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胡嘉佳:不能只关注技术而不顾其他

2014/8/27 15:21:50      点击:
由于不太喜欢政治,因此,早些年除了被动地接受一些新闻外,很少主动去关心。但入市几年后,期货市场改变了我的这一对期货交易者来说很不好的一个习惯。

2010年,我入市已经有些年头,虽无大功,但还算略有小成。对于技术面的东西,也有了一些浅显认识,当时的我,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闷”技术图,所有的交易都只基于我对技术面的分析,一天总有十个八个小时是对着K线图的。但是,交易结果仍然时常起伏,并不十分让人满意,我认为这是我还不够用功的结果。

直到一笔交易的发生,让我彻底幡然醒悟。2010年上半年,也许是对2009年过度上涨的回调,也许是货币刺激效果逐渐退潮,市场一片狼藉。我记得当时除了棉花,其他品种都出现了幅度不小的下挫。就连基本不怎么波动的豆子,也都有过跌停。市场孱弱了足有半年之久。

下半年市场发生了彻底转变,以橡胶和棉花为首的商品,出现了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我记得那时上海正在举办世博会,面对如此行情,我全力以赴地做多,并且因为涨幅巨大,获利颇丰,账户收益是以倍计。

2011年11月11日,市场仍然是以极强的态势上攻,许多品种在中午已经封在涨停板,好像愉快的一天又这么结束了。但下午2点45分左右,市场突然出现了猛烈的跳水,许多已经封住涨停板的品种不但开板,有些甚至一瞬间打到几近跌停。当时我虽然强烈地感觉到,市场出现如此激烈的强弱转换,肯定有问题,但又无法说出具体哪里不对。看图形,各级别的上升趋势依然保持得相当漂亮。并且,因为当时我手中持有的沪铜合约并无太多的下跌,加之盈利也相当丰厚,完全打不到我的停损点。于是,怀揣让利润继续奔跑的野心,我也就忽略了市场发出的如此强烈的危险信号。只是为了平复心中的担忧,象征性地做空了一些白糖进行对冲。其实,当时反应最为强烈的是棉花,但是因为我在棉价突破30000元/吨以后曾经尝试过放空,结果被市场狠狠教训了一顿以后,虽然仍然改变不了对棉花已经上涨过头的看法,但也因此胆怯,不敢再碰这个品种。

晚间收盘之后,才知道尾盘暴跌与一项政策息息相关,记得大致内容是,由于期货市场过分炒作,导致通货膨胀严重,因此各期货交易所大幅度提高了期货保证金。当然,今天来说,通货膨胀的缘由被归结到期货市场,实在是有失公允。但是,当时就是这一原因引发了期市大跌。

一整晚内心无法安宁,多多少少有点怨恨的心态。果然,第二天一开盘全线封于跌停板,我临时做空的白糖虽然也一样封住,但因数量过少,已远远不能抵消手中持有的多单带来的伤害。但此时我已无可奈何,如同一个等待被宣判死刑的囚犯一般,整个周末唉声叹气,过不安稳。

周一、周二,又是跌停开盘,算起来已经三个跌停,好再周三没有继续,一开板,我就以最快速度平掉了手中所有的单子,什么停损点、什么风险控制,在此类行情中都显得苍白无力。虽然平仓以后损失惨重,但所幸的是因为前期获利颇丰,并且大部分盈利已出,因此这一损失对我的账户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害,只是大半年的努力一朝白废,一朝回到解放前。

经此一役,我对宏观面的影响开始重视起来,也花了时间去研究交易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品种的细则。这几大期货交易所的网站,如今我经常访问。虽然那些文字绕来绕去依然让我头晕脑胀,发现其中的细微末节的差别,我仍然感觉十分困难,但不管怎么样,我总是努力地去钻研。

如今,我也遇见很多与当初的我一样,一心只钻研技术,而不闻不问其他的朋友,我总是会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告诉他们,不能只关注技术而不顾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