得了丰厚的投资收益。而在国内市场,葛卫东更是出现在了平安银行2013年四季度前十大股东股东的名列。其持有16893.76万股,占比1.77%。2013年9月13日,葛卫东增持民生银行H股300万股,累计持有4.066亿股,市值超过30亿港元。

2014年5月20日,上海混沌投资以1.5倍的溢价完成了对广东鸿海期货97%股权的收购,并在当年7月份增资5亿元,实现了国内首个对期货公司的收购。至此,葛卫东完成了从普通交易员向期货大佬的完美逆袭。

来自中国的大宗商品投资玩家

2015年1月14日,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称,一批来自于中国背景的对冲基金,在当日大举抛售期铜,一举将铜价推到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据悉,当日中国基金先是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大举抛售期铜,随后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大举抛售期铜,一下子就完成了令全球市场瞩目的期铜“雪崩”,并引发了锌等产品的连锁反应。铜市“雪崩”之夜,当全球的投资者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之时,突然发现,这次推动铜价崩盘的背后,竟然是来自中国的一双手。其中一只手被称为中国需求,另外一只则名为上海混沌投资公司。

数据显示,1月14日,上海期货铜价格单日下跌超过7%,直接传导至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价格大跌超8%,创2011年9月来最大跌幅;盘中触及5353.25美元/吨,刷新2009年7月以来新低。

其实,近年来随着中国投资市场的快速发展,一批长期进行大宗商品投资的专业对冲基金已经涉足全球商品投资市场,并取得靓丽的战绩,由此引发全球投资界的关注。而由投资界传奇、国内期货市场大佬葛卫东掌控的上海混沌投资公司在其中最为引人注目。事后有媒体采访到葛卫东,他表示海外媒体报道是由他这只手,导演了全球期货铜市的“黑色星期三”,这显然不符合事实,是一些金融媒体为博眼球而不负责任的标题党文章,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动荡,而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也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在大型投资开发上已经略显疲态,全球商品市场普遍经历了一轮跌势,特别是去年下半年的全球原油市场暴跌不止更引发了国际经济政治局势的动荡,但期铜却因为各种原因价格一直挺在那里,实际上他看空期铜市场并布局已经有近半年以上的时间了,这是基于自己团队详实的基本面研究和行业研究才做出的投资决策,并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且这也是全球市场的大趋势,怎么可能由自己一家能左右市场呢?。事后难怪有专业机构不禁发出这样的兴叹:“过去,价格由欧美确定,中国遵循。如今的趋势是转向亚洲。”

早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葛卫东透露称,他有三大交易原则:第一,是不是能通过冒1元钱的风险赚3元钱;第二,基本面分析是不是支持你投资的方向;第三,技术面是不是也支持你投资的方向,基本面能不能和技术面形成同步共振。

葛卫东还称,做期货最大的一个忌讳就是恐慌心理。特别是做期货,第一是顺势,第二是用心灵来感受阻力最小的方向。如果杂念太多的话,就感受不到哪个方向是阻力最小的了。

简而言之,市场做操作顺势而为。譬如这次在全球期铜市场的“完美一击”,也正是在践行其“顺势而为”的投资原则。根据市场诸多分析显示,期铜大跌有着多方面因素,其中最为核心就是中国宏观经济进入中低速区间,使得中国需求的胃口变小,而全球经济的萎缩,又使得全球大宗商品未来的前景愈发黯淡。近期,全球油价连续的下跌便是这一反应的最真实写照,铜价的暴跌,不过是大势所趋。

也就是在铜价暴跌当日,世界银行发布最新报告,将全球经济2015年增长由3.4%下调至3%,中国的经济预期也从7.2%下调至7.1%。显然,随着中国宏观经济进入中低速区间,来自中国的需求出现了明显的疲软。

另外,从技术面分析,过去数年支撑全球铜市的重要因素是中国的融资铜需求,而随着中国进入宽松周期,铜的融资属性受到削弱,保税区作为全球铜库存“蓄水池”的作用将逐步消失,伦铜库存将进入上升周期。

正是看到了市场的风向,葛卫东也就是顺着中国需求这只手的推动方向,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决定。

葛卫东的“混沌精髓”与“人狗理论”

葛卫东曾这样解释混沌理论的精髓:“就是结果的不可预见性和过程的可推导性。如果把混沌理论运用于市场,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市场永远按照阻力最小的路径来运行。其次,各种因素导入市场的方式和时间不动,起的作用不同,产生的结果也是千变万化的。即使很小的因素,也可能在系统内和其他因素相互作用后形成巨大的、不可预料的结果。”

市场常无情,而人总试图在这变幻莫测中找寻规律,于是,良莠不齐的理论和总结蜂拥不断。而“混沌”投资的精髓在于承认市场的随机性和不可测性,能够有强烈的风险意识在投资中必不可少。

“根据混沌理论,市场那么变化无常,那我们是不是就注定无所作为呢?其实,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混沌理论教育我们永远不要高估自己,永远对市场要有敬畏之心。影响市场的因素太多,任何一个微小的因素,都可能导致市场走势的巨大变化。对于市场,我们需要评估的东西太多太多,我想任何一个有智慧的人都应该明白自己面对市场所决定的角色”,这是葛卫东对市场的理解。

他的演讲中还提到“人狗理论”,“有人说市场就像主人和狗走在回家的路上。人走的路好比市场的长期趋势,由市场的基本价值变化所决定,而狗的路线好比市场的中短期走势。人的路线是比较好预测的,而狗的路线则会随着狗的其他目的及情绪的变化不那么好预测。”在承认市场的前提上,捕捉大势,回避细节风险,由此,取得成绩便不奇怪。

葛卫东提醒投资者,“如果你每天都想要确定的投资建议,那你一定会被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最终的结果也好比是瞎子摸象,搞不清整个市场的状况。而且,成功的投资者是孤独的,他要在大家不关注市场的时候关注市场,在市场沸腾的时候抵制住诱惑,离开市场。”

葛卫东:“男人不止一面”

多年经验的积累让葛卫东的投资人格日趋成熟,就像他的微博签名“父母生我就是来做投资的”,投资已经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一种习惯。

葛卫东的生活除了期货,还有很多爱好,他喜欢踢足球,打高尔夫,还有他喜欢驾着他的混沌号驰骋碧海,早在多年前,葛卫东就已经成为最早的中国豪华游艇船东之一。司南杯帆船赛,葛卫东就是发起人、投资人之一。他还远赴澳洲见到葡萄酒从播种到酿制的全过程,这又让他对酒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葛卫东说期货只是他生活的一小部分,因为期货行业充满诱惑和刺激,幸福和痛苦的感受都很极端,他希望他的人生能够精彩纷呈,可以亲身经历各种不同,这样的完整性才是真正的生活。至于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在哪里生活,他认为这些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内心和感受。因为物质的追求是有尽头的,一旦满足就很容易空虚。在这时,精神上的力量最显得尤为重要。如果非要给葛卫东贴个标签的话,他说他更喜欢那句广告词“男人不止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