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期货高手】余伟毅:在交易中修行和觉悟

2014/5/26 16:41:14      点击:
“任何市场中的人,都是被生死了的,生死无处可离,生死就在呼吸之间,不离生死方可从容于生死。对于市场来说,介入就是介入生死,无所依据地从容于各种模式之间,无所往而生其心,而心实无所生,方可于生死而从容。”

1 靠闯劲儿和执著适应市场

余伟毅初次进入股市是在大学三年级,此前,这个来自农村的青年对金融市场知之极少。虽然对股市怀有一份好奇心,但生活窘困的他,那时候没有多余的钱来做股票交易。何况2008年之后的中国股市一蹶不振,对很多人来说,想在股市赚钱会被认为是异想天开。

余伟毅很幸运,他认识了一个颇为精通股票的老师,这个老师不仅成为他金融市场的领路人,还赞助了他一笔小资金。靠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儿,靠着经常熬到凌晨三四点钟去研究股市的执著劲儿,余伟毅很快适应了股票市场,他的生活也由此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模式。

跟他在股市的努力成正比的是丰厚的回报,他买入的股票十有八九都是涨的。很有意思的是,有一次他买入7只股票,有6只出现了涨停。而最初小小的入市资金,也在短短的两三年里,像雪球般越滚越大,高峰时一度超过500万元。

初入股市,余伟毅的交易业绩堪称惊艳。不知情者道他天分强,而知情者则佩服他对股市的钻研,对他来说,通宵不睡觉查看资料、研读报告都是家常便饭。凭着这样的刻苦,股市2000多只股票,他顺手拈来熟稔讲述的就多达700余只,对这些股票的前世今生,他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也无怪乎盈利的天平总是向他这边倾斜。

在股票市场做了三四年后,余伟毅发现这个市场越来越不活跃。此前,他也听过期货市场的事情,听得最多的是这个市场如何凶险,但在他看来,收益跟风险是成正比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深入了解一下。碰巧他朋友的朋友在一家期货公司任市场部经理,于是余伟毅就去开了一个户,从此踏入期货市场。

余伟毅说自己的交易风格偏向重仓,K线形态大趋势是他交易时最为看重的。回首自己在期货市场走过的路,余伟毅说迷茫过,得意过,爆仓的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成功的喜悦也是无法言表的,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就在他深刻体会期货市场冰火两重天的不同境遇时,一部《金刚经》让他躁动的内心慢慢趋于平静。如今,余伟毅研读这部佛学经典已两年有余,跟初入期市相比,他已经开始拥有了一颗平常心。“赚也好,亏也罢,做对了就加码进军,做错了就及时认赔,顺其自然。”

2 感觉不舒服时最好停止交易

期货市场是一面镜子,可以淋漓尽致地照出人性丑陋的一面,比如贪婪,比如不懂控制情绪等。余伟毅说,因为交易时受情绪影响,他在这个市场吃过大亏。大亏大赚之后,吃一堑长一智的余伟毅,觉得操盘手应该具有乌龟的性格,才可以又硬又准。“看过蛇龟斗,我发现不是什么机会都要去抓,放弃一些机会,其实就是更好地抓住机会。有时候,财富是需要坐着等来的,不能太着急了,因为市场不是你说了算。亏得很严重时,心里一定要明白是怎么亏的,这样才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余伟毅说。

焦炭是余伟毅曾经盈利最大的品种,不过他并不以此为傲,反而以之为戒。据余伟毅回忆:“当时看到反弹很强劲,就顺势做多,然后看空工业品,又满仓空头。这其实是赌徒心理,那时候心理还不是很成熟,事实上我赌赢了,而赌输会是什么结果?我没有想过,也没敢去想。事后看这次豪赌一样的交易很不理智,一直影响到我后来的交易,现在我是坚决不会犯这种看起来‘正确’的错误。”

