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短线高手何俊:简单做期货、快乐过人生

2014/11/3 15:07:05      点击:
看高手论剑,享财富人生。由期货资管网主办的《2014年跨境金融衍生品高端研讨会》已圆满结束,并受到业内的一致好评,但相信还有很多朋友意犹未尽,所以我们在这里再一次回顾一下会议的圆桌对话环节。今天我们回顾的是“天王级”人物何俊的精彩分享,看天王是如何问鼎天下,笑傲江湖的。

何俊先生,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也是深圳的朋友经常听到的传奇人物,也是首次在深圳这个地方和大家见面。何俊号称“短线天王”,天王级人物,期货里面号称天王的可能只有何总一个,也是很传奇的人物。

20年时间里白手起家,从亏得只剩几千块钱做起,资金规模增长到数亿元之巨,并且他在证交所做了几个品种,引领一时风潮,给国内的交易圈里创造了一种盈利模式,为很多人所追逐,后来在上海开了短线操盘手的班,培养了很多人才,这些人才散落在哪里他可能也不知道,而且有的人很牛了。

杨志为:接下来跟何总交流一下,“短线天王”进入期货市场是在河南郑州,先是做股票再做期货,当时具体是什么契机进入到这个市场?

何俊:我没做过股票。觉得股票太复杂了看不懂。期货也很简单,当时一个同学的哥哥在做,而且在这个市场做得很好,他是当时第一批经纪人,反正赚了挺多钱。我一看觉得他能赚,我想我们也应该可以,本身也不喜欢上班,然后就去做了。
至于契机,其实很简单,因为当时我们在郑州,这里是全国期货交易做得最好、最活跃的地方,其实郑州商品交易所基本上是发源地。以前虽然有很多家,但最终都没有了,就剩郑州跟大连了。股票没碰过,到现在都看不懂,觉得太复杂了,一复杂我就头晕。所以只能做做短线好像比较简单,因为也不用看基本面,也不用看季度分析,上去就做就行了,很简单。

杨志为:按您这样说,那你让很多做期货的人怎么混?

何俊:确实是挺难混的,做期货我说是说得轻松,其实我自己以觉得挺难混的。特别到现在,真的挺难混。我现在短线也做不了,做不了的原因不是赚不了钱,而是感觉坐一天坚持不下去,光想玩。以前坐一天觉得是享受很有乐趣,现在坐一天坐在那里看行情觉得很无聊,看一会儿就烦,而且那么多品种也烦,这边赚一点那边亏一点,最后发现没什么意思,确实很累。
所以现在我基本上跟葛总打打球玩玩,把钱给别人做我觉得更好。这个行业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做做,年纪大了还是别做了,这个是共同体会,身边没有一个做到四五十岁还觉得挺开心的,而且连赚钱的时候都不觉得开心,亏钱我就不知道了。

杨志为:很真实,不做是因为找不到乐趣是吗?

何俊:不是,确实赚钱太累了,说句实在话。赚钱还是有乐趣,但是你不专心,赚不到钱就没乐趣了。你要专心的话,好像专不了心,头一天心想第二天一定看盘,但是专心一个小时就已经不行了,坐在那儿太无聊了,主要是这个原因,所以到现在我们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持仓会持一点,但其实也挺累。一开始想着持仓不用看盘,后来发现这个东西更累了。天天都不能休息。所以我觉得没有两全的。

杨志为:再问何总一个问题,据说您有一次做交易的时候,一个品种跌得很厉害,短时期内让您亏了很多钱。那一次是什么样情况?据说一次500万,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包括后来自己的一些表现。

何俊:这个其实没那么多钱,亏了十几万,我那个时候没多少钱,那个时候做绿豆,像我又不会看趋势,就瞎炒。头一天交易所出了个文件,我想第二天可能会跌很多,主要是头一天赚了挺多钱。
当时是1997、1998年的时候,头一天赚钱了大家高兴,出去玩,喝酒,喝到两三点回来,一听交易所出政策很高兴,第二天想机会来了,一看跌停了,啥也没想稀里糊涂买过去了,后来发现没打开,没打开就被关进去了。关进去以后正好是星期六、星期天,从来没有持仓过,不知道该咋办,当时自己也就一百多万,心想不知道亏多少钱,因为第二天再跌停,都是有可能的,我一算可能要亏好几十万,辛辛苦苦赚的几年钱好像一下就会亏好多。
星期六从来不听消息的,跑到交易所他们开会我还听了一下,听了一下听不出啥东西,是关于文件的会,又熬了一个星期天。第二天还算运气好,跌停板,开板基本全砍掉了。基本上第二天全找回来了,但是我觉得从交易中得到一个教训,逆势单风险确实太大了,逆着市场做可能会凭小聪明赚点小钱。量小还可以灵活进出,你要到现在逆市做根本砍不出来,进场很容易,出场可能很惨。
从那时候基本上没做过逆市单,逆市再高卖再低都无所谓,都不会逆向做,从那以后基本上再没干过,虽然那两天挺受罪,但是其实挺值的,从那以后我也做得更好。逆市没那个本事根本赚不到钱,当然我也遇到过逆市高手,做得真好,只会逆市做,虽然赚不了太多,但就是能赚。只要一顺市他老觉得不愿意,他老是喜欢赚那个便宜,但是人家会把握买正好是低价,卖正好是高价,哪怕错了跑得也快。所以说不管任何方法,我觉得只要做精都能赚钱,做得不精全完蛋。

杨志为:何总,您在做期货的时候,形成了一些比较好的招数,还教了不少学生,莫名其妙都变成高手了,您给我们透露一下,有哪些招?

