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期货,需要穿着拖鞋出走的心情

2014/12/25 20:00:36      点击:
穿着拖鞋出走的故事来源于捷克诗人塞布尔笔下的人物保尔·魏尔伦。故事说,魏尔伦的妻子患病了,他就到附近的药店买药。那时,他穿着拖鞋,完全没有远行的准备。在途中,他遇到诗人韩波,韩波没费什么口舌就说服了魏尔伦,他们径直去比利时旅行了。

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有些感动,一直喜欢一句歌词:让我唱让我忘,在我还未白发苍苍时流浪。或许流浪的情结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那样自由自在地在天地间游走,从一个城市到达另一个城市,永远都有未知的诱惑在下一个转角等着我们。

对我而言,喜欢期货或许也跟这种情结有关。超越人际的束缚,超越现实的羁绊,期货展示了一种可以很自我的生活方式,而且这种生活还充满了冒险,每天都有新鲜的感觉,每天都有未知的诱惑。

然而,身陷其中才知其味,正像《十年一梦》中所言,当我们以自由的名义投身其中,却发现受到的约束越来越多。市场有它自己的轨迹,个人不过是这滔滔洪流中的一颗小石子,在渐次的流水冲刷中,失去了棱角。

于是我们变得战战兢兢了,悲喜全不由自己。每日困在涨跌中,在人际与现实之外,接受另一种折磨。有人说,期货是人生的魔界,让你不停地在成就感与挫败感之间摇摆,一年之内经历一生的传奇,天上人间不过是瞬间而已。期货,让我们更深地理解了胜负的含义、人生的无常、大千世界的变化多端。期货,也让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初衷。

然而,当生活只剩下涨跌的时候,生活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或许生活永远都在别处,在现实之外,心灵也需要一个家,这里安宁、平静、风景优美、阳光和煦。重新拾起穿着拖鞋出走的心情,抛下现实的羁绊,让灵魂出发,去感受更多的悲苦与欢乐,或许才能更深地理解生命本身。

而期货,其实也需要一些穿着拖鞋出走的心情。超脱其外,才能更好地看清其实质。期货不是押大小,期货不是一夜暴富。期货浓缩人生,却也是人生。如其他工作一样,期货只是经营人生的一种方式。人类用其伟大的智慧创造了分工的合作方式,期货就是这分工中的一种。期货人无需顾影自怜,无需孤芳自赏,或许更多地融入这社会中,才能看到期货更广大的发展空间。

而对于期货操作,或许也具有相同的意义。穿着拖鞋出走,是一种对自我的认可,是一种一无所有却又拥有整个世界的气概,充满自信,充满激情。想起《恰同学少年》中的一个情节,少年毛泽东带领湖南师大的学生,在没有一枪一弹的情况下,用勇气和智慧击退了流窜的寇匪,保护了长沙城。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深深地为其折服。有名的《沁园春·雪》是毛泽东在红军长征后从30万减员到3万的情况下写的,在那样的艰难中,他仍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魄。这是什么样的胸襟什么样的钢铁神经什么样的深邃眼光!用这样的胸怀来应对期货操作中的失利,我们
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当鞋子合适的时候,脚被忘却了。当期货如身边的一杯水一样自然的时候,我想我们可以更从容地面对它。

穿着拖鞋出走,用更洒脱的心情面对生活,面对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