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王智全:唯快不破 期货交易的速度之争

2014/12/18 17:25:10      点击:
随着未来IT技术的升级,交易系统的提速肯定是一个必然趋势

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有这样一个镜头—所有斧头帮的人都掏出快枪利斧头,对准了火云邪神!火云邪神淡然一笑,把枪对准自己脑门,开了一枪。慢镜头显示,子弹即将击中他的头部时,突然被他的手指牢牢夹住。所有人都惊呆了。火云邪神霸气十足地说: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这一幕镜头不禁令人联想起现阶段期货公司的IT发展格局,联想起围绕期货市场交易的“军备竞赛”。

如今,众多投资者、投资机构和为之服务的期货公司创新发展的核心都是围绕着交易和系统的高速、稳定、安全展开。

从设备配置、网络环境到交易软件、交易策略、交易技巧的竞争,越来越聚焦到一个“快”字。如果说市场交易是投资者之间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则“唯快不破”正日益成为在这场战争中克敌制胜的法宝。

“快”成为盈利的代名词

高频交易如风暴般席卷了华尔街,究其原因,无非是其“先发制人”的巨大盈利能力。早期有来自文艺复兴技术公司的西蒙斯,通过高频交易在2008年斩获25亿美元的利润,成为当年收益最高的基金经理。

再来看看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门的战绩:运用高频交易使其交易亏损日由2011年的31天下降到2012年的7天,至2013年,交易亏损日为零,令市场人士刮目相看。

2014年3月,全球顶尖高频交易策略公司Virtu更在招股书中宣称:过去4年所有交易日中,只有1天出现亏损。神一般的交易战绩让其竞争对手大跌眼镜。

传统交易技术关注的是水面上的波涛汹涌,高频交易关注的则是水面下的丝丝涟漪。高频交易利用的交易机会可能不为交易员所察觉,或者容易被交易员所忽视,但正是市场中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交易机会构成了高频交易的核心。积土成山,风雨兴焉是高频交易的秘诀所在。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武功的速度达到极致之时,往往不需要复杂的招式,只是简单的一招“先人一步”就可以克敌。

期货市场的高频交易速度是最重要的条件,是利用计算机从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程序化交易方式。这种交易速度之快,往往到毫秒甚至微秒级,是人难以企及的。

高频交易正在渗透世界各地的许多市场,美国、欧洲是最突出的。但由于近年来采用这一方式的交易者越来越多,华尔街高频交易获利已慢慢变得困难。不过,在美国已经普及的高频交易在中国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如何进入“快”的行列

期货实行T+0交易制度,再加上交易接口的公开性,极大地促进了程序化交易。交易所是每500微秒发送一次行情信息,高频交易者希望自己在收到行情之后,第一时间发送委托,将当前已经存在的买卖盘中的报价“抢”到手。更有高频交易机构寄希望于空气传播信号能进一步减少时间损耗。据测算,信号通过光纤电缆每秒钟的传送速度为20万公里,而通过空气为30万公里。美国的Jump Trading LLC公司斥资670万美元购买了退役的军用信号发射塔以提高传输速度。Tradeworx公司也正在兴建一连串的微波传输设备,来实现通过空气传送。

交易者对期货公司的交易速度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大量期货公司也以自身的所谓速度优势来吸引客户。在期货公司的宣传引导下,人工炒手也要求期货公司提供更快的交易通道,期望通过专线,甚至更靠近机房的方式来提升速度。譬如想将交易地点到机房之间的网络延时从3微秒 降低到1微秒。但对市场上绝大多数交易者,无论是人工还是程序化,这都是无意义的。据统计,通过互联网线路,到上期所机房的网络延时情况是这样的:上海5微秒,广州30微秒, 北京30微秒,海口45微秒,西安40微秒,成都35微秒。结合人工反应时间及其波动性可以看出,不管是多快的手工炒手,不管他是坐在上海靠近机房的位置,还是坐在中国其他城市,网络延时都不会影响其快速交易。网络延时上的差异,相比人自身的波动性带来的速度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此,目前期货公司在主交易系统之外,都为程序交易者提供专门的快速交易系统。期货公司将柜台系统和客户交易服务器放到交易所撮合引擎服务器所在的数据中心里(co-location),就是为了追求更低的延迟。整个交易环境相当于处在同一局域网内,以此达到最快交易速度。但是当越来越多的公司都这样做的时候,仅仅做到co-location已经无法比竞争对手更快了。于是,在每家公司,如何减少系统中的延迟,使交易数据从策略所在的电脑到交易所的交易引擎达到双向最快,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这就是现在在华尔街常被提到的“Race to Zero(向0延迟的竞争)”。

“快”中蕴含的风险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程序化交易获得应用,高频交易能在短时间内生成、修改与取消大量的买入卖出。鉴于高频交易的高速度与复杂程度,与其相关的高风险也如影随形。

2010年5月6日,计算机程序错误发出的交易信号导致美股市场出现异常,道指日内大跌1000点,近1万亿美元市值蒸发,之后又大幅回升。这一事件堪称华尔街历史上波动最为剧烈的20分钟。SEC和CFTC将此事故的罪责归咎于高频交易公司。

从当今国际金融市场对于高频交易的监管来看,德国被公认为处于领先地位。2013年5月15日,德国新《高频交易法》生效,这标志着程序化、高频交易正式被列入了监管范围。新法规的核心内容就是提出了高频交易的资质与组织结构的义务,用来控制风险。新法规要求采用程序化交易技术的金融机构在自主交易金融工具的时候,首先须获得高频交易的资质,因为高频交易对自有资本规模有较高要求。另外,对于组织结构方面的义务,要求相关的股票交易公司、资本投资公司以及自行管理的投资公司确保其交易系统能承受住压力、具备足够的容量以及不被用作操纵市场的工具。

高频交易者确实要为一些掠夺行为负责,因为他们在市场上,像其他交易群体一样,也很容易受到一些不良行为的诱惑。但这些都是市场结构所导致的,并不能简单归咎于那些高频算法。当然,一个简陋的算法也会对市场造成负面影响,问题的关键在于高频使用者是否有操纵市场的企图。

对于高频交易蕴含的风险,国际上的监管经验是,要为高频交易商分配识别代码;每日盘中或交易结束后及时分析其交易行为,并采取相应监管措施;要识别并限制对市场和其他投资者有害的策略;分析交易策略的种类、理念、操作手法及其在正常和极端情况下,所提供流动性的质量和对其他市场的影响,识别和限制通过损害其他交易者牟利的掠夺性策略,维护市场的公正性;在技术手段方面完善托管制度,公平地向市场提供托管服务,从多方面对高频交易建立监管框架。

“快”是一种趋势

弱肉强食的金融生态链上,狙击手永远在暗处潜伏待命,埋兵布阵设下无数圈套,猎物一出现即闪电搏杀,整个过程快、狠、准。他们就是高频交易者—创造了很多“麻雀变凤凰”的财富神话,也制造出不少“乌龙指”、“胖手指”这样的麻烦。市场的参与者已经越来越多地关注到了高频交易的扩张,也逐渐使用各种量化和高频工具。高频交易者对速度的追求已经达到一种狂热状态,个别基金甚至已达纳秒级别。

市场的缝隙就那么多,谁的速度快谁就能获得更大的收益。国际上最顶尖的高频交易的团队,都是直接硬件编码,响应速度以微妙计算,而国内目前最快的交易柜台平台,差不多是毫秒级别,但依然与国际先进水平有不小的差距,相信随着未来IT技术的升级,交易系统的提速肯定是一个必然的趋势。