何俊: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在教学生方面觉得挺丢人的,我确实不会教人。我教的时候确实没人赚钱,教了有快一年,7、8个月。我也累得要死,他们觉得我没教他们,其实我很累。反正从来没这么累过,后来我说算了解散,没想到过了两年之后,说是好多人赚钱了。
这次暑假的时候回郑州,到郑州的时候,交易所拉着我们开了个座谈会。里边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长得胖胖的,他们说是我的学生,我说我好像没见过你,原来是快解散的时候他来的,现在交易所都会请他参加座谈会了,他说他就是在那儿学会的,然后他说做国内盘可轻松了。
我觉得我确实不是个好老师,今天还在想可能有点急功近利了,想想自己当年做的时候,当然条件没现在这么好,也花了半年时间才开始赚钱。可能再熬一熬,再等一等,也能出几个做得不错的,我在想可能年纪大了会再开一个。反正教学生挺累的,教好了,人家说你聪明,教的不好,说你没用心教。

杨志为:想请问一下何先生,要是您没有做期货,你想象一下你可能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在什么样的行业?变成什么样子?能讲一下吗?

何俊:如果没有期货的话,我可能干别的真干不好。因为首先,在单位不尊敬领导,肯定没戏,在学校不尊敬老师,也没戏。人家说你天天吊儿郎当什么也干不了,领导不喜欢你就没有机会,也不会溜须拍马,最后发现还是自己干自己的比较好。
刚刚张总说得对,虽说很累,其实总体回顾一下,进入这个行业很幸运,自己还是比较适合这个行业,并取得了一定成就,我觉得应该是挺知足的。
但是我说累也是事实,说句心里话,我第一年做的时候,其实是每天睡眠差不多也就几个小时,三四个小时,两三个小时,吃安定吃四五片都睡不着,然后喝酒,天天喝酒,人天天处于感冒的状态,不是说紧张,一点都不紧张,就是兴奋,天天想开盘。但这个过程很痛苦,天天想开盘,这其实也是个很难受的事情。你要是做得好会觉得很有乐趣,觉得很爽,每天都有钱赚。
做到现在,我之所以刚才比较消极,是因为我确实觉得挺累,而且付出的努力跟得到的也不成正比,比如说辛辛苦苦一年,我特别努力赚了一点钱,后来发现还不够我钱存在银行的利息。假如我想做大一点,就更累了。那个输赢有点太大了,我觉得没必要拼了。不像别人心态好,像我们辛辛苦苦挣点钱也不容易,赌过来的也不想赌输。短线也不做了,所以就造成跟张总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张总有一句话我今天也学到了,你把目标降低一点当娱乐,合理安排可能会好很多。

现场提问:我不是这个行业的,我是路人,但今天决定路人转粉。我问一个比较符合90后的问题,我想问金庸小说中这么多人物,你最喜欢谁?为什么?

何俊:其实你刚刚说的时候我想了一下,想半天我觉得应该比较喜欢黄老邪,我比较喜欢这个人,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又有本事又瞎搞。

现场提问:我想问一下何老师,到底是短线还是趋势长线更适合普通的投资者?

何俊:其实我觉得做短线,我觉得应该是所有交易员都做过,身边很多都赚过,也不需要学历,什么都不需要。我个人觉得,就需要首先一个好心态,不要有什么暴力思想,我反正每天去做,赚一点也满足了。随自己的本事,有好心态你就会客观、理性。
但是怎么做到好心态?我个人经验,一定要在自己的承受能力范围内,打个比方,你承受能力是做100手,你就不要做100手,你做50手。你只要能这样做,我觉得基本上就是能赚钱的,如果你100手承受力,你搞了1000手必死无疑,我觉得这个承受力包括你自己钱的承受力和你心理承受力,这个是最重要的。

现场提问:何总,我们可以不用投掷心理承受能力,比如说我只能做100手尽量向下求,这样收益率更好于预期。如果我不去投掷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如何成长?

这个我自己最能说明问题,我刚做期货的时候,我们从绿豆开始,两手两手做,整整一年,我很有耐心。因为借钱太难借,我借钱真借不到,没钱真借不到钱。但是我当时运气很好,有一个同事老会给我钱。但是确实亏不起,亏不起就必须很有耐心,两手两手做了一年。赚了一些钱以后就慢慢加,打个比方你能够做10手你做4手,能够做20手你做6手。最终也影响我的交易量,最后排第一名,一点都不影响的。

现场提问:你做了多长时间?

何俊:很快,我做了两三年,交易量已经很大了。因为我们是炒盘,频率比较高。交易量最后在整个公司,或者整个交易所都是很大的。也很快大到市场,那个时候市场没现在这么大,现在我确实不敢搞了,还有套利盘,还有夜盘、外盘。
那个时候盘单一,比方说白糖就一个白糖,没有别的,你一搅就有人跟,很快能做到第一名,根本不用急,不影响你做大。当时我有一个朋友跟我一起做,他急功近利,赚钱嫌赚得慢,一开始交易量比我大,后来因为嫌赚得慢,他带高利贷,然后晚上睡不好觉,本来几手几手做绿豆,后来变成100手。因为我们一起租房子住,然后他睡不好觉,我说你这样肯定不行,后来自从亏了以后到现在也不做期货了,当时他只要老老实实做肯定成功了,因为人又不笨。
可能一个偶然事件就结束了,没有良性循环基本上就没机会了。这个东西没办法的,我觉得慢慢来比较好。好多做长线暴利的,人家资金管理非常好的,不是瞎冒险。只不过外人看不出来的,你以为人家亏了200万就没有了,实际上他外面可能2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