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Kensho:让华尔街人神共愤的“叛徒”

2014/12/8 16:12:45      点击:
自2012年1月24日起,来自对冲基金的电话就不断响起,纷纷要找丹尼尔·纳德勒(Daniel Nadler)。就在那一天,这位时年28岁的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在彭博社(Bloomberg)上与人合著了一篇文章,文中介绍了如何通过美元的走强来预测标普500指数每周的走低情况。在当时,交易员们正利用美元与标普指数之间的这种关系大赚特赚。纳德勒说:“他们的电话就像是说, 你是个叛徒!如果你发现了这种关系,那你就利用这种关系来交易——不要公开它啊,导致大家无法进行套利交易。 ”这是一位快人快语的加拿大人,深色的卷发在前额上垂落下来。

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纳德勒还接到了很多这种电话。他的新公司肯硕(Kensho)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由纳德勒与程序员彼得·克鲁斯卡尔(Peter Kruskall)联合创立。这家公司将撼动金融分析行业,就像当初谷歌给搜索领域所带来的冲击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想要将金融市场的一些专业知识交到大众手中,而此前仅仅只有一些顶尖级的对冲基金和银行使用这些专业知识来利用短期的市场无效赚取大量利润。

肯硕公司的软件被取名为沃伦(取自沃伦·巴菲特先生[Mr. Bufett])。你可以像在谷歌进行搜索一样,在简单的文本框里输入非常复杂的问题——使用直白的英语。例如:当三级飓风袭击福罗里达州时,哪支水泥股的涨幅会最大?(最大的赢家是谁?德州工业[Texas Industries])。同样,当朝鲜试射导弹时,哪支国防股会涨得最多?(雷神公司[Raytheon]、美国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当苹果公司发布新iPad时,哪家苹果公司的供应商股价上涨幅度会最大?(为iPad内置摄像头生产传感器的豪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OmniVision])。

要回答此类问题,对冲基金的分析师队伍要花上数天的时间,前提条件是他们可以找到所有这些数据。但突破性的沃伦软件可以通过扫描药物审批、经济报告、货币政策变更、政治事件、以及这些事件对地球上几乎所有金融资产的影响等9万余份资料,立马就为6,500万个问题找到答案。其软件在亚马逊公司位于FinQloud计算网络的网络服务器上运行。FinQloud位于纳斯达克,是一个超级安全的计算网络。纳德勒说:“这从根本上是给人一支数量分析专家队伍。”

如果广泛加以使用,沃伦软件可以撼动长期以来被彭博社和汤姆森路透社(Thomson Reuters)所垄断的260亿美元的金融数据市场,并且让华尔街的大型银行和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大卫 肖对冲基金(D.E. Shaw)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等(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这些精英量化对冲基金所严密控制的工具大众化。

德文郡投资公司(Devonshire Investors)的总经理大卫·杰根(David Jegen)说:“每天,基金经理会有一个投资理念,然后必须找数量分析专家来建立模型。这是多数金融服务公司内部的一个瓶颈,导致经过测试的理念少之又少。”德文郡投资公司是共同基金巨头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 Investments)的私募股权部门,也是肯硕公司的投资者。“提高投资理念测试的效率、质量和数量,这对于在位企业来说是件好事。”其他投资者也持同样的观点。肯硕公司成立于去年5月份,已经在种子期筹资中从加速合伙公司(Accel Partners)、布雷耶资本公司(Breyer Capital)、通用催化剂风投公司(General Catalyst)、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和恩颐投资(NEA)等公司处筹集了1,000万美元。

纳德勒在多伦多市长大,父母分别是波兰和罗马尼亚移民。他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设计使用声波来查找桥梁和潜水艇的微小裂缝的方法。父亲会在课堂之外教纳德勒“真正的数学”。孩提时期,纳德勒曾绘制永动机的草图,并且花数个小时阅读古希腊语。后来,他前往哈佛大学学习数学和古希腊文化。他一直在哈佛大学就读,打算坚持到获得哲学博士(他今年毕业)。在该校就读期间,在撰写自己关于信贷衍生产品定价机制的论文的同时(纳德勒很快指出,第一支橄榄油期货是由塞乐斯[Thales]在公元前600年时发明的),纳德勒与普利策奖得主乔瑞·格雷厄姆(Jorie Graham)一起研究诗歌,推出了一款名叫西格蒙德(Sigmund)的睡眠应用,并且在美联储担任访问学者。

肯硕公司背后的想法诞生于纳德勒在美联储工作期间。当时纳德勒惊奇地发现这家全球最具权势的金融监管机构仍然依靠Excel来对经济进行分析。纳德勒说:“我当时曾经想着会是一个有着实时信息的作战室。”但相反,他发现美联储所使用的统计工具与自己在宿舍房间里用的一样。他将这些告诉了克鲁斯卡尔。克鲁斯卡尔是一位少年老成的程序员,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计算机科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并且在谷歌公司担任实习生,负责开发Gmail的颜色标签。克鲁斯卡尔知道有一种更好的方法来进行这项工作。“我开始思考自己在谷歌公司所了解到的东西,使用它们来分析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