他最大的一笔回撤来自豆油。“当时跌到7000多点时,听朋友讲豆油很便宜,朋友的理论数据材料准备得非常好,我比较相信他,因为他是期货界内比较有名的投资者,我跟着他的感觉走,满仓做多亏800多个点,要不是后来抓住这波豆粕反弹,挽回了部分损失,这一次几乎是全军覆没。”事后余伟毅总结,其实那一次的豆油交易与他的风格完全不同,他是趋势交易者,从不会去猜测市场的底部,更不会去抄底,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意志。“在市场摸爬滚打多年,我知道所有的交易都是概率,从战略上来讲朋友应该是对的,而我只是个前沿战士,我的失败是因为每次要止损时老有心魔阻止我,那就是数据基本面,却忘记了基本面的价格可以往后延,而且坚信不疑,以至于亏损累累。”

其实这次交易一开始,余伟毅就感觉很不舒服。“一个交易者当感觉不舒服时,应该是某些方面出了问题,最好的操作就是停止交易,我一直自认为在这个市场很清醒,其实这个时候最不清醒。所以我很想提醒交易者,当你交易感觉很不舒服时最好停止交易,因为市场最不缺的是机会,下次还有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保命要紧。”

尽管赚了不少钱,但余伟毅认为自己的交易模式还不是很成熟,风险控制也不够好。“这个市场充满着危险,所有的交易都是概率,不要太相信技术和指标,因为那也是概率,有时候对,有时候错。操盘手需要有自己的交易体系,不能追涨杀跌,要重视供求和基本面。”

他从自己的经历出发,提醒和他一样的操盘手,交易时一定要有清晰的逻辑,不要一天几个小时的交易时间一会儿多一会儿空,来回止损,要有坚强的意志和抗击打的能力。获利时让利润奔跑,亏损时让损失有限。“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很多人盈利时想保护利润赶紧平仓,结果大行情来的时候与他无缘,亏损时想着等等可能回本,事实上反行情却让他严重亏损,这实际上可能会是一个泥潭,让人越陷越深。”

期货交易是一门生意,余伟毅说,他要做的就是在交易中修行和觉悟。“培养市场敏感度的同时,还要关注交易背后的逻辑等本质上的东西,并且要有至高无上的信念,如果交易模式经过实践验证是正确的,就要坚定这种信心。玩期货、玩股票,其实到最后都是玩境界。”

3 你创造市场,市场也创造你

如今28岁的余伟毅凭借自己的努力与智慧,为自己赢得了美好的生活,在海滨城市泉州安了家,娶妻生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也在跟志趣相投的朋友林新鲲等人,一起组建了厦门缘起投资公司。

在笃信佛学的余伟毅看来,期货市场最大的魅力其实并不在期货本身,而是在于可以让人更好地修行。“做期货交易,最好是了却生死。所谓生生不息,其实是死死不息,有生必有死,有潮起就必有潮落。看到了行情,就是生的开始,行情绝去就是死的开始。站在期货市场的角度,所有的介入都是理性与感性,认为可介入从而被介入地介入着。也就是所有的介入,当你介入时,市场与你就成为一体了,你创造着市场,市场也创造着你,而这种创造都是当下的,从而也是模式化的。真正的理性,关心的不是介入的具体模式如何,而是这种模式如何被当下着,最重要的是这种模式如何死去。”

余伟毅说,生的,总要死去,如果市场真有什么法则,这就是唯一的法则。所谓的法则,其实就是宿命。在市场中,死亡是常态,也是必然,而生存,必须以生为依据。所谓生生不息,其实就是死死不息,当你被依据所依据时,其实已在死亡之中。而生死,从来都是被当下所模式的。资本市场也一样,以为离了生死也就无生死了,这不过是所谓理性的妄想。“任何市场中的人,都是被生死了的,生死无处可离,生死就在呼吸之间,不离生死方可从容于生死,对于市场来说,介入就是介入生死,无所依据地从容于各种模式之间,无所往而生其心,而心实无所生,方可于生死而从容。”

余伟毅是抱着修行的心态参与期货市场,他说自己对人生没有什么规划,活得自在就好。除了股票与期货交易之外,他每天的生活其实很简单:读读书,跑跑步,看看研究报告,出去跟朋友喝喝酒。他最喜欢看的书是利弗莫尔的《大作手回忆录》,“堪称经典,对市场大势分析比较透彻,新手就像看故事,可能看不太懂,而老手一眼就能看出高超的操盘手法,内容的深邃和人性的弱点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